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16章:經驗誤人

正文 第216章:經驗誤人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漠北草原,殘陽似血。

    拔也古火光沖天,尸橫遍野,殘肢斷臂處處都是。

    “薛將軍,拔也古逃了不少人,我們是不是應該連夜南下?”俞鴻策馬來到薛萬徹的身邊,扭頭看了一眼后方,沉聲道:“仆骨離這里不遠,且與拔也古是最親密的兄弟部落,若是仆骨得到消息,一定會派兵支援。”

    “讓他們來支援。”薛萬徹絲毫不在意的說著。

    “呃……”俞鴻有些懵的看向薛萬徹

    “拔也古的八千援軍都死在了柔然部那里,守軍已經被打殘,我們攻這個殘破的部落沒什么成就可說的!”

    拔也古已破,但因為沒八千守軍盡沒,對付剩下的那點守兵,只一個沖鋒就滅了,真沒什么成就可言。他現在除了一千多名隋軍,還有柔然六千精銳,也不怎么急著南下了。

    “將軍是想……”俞鴻詫異的看向薛萬徹。

    “打草驚蛇,將仆骨的兵馬引出來送死!”薛萬徹指著前面一條谷道,冷然道:“仆骨人若要援助拔也古,此處是必經之路,立刻讓人挖陷馬坑,我們要在此地,一戰滅掉仆骨主力。”

    俞鴻倒抽了一口冷氣,隨之而來的卻是一片火熱,這些年來,柔然沒少被鐵勒人欺壓和侮辱,若是南下之前,再滅仆骨一族,那絕對是件美妙的事情。

    “遵命!”一聲鏗鏘有力的回答后,俞鴻興沖沖的帶人布置陷馬坑,陷馬坑雖然只是挖坑,但布置卻大有講究,必須留下可以讓自家騎兵從容進退的通道。

    “將軍,拔也古俘虜還在鬧事!”一名柔然武士跑來向薛萬徹說道。

    “我們不要俘虜,全部殺掉!”薛萬徹冷哼一聲,俘虜只會成為行軍負擔,薛萬徹自然不會給自己找麻煩,剛才之所以喊出了投降不殺之說,但那也是為了減少抵抗、減少傷亡罷了。

    數千柔然勇士將幾百名手無寸鐵的拔也古人圍在中間,一支支冰冷的箭矢對準了他們。

    “你們反悔!你們答應放過我們的!”拔也古人驚皇失措,他們沒想到敵人如此狠辣。

    薛萬徹冷漠的說道:“本將是答應你們,但柔然人沒答應。放箭!”

    隨著他的一聲令下,數千支箭矢騰空而起,黑壓壓的朝這些手無寸鐵的拔也古人落下,拔也古人雖然嘗試著沖擊,只是還沒能夠沖到陣前,便在箭矢攢射之下,無一生還。

    薛萬徹道:“打掃戰場!”

    柔然人迅速動了起來,給沒斷氣的人補上一刀,也算讓他們死個痛快。

    仆骨部落距離拔也古并不遠,但一來一回,也要一個時辰左右,若是大軍出動的話時間會更長。

    直到傍晚的時候,斥候才傳回消息,仆骨出兵了,“薛將軍,仆骨人來了足足一萬五千人左右。”

    “哈哈,來得正好!”薛萬徹打了一處響指,道:“等的就是他們了,薛槐,你率領隋軍在后面埋伏。”

    “末將明白。”薛槐一聲吆喝,隋軍繞過陷馬坑道,擇地潛伏。

    “薛將軍這也太大膽了些,就不怕一招失利,全盤皆輸?仆骨聲勢浩大,陷馬坑恐怕……”俞鴻擔憂的說道,雖然事先布置了陷馬坑,但一下子來了一萬五千人,不知道是否能夠吃得下。

    “怕什么?”薛萬徹毫不客氣的說道:“打仗想的就是怎么打贏,我從來不想過會輸,什么‘智者用兵,不慮勝而先慮敗’,在我們隋軍這兒都是扯他娘的蛋。我們的原則是要么就不打,要打,就要往勝的地方考慮。考慮失敗那是吃飽了撐著,沒事找事干。”

    俞鴻苦笑!都說突厥人兇悍,可是和這些隋人比,還是略遜幾分。

    薛萬徹看著俞鴻,十分鄭重的解釋道:“不是我好戰,而是柔然青壯可以逃,可是柔然老人、婦女、小孩逃不了,所以我們退無可退,只有將仆骨援軍擊潰,才能保證大家的安全,成敗在此一舉。”

    俞鴻心頭一凜,胸中一股火熱激蕩而起,朗聲道:“將軍所言極是,死則死矣,何懼之有?”

    “列陣!”

    一聲沉喝,一萬人馬在密布著陷馬坑的地帶擺開了陣型。

    當太陽停留在山巒之后的最后一刻,令人窒息的等待中,仆骨人的旗幟終于出現在視線盡頭,腳下大地輕輕地顫抖起來。

    粘罕統領的仆骨部和拔也古已經有了兩百多年的友好歷史了,兩個部族最先是一家人,但是當被那一代酋長有兩個極為出色的兒子,他實在無法將酋長之位傳授給誰。為了不讓兒子相互殘殺,他不惜將部族一分為二,讓他們各自發展。

    從那時起,仆骨和拔也古一直抱團取暖,歷代繼承人都必須要依照祖訓結為兄弟。兩百年之后,他們彼此之間的血緣關系早已淡薄,但是關系一如往昔的密切。

    一聽拔也古遇難,粘罕沒有任何的猶豫調兵來援。

    “快!快,快!”

    粘罕甩著馬鞭,高呼道:“別讓兄弟久等了!”

    “噠噠噠!”

    他們一人兩騎,萬馬奔騰的壯觀場面,將大地都震動的顫抖。

    粘罕恨不得生出一對翅膀,能夠直接飛到兄弟部落中去,哪怕自己被吞噬了,也不愧兩百年的兄弟情分。

    “我道是誰這么大膽,原來是柔然蟲子!”

    粘罕遠遠地看到對面只有五千左右的騎兵,沉冷的眸子里閃過一抹冰冷殺機,雖然不太清楚這些該死的柔然人為何突然發瘋,但既然招惹了自己的兄弟部族,就必須做好死亡的準備。

    他對于柔然族的情況相當了解,心知這是對方全部的力量了!再看柔然騎兵后面的柔然老小,即已明白了過來。

    他在草原上生存了五十多年的他,經驗不謂不豐富,敏感的察覺到了柔然人南投中原的意圖。

    既然全族都在這里,那就好辦了,只要把這五千多名騎兵擊潰,柔然族將會成為不設防的羊羔仔!

    “毀壞我們家園的敵人就在眼前,只有五千左右……族人們,可恨的柔然人踐踏我們兄弟的家園,你們說,怎么辦?”

    “殺!”

    “殺!”

    “殺!”

    如狼嚎的喊聲響起……

    “拿起你們的弓箭,讓敵人知道我們仆骨人是草原上最優秀的射手,讓他們在箭羽下瑟瑟發抖吧……”

    粘罕高舉起短弓,眼中透露著冷笑,當先向前突進。他吹起了頸部的骨笛,以尖銳的笛聲指揮族人作戰。

    隨著笛聲此起彼伏,仆骨騎兵不約而同的取下戰弓,并且將箭羽含在口中,做著第一波騎射準備。

<!--中间广告位置-->   對面的柔然騎兵似乎放棄了騎兵的速度,他們在徐徐進兵,但仆骨人的騎兵卻飛速的前進,讓彼此的距離越來越近。

    五百步!

    四百步!

    三百步!

    ……

    快了!

    粘罕看著速度賊慢,如靶子一樣的柔然人,眼中閃現熾熱的光芒……

    快了,就快了!

    勝券在握!

    在薛萬徹和俞鴻后,是五千多名陣型散亂的柔然勇士,他們并不知道為何要打這一仗,但生活在草原上的他們明白,面對仆骨人這樣的全線沖擊,后退是死路一條,想到家人族人就在自己的背后,人人都生出了拼死之心。

    這時候,已經清晰的感受到千軍萬馬帶來的壓迫感,薛萬徹策馬站在軍隊的最前方,渾身散著一股可怕殺機,這股強大的氣勢,也給周圍將士無窮信心。

    兩百步,已經是陷馬坑邊緣,隨著夕陽漸漸落下,高速馳騁的仆骨人眼里只有對面的敵人,沒人留意到地下所蘊藏著的巨大危機。

    “轟隆隆!”

    戰馬的悲鳴夾雜著戰士慘叫響徹云霄!在粘罕驚愕的眸子里,兩側騎士沒有任何征兆的人仰馬翻,滾落了一地,只剩中間的騎兵還在繼續馳騁。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粘罕大吃一驚,自從成為酋長以來,已經很久沒上過戰場的他,卻在這時候,下達了一個愚蠢的命令——撤退!

    當尖銳的撤退笛聲,對于仆骨人無疑是災難性的打擊,讓一萬五千名氣勢洶洶的大軍一瞬間陷入相互沖撞和踩踏之中。

    高速奔馳的騎兵,如同是一個個氣勢洶涌的浪頭,前面想要撤退的騎兵如同是脆弱的堤壩,最終肯定被洶涌而來的洪峰淹沒、沖垮!

    如今的仆骨軍,就是這幅模樣。

    看到仆內人在淺淺的谷道中相互踐踏,薛萬徹和俞鴻大喜過望。

    “射!”

    薛萬徹手中拿著一張強弓,奮力的開弓射獵!

    柔然將士不待薛萬徹下令,已經把手中的箭矢傾泄而出,隨著一聲聲馬兒慘嘶,精騎紛紛倒地,許多仆骨士兵連人帶馬都被活生生地釘死,慘不忍睹。

    一波過后,沒頭沒腦的弩箭依舊“嗖嗖”的飛,密密麻麻的人群亂成一團,就算再偏,也能帶走敵人的性命。

    三輪馳射之后,薛萬徹高舉大刀狠狠地虛空劈落,漫天遍野的喊殺聲,沿著之前留下的空白,狠狠地沖入陷馬陣中,雖然依舊有不少騎兵誤入陷馬坑,人仰馬翻,但有了事先的準備,這樣的概率被降低到最低。

    五千大軍,在薛萬徹帶領下,猶如一把尖利匕道,狠狠地刺入混亂仆骨大軍,讓本就因為粘罕失誤決策而混亂的大軍,從混亂衍變成為潰敗。

    看著族人毫無還手余力的被敵人屠戮殺,粘罕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怎么也想不到,活了大半輩子的自己竟然犯了這等愚蠢的錯誤。

    這也怪不了他,作為一個年近六旬的老酋長,自從把軍權交給了兒子以后,他的思想已經傾向于治理,他在意的是族人的生死,當看到族人莫名其妙的人仰馬翻,潛意識中的第一個念頭,無疑是離開這充滿了未知兇險的地方。

    心頭一片慘然的粘罕心知再繼續下去,自己帶來的一萬五千多名族人誰也逃不了,他懊悔的命大將繞道大陣后方,組織敗軍重新再來,一邊帶著親衛游走喝止混亂的族人。

    就在此時,薛萬徹已經扎入了陣中,他不認得粘罕,但是見到此人一到,亂軍漸漸平息,便知他是仆骨族的大人物,只要把他殺了,那么,仆骨騎兵就會不戰而潰,若是任由他整軍,即使贏了,那也是慘勝。

    出于此念,薛萬徹便在大軍之中縱橫馳騁了起來,只管往帥旗方向奔去,哪怕身陷重圍也怡然不懼,一口大刀指東打西,猶如一團旋風馳騁而過,留下的是滿地殘尸。

    “快攔住他!”粘罕沒想到柔然人里居然有此強悍猛將,也顧不得繼續指揮軍隊,而是一邊策馬后退,一邊指揮將士圍攻薛萬徹。

    四名仆骨將領分開人群,朝著薛萬徹殺來,此四人殺氣騰騰,薛萬徹一眼便可看出他們都是經歷無數戰爭養成的氣勢,可他年紀雖輕,但自小就在生死之中歷練,兩次高句麗戰爭中,都隨父親薛世雄參與過,他的作戰經驗也是相當豐富。

    薛萬徹勒住馬韁,戰馬兩蹄騰空,人立而起,在沖鋒中逆反物理常識停止了下來,使得仆骨四將的全力合擊劈了個空,待到戰馬載著他們沖到薛萬徹身邊時,手中的武器還在斜下方。

    薛萬徹借著戰馬回落之際,大刀帶著萬鈞之勢朝一名仆骨武將腦袋劈下,冰冷的戟鋒撕裂空氣,帶起刺耳的尖嘯聲。

    仆骨武將怒吼一聲,將手中長矛舉起,試圖當下這威猛絕倫的一刀。

    “鐺~”的一聲脆鳴,長矛應聲而斷,鋒利的刀鋒未受絲毫阻擋,寒光一閃之間便沒入了仆骨武將的腦門兒,將他從中劈成兩半。錯馬之馬,薛萬徹回身一刀將另一名仆骨武將斬殺。他并沒有理會另外兩名仆骨武將,只管朝著帥旗的方向沖鋒。

    粘罕還未松口氣,便看到薛萬徹頃刻間連斬兩將,再次朝自己沖殺過來,頓時調轉馬頭,轉身便跑。

    薛萬徹沖到帥旗前,一刀將旗桿斬斷,回頭四顧,卻見對方主將已經不知去向。

    “殺…”

    驚天動地的怒吼在仆骨軍的身后有響起,密密麻麻人影出現在地平線的另一端。

    伴隨著雷霆般的怒吼,他們一個個雷奔電走,快馬如龍,正如潮涌一般切入了仆骨亂軍之中。

    “兄弟們,一起壓上去,把仆骨雜碎殲滅!”薛萬徹打出了他的地位和聲勢,這些柔然人因為薛萬徹的武勇而心服,對于這個創造了奇跡戰績的大隋將軍,所有人近乎盲目的崇拜。

    他這扯嗓子一吼,柔然上下連半分遲疑也沒有。

    本就陷入敗局的仆骨亂軍,背后遭到致命一擊,如同壓沉巨艦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兩支生龍活虎的騎兵猛沖狠殺的夾擊之下,仆骨人自相踐踏的盲目逃散。

    短短不過幾刻,遍地都是仆骨人的死尸。戰場上到處都是回來沖殺的隋軍、柔然勇士。

    “繼續追殺!把仆骨大本營給我踏平。”

    薛萬徹放聲大吼,此時不斬盡殺絕,更待何時?

    剎那之間!

    草原上出現了震撼人心的一幕,仆骨的人數明明多出對方,但卻被對方追著狠殺,從日落黃昏,殺到凌晨三更,從拔也古一直追殺到仆骨部族。

    又是一場廝殺、屠殺在黎明前拉開了帷幕。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58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