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00章:李淵七敗(求訂閱)

正文 第200章:李淵七敗(求訂閱)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簽訂合約,楊侗引蕭瑀入朝陽殿偏殿奉茶,緩聲道:“本王心中一直有個疑問,是關于蕭相國自己的私人問題,也不知該不該問?”

    輕松不少的蕭瑀道:“殿下有什么事盡管開口。”

    “蕭銑在南方重建了梁國,蕭相國不去輔佐族侄恢復故國,反而向李唐效力,這是何故?”

    楊恭仁等熟悉蕭瑀的人也非常好奇!

    “很簡單,自秦朝建立以后,經過八百多年的發展,大一統思想已經深入人心,如今天下雖說四分五裂,終究會再次統一!以蕭銑的氣度和能力,顯然不是一統天下之雄主。”蕭瑀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一笑道:“倘若蕭銑能有殿下一半的心胸與才華,我也愿意跟著他,為蕭氏再搏此殘生。蕭銑才華不如人也就罷了,更關鍵是他猜忌之心重,且無容人之量,他遲早會敗亡!輔佐必敗之人,又有什么意思?”

    “蕭相國跟著李唐就不會失敗了?”楊侗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從當前局勢來看,隋唐并駕齊驅,難道秦王殿下不覺得嗎?”

    楊侗搖了搖頭:“本王以兩萬驍果和張須陀將軍的一萬殘軍起家,先在滎陽擊敗瓦崗三四十萬大軍,北上以后,又擊潰了竇建德二十多萬聯軍,跟著在遼東滅契丹、奚族,重創高句麗,然后又在馬邑殺了包括始畢在內的突厥三十多萬大軍,與李唐作戰更是屢戰屢勝…你們軍隊的戰力充其量是翟讓統治時期的瓦崗軍水準,不說比不上異族人,甚至連竇建德的河北聯軍也大有不如!本王不認為李唐有資格與大隋并駕齊驅!”

    蕭瑀老臉一紅,其實長安朝野上下都知道李唐百姓不如大隋多、地盤不如大隋廣、軍隊不如大隋強、名將不如大隋多、國力不如大隋足、政治不如大隋清明、人心不如大隋凝實……只是唐朝高層都不愿承認罷了,但事實上,李唐是屢戰屢敗,若不然,他蕭瑀也不會坐到這里了。

    蕭瑀道:“楚漢之爭中,霸王項羽是何其強大,最后不是敗給弱小的劉邦了么?曾在鄴城立足,占有北方之地的袁紹,最后也敗給了弱小的曹操!不到天下一統,勝負難料!”

    “當年‘十八子坐天下’的讖語盛行天下時,對應的李姓貴姓無非是李渾、李敏和李淵,一些中低官員不足為慮,這三人中,論地位李渾和李敏高過李淵,如果說實權,那就是李淵了…但從目前來看,李渾、李敏卻是當了李淵的替死鬼!雖說讖語信者有,不信者無!可李淵能夠從那大風波中躲過一劫,便足以證明他是類似勾踐的人物!這種危險人物,本王怎能大意?”

    說到這里,楊侗淡淡一笑:“本王不是那此白手起家的梟雄,比起李淵多了一兩年的準備時間,這是皇孫之便利,是天時!李淵晚了一兩年,自然處處受制于本王了!而項羽、袁紹的下場人盡皆知,前車之鑒,后世之師!本王怎么可能會走前人之路?選擇在鄴城立足,一是利于應對天下之變,其二嘛,自然是以袁紹和曹操的不同下場警!你說……李淵贏得了本王嗎?”

    “話是這么說,但世事弄人,未來之事誰也難以預料!”蕭瑀堅持著自己的觀點。

    楊侗點了點頭,“天下諸侯,除我大隋和李唐、李密、王世充,余者實不足論,蕭相國以為然否?”

    蕭瑀想了想,認同道:“確實如此。”

    “王世充處于四戰之地,地盤狹小,除了占據一個洛陽城,毫無優勢可言;李密為瓦崗帶去了新氣象,但無法根除草莽氣息,在他軍中,每一個首領都有自己的嫡系軍隊,每一個人都是一個王中之王,形式跟突厥差不多,這注定李密不敢放開手腳去和他人爭霸天下,因為李密知道自己的嫡系一旦損失了,其他人不說自立為王,但最起碼無法掌控全軍,這個大問題遲早會要了李密的命!故而王世充、李密也不足道哉,天下之主,最后會在大隋與李唐之中產生!”楊侗漫不經心道:“李淵據有四塞之險,得到關隴權貴和一些關東士族支持,有錢糧無數,有穩定的防御天險,似乎只有他打人的份,然而在本王看來,李淵卻有五敗。”

    蕭瑀眼中精光一閃,道:“哪七敗?”

    “說了也無妨,因為別說蕭相國,即便是李淵想改也改不了。”楊侗似笑非笑的看了蕭瑀一眼,道:“第一、性格問題,李淵狂妄自大!當初稍稍取得一點成績就征戰四方,從而被我大隋輕易取下了并州;另外他還優柔寡斷、瞻前顧后、膽小懦弱,容易受到他人思想的左右,這一點,從他與薛舉反反復復、時戰時合即可看出!他明明應該拿下關北六郡,以鞏固后方,但他又怕會有損失,一直躊躇不定,錯失良機,給了本王充足的時間,此乃身敗也”

    “其二、李淵任人唯親,他重任李神通、李神符、李叔良、李德良等無能的家族子弟,讓女婿趙慈景架空屈突通,又用無能弄臣裴寂取代謀主劉文靜,可見其表面寬宏大量,實則多疑至極,此為信義之敗。遲早不得人心。”

    “其三、唐軍賞罰不明,士兵不但疲倦,更有怨氣,經常犯規軍紀,騷擾百姓,而李元吉等將軍驕橫異常,無視命令!此乃軍之敗!”

    “其四、對待關隴權貴子弟過于寬縱,而不能整飭危局,他日一旦有失,他們必是第一個反叛的人,此為法度之敗。”

    “其五、全天下諸侯分田分地,籠絡民心,李淵卻重貴族,對百姓加以盤剝,一次又一次的征民為兵,遲早民心喪盡,此為仁之敗。當然,這也怨不得他,因為關中土地九成在關隴權貴之手,一旦他李淵動到了關隴權貴們的土地,那么,大家一定會造他的反,所以,他不是不想分田,而是不能。”

    “其六、天下尚未一統,時局尚未明朗之時<!--中间广告位置-->,任何一方諸侯都需要上下一心的將目光集中到大業之上,而不是因為儲位勾心斗角、離心離德,此乃禍亂之根源!可李淵倒好,他不僅沒有制止,反而縱容李世民樹立軍威,一旦李世民羽翼豐滿,必然會向太子之位發起進攻,哪怕他不愿意,其麾下將軍為了自己的利益也會推動李世民去爭!哪怕他這一方不爭,李建成也會因為李世民的威望而坐臥不安!最終李唐的臣子肯定是一分為帝黨、太子黨、晉王黨,甚至還有齊王黨,四派主臣相互攻擊,這內不穩外以何定,此乃謀敗也。”

    “其七,李淵已經年過五旬,精力大不如前,心憂國事之下必然心力交瘁,但他偏偏又疑心病重,必然親力親為,這樣過度勞累,會消耗其陽壽,這等狀況下,又能活得多久?反觀本王,二十不到,正是大有作為之齡,光是耗都能把他耗死!李淵一旦死去,李建成、李世民必將因為兵權斗得內外不寧,那時候,本王的機會來了。”

    楊恭仁等人眼中露出了濃濃的贊賞,有這七點在手,完全可以針而對之。

    蕭瑀不屑道:“一家之言罷了!”

    話雖如此,蕭瑀卻戰栗不已,以上七點,點點都刺中了李淵的要害,特別是李唐的派系之爭自來以久,自從李世民外征戰以后,便開始冒出了苗頭,雖說不太明朗,可人的野心會隨著權力的上漲而上漲,如果李世民有朝一日掌管了李唐兵權,他會服從李建成么?答案顯然令蕭瑀沮喪。

    正所謂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

    完成了公事的蕭瑀一來,一如上次那樣,連對自己的親姐姐蕭后提都不提半句,就氣沖沖的告辭而去。

    “殿下,為何要與蕭瑀說李淵的缺陷,若是他回去說了,不是讓李淵變得圓滿了么?”姜行本不太理解楊侗的用意。

    房玄齡道:“李淵能改嗎?肯定不行,多疑、寡斷、專權、寡恩是人之天性,改是肯定改不了的。而李唐的派系之爭牽涉到太多人的利益,若是強行改良,李唐將于瞬間崩潰!”

    “蕭瑀才華出眾、剛正不阿、光明磊落,可他的脾氣向來執拗,處事嚴厲刻板,上朝言事言詞簡括直率。當年他為內史侍郎時,眼中容不下半顆沙子,將裴矩、裴蘊、虞世基、蘇威、宇文述等人得罪了個遍,誰都容不下他。先帝為了保護他,不得不多次將他貶向地方,可召他還朝以后,還是老樣子。最后屢次逆忤圣意,連先帝都受不了他,解除雁門之圍后,君臣之間的矛盾達到頂點。此人書生意氣極重,不通半點人情世故,但卻忠于職守,他今天聽了殿下說的‘李淵七敗’,回到長安以后,肯定會直顏犯諫……”

    “玄齡說得極是!”楊恭仁哈哈一笑,道:“李建成、李世民之爭尚未浮出表面,一旦蕭瑀捅破了這一層紙!那么,李氏兄弟之爭必將明朗化,到時候李氏兄弟不爭,麾下文武也會推著他們向前!”

    “殿下高明!”姜行本望著淡然的楊侗,臉上閃過一絲絲嘆服。

    楊侗笑吟吟道:“耿直的人自然是好的,可是這類人最容易被敵人、政敵利用,若是私下勸諫帝王、上司,影響不出一室!可如果放到朝堂上去說,雞毛蒜皮的極小事情他也能夠搞得滿城風雨,讓人十分被動,這叫好心辦壞事……”不經意的看了若有所悟的魏征一眼,下眼藥道:“英明君主的胸襟以及納諫的氣度,就算你直言了他也會接受,哪怕再生氣,也不會拿你怎樣,但婉轉一點,給他留點面子,效果將會更好,自己也可以得到好處。在事情沒有鬧得人盡皆知之前,只要及時補救,于國于民于君都有莫大好處!”

    他這話,純粹就是和魏征說的。關于魏征的勸諫史,印象最深的是鄭麗琬事件。記得李世民登基不久,賢惠的長孫皇后給自己的老公找小老婆,結果身在皇宮的長孫皇后都聽說鄭麗琬“容色絕姝,當時莫及”,于是要給李世民找去當小老婆。不過因為鄭麗琬許了人家,李世民也就推了這樁婚事,可結果魏征這貨,一狀告得天下皆知,不僅搞得李世民十分被動,連帶鄭麗琬的未婚夫也不敢娶鄭麗琬了,畢竟,沒有人敢冒死去當皇帝的情敵,最后好像是鄭麗琬一個大美人,都無人敢娶。

    這本來是一個烏龍,說過了就過了!可偏偏魏征來這一出,讓大家都難以收場,最后還誤了人家鄭麗琬一生。魏征在這件事上,就是典型的好心辦壞事兒!所以,楊侗先打個預防,表示自己可以納諫,但千萬不要把小事鬧大,弄得無法收拾。

    在坐的都是聰明人,先是見到蕭瑀這個大好人被人利用,又經楊侗最后這一說,心頭也是一派凜然,勸諫確實是沒錯!但勸諫也要分場合。

    這時,楊恭仁拱手道:“李都督傳來急報,說是梁師都答應了以弘化、平涼更換金城、枹罕、澆河、西平四郡,不過他要求帶走一半百姓。”

    楊侗抿了一口茶水,笑著說道:“同意梁師都的意見,等金銀、糧食到位,就讓梁師都越過會寧郡,正式進入河西四郡,至于能不能守得下來,就看他的本事了!”

    眾人盡皆笑了起來!

    李唐這一批物資,又是白送了!

    大隋是答應撤軍,但沒說梁師都不能進入四郡。所以李唐交了買地的費用以后,還是得打一場大戰!

    而大隋不僅得到了弘化、平涼二郡,還大賺了李唐一筆!

    楊侗向楊恭仁道:“將我們的盡快轉告藥師,讓他處理好時間!”

    “喏!”楊恭仁趕緊應命

    楊侗問一旁的孔穎達問道:“靺鞨的使節到了嗎?”

    孔穎達道:“今天即可抵達鄴城。”

    “讓他們明日入宮。”

    “喏!”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57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