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189章:不尋常的味道(求訂閱月票)

正文 第189章:不尋常的味道(求訂閱月票)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余暉遍灑宮殿。

    在長長的走廊里,小舞白衣勝雪,手拎一只精巧食盒走向書房,夕陽在她的身上披上一層光暈,清麗絕倫的臉頰上美麗得宛如一幅畫。只是那雙秋水眸子中蘊含淡淡的愁容,今天晚上她的夫君沒動筷子就讓人叫了去,回到后苑就把自己關了起來,心事重重的模樣。

    小舞心知夫君遇到了難題,肯定又忘吃飯,從遷到鄴城之后,他就常常這樣。為了就近理政,有時候甚至睡在朝天殿、朝陽殿……而從那里回來僅只不到兩三里,可他為了節省時間,這么短的距離就不會回來……小舞覺得見到夫君的機會越來越少了,見到了也往往是問候一番,之后便又埋頭于公務之中,沒有下文了。似乎隨著時間的推移,夫君變得越來越冷峻、沉穩、睿智,而夫妻間的共同話題似乎越來越少。盡管知道兒女之情不應該是她的關注點,成熟和獨立才是他應該表現出來的,可是她也會忍不住想“夫君也許是不喜歡我了。”每當這么一想她就心痛欲絕。

    盡管她也清楚大隋是什么樣子,也知道丈夫關注國事是對的,更知道丈夫在姐妹中最喜自己!可再怎么說她也是個女人,哪個女人不希望丈夫關心疼愛自己呢?她并不奢望可以像皇祖母那樣,是皇祖父事業上的助手,也沒有那么偉大,她只希望自己的夫君多想她疼愛他一點,哪怕只是偶爾想起的都是她的好,那么她就心滿意足了……

    原來愛一個人是這樣的,時時刻刻想他、思念他,一切都為他考慮,哪怕把自己低入塵埃里,也在所不惜……

    女人往往對一男人好奇而產生好感,因為崇拜而淪陷!

    她聽了太多關于自己夫君的評價,也看到了他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的睿智……

    可是,一想到夫君一忙起來就不休不食的拼命樣,衛鳳舞可愛的皺著鼻子,一臉的不高興!這么拼著,身子哪吃得消啊。

    想著想著,已到楊侗的書房,這所謂書房,其實是霞暉宮中一坐獨立的宮殿,占地足有五畝之廣,除了一棟高三層的主建筑,盡是亭臺樓閣、竹木山石,還有一面占地一畝的湖水,湖水清冽,四周綠樹成蔭,花木茂盛,不遠處有一座兩丈高的石臺,上修一座八角回風廳。

    小舞輕叩房門,“夫君,是我。”

    “門開著,自己進。”里面傳來了楊侗懶懶散散的聲音。

    小舞會心一笑,夫君每被政務煩了,就會躲在這兒,與其說是不準外人進入的書房重地,不如說是休閑放松之所,內里也沒什么秘密,頂多只是擺放著書籍罷了,跟神武宮中的藏書閣區別不大,只是許多稀奇古怪的政策都楊侗在這里書寫,然后傳出,所以以訛傳訛之下,大家都以為有天大的秘密一般。

    推門進去,只見房間里窗戶開著,夕陽漫灑而入,給房間里抹上一層淡淡的光暈,她的夫君坐在一張‘大師椅’上,隱隱可以看到椅背露出的金冠。

    小舞將食盒放在桌上,笑靨如花,聲音總帶著黃鸝般的嬌嫩清脆,“夫君是在寫詩嗎?”

    “寫什么詩啊?我都煩死了!”

    借著溫馨的霞光,楊侗看見小舞俊俏臉蛋上閃耀著暖玉一樣的光芒,身材曲線春山一般起伏,流暢優美,風姿綽約,亭亭玉立的散發著醉人的淡淡女兒香,當初青澀的小美人,像五月含苞玉蘭,帶著青春雨氣晨露,明朗芬芳,渾身上下都洋溢著一種輕熟魅力。

    楊侗靜靜地躺著,一句話不說,似笑非笑地看著小舞,目光溫柔而又充滿愛惜。兩人四目相對,小舞緊張地笑了,耳根子都羞得通紅,嗔道:“這么看我干嘛?”

    楊侗張開雙臂,笑道:“過來,讓夫君抱抱。”

    小舞聽話地將柔軟的身軀靠在他懷里,湊過臉來親了親楊侗的臉頰,溫順地將頭垂在他的頸邊,一時間溫玉滿懷,吹氣如蘭。

    小舞看他精神不振的樣子,心疼道:“累了就早點睡吧,這幾天你都睡在朝陽殿,想必也沒睡好吧……”

    “各郡郡守都想讓百姓在農閑時有份收入,上報治下各縣的修路、修水渠等建設地方計劃,不抓緊處理掉怎么來得及?”

    “不是有審計司嗎?你把握最后那道關就好了。又何必這么累啊,朝政不管永遠都處理不完的,偶爾也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呀。”

    楊侗嘆了一口氣,“我也想啊,可審計司是個全新部門,還不成熟,我作為這個部門的開創者,審計司的許多發展方向都需要我來引領,得像帶學生一樣把來濟他們帶出來!”

    他將妻子摟進懷中,額頭相抵,輕聲道:“我不僅要打下一個大大的江山,還要把各項治國制度完善起來,給我們的孩子留下一個夸耀萬世的真正太平盛世,你覺得我<!--中间广告位置-->可以嗎?”

    “我信你…”小舞眼眶一紅,緊緊的緊著她的夫君。

    夫妻之間互相打氣,不需要有太多甜言蜜語,一句“我信你”就足夠了。

    小舞目光里充滿柔情,嘴角露著甜甜的笑意,她雖然十分迷戀這溫馨的感覺,可想到夫君沒有吃飯,便在懷抱之中扭來扭去,“哎呀,讓我起來。”

    “什么事這么急?”

    “夫君,我給你送飯來了。”

    “送飯?”

    “你說呢!”

    小舞嬌嗔地反問丈夫一句,打開食盒,將幾盤小菜和一碗米飯放在他面前,又從食盒里取出一盅牛骨湯。

    “趁熱吃吧!”

    楊侗也有些餓了,他拾起筷子,端起飯碗吃了起來,忽然停下筷子問道:“現在斗米多少錢了?”

    小舞坐到楊侗對面,“大概四十五通寶吧!麥子便宜一點,也要三十五通寶。”

    楊侗眉頭一皺,他記得去搶劫突厥之前,是三十錢一斗,一石才三百新錢,怎么短短時間里內就漲了十五錢。

    正如后世豬肉價是衡量物價的重要指標一般,糧價高低隋朝物價的直接標準,民以食為天。沒有飯吃就要造反。因此歷朝歷代統治者都把糧價看得比天都要重!他知道小舞并沒在深宅大院里養尊處優,她經常和宮人交流,很了解外界情況,他又問妻子:“怎么漲了一半的價格?”

    小舞給丈夫盛了一碗湯,脆聲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聽說突然漲了,而且還在上升。”

    “不應該啊!我們的糧食多得出奇,難道是有人在背后使陰手不成?”

    “可是今年非同以往啊!大隋多了一個并州和關內道兩大負擔,并州去年因為戰禍延誤了農時,雖不至于絕收,可也遠遠不能自給,而且夫君又收了幾百萬中原災民和一個民生凋敝的關內道,民間的糧食當然不夠了,人多糧少,糧商漲價也正常啊。”

    一句話倒提醒了楊侗,這幾年年年豐收,政府以高于市場一成的高價收購過剩糧食,以免谷賤傷農。然后入倉儲存,等到災荒缺糧之時,再以市價出售糧食,既能賑災濟民又能平穩糧價,維護民生。

    同時,官府又把糧食這種重要民生和軍用物資,盡可能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再加上為了防止糧食外流,禁止糧商囤糧居奇,所以能夠在民間流通的糧食極少,人少時民間尚能以市價供給自足,人一多了起來,自然就供不應求,物價上漲了。

    只不過小舞說的“突然漲了,而且還在上升”這話,令他警惕了起來。

    小舞舀了一碗湯放到他的面前,卻見夫君筷子停在空中久久未動,嗔怪的白了他一眼,柔聲勸說:“其實我們這兒是好的了,聽說中原和關中,斗米近貫了呢。”(注:錢幣方面以‘貫’代替‘吊’)

    “他們的爛錢跟我們沒得比!”楊侗非常得意,關東世家的力量果真大得令人無法想象,哪怕是在戰亂之中,他們也有辦法從巴蜀買來大量的實物,并以送貨上門的方式運達冀州,并換走了九成以上的五銖爛錢,治下的冀州、幽州、并州已經完成了新舊錢的兌現,再也沒有見到舊錢的影子,據說巴蜀那兒的世家們除了五銖錢,實物都被掏了個空,一個個賺了個盆滿缽溢,數錢數到手抽筋。而關內道幾個郡也在加緊兌換回收之中,并由飛馬商行投入到長安的市場之中,有了齊王李元吉名號的掩護,這些劣錢源源不絕的換走了長安的財富,等到飛馬商行用所有劣錢朝著鐵錠、糧食下手的時候,將是給予關中致命一擊的傾空日,屆時李淵就會發現關中窮得只剩下錢了。

    “這我知道!”小舞又說道:“不過糧食問題,夫君也不用太過擔憂了,其實百姓能活下去,就不會造反。關鍵是官府要得力,別像前幾年一樣,官倉明明有糧食,就是不肯放糧,逼得人們不得不造反。”

    楊侗將她遞來的熱湯一飲而盡,點評道:“王妃娘娘了不起啊!都懂得這么大道理了。”

    小舞得意道:“我和無垢妹妹現在的老師是皇祖母,學到的大道理多著呢。”

    “很好很好,以后你們都是我的左膀右臂。”楊侗哈哈大笑,蕭后從亡國公主,到晉王妃、太子妃,最后穩居皇后十四載,可不只是美貌賢惠那么簡單,還有著睿智頭腦,超高的政治手腕,有她言傳身教,小舞和無垢又聰明好學,當起王妃側妃、皇后妃子絕對是綽綽有余。

    飯后,夫妻二人在‘書房’的庭院中攜手漫步。

    清涼的晚風絲絲吹在夫妻身上,一陣陣沁人心脾。四下小蟲不住淺唱,遠處傳來幾聲長長短短的鳥啼。光,影,聲,還有無處不在的溫馨氣息構成這寧靜華美夕陽景致。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56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