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11章:首戰

正文 第211章:首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當天晚上!

    頡利可汗為首的十萬突厥大軍,休息三個時辰,便浩浩蕩蕩的殺向了南方,狂奔一個時辰后,天色已經蒙蒙亮,頡利可汗令全軍將士就地休息,啃食肉干。

    已經做出了破釜沉舟之勢的頡利,只是休整了兩刻,便登上了馬背,鼓舞士氣道:“我們草原兒郎是郎神的子孫,現在卻讓一個叛徒屠殺了不計其數的子民,實乃是我草原兒郎的恥辱,不找回這個面子,我們還有什么顏面在草原上生存?”

    契苾何力厲聲喝道:“大可汗說的不錯,我狼神子孫決不能給我們祖先蒙羞。十數萬的草原雄鷹,卻讓一個叛徒趕羊一樣的殺。我們是狼,不是羊。這種恥辱,只能用叛徒的鮮血洗清。決不能就此罷休,惹天下人取笑。”

    這一喊,其他首領也扯著嗓子嗷嗷叫了起來。。

    草原人有草原人的驕傲,突厥稱霸天下這么多年了,維護突厥威名是每個人的心愿。

    在這些可汗的思想里,不管是隋人也好,還是阿史那思摩也罷,跟羔羊沒什么區別。可是時至今日,他們眼中的“羔羊”卻在這兩之內連連殲滅了他們近百萬“惡狼”。這不易于將他們的驕傲一巴掌拍在地上,還狠狠的踩上兩腳,孰不可忍。

    頡利見一個個突厥可汗首領都跟打了雞血一樣,滿意的喝道:“毀壞我們家園的敵人就在前面不遠處,他們只有六萬人……族人們,我們是草原的主人,現在可恨的叛徒帶著隋人來踐踏我們的家園,你們說,怎么辦?”

    “殺!”

    “殺!”

    “殺!”

    如狼嚎的喊聲響起……

    “拿出你們的弓箭,拿出你們的彎刀,讓你們的敵人知道我們突厥是不容輕辱的,讓他們在我們的箭羽下瑟瑟發抖……”

    頡利可汗眼中充滿了嗜血的厲色,憤慨的咆哮著:“楊侗是支持阿史那思摩這叛徒的黑手,也是他一次又一次把屠刀指向我們的族人,不將他扒皮抽筋。我頡利誓不為人。”他大手一揮,繼續高聲道:“殺了阿史那思摩這個叛徒,我們就繼續南下中原,將中原的大大小小皇帝擒拿到我們草原來,讓他給我們草原勇士跳舞!”

    頡利能夠成為突厥的汗王,這蠱惑人心的話語還是說的極有誘惑力的。

    讓中原的皇帝們給他們跳舞,只是想想就熱血沸騰!

    頡利可汗還嫌氣氛不夠,揚聲道:“中原別的不多,就是錢多、漂亮婦人多!”

    “可汗說得沒錯!漢人就婦人好,細皮嫩肉的,身上香噴噴的,哪象我的婦人,一身的羊膻味。”

    一提起漢家女人,無不是雙眼放著邪淫之光。

    他們誰的手里沒染上百姓的鮮血?誰個沒有侮辱過漢家婦人?

    剎那間,“呼哈呼哈”的吆喝聲響起!

    頡利換下備用的戰馬,帶著一群突厥兵嗷嗷叫著…以鋪天蓋地之勢涌向了野馬川南。

    行軍之速不可謂不迅速。

    但是到了天亮之時,出現在他們面前的,卻是遮天蔽日的旌旗,是‘隋’字赤旗下那五萬余嚴陣以待,士氣正旺的雄兵。

    看著對面殺氣騰騰的軍陣,頡利可汗與他的心腹以及草原上一干酋長可汗不禁面面相覷:阿史那思摩的舉動,完全出乎他們的預料。他們原以為對方應該跑了才對,可怎么也沒有想到,跑了這么久的阿史那思摩居然擺出陣勢正面迎擊。

    現如今己方一口氣奔行了近兩百里,面對如此局面是打呢還是不打呢?

    以疲兵正面對上養精蓄銳之師。

    打,自己吃虧!

    不打!

    還是吃虧。

    頡利可汗本想采用攻心法,現在反而被攻心了。

    頡利忍不住破口大罵:“狡猾。中原人良心大大的壞!”

    見各路可汗酋長都在等他的命令,頡利咬牙道:“打,我突厥縱橫天下,今有雄師十萬,畏懼不前,還不讓天下人笑掉大牙?全軍整隊,放慢速度,相距三里止!”

    十萬突厥開始整頓隊伍,以一萬人為一個方陣,分為十個方陣,鋪天蓋地,幾乎將野馬川覆蓋。

    高高舉起的長矛密集如林,隊伍緩緩地向前方推進,雙方越來越近,相距三里時,停止了前進的步伐。

    “嗚嗚嗚……”

    悠遠綿長的號角聲從前方傳來,秦瓊緩緩抬頭,只見一面狼頭大纛正從北方低矮的山梁緩緩靠近,緊隨大纛之后出現的,則是一大片綿綿無際的兵刃之林,那一片冷森森的寒刃,幾欲映寒暗沉沉的天空。

    再后出現的,才是洶洶人潮。

    士兵上千,無際無邊,士兵上萬,接地連天!

    十萬計突厥士兵匯聚成了連綿無際的浪潮,在那面狼頭大纛的引領下,沿著低矮的山梁漫卷而下,又滾滾向前,其前鋒銳士都已經到了兩里的之內,他們只需一個沖鋒就能沖到面前。

    狼頭大纛下,頡利可汗緩緩揚起右手。

    霎那間,數以百計的令騎沿著行軍隊列,自前軍向著后陣飛馳而去:“大汗有令,停止前進!”

    “大汗有令,停止前進!”

    “大汗有令,停止前進!”

    “有令,停止前進!”

    命令逐次下達,洶洶向前的二十萬大軍遂即緩緩停下了腳步。

    雜亂的馬蹄聲中,谷欲設、疊羅支、阿史那社爾、執思失力、契苾何力、乙失缽、薛羅、薛方等大將紛紛簇擁到了頡利可汗身后。

    秦瓊遠遠看著敵人緩緩逼近,嘴角忍不住不屑的翹了翹,陣勢夠大,很會裝逼。

    他眺望著人群中的那個鶴立雞群的人物:他是一個身材高大的中年漢子,穿著一身華麗的金絲鎧甲,頭戴金盔,下頦生了一叢褐色胡子,雙目一轉,精光四射。人長得確實威武雄壯,不過最吸引人眼球的還是那一身金光閃閃的鎧甲。

    頡利可汗瞇起眼睛,胸中卻是重重的悶哼一聲,這一次,一定要讓這支叛軍有來無回,也要讓突厥上下知道,誰才是這片土地之主。

    他緩緩的抽出象征汗王的伊利可汗戰刀,凝視著面前的軍陣,厲聲喝道:“乙失缽。”

    白發蕭然的乙失缽嘆了口氣,出列行禮道:“愿為大可汗效力。”

    “由你來打第一陣,你若不死!我封你為東部葉護。”

    “是!”乙失缽怦然心動。

    葉護是突厥官名。突厥語音譯。來源甚古,兩漢作“翖侯”或”翕侯“。為烏孫、康居、大月氏部落大酋長之稱號,后演變為突厥高級官員的名稱,地位僅次于可汗,這是一個實實在在的軍權,地位遠遠高于小可汗、大酋長、酋長,一般由可汗的子弟或宗族中的強者擔任,如今頡利卻向自己下了如此巨大的血本,容不得乙失缽不動心。

    頡利可汗獰笑一聲,戰刀一揮,“出戰。”

    “兒郎們,今天,便要讓這些叛徒知道我們薛延陀的和大可汗的威嚴,是不容許輕犯的,既然敢殺我們薛延陀人,就要做好被殺的覺悟,薛羅給我上!”乙失缽坐在戰馬上,對次子下達了出戰的命令。

    “殺!”

    薛羅身后,一萬名薛延陀勇士興奮地如同野獸一般在馬背上咆哮著,揮動著戰馬朝對方的敵人興奮沖了上<!--中间广告位置-->來,馬蹄叩擊著大地,如同無數戰鼓敲響,一萬大軍奔騰的氣勢如蓄高奔瀉的洪水,呼嘯著、吶喊著向敵軍席卷而去。

    大戰在一片晨霧籠罩下,終于拉開了序幕……

    “兒郎們!拿出手中的弓箭!為我們族人報仇!”

    薛羅高高舉起了短弓,當先向前突進。

    這頭陣,是他爭取到的,他發誓要在這里讓這些破壞家園的人血債血償,同時也要向父親證明:自己比大哥夷男強。

    在前行了數里之后,多倫下令開始加速,兩萬騎兵個個抓緊韁繩,伏在馬背上,揮起鞭子猛打馬屁股,進入了沖刺階段。

    在南部可汗將士警惕的目光中,薛延陀人速度越來越快,薛羅揮舞著戰刀,“殺啊!殺光這些隋人走狗!勝利是屬于我們無敵的薛延陀勇士!”

    五百步……

    四百步……

    多倫手持弓箭猛力向前沖去,一萬多匹馬一起奮蹄向前狂奔的氣勢還是很宏偉的……

    現在離前面的敵人方陣已經越來越近了,薛羅都能模模糊糊看見對面一手持盾,一手持槍的唐軍步兵正望著他們這些沖過來的薛延陀勇士。

    “哈哈!這些走狗真的嚇傻了!居然我們一路沖過來都沒放箭。”

    薛羅心中狂喜,暗道只要自己這些精銳騎軍沖進陣型之中,一定就能把他們殺個片甲不留。

    兩百步!

    這時騎兵已經進入高速沖刺狀態了,按這個速度片刻間就能沖到方陣前了。不過,薛羅終于發現了有些異常。

    “不對…這些人表現太詭異了…”薛羅汗毛直豎,感覺似乎有什么陷阱在等著自己。

    “大家先停一停!別忙沖!情況有點不對!”薛羅勒住了自己座下戰馬,力圖把速度降下來。他是及時反應過來了,但他的部下就沒那么幸運了。

    他們仍然以箭一樣的速度沖向方陣……

    只聽“轟隆”一聲巨響,在方陣前的平地一下子塌陷下去,變成了一條又長又深的壕溝。

    沖在最前面的騎兵頓時就陷了下去,人仰馬翻,慘叫連連。

    秦瓊微微一笑,昨天晚上他指揮大軍在這挖了一道長百丈,寬二十丈、高五丈的壕溝,壕溝里遍布削類了的竹木,再在濠溝上用樹枝雜草遮蓋。

    攻過來的騎兵一時不防,以至于全部中了陷阱。

    薛羅嗔目結舌,手足無措:看著驍勇善戰的族人一個個停止不住的落入陷阱,讓一根根竹木洞穿斃命,心頭不住的滴血,忍不住大聲咆哮:“沖,給我壓上去……”

    在這種高速奔走之下,騎兵調頭都很難,沖在前頭的人就算停得下來,必讓后面的騎兵撞得人仰馬翻。

    這種情況,短時間內根本無法撤退,越撤只會越亂,

    薛羅慌而不亂看破了這點,拼著損失也要沖到近前和敵軍肉搏。

    完全陷入挨打的局面,還未交手就損失了三千多族人,種種情況反而激起了薛延陀精騎的血氣,一個個咆哮著無視那致命的陷阱,用自己的命坐騎的命,硬生生堆砌出一條前進的道路。

    遠遠看去,成百上千騎兵就像一個個浪頭,前面的倒下去了,后面的浪頭又至!在這種不要命的突擊下,兩軍的距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拉短。

    秦瓊也有點動容,突厥人無愧是勁敵,這份不怕死的勇悍勁頭,確實當得勁敵二字。

    “這個突厥將軍還有點水平!不過還是天真了點。”秦瓊瞇著眼,手搭涼棚向前望去:目光所及之處,只見騎兵們踩著族人血肉筑成的平坦大道,一個個手中拿著的都是短形馬弓,以雷霆之勢向他們沖來。

    騎兵沖鋒的威勢實在令人驚嘆,秦瓊感覺腳下的地都在震動,那速度也令人側目,轉眼間以沖到近前……

    突厥兵慢慢減速,任是突厥人弓馬嫻熟亦不可能在急速沖刺中精準的射中目標,減速射箭是騎射的基本。

    當薛延陀兵抵達兩百五十步時,不約而同的彎弓待射……

    騎射因為無著力點,用的弓箭多為短弓最有殺傷力的射程是在八十步之內,但兩軍交戰,人蜂擁在一處,只要對著方向無需瞄準亦能傷人……是以只要進入一箭射程,即可給敵人帶來傷害。

    尤其是齊射帶來的箭羽……

    他們騎兵的有效射程高達一百五十步……

    就在突厥騎兵步入兩百步即將進入一百五十步射程的時候,薛羅愕然發現手持盾牌的敵軍驟然伏地,露出后面上滿弩箭的士兵!

    狡猾的敵人竟然在刀盾兵的身后藏著大量的弩手……

    漫天的弩箭越空而來!

    “好狡猾好卑鄙的渾蛋!”乙失缽大聲悲呼,向著巍然不動的兩萬本部騎兵下達命令,“全部跟我殺上去。”

    中原的弩向來是對付游牧民族的第一利器,是以對于中原的弩,薛延陀有過深切的研究,伏遠弩有效射程可達三百步,此時兩軍距離尚且不足兩百步,縱使薛延陀騎兵的速度再快反應在過迅速,由密集轉為疏散陣形在掉轉馬頭撤退也需要大把時間,根本不可能避得開。

    唯一的辦法就是沖入敵陣與敵人進行近身搏斗。

    兩支萬人隊組成的方陣驟然發動,頓時萬馬奔騰。

    而此時,追魂奪命的弩箭穿人透馬,往往一箭就洞穿了三四人,突厥騎兵人馬悲嘶,陣頭頓時一片混亂。

    “咬住他們!連環射擊!”

    秦瓊眼中閃著灼熱的光芒,命令一下,這幾千名弩手整齊有序的層疊發射,循環進行,形成了無間歇的箭雨打擊,頓時成了薛延陀騎兵可怕夢魘。

    隨著一聲聲馬兒的慘嘶,薛延陀騎兵紛紛倒地,這些精騎平時只有射人的份,哪想到也有被人這么射的一天,許多士兵連人帶馬都被活生生地釘死,慘不忍睹。雖然他們也配備有簡易的皮盾,但無法完全抵御從天而降的箭雨。

    在弩手接連不斷的疊射下,用人命填平了壕溝的兩萬騎兵損失殆盡!

    而且強大的火力網,硬生生的讓突厥騎兵止步于一百五十步之外,甚至壓到了兩百步。

    薛羅的臉色陰沉得可怕,藍色的瞳孔里閃動著怒火,大吼道:“狼神的子孫們,突進!從這些廢物的身體踏……”

    他就像輸光了的賭徒一樣,讓殘部壓上去,還沒有下達完命令,只覺得一縷銳利的殺氣撲面而來,來不及猜想到是什么原因,一直利箭已經貫腦而過,且在他身后一名侍衛的胸膛上開了個大洞。

    遠處,秦瓊收起了那張強弓!他以驚人的箭術完美的完成了這一斬首行動。

    隨著薛羅的死亡,勝負結果已然揭曉。

    失去了指揮的薛延陀兵只知道為他們的少主報仇,雜亂無章的蜂擁而上。但那強大的火力網讓他們無法寸進!僅僅一會,薛延陀騎兵開始了自相踐踏,盲目逃散。

    短短不過幾刻的工夫,遍地堆積得都是突厥人的死尸,尸體就象樹林中那厚厚的落葉,密密地鋪滿了一地。

    首戰,就把三萬薛延陀騎軍打殘在地,而秦瓊這一邊卻是零的傷亡。不過薛延陀部落的犧牲也不是沒有絲毫用處,他們用人命馬尸填平了那一道致命的壕溝,并且消耗掉大量箭矢!對于秦瓊他們來說,這接下來的戰爭才是真正的考驗。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58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