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177章:禽奔獸遁

正文 第177章:禽奔獸遁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乙失缽父子走了,但這只是一個開頭。緊接著,仆骨﹑同羅﹑拔也古﹑斯結﹑葛邏祿、拔悉蜜也傳來了噩耗,他們與薛延陀一樣,被隋軍端了老巢,最慘的還是同羅,讓隋軍一把火燒了個精光。卻給草原留下了滿目狼藉,一片荒蕪、一片腥風血雨,還有一地嗷嗷待哺的幸存者。

    如果說反復無常的鐵勒慘遭屠戮,突厥人還能幸災樂禍的話,那么,頡利本部覆沒,以及靠近長城的突厥各部全部被搶光、燒光的消息則是直接掀起了軒然大波。

    讓大家驚悚的是,不僅遼東這邊如此,凡是靠近并州、關內道的突厥部落全部被洗劫一空,最狠的是被楊侗冊封為南部可汗的阿史那思摩,一次性動用了七萬大軍,將五原以北的千里之地,殺成了無人區。

    這突如其來的攻勢,讓靠近大隋邊界的突厥部落,上下恐懼,他們一邊向頡利求助,一邊召回了集結在于都斤山的部落勇士,同時還加強了戒備,以防楊侗再度襲來。

    楊侗這強而有力的一擊,終于讓突厥人、草原人品嘗到了恐懼威脅的滋味,終于讓這些劫掠為生的惡徒嘗到了之前漢人一樣的惡果。

    頡利可汗本來想著登基以后,率領大軍南下,對大隋進行一番鮮血淋漓的洗劫,從而樹立起他至高無上的權威,萬萬想不到他才登基,輪番凄慘的打擊接踵而來。

    還沒等他想出所以然來,緊接著又收到多個部落求援,信中莫不是要將本部勇士召回,防止隋軍再度來襲。

    一連串不好消息,讓志得意滿的頡利可汗傻眼了,好半響才憤怒不甘的破口大罵,“楊侗這畜牲壞我好事,我頡利饒不了他!”

    頡利怒不可遏,同時心中暗恨自己真是弄巧成拙了,本打算以兵勢立威。才特地調動各部兵力到了于都斤山參與登基儀式,卻不想讓楊侗鉆了空子,給他們帶來了無窮的災難和莫大恐慌,真是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念及此事,他幾乎要嘔血。

    楊侗如此狠毒的手段,絕對是突厥立國以來第一次遭遇,這也終于讓突厥人意識到中原除了書本,還有戰刀,其殺戮的兇悍本性比他們有過之而無不及。

    更狠更絕的是搶光、燒光了所有物資以后,除了虜走青壯兒童婦女以外,老弱病殘全部扔給了突厥,失去生存物資的這些族人若是得不到救濟,絕對會凍死餓死在寒冷的天氣之下,這就意味著突厥接下來的工作重心是:安置族人、救濟族人,讓各部在艱難中度過這個寒冷的冬天,而不是立即展開報復。否則,于都斤山以南的幾十近百萬突厥會全部死絕,沒有了人口,突厥汗國會越來越小,越來越小,最終被他人取而代之。

    楊侗這一招絕戶計,可以說是點到了頡利的死穴之上,縱使頡利有百萬大軍,也只能先顧己而不是征伐,沒個兩三年的休養生息,根本恢復不過來,根本不會有人支持他南下,因為他是突厥的新可汗,沒有約束全國上下的威望,大家根本不信聽從他的命令,若是強行為之,恐怕大家先造他<!--中间广告位置-->的反,聯合起來搶他的物資,以便度過這個冬天。

    但是,楊侗會給他兩三年時間嗎?族人會認可他這個大可汗嗎?

    答案五五開。

    這立國以來的第一次凄慘遭遇,是發生在他頡利登基的時間,也是他頡利調走了各部的兵力,才有了這樣的后果,突厥各部拿楊侗沒辦法,肯定會將這筆賬記到他頡利的頭上來,這令本無多大威望的頡利更為被動。

    薛延陀走了!

    仆骨﹑同羅﹑拔也古﹑斯結﹑葛邏祿、拔悉蜜也走了!

    其他各部全都走了。

    這也是草原民族最無法控制之處,各個部落固然會奉一人為主,但是都以自己部落為先。為了自己的部落利益,完全無視突厥汗王的命令。

    這些先忠部落再忠汗王的部落,簡直就是中原里‘家族利益為先’的世家門閥、士族領袖!但比起中原士族,這些部落首領的自主性更強,因為他們光明正大的組建屬于自己的軍隊。

    頡利可汗也看出“分封制”、“諸侯國制”、“聯邦制”對他不利,所以他特地重用趙德言、康蘇密和康鞘利眾多漢人胡人,便是想著逐漸削弱各部首領的權利,將中原那軍政盡歸皇帝的制度用在突厥身上,建立一個如同漢人王朝那樣皇權至上突厥封建國家,從而徹底改變突厥這種各自為政的情況。只是突厥大小部落,沒有人愿意犧牲自己的巨大利益,吃他這一套,而且他現在毫無威望可言,若是強行推廣,只會引發大內戰。

    這時,頡利固然想著與隋軍決一雌雄,但已經沒人聽他的了,一個個部落酋長都來告辭。

    頡利可汗沒有理由拒絕他們,也只能松口讓他們離開。原本兵勢如山的燕然峰,一下子變得空空蕩蕩的,除了本部十三萬兵,一下子全部走了精光,而他的這些嫡系,聽說老家給端了以后,也都是惶悚不安的樣子。

    無奈何!

    本就簡單的登基儀式草草收場。

    回到王帳,頡利可汗忍不住破口大罵:“該死的楊侗著實狡猾、可恨。我還沒去打他,他倒好,自己打過來了。”

    此時身旁一人冷不丁的說道:“大汗,這雖說是損失慘重,但反過來看,未必不是一個天賜良機。”

    頡利可汗精神一震,忙問道:“趙先生此話怎講?”

    頡利可汗口中的趙先生是身穿紫色長袍,頭戴諸葛巾、手拿羽扇的漢人文士,姓趙名德言。

    趙德言自幼飽讀詩書、熟知兵法和治國方略,他自許甚高,野望頗大。他隱居于燕山,希望能如姜太公、諸葛亮一樣得明主看上,留下一段佳話。可是等大半輩子也無人問津,一怒之下索性就北投了突厥。

    頡利最大的野望是建立一個如中原的帝國,將自己的文化和傳承一代一代的流傳下去。

    趙德言學識淵博,善于揣摩上位者之心,是以深得頡利可汗的器重,將之視為諸葛亮一般的人物,當做左膀右臂使用。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54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