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172章:難題(求收藏推薦)

正文 第172章:難題(求收藏推薦)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感謝冬冬的號、henon、dear_風爆打賞)

    攻克仆骨太過容易,楊侗野心滋長,先把戰利品押送到克魯倫河南岸,交給接應的民團兵以后,忍不住又殺向了同羅部。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此時不殺,更待何時?

    這一仗打得如此順利,一則仆骨抽調了自己部落里的部分勇悍之士。另外一點是沒有防范之心:他們根本料不到隨軍會在冰天雪地里,向他們發動猛烈襲擊,以至于被殺了都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根本是無從抵抗。

    今夜過后,事情必然會曝光,同羅、薛延陀也不是蠢蛋,他們一旦知道隋軍襲擊了,自然不會如今日這般松懈,日后僥幸得手也不會如此輕松容易。

    但在消息傳開前,隋軍還占有奇兵優勢。也就有了兩天兩夜襲兩部落的事情發生,不過同羅就不如仆骨部那般容易攻陷了。

    同羅部落固然也效忠了頡利可汗,但是他們在始畢可汗南下時,連酋長都被始畢可汗干掉了,對于突厥人的痛恨遠遠超過其他的鐵勒部落,所以剩余的人都是以發展部落為主,只是象征性的派五千兵卒前去于都斤山吶喊助威,猶自剩下八萬精銳護衛部族。

    更讓人無語的是同羅部駐扎在肯特山三面環山的肯特谷里躲避風雪,這個肯特谷口子朝東,離地面有五百多米長的斜坡,若一支大軍堵在谷口,再安排兩隊弓手在左右山崖上向下放箭,必然無解,任憑大隋精銳之師如何了得,想要破這種困局,也是難如登天。

    隋軍若是強攻,居高臨下的同羅兵必將給予隋軍重創,即使把秦瓊的東路軍湊齊,估計拿下肯特谷以后,四萬多隋軍也是所剩無幾,這種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之慘勝,決不是楊侗想要的勝利。

    思索良久,楊侗發現自己面對如此地形,根本無計可施。

    于是問道:“我有八萬大軍,背后還有三十多萬民眾,以及充足的糧食。如果我安排兩萬大軍鎮守谷口,另兩萬弓手分列山崖左右,兩個時辰一輪換,無攻城器械的你們應該如何破這個谷?”

    聽楊侗如此一問,羅士信、尉遲恭、水天姬、李秀寧相繼變色,各自思索了起來。

    好半晌,尉遲恭搖頭道:“除了強攻,末將想不到任何辦法。”

    李秀寧臉色嚴肅道:“夫君,要不尋找小道,找不小道就別打這個同羅了。此地過于險峻,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強攻是下下之策,我們輕裝遠道而來,攻打如此要地實在不可取。而且我們的目的是動搖頡利的統治和威望,消弱鐵勒、突厥的戰爭潛力,與其在此消耗,倒不如與秦將軍他們合力攻克薛延陀,然后,再打其他部落。”

    水天姬也說道:“更重要的是,仆骨和拔也古已經被我們攻破,兩部潰敗的部眾遲早會跑到這里尋求庇護,我們沒有過多時間在此消耗。”

    聽大家也沒有好辦法,楊侗想了一想,立<!--中间广告位置-->即退兵二十里,在肯特山東南麓駐扎休息,令羅士信廣派斥候游弋于附近四十里,殲滅來投潰軍,讓又令五百人搜索、查探地形。

    想要以弱勝強、以少勝多,必須要知道對方營地布局以及虛實,才能抓住對方弱點一即擊中。

    楊侗也不是閑得住的人,在十幾名士兵的陪同下親自登山勘測。

    一個時辰后,來到了肯特谷外,見遠處敵營密密麻麻,也不敢繼續深入,只是迂回的登上山壁,來到了一個視角開闊的至高點,縱目四顧,只見四周山勢延綿延展,奇峰處處,在雪花下蒼茫,景色變幻不定,極盡幽奇。在下方是凹陷入山體中的巨大山谷,連綿數十里的營帳就安置在這其中。整個山谷形同一個巨大的漏斗,唯一的出口就是那條狹長漏斗之口。

    營帳的布局雖然整齊,倒沒什么出奇之處。楊侗在山上轉了一圈,發現對方很安逸,除了一些小孩子在雪地里玩雪,很少看到成年人出沒,即使有也是串門子之類的,整個部落很悠閑,沒有絲毫大敵來犯的警惕,至于巡邏兵更是不存在。

    反復觀察了許久,眼神瞄向了營寨大后方,突然眼睛一亮,他猛的一怕大腿,低喝道:“何須幾萬大軍,只要千人即可破掉這個同羅部。”

    他想到了破敵妙計,也不再浪費時間,興高采烈的跑回了營地,并召回了踩點的士兵,然后與水天姬、李秀寧、羅士信、尉遲恭聚在了一起。

    “夫君,有破敵的法子了?”水天姬看楊侗一臉興奮,也高興的問了起來。

    “確實有了破敵的辦法!”楊侗在雪地上劃了一個簡易的草圖,侃侃而談道:“肯特谷如同一個巨大大漏斗,越深入里面,地勢越開闊,肯特谷確實很大,但容納幾十萬人和數百萬牲口卻顯得有些擁擠。從他們十分悠閑,顯然還不知我們的到來。所以,破敵就在今晚。”

    羅士信問道:“這倒是可以繼續執行夜襲戰。”

    “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確實可以取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但是……沒必要這么麻煩。”楊侗笑著說道:“牛羊馬是草原人的命根子,行軍時都會安排重兵把守,哪怕是平時間,也藏于最安全的地方。”

    李秀寧美眸一閃,興奮道:“我明白夫君的意思了,同羅人把牲口都安排在山谷最深處,只要我們夜間從山頂縋繩而下,便可借牲畜之力沖陣。而牲畜天性怕火,只要火勢一起,沒有出路的牲畜只會往開闊地帶沖,而這里,便是同羅人的營帳。”

    楊侗點了點頭,向尉遲恭說道:“尉遲你現在就帶著海嘯、飛羽弓騎砍伐木頭,采集山石,今天晚上務必把谷口給我封死。我要鐵勒九姓從此改為八姓。”

    “末將領命!如此逃出一人,末將提頭來見。”尉遲恭森然一笑,目光之中閃爍著冷到極致的寒意。

    身為災難深重的邊郡之人,沒有一人不恨形同野獸的突厥人,沒有一人不恨突厥走狗鐵勒人。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54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