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13章:柔然

正文 第213章:柔然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草原,富饒美麗的北海湖畔,是柔然人的家園,同樣也是他們賴以生存的屏障,憑借著北湖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不但保護了數萬名柔然百姓,同樣也提供了肥沃的土壤,讓這個半牧半農的民族,得以在突厥和鐵勒環視之下生存。

    柔然是鮮卑族的一支,在五世紀至六世紀在蒙古高原上過著游牧生活。曾經在蒙古草原上繼匈奴汗國、鮮卑汗國之后建立起部落制汗國,他們為了適應軍事征伐的需要,仿效北魏,立軍法,置戰陣,整頓軍隊,建立可汗王庭,使柔然迅速由部落聯盟進入早期奴隸制階段,后人亦稱之為柔然汗國。騎兵似“風馳鳥赴,倏來忽往”,形成一支威震漠北的強大力量。

    柔然最鼎盛時期,其勢力遍及大漠南北,疆域北到北海(貝加爾)湖畔,南到陰山南麓,東北到大興安嶺,與地豆于相接,東南與西拉木倫河的庫莫奚及契丹為鄰,西邊遠及準噶爾盆地和伊犁河流域,并曾進入塔里木盆地,使天山南麓諸國服屬。在柔然的發展過程中,逐漸融合其它民族成分。

    這個時期的柔然統治者一方面繼續采取近攻遠交,聯合后秦、北燕、北涼,共同對付北魏的策略;另一方面,不斷對北魏北境進行騷擾和掠奪。北魏則對柔然采取“討伐”方針,以解除北邊威脅,統一大漠南北及掠奪財富。因此,在0來年中,柔然南擾和北魏北襲均達20余次。

    但柔然的強大也只是一時,最終被曾為柔然奴隸的突厥取代,當隋文帝統一天下時,突厥也取代柔然汗國,成了草原之王。

    唏律律~

    一望無際的草原上,成群的牛羊馬匹悠閑地在湖邊飲水,白色的氈包如星辰般點綴在廣闊的草原上。

    忽然,正在飲水的牛羊抬起頭來,開始焦躁的發出聲響,大地之上,伴隨著一陣悶雷般蹄聲,整個草原仿佛陷入了動蕩之中。

    附近的牧民紛紛變色,這是萬馬奔騰才有的情況,難道是該死的突厥人又打過來了?

    大批牧民摘下弓箭,迅速集合起來,蒼涼悲壯的號角聲在廣闊的草原上遠遠傳開,數百牧民緊張的看著遠處地平線上,緩緩升起的一面赤色大旗,那飛揚的旗幟在風中激蕩,逐漸變得明顯起來。

    “這,這是漢人的軍隊!”牧民們雖然不認識漢子,但卻也能夠區分出來,突厥人的旗幟上,一般都是以圖騰為旗幟:“快去通知大汗!”

    看到是漢人軍隊,牧民略略松了口氣,但并未放松警惕,來的雖說是漢人,但并不代表漢人不會攻擊他們,歷史上,北魏太武帝拓跋燾在討滅赫連夏、北燕、北涼的過程中,七次分道進攻柔然。429年,拓跋燾率軍分東西兩路進攻柔然大敗之。此次北伐,北魏取得巨大的成功,俘獲柔然部眾近三十萬、戰馬百萬匹,牲口萬萬之數,給予柔然帝國的不僅是軍事打擊,還是致命的經濟打擊。至此,柔然帝國開始走向了沒落和衰亡,迫于北魏的軍事壓力,開始了遷徒

    至此,柔然由盛轉衰,雖然曾有一度復興。然不久,爆發貴族和奴隸的斗爭。居住在今阿爾泰山南麓的原柔然鍛奴——突厥部日益強大。

    突厥首領土門(伊利可汗)因求婚柔然可汗被拒,聯合高車,發兵擊柔然,阿那瓌兵敗自殺。

    柔然王室庵羅辰等逃至北齊,而留在漠北的亦分成東西兩部分:東部余眾立鐵伐為主;西部余眾則擁立鄧叔子為主。東部柔然復為突厥擊敗投奔北齊,被安置于馬邑一帶。次年叛北齊返回漠北。經北齊追擊,東部柔然基本上為之瓦解,555年突厥木桿可汗率軍擊潰西部柔然,鄧叔子領余眾數千投奔西魏。但在突厥威逼下,西魏遂將鄧叔子以下3000余人交與突厥使者,慘殺之于長安青門外,中男以下免,并配王公家。柔然汗國滅亡,余眾四下潰散,或被東西二魏、北周、北齊同化,或被突厥吞并,余者再無音訊。

    只是誰也未嘗想到,在北海東北部,如今尚且生存著一支柔然人,也或許是其實力不堪一擊,突厥從始至終都沒有放在心上罷了。

    柔然人知道柔然和中原的恩怨史,因此,對于突然出現在這里的漢人十分警惕。

    等對方走了近前才發現,這支漢人軍隊人數不多,頂多只有兩千余人,但是他們戰馬卻多得嚇人,一人五騎甚至是十騎,難怪會有這么大的聲勢。

    漢人軍隊距離一箭遠的地方才緩緩的停下來,他們并沒有發起攻擊,這讓牧民警惕的心神松懈下來。

    這時候,一騎飛奔到牧民不遠的地方,用流利的突厥語說道:“我乃大隋將軍薛萬徹,我要見你們的首領。”

    一名威武的牧民策馬上前,以生硬的漢語說道:“我們的人已經去通知大可汗,還請將軍等候片刻。”

    “可否給賣些食物?我們可以用戰馬換。”

    薛萬徹聽見對方一副飽讀漢學的文人口吻,便改回用了漢語,他們完成任務以后,被突厥人瘋狂的追逐,雖說擺脫了追兵,但從出來的五千士兵,銳減到了現在的一千多人。

    “沒問題,請稍等一下。”威武牧民是這一帶的首領,見漢人軍隊十分疲憊,一副風塵仆仆的樣子,非常友善的讓他們先行歇息,自己則與周圍牧民準備食物。

    遠處,薛萬徹帶著眾將士下馬,不少人直接一頭栽倒下來,躺在地上。

    “我們出來這么久,也不知道秦將軍他們怎樣了…”薛萬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薛槐坐在了薛萬徹身邊,苦笑道:“秦將軍他們肯定輸不了,即使是敗了,死的也是突厥人,關內道有李靖都督的十幾萬大軍,頡利再厲害也打不了我們大隋。我現在倒是擔心起我們來了,再這么打下去,我們這些兄弟,估計會盡數折在草原上了。”

    薛萬徹笑道:“拿起武器當兵那天起,大家就沒有考慮到終老到死<!--中间广告位置-->。”

    薛槐嘆了口氣,半個多月來,生生殲滅了無數個突厥小部落,這已經算是一場奇跡了,但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哪怕有薛萬徹這樣的猛將帶領,可突厥人生出警覺之后便進行了圍剿,縱使這些將士已經有了必死之心,但這支得不到休整的軍隊也近崩潰邊緣。在薛槐看來,能打到現在,還有千多人活著,已經是一個天大的奇跡了。

    “只是……”猶豫了一下,薛槐看向薛萬徹:“柔然人會答應嗎?”

    柔然尚存的消息是他們從一個突厥部落酋長那里知道的,也因如此,才一路竄了過來。

    薛萬徹點點頭:“柔然人被自己的奴隸打敗,皇族更是死亡殆盡,他們對突厥的恨意遠遠超過對漢人的恨。他們這兒沒多少匹馬,這種不尋常,我認為這是突厥對他們的限制,目的嘛,自然不想讓柔然再度崛起,而在草原上,沒有了戰馬,就等于失去了半條命。由此可見,柔然人不僅不好過,還時刻處于突厥的戰刀之下。這種朝不保夕的日子,誰想過?但凡有一條出路,我相信他們哪怕付出再大代價也愿意去尋找,否則,他們只能被突厥,亦或是其他人吞并,從而徹底湮滅在歷史長河之中!”

    在艱難的日子里,薛萬徹成長迅速。

    “但愿吧!”薛槐點了點頭,他看向遠處,只見一些牧民已經帶著食物往這邊送來。

    薛萬徹選出了吃苦耐勞、韌勁十足的遼東馬,保證一人雙騎后,將繳獲的戰馬全部分了出來,打算與柔然人以物易物,補充軍糧和箭矢、武器!

    但是這名柔然首領做不了主,讓薛萬徹等他們的大汗做決定。

    不一會兒,草原再次響起一陣馬蹄聲,一支人數不多的柔然騎兵朝這邊奔來,應該是他們的部隊。

    薛萬徹揮了揮手,麾下的將士迅速戒備起來。

    “柔然酋長俞鴻,見過大隋薛將軍。”俞鴻年約五旬,身材頗為高大,向薛萬徹行了一個柔然禮。

    “酋長知道大隋?”薛萬徹回了一個漢禮,疑惑的看向俞鴻。也不怪他會這么問,畢竟柔然汗國已經淡出了天下太久太久,而柔然又窩在遠離中原的北海,他還以為對方不知大隋呢。

    俞鴻明白薛萬徹的意思,苦笑道:“柔然遠離中原,卻也從鐵勒人那里知道中原發生的事兒。想不到我柔然汗國不在了,北周、北齊和南朝也不在了,連一統中原的隋朝又發生了內亂,真是世事難料。”

    “我大隋眼下之亂是漢朝留下的病癥,實非一朝之禍!”說到這里,薛萬徹語氣鏗鏘道:“然,我家秦王殿下知人善用,愛護百姓,體恤下臣,麾下精兵強將,布局廣遠深厚,必能一統天下!”

    “貴國秦王在草原上威名遠播,如今整個草原沒人不知道,他的一些事跡在下也知曉一二,確確實實是一個有大智慧的大英雄。”俞鴻十分崇敬的說道。

    楊侗在中原或許不受人待見,但在強者為尊的草原上,哪怕是敵對的突厥、薛延陀提到楊侗的名字,也要敬畏的叫上一聲大隋秦王。與突厥有滅國之仇的柔然人沒理由敵視。

    “酋長所言不錯,中原十二州,我大隋執掌三個半州,獨占三分天下,麾下文武齊心、軍民擁護,必能奪得整個北方,隨即橫掃中原大地,結束亂世。”薛萬徹無比自信的說道,充斥著一股豪氣。

    他是一名文武雙全的將領,從細節中看到柔然生存狀況堪憂,便動了收服之心,既然對方佩服楊侗,當然會使勁的捧,不過薛萬徹卻認為這是事實。

    俞鴻點點頭,“但不知將軍何以至此?”

    “不瞞酋長,我們這一次向突厥出動了六萬大軍,頡利手握十萬大軍且沒有必勝之心,于是又有于都斤山集結了十五萬大軍,我奉秦瓊將軍之令,率五千將士到于都斤山附近拖延突厥的援軍!這大半個月來,我們殺敵無數,但五千兄弟也只剩下這么些人了。”薛萬徹語下有些傷感,但很快又恢復了過來,道:“不過我們卻也成功的拖住了突厥援軍,為秦瓊將軍殲滅十萬突厥兵的輝煌大勝打下了基礎,兄弟們為國盡忠、死得其所。”

    “真英雄也!”俞鴻動容道。

    薛萬徹狠狠地喝了一大口酒,道:“柔然被昔日的鍛奴突厥滅了國祚不說,還對你們柔然嚴加防范,柔然部落現在的處境十分危險,若不反抗,遲早被突厥或是鐵勒吞并。我想酋長不會不知道吧?”

    薛萬徹雖是提問,可是盯著俞鴻的目光和語氣卻充滿了肯定。

    “這……”俞鴻不禁一窒,看著薛萬徹的目光,只能苦笑道:“薛將軍說得對,柔然確實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想必將軍也看到我部并無多少戰馬了吧?”

    “確實如此!這是何故?”薛萬徹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頡利可汗強征了戰馬五萬匹、羊五十萬只、牛五萬頭,粟米五萬斤,這相當于我們柔然九成的物資!這個冬天,我們都不知應該怎么過了。”俞鴻憂心忡忡的說道。

    “哦?”薛萬徹目中神光一閃,看向俞鴻道:“有句話當不當問?”

    “將軍請說。”

    “據我所知,頡利可汗征用其他部落物資都給予一定的承諾,表示事后予以補償,對你們有沒有?”

    俞鴻嘆了口氣,十分擔憂的說道:“他確實對別人有承諾,到了我們這兒,卻沒有半句承諾。”

    “頡利完全是不想你們活下去,如今秦將軍已經殲滅了頡利十萬大軍,而于都斤山一帶被我破壞得不成樣子,接下來,頡利肯定是借休養為契機,兼并一些小部落!而你們比較特殊,估計是連被兼并的資格都沒有,依我之見,你們索性反了得了!”

    “我柔然一族,人口不到四萬,如今可戰之士不足六千,怎么反啊?恐怕……”

    “六千人足夠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58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