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198章:賊喊捉賊

正文 第198章:賊喊捉賊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次日,驛館房間內,就在蕭瑀憂心忡忡之時,門外響起了腳步聲,一名隨從稟報:“相國,外面一名官員說奉秦王殿下之命請相國前去會晤。”

    蕭瑀騰地站起身,問道:“人在哪里?”

    “就在外面。”

    蕭瑀走出房門,只見門外一隊士兵護衛著一名青年官員,他高聲道:“我便是唐使蕭瑀,你們可是奉秦王之命來找我?”

    “下官禮部從事陰弘智,奉殿下之令在此等候唐使。”

    蕭瑀見他不過二十余歲的樣子,頗為知書達理,應對從容,不由心生好感,便回禮笑道:“請稍等片刻,我換件衣服。”

    蕭瑀換了一身官服,又拿上正式文書,帶上兩名隨從,跟著陰弘智向神武宮而去。

    神武宮宮道寬敞,兩邊宮墻巍峨,陰弘智默默的前面引路,后方十幾名禁軍按刀跟在身后,幽長的宮道只聽得鎧甲碰撞的聲音。

    對于楊侗,蕭瑀并不陌生,給他的印象是秉性寬厚、膽小怯懦,守成尚且不足。

    可是自從立足冀州以后,楊侗的所作所為讓人心驚,現在他已可以斷定,從前楊侗之所以會有膽小懦弱之名,定是藏拙無疑!

    小小年紀便知道保護自己,并且利用怯懦的面目來達到目的,穩坐東都留守之位,接掌冀州之后更是銳意進取,一改世家擅權的狀況,稱一句年少有為亦不為過!

    楊廣不也是這般早慧深沉么?

    蕭瑀望著薄霧朦朧天色,腳下居然有些躊躇了,他不確定此行任務能否完成……

    前方的陰弘智似有所感的回頭,“貴使還是快些吧,莫讓殿下久等了……”

    對于害得父親身死,家族被誅的李唐,陰弘智沒絲毫好感,哪怕是李唐的官吏,他也懷著深深的憎恨。

    他領著蕭瑀穿過一個個漫長的回廊殿宇,見到的宮人全都向著這一行人行禮。

    一路肅穆無聲。

    楊侗對于前殿的要求格外嚴格,從皇城與宮城之隔的英武橫街到朝天殿、朝陽殿、朝夕殿這些地方都不準嬉笑玩鬧,違令者嚴懲不貸。而且非是盛典之日,也不設立崗衛,這讓諾大前朝看上去空曠安靜得可怕,一股如山威嚴時時刻刻懸在蕭瑀頭上,仿佛隨時轟然壓下!

    蕭瑀在李唐也是深得李淵器重、信任,沒少被傳召入太極宮,可從來沒給他這種壓迫感,壓抑的人的呼吸也不敢大聲,蕭瑀暗暗的握緊了拳。他的背后居然冒出了許些冷汗。

    陰弘智領著蕭瑀到了朝陽殿,楊侗早已殿內等候,他身穿正式冕服坐在王座之上,在霞光掩映下依稀看到一個模糊的輪廓。

    蕭瑀躬身拜道:“唐朝使臣蕭瑀帶我朝皇帝國書,特來拜見隋朝秦王殿下!”

    楊侗冷冷的看著蕭瑀,微微一抬手,道:“貴使免禮……”

    說起來蕭瑀是他的舅姥爺,可楊侗對這個人沒有絲毫好感。

    蕭瑀是蕭后的弟弟,后梁明帝第七子,梁靖帝蕭琮異母弟。他七歲的時候在后梁封王,后來姐姐嫁給楊廣,他便跟著到了長安,可以說一直是跟隨姐姐生活長大的,也是楊廣看著長大的,感情非常好。楊廣登基不久就任命他為內史侍郎,不過蕭瑀這人十分耿直,經常直言相諫,惱火的楊廣把他貶到地方赴任,希望磨去他的棱角,可回朝以后還是老樣子,于是又丟他到更苦的地方去,哪料到回來后更為剛烈,于是幾次三番把他貶到地方,又幾次三番調回朝堂,最后一次是楊廣又把他貶為河池太守,只不過楊廣來不及再次召他還朝,就發生了江都宮變!

    蕭瑀這老哥子倒好,撫養他長大的姐夫尸骨未寒,李淵這邊一紙相召,就當即寫信派人快馬送往長安,說自己隨后就到。接著收拾行囊,投奔了李淵。


    無情無義說的就是這種人。

    熟知二十四名臣的楊侗知道蕭瑀這貨,在李淵退位當了太上皇,李世民即皇帝位后。前朝宰相只有蕭瑀一人直到貞觀二十年還始終在權力中心活動,不過卻也六起六落,即六次拜相,六次被罷相,甚至削去爵位,被貶出京。從這際遇上看,這就不是李世民的錯,而是蕭瑀人品有問題。

    據說上次來朝時,副使宇文士及還拜見了蕭后,一個中年大叔哭得像個孩子一樣;這個蕭瑀倒好,連蕭后提都沒提一句,虧時蕭后還惦記著這沒良心的弟弟呢。

    蕭瑀這時才敢直視這個年少的大隋真正的主人,俊美的少年身量明明不如中年人高大,但坐在上面如同一尊山一般,你只能仰望。

    蕭瑀生出了“天驕當如是”的感覺。

    楊侗注意到他的目光,淡漠道:“貴使從長安遠來,辛苦了!李淵的意思本王大致知道了……”

    說到這里,楊侗又是一陣憎恨,媽的,這些狗兒的,居然又算計到他的后院來了!不過最苦的還是李秀寧,夾在父親和丈夫之間難以選擇,這樣一個英姿颯爽的巾幗英雄,昨晚卻從夢中哭醒了好幾回,可見她心中痛到了極致。

    爭霸天下是男人之間的戰爭,你李淵拿自己的女兒來作賤,是何道理?簡直是無恥之極!你不疼愛自己的女兒,老子還疼愛自己的老婆呢,本來他打算把蕭瑀扔給兼掌禮部的孔穎達就算了,但是李淵算計李秀寧之舉令他心中十分憤怒,也使他有了接見蕭瑀念頭,且看看李淵能夠提出何等無恥的條件。

    望著鋒芒畢露,眼神突然變得刀鋒一般凌厲的楊侗,蕭瑀一顆心暗暗提了起來,只聽楊侗接著說道:“李淵重視金城、枹罕、澆河、西平四郡,無非是想獲得河西的河曲馬,組建一支強大的騎兵與本王爭個高低!此之四郡,本王可以給他,甚至會寧、武威,乃至整個關內道都好商量?只是李淵能給大隋什么?可以給大隋什么?”

    楊侗半點多余的客套也沒有,饒是蕭瑀做好了準備,卻也猝不及防。

    蕭瑀轉移話題道:“在提此四郡歸屬之前,我想問問秦王殿下,為何隋軍要占領金城等四郡,打破關中的平靜局面呢?其實不管隋朝再怎么爭,我認為都不應該在關中進行,因為關中不僅有我大唐的利益,也有大隋的利益,一旦亂了起來,對誰都不好吧?所以我朝圣上希望這是一個誤會,希望貴軍能夠按照一年合約的共識,盡快撤軍,從而恢復關內的平靜。”

    楊侗冷冷一笑:“當初隋唐簽訂和約時,一是在關中消減各自軍隊;二是半年內,李唐不得攻入西秦控制的疆土,如果本王沒記錯的話,天水、隴西、臨洮已經被你們奪走了吧?所以違約的是你們。”

    “挑起戰爭的是薛氏兄弟。”蕭瑀十心惱火,感情是我們被打還不能還手了這是?

    不等蕭瑀說完,楊侗打斷了他的話頭:“合約是隋唐簽訂的,對西秦并沒有約束力,他們怎樣,本王不管!本王只知道是李淵違背了半年不得征伐西秦的契約,你們背約占領了西秦三郡,那本王軍隊為何不能占領四郡呢?李唐背約在前,蕭相國賊喊捉賊,未免貽笑大方了吧。”

    蕭瑀啞口無言,半晌才道:“這樣的話,恐怕會傷了和氣,我大唐軍方不會坐視四群丟失。”

    “那廢什么話?盡管拉起大軍、相互傷害好了!反正關內道只是我大隋的邊邊角角,大不了把百姓遷到并州,哪怕打爛也不要緊,本王也不可惜。倒是要看看李淵控制的關中能夠堅持多久,關隴權貴又能夠支持他多久。”

    這就是實力上的碾壓,連陰謀都懶得使,楊侗承受得了關內十三郡打爛的代價,但是沒有什么戰略縱深的李唐卻承擔不起關中變得赤野千里的代價。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57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