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150章:四面楚歌(求收藏推薦)

正文 第150章:四面楚歌(求收藏推薦)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為了給李淵施壓,七萬突厥騎兵在阿史那思摩的率領下,從靈武郡大舉南下,對李軌的老巢武威郡發動了攻勢,此時李軌主力正在全軍攻打薛舉,后方空虛,突厥軍的殺來使李軌倉惶撤軍,放棄了對薛舉的圍攻,于半路被阿史那思摩殲滅三萬余眾,逃往西平,阿史那思摩窮追不舍,強攻西平,李軌被迫退入張掖郡。與此同時,薛萬均率領另外五萬突厥軍,拿下了會寧郡。

    薛舉趁勢反擊,在隴西郡大敗王君廓,斬殺唐軍兩余人,西秦大軍士氣高漲,兵分兩路殺向駐扎在鄣縣、襄武縣的兩萬唐軍,王君廓獨木難支,被迫向天水郡關中撤退,西秦軍一鼓作氣,收復了隴西郡、金城郡,與薛萬均會師于天水郡上邽,強攻李世民本部,殲滅主力唐軍三萬余從,向大震關發動了攻勢。

    梁師都軍的四萬大軍,分別由梁洛仁、辛獠兒統領下,從平涼郡進軍安定郡,沿涇水南北拿下了定安郡,

    與此同時,隋軍另一路騎兵,在薛萬徹率領下,從上郡進軍北地郡,沿子午山向關中進逼,攻克定安城,三天后,與梁洛仁圍困新平縣,北地郡守孫華一面組織民夫守城,一面緊急向李淵求援。

    而李靖則引兵南下,殺入京兆宜君縣,計誘竇抗出城,殲滅精銳三萬余眾!

    西面、西北、北面同時出現危情,關中震動、人心惶惶,嚴峻形勢使李淵焦頭爛額。

    四名挑夫抬著輿在武德殿廣場停了下來,肩輿放下,一名侍衛小心將獨孤整從輿里扶了出來。

    獨孤整面無表情,眼中透露出濃烈的不滿之色,他對李淵深懷不滿,他認為李淵根基不穩,就把攤子鋪得這么大,才導致現在四面漏水。

    雖然他也贊成李淵去爭奪沒有大勢力存在的巴蜀,從而為關中尋求到新的產糧重地,但李淵當時拍胸脯向他保證,能在打敗薛舉的前提下,保證關中不會出事,可關中現在除了南方,三面都出現了險情……

    獨孤整覺得有必要和李淵好好談談。

    偏殿內!

    李淵正和劉文靜、李建成進行緊急商量,嚴峻的形勢使李淵瘦了一圈,白發都生了許多。

    “薛舉雖然在攻打大震關,但他前期損失太大,只要我們堅守大震關,過不了多久,薛舉就會退兵,這一點我不懷疑,所以對薛舉以守為主,不用太過放在心上,他下一步會是休整,攻李軌,以報一箭之仇;至于梁師都,更多是被隋軍逼迫而做出的一種姿態!”

    這是李淵苦思良久得出的結論,李淵作為一方雄主,有著常人難及的眼光,看問題比較透徹,因此,他的想法并不是沒道理。這樣一來,三去二,只剩下最強悍的隋軍了。

    李建成見父親久久不語,情知他在擔心什么,沉聲道:“這明顯是北隋主導的戰爭,如果隋軍不退,這場戰場就不會結束;就算沒有薛舉、梁師都,隋軍也能把戰爭持續打下去。如果我們弄不清隋軍的真實意圖,根本不知道如何應對、如何去談。”

    不得不說,李建成說到了點子上了,因為隋軍這一次出動了十五萬大軍,還有十萬突厥兵,一共二十五萬的精銳力量,決不是來玩的,隋軍深知李唐軍隊后續不足,能放過這一個奪取關中的<!--中间广告位置-->機會嗎?

    李淵揉了揉眉心,頭疼之極!二十五萬精銳大軍,絕對不是來看關中風景的。而隋軍不走,戰爭就不會結束,關中就不會穩定。弄不明白隋軍的真實用意,連談判都無從說起!

    不得不說,由于有了楊侗的出現,李淵比起歷史上要艱難萬倍,歷史上的李淵在楊廣死后就立刻登基為帝,然后以泰山壓頂之勢一統天下,根本原因不是李淵率領的唐軍有多強大,而是他的敵人實在太廢了,要么是薛舉、李密、竇建德、杜伏威這種半殘的亂匪,要么就是宇文化及、王世充這種半殘的亂臣賊子,所以李淵才能在短短的時間內,將天下重新一統,可現在有了楊侗這個意外存在,李淵從一開始起事就一直處于困境之中,別說一統天下了,連關隴都得不到統一,地盤只有區區一個關中,而且還時刻受到楊侗的威脅。

    劉文靜緩緩的說道:“臣以為,隋軍也是擺姿勢,并沒有把我們往死里打的用意。”

    劉文靜一語,如若美妙的音符,令李淵如聆天籟,急問道:“肇仁,這何以見得?”

    老實說,李淵真的絕望了!

    “臣這也是從楊侗的主政思想上看出來的端倪。”劉文靜沉聲道:“通過楊侗的主政思想即可看出他的用意,他是打算借助大亂,推翻一切舊有世家門閥、士族領袖,結局自東漢以來,世家把持朝堂、把持地方的現狀,從而令國祚勝利的傳承下去!這是楊廣思想的一種延續,只不過楊侗比楊廣更狠,楊廣只是借高句麗大戰來消耗關隴權貴軍中力量,斬其羽翼,而楊侗直接將屠刀揮向世家門閥,要想到達這個極為瘋狂的目的,只有將整個天下徹底打爛,才能令各種利民政策勝利的執行下去。”

    “楊侗理想中的關中不是一個穩定的關中,而是一個百里無雞鳴的關中,因為關中穩定的話,他就失去了對關隴權貴揮下屠刀的理由,沒有借口而胡亂殺人,這天下肯定會繼續大亂。”劉文靜眼中精光一閃,嘆息道:“說句不客氣的話,楊侗心中的敵人不是圣上,而是關隴權貴!他需要圣上為引,然后把關隴權貴一個個拉到明面上來,最終能夠理由正當的一舉覆滅。說白了,楊侗覺得還不是對圣上下手的的時候,而這,就是我們的依仗。”

    李建成恍然的點了點頭,臉色很平靜,眼神有些飄渺。

    李淵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道:“雖說被楊侗輕視,當刀子用,但我李淵也不是那么好欺負的。越是這樣,我就越不會讓他得逞。”

    李建成終于忍不住說:“可是父親,再這樣下去,會對我們越來越不利。”

    “你是說關隴權貴。”李淵也非蠢人,一下子聽出了關鍵意思。

    李建成點頭道:“關隴權貴可以支持我李家,也可以支持其他人,在看不到希望之下……”

    話還沒說完,一名侍衛在門口稟報:“圣上,獨孤相國求見!”

    “請他進來!”

    李淵對獨孤整不敢怠慢,獨孤整不僅是他舅舅,也是他目前最大的支持者之一。

    李淵看向李建成、劉文靜,苦笑道:“施壓的來了,你二人先退下吧!”

    “喏!”

    兩人起身行禮,退了下去。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52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