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147章:縱橫關內道(求收藏推薦)

正文 第147章:縱橫關內道(求收藏推薦)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感謝書友冥路覺打賞,感謝大家的支持)

    中原有變之際,隋軍在關內道可謂是勢如破竹,沒有經歷多大戰事就平了郭子和,然后又將梁師都困于朔方。

    朔方地屬河套地區,戰國時稱為河南地以及北假,原為趙國領地,后為匈奴占據。秦始皇雄才大略,遣將軍蒙恬發兵三十萬人北上擊胡,略取河南地。但因秦末動蕩,匈奴又重新占據朔方一地。直至漢武帝時期,車騎將軍衛青從云中出兵,至高闕,遂略河南地再度將河套奪了回來。

    漢武帝雄才偉略,多次徙民移居朔方、五原、上郡、北地諸郡,并穿鑿河渠,屯田戍守,修筑長城、要塞。此后圍繞朔方一地,草原民族與漢民族多次展開了激動的爭奪。大體而言,多是順應時勢,哪方強勢,便歸屬哪方。

    直至隋朝大業十三年,梁師都據朔方郡反隋,此地一直也在梁師都的控制之內。

    此時此刻,降格為王宮的王宮之內,梁師都眉頭都鎖在了一處,雕陰失守、延安失守、鹽川失守、靈武失守……太快了,前后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四個郡就全部落入了李靖為首的隋軍之手。

    弘化、平涼二郡是生是死,梁師都完全不知道,因為受困于朔方城已有十日,現在朔方城中流言四起,人人自危。全城一副大難臨頭、日落西山的景象。

    這十天來,隋軍沒有大舉進攻,每天用投石車投十二輪石頭,一個時辰一次,鬧得他住宿不寧,麾下將士人心惶惶、士氣萎靡……

    但是大隋這一招疲兵之計也確實夠狠,這圍而不攻的每天放炮,從內部攻心,令他們惶惶不可終日。

    再這樣下去,不用隋軍攻城,城中六萬大軍就支持不住了。

    “必需想法子才行!”梁師都對自己說著,但那如九十歲老者般的眉頭預示著他此時的心態。

    無計可施!

    苦守孤城的他,在絕對地實力差距面前,真的無計可施!之前,他發動了幾次夜襲,被隋軍吃了干干凈凈,事到如今,他只有固守待援。

    但他知道,所謂的固守待援其實就是等死!因為他根本沒有援軍一說,他以前的援軍是突厥人,但始畢掛了以后,突厥人成了楊侗的走狗,調過頭來要他梁師都的命來了。

    如今,他后悔得想要放聲大哭!

    他么的,原來人家根本記不住他這號小人物,但因為拍馬屁送禮,一下子就讓那頭老虎盯上了,然后,就他么的打來了,送禮送成這等結果,真是他萬萬想不到的。

    但此時后悔已經沒有用,自己如同甕中之鱉,楊侗是絕不會放過他的。

    他現在根本看不到半點希望、一寸的出路。

    現在別說麾下將士了,就算他自己也想投降了算卵,但問題是人家根本沒有絲毫接納的意思,關鍵是自己當過突厥人的走狗,光這一點,就足以讓他梁師都人頭落地、人頭不保了。

    但,凡事無絕對,很多事情總是讓人出乎意料。

    “大王!隋軍請你到城頭上談判。”正在梁師都苦惱、懊喪時,只見一名侍衛闖了進來,興奮著說道。

    “走,我們去會會那個李靖。”

    梁師都心下戰栗,但想起了自己是大梁梁王,一國之君,一國之君便要有一國之君威嚴和氣氛,于是叫齊了親衛,大步走向朔方城墻走去。

    一路上想著如何能夠穩定軍心,說服李靖退兵,但想到隋軍霸道的風格,一個頭兩個大,全然不知即將面對的是什么情況,將要如何面對隋軍。

    到了城頭!梁師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氣!

    十多萬大隋、突厥聯軍席卷而來,隆隆的馬蹄聲地動山搖。無數刀槍劍戟閃爍著寒光,刀槍林立、軍氣森森,氣勢驚人,如山如林,綿延數里之地,

    攝人心魄的軍威,使那驕橫狂風不得不斂神靜氣,在龐大的軍陣前嘎然止步,只能屏息輕撫那一面面戰<!--中间广告位置-->旗。赤紅戰旗,如滾滾巨浪般卷動,旗面上繡著一個斗大的“隋”字尤為醒目。

    城頭上的梁軍緊張的咽了咽口水,握刀的雙手有些微微的顫抖,一些流寇、土匪他們尚且無懼,但如此大場面,他們何曾見過?尤其新兵更是面色蒼白,眼中不知所措。

    “梁師都,看好了!”

    蘇定方策馬而出,摘下弓箭,抽出一支鐵箭,張弓搭箭瞄準了梁師都,城頭侍衛嚇得一片驚呼,紛紛用盾護衛住梁師都,蘇定方弓箭向上一抬,一支鐵箭脫弦而出,釘在城頭旗桿之上,繩索被射斷,梁師都的帥旗在一片驚呼聲中,從城頭飄落。

    “箭上有信!”

    眼尖的梁洛仁說道。

    “快快取下!”梁師都連忙說道。

    侍衛取下,遞給了梁師都。

    梁師都打開一看,心中憤懣難當,他大吼一聲,一拳向城磚砸去,手上頓時鮮血淋漓,嚇得眾人紛紛相勸。

    梁洛仁問道:“大王!信上都寫了什么?”

    梁師都恨得心滴血,對眾人咬牙切齒道:“今天全軍撤離朔方,不能帶一粒糧食、全軍輕裝南下!留平涼、弘化二郡給我們立足,否則!明天破城!”

    此言一出,城頭一片死寂。

    過了半晌,梁師都向梁洛仁問道:“你覺得如何?”

    梁洛仁嘆息了一聲,上前施禮道:“隋軍要想奪下全境,是舉手之事,如今還剩下二郡立足,我們除了順從,能有別的選擇嗎?”

    “這……”

    梁師都冷著臉道:“你跑一趟隋營,告訴李靖,我可以答應他的條件,讓他立刻放我南下。今日之恥,來日必雪。”

    其實這個條件也讓梁師都如釋重負,他本以為做好死守朔方的心思,這在絕境之中,忽然有了活路,誰愿意死啊?

    在正午之前,李靖和梁洛仁達成了一致,李靖答應讓梁師都南下,梁師都則交出了朔方所有錢糧、珍寶,包括所有戰馬,以及多出來的盔甲、兵器!除了梁軍的家眷,一個百姓也不多給。

    蘇定方問道:“都督,怎么就這樣把梁師都放了?直接滅了不是很好嗎?”

    如今,李靖已經被楊侗任命為關內道都督。

    都督在大隋的權力極大,這個職位主要負責地方軍事,掌諸州兵馬、甲械、城隍、鎮戍、糧稟等所有關乎于軍事物資,但也有總判府事權力,也就是說只要李靖愿意,一樣能夠兼理民政,施行軍政兩頭抓。

    都督職權過大,只在戰時設立。

    楊侗將李靖、裴行儼、蘇定方、薛萬均、薛萬徹、王伏寶扔在這里,自然是肘制李淵,不讓他發展過于迅猛。

    “這是殿下的意思!說是讓梁師都當看門狗,避免與李淵有太多接觸。”李靖笑了一笑!

    “怎么不見房軍師了?”忽然,蘇定方說道。

    “薛舉的處境很不好,玄齡去幫他一幫。”

    說到這里,李靖向一名儒將說道:“靈武郡就交給段將軍了。”

    “喏!”

    段將軍名叫段德操,北齊大將段韶的兒子,高歡的外侄子,被北周、大隋打壓以后,和房玄齡的家族一樣,影響力不出一縣!此人文武雙全,只是不善言辭給埋沒了,如今與薛萬均搭配著坐鎮靈武。

    被任命為五原郡守的孟孝敏、榆林郡守的劉大俱等郡守也是難得一見的人才,都是從縣令中提拔起來的出類拔萃人才。

    王伏寶在這一場戰爭中表現得非常出色,被楊侗任命為鹽川檢校郡守。

    裴行儼為朔方郡守,與段德操、王伏寶一道防御梁師都;至于延安郡則交給了蘇定方,而李靖的都督府,則是設在尚未到手的上郡。

    關內全境,駐軍十五萬,以泰山壓頂之勢駐守在關中的北方,給予李淵強大的威懾力,令其無法安心的征戰四方,消耗對方國力和戰爭潛力。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51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