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204章:風云再起(求月票)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04章:風云再起(求月票)

正文 第204章:風云再起(求月票)

推薦閱讀:

    在突厥和中原漫長的邊界線上,大多數都是大隋的領土,從遼東到武威郡,延綿數千里,而李軌和突厥的邊界只有張掖和敦煌二郡,界長數百里,其中大部分是沙漠和戈壁,人煙斷絕。

    大隋與突厥最西邊的交界則是武威郡,武威郡只有一條武威北徑道是大隋進入突厥的唯一道路,武威北徑也叫馬城道,也就是沿著馬城河北上,數百里后抵達休屠澤、野豬澤,過此二澤百里便是突厥地界,一望無際的茫茫草原。

    夕陽快要落山了,微風從草原掃過,翻動起野花野草的清香。

    而此時,頡利就在突厥與武威郡的交界處。

    他坐在馬背上,視野漸漸開闊,一股蒼涼的大氣占據了他的感官,到最后,目光在面前靜靜流淌而過的河流,越過這條河,再走上百里,便是大隋境內。

    這條河從大隋境內的休屠澤流出,它穿過大漠,盤繞曲折的投入大草原懷抱。天下大勢就如這條河善變,你永遠猜不到它會拐過哪個方向。

    眺望著著滾滾河流以南,頡利可汗碧藍的眼睛滿是陰霾。

    突厥實力在馬邑之敗和分裂后大為消弱,不過他們全民皆兵,當年始畢最強盛時有百萬控弦之士,所以突厥三十萬軍隊拿得出來。

    當今大可汗頡利是一個極有野心和才華的突厥可汗,和兄長始畢一樣,極具侵略性,早在繼承汗位之初,他急于建立至高無上的威望,讓鐵勒不再離心。

    為了達到分裂鐵勒的目的,頡利甚至娶了薛延陀酋長失乙缽為可敦,可他知道這遠遠不夠,要想挽回鐵勒不再離心,要想挽回眼前的危局,最管用的辦法還是用一次輝煌的勝利樹立強大的威望,頡利可汗心知突厥從哪里跌倒,就要從哪里爬起。

    可他也知道自己剛剛登基,對內部的控制力還并不強大,如果突厥軍勢如破竹、一帆風順的話,內部矛盾還顯示不出來,可如果突厥軍遭遇打擊,或者得不償失時,各種矛盾就會出現,甚至會引發突厥再次分裂。

    所以在南下前,他企圖拉攏李唐一起對付大隋,可誰曾想到,大隋搶先出兵,不僅屠殺效忠于他的多個鐵勒部落,還把他的老巢一鍋端了,另外還有數十個部落慘遭大隋的毒手,大家為了一點點生活物資,以度過寒冷時節,各自瘋狂的散開人馬,掃蕩周邊。或是打獵或是求援,或者賣馬,直接的吞并部落,掠奪他們的物資這種事情更是比比皆是,整個新年,草原都處于弱肉強食的內戰之中,誰都沒有閑暇功夫與他頡利南下。

    頡利自己也聽從趙德言之策,以高價贖回了突厥的俘虜后,才發現盡是一群老弱病殘,雖說突厥的四五萬狼崽子全回來了,可每人都少了兩根大拇指,碎了膝蓋骨,頡利大怒不已,這一群殘廢以后不僅不能為他上戰場,還會成為他的沉重負擔,不過他這仗義之舉,卻也臣服了數十個大小部,得到了大家的愛戴!之后他再以大義為名,殲滅了無數過‘無故’侵犯其他部落的霸道勢力,兼并其人口,從而令兵力暴漲到了二十萬。

    就在他收攏兵力,強加訓練時,一個噩耗再次傳來,叛徒阿史那思摩竟然膽大包天的偷襲了南部十幾個部落,族中男人、女人、孩子、牲畜竟然一個不剩的搶光!

    阿史那思摩突厥將草原民族的作戰風格發揮到了極致,他從來不會跟你正面硬碰硬的對決,他們往往萬人成群,遇到弱小就殲滅,遇到大軍遠遁,專門洗劫各個中小部落,燒殺搶掠。令所有突厥的部落無能為力。

    阿史那思摩趁勢強攻猛打,他的威望在草原如日中天,而頡利本就沒有什么威望可言,于是許多墻頭草都拜在阿史那思摩的麾下,實力雖然仍舊處于弱勢,可見慢慢向頡利逼近。

    頡利可汗豈肯吃這大虧,大怒之下,直接提兵前來,將一個正準備南下的部落給滅掉。

    但是,頡利也知道形勢堪憂。若是以前,頡利手握陰山以北的地區,大量部落受他領導,手下控弦之士高達四五十萬,但自從自己登上汗位后,不僅沒有作為,還被大隋屢屢侵犯,一些人已經離心離德了。不說鐵勒人,便是突厥內部也有許多不和諧的聲音,一些反對派甚至想著把他推翻,若非他實力穩居突厥之首,突厥早就換了一個主人。

    可這也不是辦法,因為自從楊侗在他登基時屠戮一番后,整個突厥,都被瘋狗一般的阿史那思摩給殺的元氣大傷。

    如今地盤雖然沒減少,但治下的人口卻也日減少,更糟糕的是,隨著阿史那思摩的強勢崛起,越來越多突厥人想要投靠被大隋掌控的南部汗庭,乃至接受大隋的歸化。

    歸化!

    這對突厥人來說,絕對是一個恥辱詞匯,從始畢可汗開始,突厥進入巔峰以后,那是能夠和完整的大隋分庭抗禮的,哪怕后來始畢身死,突厥元氣大傷,乃至分裂,但處羅可汗再次一統突厥后,突厥實力依舊讓大隋無法小覷。

    可是楊侗洗劫一番后,局勢就變了,不說被楊侗搶走的人口和物資,單是在冰寒的天氣中,就有大量的人畜死亡,耗損了突厥大量元氣,好不容易撐過寒冷的天氣,本以為會好過一些,誰知道,阿史那思摩這個瘋狗又來了。

    忽然,遠處傳來一陣笑鬧聲,還有戰馬奔騰的聲音,隨著一聲尖銳的鳴嘀劃破長空,幾百位突厥勇士在草原上競相馳逐,十幾只野羊在曠野上拼命逃竄。馬蹄將淺薄的草皮踢飛,揚起陣陣塵煙。

    頡利可汗聽到動靜回頭張望,微微皺起了眉,這些雜音打亂了他的思路。

    “大可汗…”幾個挎著戰刀的附離手扶胸前,躬身拜到。

    “欲谷設和疊羅支在干什么?”

    頡利可汗語氣平淡,但是跟隨可汗多年的附離卻聽出話中的惱怒。于是附離連忙恭敬的回答道:“欲谷設和疊羅支還有社爾他們在獵羊……”

    欲谷設和疊羅支是他的兒子,阿史那社爾則是皇族中人,都是他們這些附離得罪不起的人物。

    “獵羊?”頡利的眉毛慢慢擰起來了,“好端端的為何要獵羊,這里離隋人地盤很近,萬一將他們引來怎么辦?簡直胡鬧……!”

    頡利可汗馬鞭揚起,指責附離沒能阻止幾位少年意氣用事。

    附離雖然知道大可汗并不在意這些,若是真的在意這些,又怎么會帶著大軍到這個地方呢?但頡利可汗既然這么說了,那他也只能唯唯諾諾的應是。

    “好吧,你給我說說,他們為什么要比賽獵羊?”頡利可汗發一通怒氣之后,神色緩和了一些。

    “在剛才的戰爭中,社爾搶到十五個美女,谷欲設少主和疊羅支少主都想搶回帳篷里,社爾索性送給他了兩位少主,可<!--中间广告位置-->是單了一人,而兩位少主誰都不愿意少搶一個,所以起了沖突……”

    他看頡利可汗的眉頭皺得更深了,連忙說道:“最后社爾勸和了,建議用比賽來分出勝負,這才有這場比賽……”

    “哦?”頡利可汗明顯感興趣起來,“十五個美人確實沒辦法平分,用比賽的法子倒是不錯,社爾是怎么說服他們的?”

    附離微微一笑:“社爾少主讓人準備十五只野羊,獵得多少只羊,那么就分得多少美女……”

    “原來是這樣,哈哈哈哈……!”頡利可汗開懷笑道,隨后點評了一番,“中原說不患寡而患不均,放在我們這兒其實也一樣,要想讓勇士歸心,重要的就是公平!社爾這個辦法是最公平的辦法,社爾在哪兒?”

    “社爾和谷欲設、疊羅支幾位少主一起狩獵。”

    “社爾也上場了?有趣有趣!說起來我這個做叔叔的也是許久沒有見到社爾縱馬射獵,他還小的時候,我天天抱著他教他騎馬……”頡利可汗的笑容就多了幾分真誠的味道,幾分欣慰,幾分感慨:“他這些年統領自己的部落,我還一直擔心他不能勝任,可如今他變成了一個睿智的草原勇士了,我也算是對得起他死去的父親、我的兄長處羅可汗了。”

    馬隊中,幾群騎士將他們的主人簇擁在中間,相互馳逐,爭奪著那些四散野羊。野羊飛速的躲避著從各個角落中飛來的箭矢。

    頡利可汗眼底的寒冬仿佛煙消云散了,笑瞇瞇的看著孩子們在草原上縱馬奔騰,他笑著說道:“草原男兒就該這樣!走,我們去看看這群狼崽子們的箭術長進多少!”

    附離恭聲應是,頡利可汗驅策著胯下戰馬跑動起來,打算近距離觀戰。

    社爾領著騎士對幾只拼命竄逃的野羊實行包圍,他穿得單薄的衣服向兩邊敞開,露出小麥色結實胸膛。那張剛毅黝黑的臉龐已經隱隱冒出青黑的胡茬。

    “你們包抄這些羊,把它們往土坡趕!”社爾邊飛速的下令,“前隊到后邊去,看著谷欲設還有疊羅支他們,不要給他們趁亂撿便宜!看我如何將這群羊都給射死!”

    他拉開弓弦的手猛地撒開,羽箭射出,最前面的野羊雙膝一軟,巨大的慣性讓它打了幾個滾才停下,那支羽箭命中了這一只羊的后脖頸,銳利的箭頭從野羊的口腔穿了出來。

    幾個附離大聲叫好,沖上前彎腰一撈,戰利品就被馱上了馬背。

    “這樣下去我們兄弟一定會輸。”疊羅支勒住戰馬,示意大哥谷欲設停下。

    谷欲設警惕的望著他:“你要干嘛?”

    疊羅支搖頭道:“我沒有針對大哥的意思,野羊都快被社爾獵光了,你就沒有別的想法嗎?”

    谷欲設嗤笑道:“我有什么想法,當初就說好了,誰獵到多少只野羊,誰就贏得多少美女,你不會是耍賴吧?”

    疊羅支道:“我們不缺少美女,我怎么會耍賴。我是說,再讓社爾贏下去,那咱們兄弟實在太丟臉了……”

    疊羅支向著遠處頡利可汗的隊列的一指,道:“父汗還在旁邊觀戰呢,我們總不能讓他失望吧?”

    谷欲設看著自己的父汗,頡利可汗正在聚精會神的觀看者社爾的精彩表演,偶爾還笑著贊嘆,渾然沒有注意到他們兄弟這邊。谷欲設輕輕地咬了一下下唇,低下了頭。

    疊羅支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道:“放心,我知道你跟社爾關系好,但這只是比賽,他上了場就是對手,找盟友打擊對手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社爾也會理解,他為人大度,根本不會計較這些。想想父汗,他一定很高興看到我們打敗社爾的。”

    谷欲設終于被疊羅支說服,“那我們結盟,不過到了場上,你得要聽我的!”

    疊羅支眼睛悄然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信誓旦旦的拍著胸脯說:“這是自然,我們兄弟有一個共同的敵人!”

    “那我們現在開始!”

    谷欲設一夾馬腹,帶著自己的附離沖進社爾的手下圍出的領地內。疊羅支隨即命令手下,朝那方向一道沖去,兩支騎兵混合在一起,撕開了社爾的防線。

    野羊頓時四散奔逃,社爾穩贏的局勢頓時被打亂了。

    “哈哈哈哈……大汗你看,谷欲設這小子下手真不賴,一下就讓社爾前功盡棄了。”頡利可汗的堂弟阿史那羅耶也上來觀戰,對著頡利可汗夸了谷欲設幾句。

    頡利可汗笑道:“我是谷欲設的父親,我了解自己的兒子,他想不出這個主意,這應該是疊羅支教他的……可是耍這些小聰明能有什么用?谷欲設和疊羅支還是要輸的……”

    果然,社爾變換了陣形,他手下騎士馬上分成三批,不與谷欲設和疊羅支糾纏,而是朝四散野羊群疾馳而去,要將它們重新聚攏到一起。

    “好!”頡利可汗撫掌贊嘆了一聲,“社爾不計小節,心思縝密,只是專注于自己目標,這才是做大事的人,在我們阿史那家族這一代子孫里,社爾最有出息!”

    谷欲設和疊羅支的人馬窮追不舍,繼續纏住社爾一行人。社爾雖然動作迅速,但還是跑掉兩只野羊。

    谷欲設和疊羅支抓住這個機會,都想要用這兩只野羊來一雪前恥,于是三支人馬又沖撞在一起。

    然而就在谷欲設和疊羅支抽弓搭箭的時候,身后傳來尖利嘯聲。一道黑色殘影沒入了野羊的腿部,野羊轟然倒下,下一瞬又有一支羽箭暴掠而來,命中最后一只野羊。

    所有人都驚詫回頭,看見頡利可汗端著一把大弓,還保持瞄準的姿勢。顯然是可汗出手了,所有騎士紛紛下馬行禮。

    頡利可汗微笑著上前,在他們身上轉了一圈,笑道:“孩子們……你們干得好呀!我們草原兒郎就應該像狼一樣勇猛,你們都很不錯!將來一定令我們突厥驕傲!”

    頡利贊嘆了幾句,笑著拍拍社爾的肩膀:“社爾,你很好,你贏了不少美女吧?”

    “大汗!”社爾恭聲道:“社爾早就說過,這些美女我不要,既然谷欲設和疊羅支喜歡就給他們吧,反正我不缺美女。”

    頡利可汗眼中的贊賞更濃幾分,“好,好,不過你贏了,那就應該獎勵,你可以去我帳中挑選兩名侍女!這是獎勵不得推脫!”

    社爾毫不猶豫的應了接下來,頡利頓時滿意地笑了笑。

    這時,一騎跑馬而來,在頡利可汗耳邊低語幾句。頡利可汗的神色微微變化,“好吧,你先退下,讓他去我的大帳里等我……”

    頡利可汗神情凝重地對眾人說:“我們的斥候說,阿史那思摩這條瘋狗正帶領大軍往這里殺來!大家收攏大軍,做應戰準備。”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57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