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206章:決不退縮(求月票)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06章:決不退縮(求月票)

正文 第206章:決不退縮(求月票)

推薦閱讀:

    秦瓊統領重兵進入草原,得知吉利可汗率十萬大軍前來,便一直按兵不動,對于這一點,秦瓊并不是太擔心,十萬兵馬,人吃馬嚼,這樣的消耗不是頡利可汗可以承擔的。反觀自己人數雖少于對方四萬,可是并不擔心糧草問題,一來準備充分,二是搶陰山以北的突厥沒有心里壓力,這一點,頡利顯然是不能做的,否則他這個大可汗也當到頭了。以逸代勞的等著頡利上門無疑是最好的辦法。

    中軍大帳之內,秦瓊小心翼翼的折好行軍‘日記’,將之裝入一上大信封里,信封之中有了百多張日志,除了每天必寫的一份,還有自己帶兵的所悟所得。

    “秦將軍,這一仗來得很及時啊。”秦瓊忙好,另一邊的薛萬徹也將自己的日志放好,這個日志最初是學習任務,可是到現在,將軍們都已經形成了習慣,一天不寫,總覺得欠點什么,有時候他們重新翻看時,總有另外一番感悟,這也讓大家越加熱衷于寫行軍感悟。

    秦瓊點頭道:“南部可汗這一兩年來,雖然殿下有意壓制,但發展勢力很快,而長城以外的突厥人已經被我等吸得差不多了,再深入就是頡利的勢力范圍之內了,攻入那里的話,就成為孤軍了,代價太大。這道理我們懂,阿史那思摩也懂!在沒有戰事的時候,如果是你,你會如何?”

    薛萬徹沉吟道:“如果是我,我會苦心孤詣的經營本部,苦練精兵,將俘虜來的青壯整編成精銳之士。當年的啟民可汗就是這么干的。”

    “就是如此!”秦瓊嚴肅道:“阿史那思摩有青壯十三萬之多,現在儼然是一把雙刃劍,在草原可以掠奪之前,他們是殿下摧毀突厥的利刃。而這些突厥人已經習慣了之前的暴利,他們一旦無法從草原上的收獲滿足他們利益,恐怕會將目光調向我大隋,如今頡利大軍前來,正好幫我們消耗阿史那思摩的戰爭潛力。”

    薛萬徹猶豫了一下,道:“可將軍也不該組建突厥人的陌刀軍啊,那可是我們克制騎兵的利器。”

    秦瓊嘿嘿一笑,露出了狐貍尾巴,道:“取勝的關鍵不在于兵種,而在戰術。殿下和李靖將軍當初創制出陌刀陣,實際是因為缺少戰馬給生生逼出來的有備無患的無奈之舉。現在我們有大量戰馬,誰會吃飽了撐著去研究什么以步克騎?”

    “陌刀兵能克騎兵,但不是所有陌刀兵都能對付騎兵的,想要抵御騎兵沖擊的陌刀兵,首先要有無懼生死的勇氣,尤其是站在最前沿的兵卒,面對迎面的騎兵威勢,更不能心生膽怯,要以堅定地意志鞏固自己的防線,要有死也不能移動半步的必死之心,要將生死置之度外,只有如此,才能擋下騎兵如山崩海嘯一般的巨大沖擊力量。”

    “而且陌刀兵手持重刀,身披重甲,這緩慢的機動性在草原上將會無限放大。所以在草原之上,能夠與騎兵一較高下的永遠只有騎兵。所以陌刀兵只能當奇兵來用,而不是主力。再者說了,即使教會了阿史那思摩完整的陌刀陣,他也發揮不了威力。”

    “為何?”

    “你認為突厥人會鍛造陌刀和重甲嗎?”秦瓊反問道。

    薛萬徹為之啞然。

    陌刀長達七尺,光是刀鋒就三尺多長,而且還是雙刃的,刀刃越長需要的技術就越高,材料也要求越高,否則長刀易斷,達到三尺多長的陌刀刀刃,其實不比馬槊的鋒刃差多少了。

    軍中最好最貴的武器是馬槊,馬槊長達丈八,光是槊刃就達四尺,尤其是它的鋒刃采用特殊結構形狀,利于破甲,遠不是一般刀劍能比的。而陌刀刀刃所需材料和工藝,基本和馬槊相同,這也是陌刀的昂貴之處。連大隋這個繼承了楊廣大部分遺產的第一大諸侯都沒有多少陌刀,阿史那思摩要鍛造術沒鍛造術、要材料沒材料、要工匠沒工匠,想在自己的軍隊中組建陌刀陣,簡直就是天大的玩笑。

    何況,完整版的陌刀陣還是多兵種協同作戰,每一個兵種就是一種武器,其中弩兵所占比例最大,手弩也不是突厥人造得出來的。

    秦瓊見薛萬徹無言以對,笑道:“看來你也知道阿史那思摩無法組建陌刀軍,既然如此,他哪怕學會了是無用之物。這五千突厥陌刀手一定能夠取得巨大的作用,但是一戰下來,恐怕也所剩無幾,而阿史那思摩見到效果巨大一定還會挑最勇悍之士組建陌刀軍!總之,我們要做的就是盡最大可能,消耗頡利可汗和阿史那思摩的實力。總之我們這一仗的目的,不僅要消滅敵人,還得坑隊友”

    薛萬徹點了點頭,笑著說道:“秦將軍放心,末將知道該如何做了。”

    不過五天之后,不見頡利有絲毫動靜,阿史那思摩麾下的突厥眾將卻是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秦將軍,要不我們強攻吧?”阿史那思摩麾下第一勇將蘇烏提著一把陌刀來到秦瓊帳中,他之前不服秦瓊總管,被秦瓊三下五除二的狠狠地收拾了一頓,如今服服帖帖的當起了陌刀軍主將。

    “我們只有六萬兵馬,頡利卻有十幾萬,強攻?”突厥另一員萬夫長赫拉立在一旁,冷笑道:“你要送死,沒人會攔你,但別拖著我麾下兒郎陪你一起送死!”

    蘇烏目光一瞪,兇狠的瞪向赫拉:“你就會說大話和空話,可敢跟我一戰?”

    “哈!”赫拉目光一冷,森寒的瞪向蘇烏:“打就打,我還怕你不成?”

    眼看著兩人就要動手,秦瓊皺了皺眉道:“要打,給我滾出去,帥帳之中,誰敢放肆!”

    兩人嚇了一跳,氣勢頓時為之一泄,都恨恨的瞪了對方一眼,分立阿史那思摩兩側,不再言語。

    “秦將軍,頡利最近的動向的確有些反常。”阿史那思摩坐在秦瓊下首,皺眉道。

    秦瓊點了點頭,按理說,頡利占著兵力上的優勢,補給又有些見襟捉肘,眼下除了跟他速戰速決的決戰,根本玩不出什么花樣來。如今頡利的威望降到了冰點,他要想打開局面,樹立至高無上的權威,只有先攻破自己這一方,才有余力和威望威懾草原群雄,從而把各個部落擰成一股繩,而且<!--中间广告位置-->時間拖得越久,留給頡利可汗轉圜的時間就會越少。

    “除非……”薛萬徹看向秦瓊,面色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除非他沒有信心,又召集大軍前來!”秦瓊冷哼一聲,眼中殺機毫不掩飾的釋放出來。

    眼下無論是薛延陀五部還是契苾三部,鐵勒都不太可能主動增加兵力,因為頡利可汗沒那令之所至、莫是不從的威望,這兩個鐵勒部落聯盟自立之心從來沒有減少過,對阿史那氏家族的忠誠遠不如突厥各部。

    尤其是頡利可汗的老丈人乙失缽,那絕對是一個比狼狠、比狐貍狡猾的角色,他不可能為頡利可汗賭上一族的命運。

    那頡利可汗現在的援軍,恐怕只有他在于都斤山的大本營了,那里還有十萬大軍,若是頡利可汗傾巢而出,那么,總兵力就高達二十萬,這里的六萬大軍將要面臨三倍之多的敵人,形式相當嚴峻。

    “若是頡利傾巢來戰,那他的用意不只是與我們這六萬對決了,而是意圖順勢殲滅我們以后順勢南下,如今新長城修到了五原和武威郡之交,正往西邊延伸而去,若是突厥南下的話,也是繞過長城缺口,往東可攻五原、榆林和關內道,往西可以攻靈武。秦將軍應該有所準備打算了。”薛萬徹嘆了口氣道。

    秦瓊雙手十指交叉于胸前,身體微微靠后,搖了搖頭道:“不到最后,別亂下斷言!”

    “報!”

    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傳來,緊跟著一個拖著長音的聲音由遠極近,風塵仆仆的士兵從帳外沖進來,喘了一口氣說道:“秦將軍,于都斤山急報!”

    “呈上來!”秦瓊、薛萬徹和阿史那思摩面色同時一變,揮手道。

    蘇烏一把接過急報,遞到了秦瓊的手中。

    秦瓊迅速打開,快速的看下去,臉色漸漸變得鐵青起來,本就蕭殺的大帳中,頃刻間被一股壓抑的氣息籠罩,便是薛萬徹、阿史那思摩、蘇烏、赫拉這等悍將,也不禁感到一陣壓抑,目光齊齊看向秦瓊。

    “秦將軍?”阿史那思摩輕輕地喚了一聲,擔憂道:“可是如薛將軍所料?”

    “正是如此!”秦瓊猛地將手中的急報狠狠地拍在小桌子地上,桌子碎裂一地,秦瓊狠狠地喘了一口粗氣,看著面色驚異的眾人,沉聲道:“斥候來報,于都斤山有大量突厥兵馬集結。”

    “斥候可曾探清到有多少人馬?”阿史那思摩深吸了一口氣,驚聲問道。

    “不清楚,只知數量龐大,恐怕于都斤山的十三萬大軍都來了。看來如薛將軍所料,頡利可汗是想打垮我們以后,順勢南下了。”搖了搖頭,秦瓊努力將胸中那股沸騰的怒氣壓抑下去。

    “秦將軍,退兵吧!”阿史那思摩抽了一口冷氣,向秦瓊躬身行禮道。

    如果只是百里之外的十萬大軍,哪怕兵力相差四倍,以本部將士的能力來決戰,結果未必輸,但如果這十三萬大軍也摻和進來,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承受范圍。

    “退?”

    秦瓊看向阿史那思摩,眼中帶著強烈的不甘,自己已經向殿下請命一戰了,這眼看便要鼎定乾坤了,這個時候卻要他退兵?怎么可能?

    “我們的兵力差距太大了,草原之上無城可守,我們除了撤兵,別無他法!如果頡利的兵鋒殺入長城以內,我們的損失就大了。有這六萬有生力量,定能把突厥大軍遏制在長城以外。”薛萬徹無奈一嘆,他在涿郡長大,他們兄弟五人在父親薛世雄的命令下,每年都有一半的時間在草原上歷練,他比秦瓊更加知道深知突厥人的厲害,若是據險而守,一萬隋軍足以擋住十萬突厥人,但若論野戰的話,從小在馬背上長大,精擅騎射的突厥人實在太厲害了。

    “不能退!”

    秦瓊面沉似水,這不僅是他第一次率軍作戰,還將關系到關內道、并州的安全,如果今天退了,突厥人一定會順勢南下,本土作戰的話,受害的就是大隋的百姓了,更重要的是他看到了更深的影響之處,如果他不戰而退,如果突厥大軍攻城,大隋無敵于域外的威勢將會蕩然無存,到時候,必將影響到國內的戰局,且不說是對關內道、河東野心勃勃的李淵,恐怕中原的王世充、李密、竇建德也會生出大隋不過如此之念頭,甚至連高句麗都會在遼東湊一湊熱鬧。

    大隋也將因此而陷入四面作戰的困境,這后果不僅他秦瓊承擔不起,便是楊侗和大隋也承擔不起。

    一念至此,秦瓊終究咬牙道:“并州有以前的內外長城可守,但是關內道呢?我們若退,關內道大片土地,將會化作赤地千里!一旦頡利和李淵連成一片,后果不堪設想。”

    關內道可不是并州,它沒那么多險要之地可守,僅有的險要之地便是朔方長城,可是梁師都自立后向始畢稱臣,他為表忠誠,居然喪心病狂的拆了朔方長城近百里,這根本不是一時半會恢復得了的,若是沒了阻攔,突厥人便可長驅直入,甚至不止關內道,連剛剛恢復幾分生機的并州都會因此而大亂,這個代價,秦瓊承擔不起。

    “只是如今我軍兵力,要防守……”阿史那思摩猶豫道,他自然明白秦瓊的擔心,但眼下,頡利可汗本就有十萬大軍,更有十幾萬大軍準備大舉南下,只憑這區區五萬人,又如何防得住?

    秦瓊心知阿史那思摩心存退志,冷冷一笑道:“我大隋并州有以前的內外兩道長城,關內道地廣人稀,我們大不了退到黃河以南,頡利縱然有百萬大軍也插翅難飛;而在漠南草原以東的幽州白檀郡,我們又有南北走向的長城連接燕山長城,所以,我們只需守此三點,實際上并沒有一點損失。而南部可汗你們呢?首先頡利可汗最痛恨的可是你們這一支,他一旦勝利南下,第一個對付的就是你們;其次,你們現在所在之處,除了一座白城,整個漠南草原無險可守,今日若退,守當其沖的便是你們!二十幾大軍荼毒的后果,想必南部可汗心中非常清楚。”

    這一番話,阿史那思摩等突厥人才發現自己沒有退路了,一個個頓時面如土色、汗流浹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57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