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21章:緣分

正文 第221章:緣分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深秋的關北,寒意十足。

    昨天,楊侗與房玄齡在平涼郡平郡治——平高縣分道揚鑣,房玄齡代他巡視新入手的弘化郡,自己則巡視平涼南部,并定下了會師于延安的約定。

    他入住的地方是平涼縣,與李唐的安定郡只有一線之遙,這里目前有守軍一千,因為沒有什么大將駐守,再加上楊侗刻意低調,所以無人知道他是大隋的秦王,更不知道那五千騎兵是玄甲軍,不管是將士還是地方官吏,都以為是正常的駐軍。

    楊侗住在官邸內院,臥房是一座三層閣樓,占地面積頗大。

    屋外寒意森森,閣樓之中卻溫暖如春,輕紗幔帳之中的床榻之上,楊侗半躺在床上,一臉愜意的看著窗外的風景。

    自從踏上爭霸這一條路,也只有與妻子們傳遞彼此體溫之時,腦海中的軍政事務才會淡去一些。

    水天姬躺在他的懷抱里,默默地注視著若有所思的夫君,只要和他一起,水天姬心中便會有一股難言的滿足。

    “夫君,想什么呢?”

    水天姬的聲音打破了房間里的寧靜,一只玉臂撐起了柔若無骨的美好身軀,任由絲被從光滑如綢緞般的肌膚上滑落,也不在意完美無瑕的玉體,讓房間失去顏色。

    “小心著涼。”

    哪怕夫妻多年,楊侗仍舊被妻子的傾城傾國之美所驚艷,他將絲被拉來為水天姬蓋上,原本冷酷剛猛的線條,在看向水天姬那一刻柔和了下來。

    水天姬甜甜一笑,冰天雪地之中她尚且能夠在冰冷的河流游上一個時辰,這點寒意又算得了什么?只不過對女人來說,一個向自己釋放溫柔的鐵漢,有著罌粟花一般的誘惑。她很享受和喜歡丈夫的溫柔。這也是她死活不愿退役的原因,只有擔任軍中將領,才能與夫君征戰天下,也只有行軍路上,她的夫君才是她一個人的夫君。

    “有什么事就說吧。”

    “夫君要出征嗎?”水天姬緊緊的偎依在楊侗的懷抱里,眼中閃爍著一絲絲的興奮。她心如纖塵,且相識多年,楊侗的一些想法很難瞞得過她。

    從支開房玄齡那一刻開始,水天姬就感覺到楊侗準備冒險,當知道幾十里外就是李唐的地盤時,就已經猜到了楊侗的用意,

    “也不算是出征,就是去長安轉轉,嚇嚇我那便宜岳父!”楊侗笑著說道:“傳說有個秦王,他以三千玄甲軍大破十萬‘雄兵’!我想看看我這個秦王,能不能帶著五千玄甲軍走到敵人的國都之下!”

    水天姬驚訝道:“一樣是秦王、一樣是玄甲軍?”

    “對的!”

    “會不會太冒險了?”水天姬興奮的爬了起來,絲被滑落,露出了絕世無雙的美妙身軀!

    楊侗順勢掏了一把,溫香軟玉,盈盈可握,感覺極妙……

    水天姬低呼一聲,縮回了被子里,俏臉通紅的氣道道:“干嘛啊你!”

    楊侗理所當然道:“摸自己的老婆天經地義,難不成還犯了律法天規不成?”

    又是一番笑鬧!

    兩口子才起來梳洗,用過早膳,楊侗向羅士信說了自己的計劃,然后道:“隋唐有和約,李淵又見我們沒有在邊平涼、弘化沒有什么兵力,所以,重點都在南方和河西一帶。關中現在的兵力不足十萬人,且這十萬人還分守各地,長安的兵力不足三萬。我們完全可以去關中玩一趟。”

    羅士信吃了一驚,憂心忡忡道:“殿下千金之軀,這樣太危險了吧?”

    楊侗搖頭笑道:“我們只有五千騎兵,打的話,當然不會是他的對手!我們的坐騎都是吃苦耐勞的遼東馬,且又裝有騎兵三寶,要逃跑還是非常容易的。”

    “也好!”

    羅士信也是膽大包天的家伙,為楊侗的勇氣所壯,豪氣干云的說道:“大不了被楊大人他們臭罵一頓。”

    “你就說是我逼的!”

    “我就是這么想的!”

    楊侗:“……”

    ……

    從北部進入關中的路主要有兩條,一是蕭關道,從平涼走過彈箏峽進入關中;一是馬嶺道,即是沿著馬嶺水南下,這兩條道最后在涇水合二為一。

    不過這兩條路都是崎嶇不平,礫石遍布,適合步兵殺入,而不適合騎兵通行,但是經過歷史的變遷,北方游牧民族的騎兵也多次利用這兩條道殺進關中。

    這次楊侗率領的玄甲軍從蕭關道進入關中,他們在向導的帶領下,專挑難行的荒郊野地走,從而避開了城鎮,至于各個隘口的不多守軍則被他們神不知鬼不覺的在夜間消滅,馬匹都裝有巴掌,礫石對馬匹沒有任何傷害,只是行軍速度慢上一些而已。

    關中采取的外緊內松的守御政策,當楊侗他們避開唐軍第一道防線,實際上已經成功了。

    五天后的傍晚,楊侗率領玄甲軍抵達了長安城以西的武功縣,并大搖大擺的住進了李唐的閑置的軍營。

    因為武功縣是李唐西征的必經之路,李世民的軍隊時常往返于長安與天水之間,官員和百姓對于這五千騎兵也見怪不怪,非常熱情的款待了他們一晚。

    在軍營中完成了箭矢的補給后,第二天凌晨便在官道上列隊緩行,大家神情很是悠閑,就像是邊軍剛剛輪防歸來一般,天剛蒙蒙亮,就已經到了高大巍然的長安城五里之外,身旁是人來人往。

    由于李淵軍紀嚴明,對百姓秋毫不犯,因此過往行人對這支騎兵也沒放心上,還不時有關中子弟羨慕這支騎兵的威風凜凜,請求將領準許他們從軍。

    羅士信一臉驚奇和不可思議,如果在大隋的任何一個地方,他們早就被攔下來了,可到了李唐的國都五里之外,居然沒有人盤問,這也未免太隨意了吧。

    他很遺憾的悄聲道:“可惜我們人數太少了,要是我們有一萬人馬,完全可以殺進長安大興宮,把正在上朝的李淵君臣一鍋端走。”楊侗捏著光潔的下巴,低聲回應道:“長安城是一個方方正正的大板子<!--中间广告位置-->,東西直長二十里左右,處于長安城正中的大興宮東西長約六里,如果我們從開遠門殺進去的話,只需沿著大街疾行七里,就到皇城與宮城之間的安福門,這道門不遠處就是進入宮城的永安門!成功的進了這道門,宮城里面幾乎沒有什么險要的地方可守,只要我們把宮城打穿,便可以從玄武門離開長安。而且宮城也不長,只有三里左右。這么一計算,所要走的路頂多也就十五里左右!”

    “干這一票!一定可以把李淵君臣一鍋端走。”羅士信興奮得臉都紅了。

    楊侗一顆心也砰砰的狂跳!

    他來關中只是想震懾一下李淵,打擊他的囂張氣焰,卻沒想到會這么容易的碰到這么一個天大的機會!

    但是,他卻糾結了,明明知道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可萬一陷進去,自己這五千號人還真不夠塞牙縫。

    不進去吧,白白錯失掉不再會有的機會。而且這個成功的機率少說也有七成。

    想了片刻過后,楊侗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果斷搖頭道:“絕對不行,打進長安得不償失啊。”

    “為什么不行?”羅士信急了。

    楊侗想自己之所想說道:“我們猛攻后宮城的時候,長安城門已經緊閉,而玄武門厚重高大,我們不見得拿得下來,哪怕我們抓到了李淵,最后還是得把我交出去,才能平安的離開長安,這跟抓不抓得到沒有絲毫區別;但如果抓不到,亦或是李淵恰好不在宮城之中,那咱們就全完了!”

    羅士信想了一想,也覺得有道理,便不再多言。

    這時,遠遠走來一隊衣著鮮明騎兵,他們架著鷹、牽著獵狗,一派外出狩獵的模樣。

    走在前方的是一名華麗錦袍、長相丑陋的丑八怪,他正是李唐的齊王李元吉。

    自從到了長安以后,李元吉就被父皇雪藏了,既不讓他練兵,更沒有讓他領兵,他也樂得自在,可是老父親一直在他耳邊嘮叨,讓他多學二哥李世民,不要整天無所事事,對于這些他也是左耳進右耳出,可是隨著李世民威望日甚,掌管著十多萬大軍,這心中就開始不服氣了。

    昨天,李元吉向李淵討要兵權,不僅再一次被拒,還讓他去李世民身邊當名偏將,這讓李元吉惱怒萬分,一大早就帶著一群侍衛出城狩獵,以作散心。

    但一想到萬眾追捧的李世民,萬人嫌憎的自己,李元吉心中有一種暴虐的沖動,他想殺人了。但是在長安的話他不敢,如今出了長安,他心中的暴虐越來越強。

    這時,一個步履蹣跚老頭沒能站穩,正倒在李元吉戰馬旁,李元吉戰馬急向旁邊避讓,使李元吉劇烈晃動了一下。

    李元吉大怒的抓住老人頭發,抽出戰刀猛地一刀砍了下去。

    路人一片驚叫,紛紛朝著路邊奔逃,李元吉大笑著將人頭扔進了人群之中,引起一片恐懼驚叫。

    李元吉擦去戰刀上的鮮血,收刀入鞘,仿佛什么事兒都沒有發生般繼續前行。

    這么一個小老百姓,李元吉沒放心上,若是有人告發,大不起讓這老頭準備刺王殺駕便是,誰讓他自己撞上來呢?

    而他的侍衛神色不動,仿佛對這種事情早已見怪不怪了。

    一路忿忿不平的李元吉聽到前方傳來陣陣馬路聲,這才注意到,有一陣騎兵正緩緩而來。

    這支騎兵足有五千余騎,隊伍整齊有序,顯示出極高的控馬技巧。這支隊伍充滿了殺伐之氣,只其威勢足令人生出不戰自潰,無法與之抗衡的霸道氣勢。

    李元吉有些愣住了,他二哥李世民花費無數財力組建了一支人數三千的赤甲軍,并沾沾自喜的自稱天下第一騎,以前他也覺得赤甲軍是這時間中最強大的騎兵,這一直讓他妒忌至極,但是拿赤甲軍和這支騎兵一比,高下立判,差得實在太遠了。

    只是李唐幾時有這么強大的騎兵了?看他們沒打什么旗號,莫不是父皇秘密組建的精銳力量?

    如果由自己統帥……

    李元吉神色大動,丑陋的面容剎時間都紅了起來,心中萌生出了此軍在手天下我有的無敵豪情。他策馬近前,生生擋在了這支大軍之前,傲然道:“我乃是大唐齊王李元吉!主將出來答話!”

    喬裝一番的楊侗和羅士信看見了李元吉,也驚得呆住了,兩人相顧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一句話:不會這么巧吧?

    “末將臥草尼良參與齊王殿下!”在楊侗的示意下,粘了一把大胡子的羅士信上前向李元吉行禮。

    “好古怪的名兒!”

    李元吉看了‘臥草尼良’一眼,目光又轉向了這支氣勢磅礴的精銳騎兵,他的眼神猶如驕陽一般灼熱,目光所及之處,沒有一人敢與之對視,紛紛低下了腦袋。

    大家都被他的丑嚇得要吐了,哪敢和李元吉對視啊。

    但李元吉卻以為對方怕了自己,自我感覺良好,十分滿意的向‘臥草尼良’問道:“臥草將軍,你們是哪支軍隊?番號叫什么?又是誰的麾下?”

    “這……”羅士信真不好回答,因為‘臥草尼妹’沒有交待。

    “說!”李元吉面色一沉,他見對方吞吞吐吐的,越發相信自己的判斷,認定了這是父皇秘密部隊,這也堅定了他將之統御之念。

    羅士信看了李元吉身后的幾十名侍衛一眼,道:“殿下能否借一步說話,實因我們身份特殊,且懷有重大任務,不能讓其他人知曉。”

    “都退開!”李元吉一揮手,等到侍衛們退了十多丈,不滿的向羅士信道:“現在總可以說了吧?”

    羅士信神秘兮兮的策馬上前,作出一副耳語之態,等到李元吉湊過頭來,乘勢逼上,一記手刀狠狠的打在了李元吉頸部動脈處,將他直接打暈劫走!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李元吉的侍衛魂飛膽喪,正莫名其妙之際,已被一波箭雨射殺在地。

    連番變化快的出奇,讓人無法預料。

    頃刻之間,幾十名齊王侍衛被殺得干干凈凈。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59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