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146章:梟雄困境(求收藏推薦)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146章:梟雄困境(求收藏推薦)

正文 第146章:梟雄困境(求收藏推薦)

推薦閱讀:

    (感謝書友冥路覺打賞,感謝大家的支持)

    宇文化及、宇文智及內訌,被李密這人漁翁得利的消息,讓竇建德驟然緊張,誰也沒想到,宇文化及這么快就完蛋了,沒有了宇文化及的牽制:

    自己能擋得住李密嗎?

    還有機會占領青州全境嗎?

    斬郭子和于榆林,再以摧枯拉朽之勢拿下梁師都雕陰、延安二郡的楊侗給自己發展時間嗎?

    還有成就天下霸業的機會嗎?

    ……

    由宇文化及落幕而帶來的一系列問題,令只有區區瑯琊、高密二郡的竇建德十分擔憂。

    青州是他唯一的出路,但現在發展似乎晚了,李密一旦成功入主洛陽,容得下他竇建德在河南十二郡立足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因為換成自己,也絕對不會再給他人以機會。

    可是在這關鍵時刻,三弟劉黑闥失蹤了,沒有人替他拿個主意,使他仿佛失去了一個依靠,令他心煩意亂,又想到在鄴城樂不思蜀、不愿歸來的王伏寶、竇線娘,心中更加煩躁。

    這時,一名侍衛在門口稟報:“王爺,孔長史有急事求見。”

    “快請!”竇建德大喜過望。

    孔長史名叫孔德紹,曾是一名隋朝官吏,現在是竇建德的一個重要幕僚,能力出眾,被竇建德冊封為王府長史,他現在和劉黑闥一個主內,一個主外,都是竇建德心腹之臣。

    不一會兒,長相不太雅觀的孔德紹快步而入,“參加王爺!”

    “長史免禮!”被南隋冊封為魯王的竇建德連忙道:“孔先生,當下我等該如何是好?出路又有哪里?”

    孔德紹心知宇文化及之潰敗影響到了竇建德的信心,微微一笑道,“王爺過慮了,雖說李密僥幸得勝,但他實際上還沒有到稱王黎霸的地步,我們現在奪取青州還來得及的。”

    “請先生詳細說來?”竇建德眼中露出期望之色。

    孔德紹笑道:“王爺,李密有尚書令的封號,他第一個要對付的就是洛陽城中的王世充,而王世充可不是省油的燈,如果卑職沒猜錯的話,王世充會在短時間內拿下洛陽大權,如同董卓那般挾天子以令諸侯!”

    竇建德嗤笑道:“能令得了誰啊他!也就是咱們這些人而已。”

    竇建德是草莽英雄,卻也非常清楚,自己不能以亂匪的和身分登基,他想成大業,第一步就必須洗去亂匪的身份,只有獲得正統地位后,再謀求登基,而絕不能直接稱帝,宇文化及、李淵、王世充他們要走的都是這條路,這是政治上的要求。也正因如此,他才答應效忠令不出洛陽城的皇泰帝,成為南隋的魯王,然后以正統的名義征伐首義的王薄。

    “這個不重要!”孔德紹笑了一笑,重提舊話道:“現在已經失去了宇文化及這個不是盟友的盟友,王世充比任何人都著急,王世充拿下洛陽大權后的第一件事,肯定是奪取洛口倉,解決糧食危機,接著是收復滎陽全城,從而將李密壓制在運河以東。王世充現在沒有出路退路了,卑職覺得挾天子、奪洛口倉、奪滎陽這三大事件的消息,會在這兩天傳來。”

    竇建德不太相信道:“這只是假設,如果王世充主動放棄洛陽,那我們應該怎么辦?”

    孔德紹笑道:“王爺的出路是青州,對王世充而言,洛陽就是他唯一根基了,一旦失去,他將如無根飄萍,面臨著糧食問題、內部問題,其下場會和宇文化及一樣,所以,他搏也得搏,不搏也得搏。他現在的問題也一樣是糧食問題,只有拿下瓦崗重新囤積糧食的洛口倉,才有活下去的機會,他必然會攻打洛<!--中间广告位置-->口城。到時候,兩雄爭利,便是我們默默占據青州的大好時機。”

    竇建德心中也信了幾分,嘆息道:“如果真是這樣,我們還有機會。”

    話音剛落。一名親兵稟報:“啟稟王爺,洛陽有緊急情報!”

    竇建德連忙說道:“拿進來!”

    一名親兵快步走進房間,竇建德接過信件,打開來匆匆看了一遍,他不可置信地看了孔德紹一眼,嘆氣說:“先生高明,王世充果然發動政變,殺了元文都、韋津,皇泰帝封他為尚書令、太尉,總攬軍政大權,賜九錫……然后迅速奪取洛口城和虎牢關,王伯當一路潰敗,逃出滎陽!如今河南郡、滎陽郡盡在王世充之手。”

    “王世充沒有讓我們失望!”

    孔德紹松了口氣道:“洛口倉是李密稱魏公之地,獲取之后,修建成了一座堅城,里面除了糧食,還有不計其數的將士家眷,李密必然要奪回滎陽、洛口城!他現在是被王世充牽制住了,卑職有兩計。可助王爺穩下青州。”

    孔德紹料事如神的機智令竇建德十分欽佩,“先生請說,哪兩個計策?”

    “第一、李密在我們與王世充之間生存,若是久攻洛陽不下,一定會調頭東來,以我們的實力,實難應對!而如今李密麾下人心惶惶,最怕我們與王世充結為攻守同盟!我們就趁此機會順從他、認他為主!有了這名義在,當我們奪取青州時,他也不好說什么了,更不能無故攻擊我們,因為他麾下軍隊成員混雜,派系林立,一旦向忠誠于他的盟友下手,會寒了他人之心。”

    竇建德想了一想,便點頭應了下來,其實奪取洛口倉后,李密本來就是眾多反王公認的盟主,只不過現在大家都看淡了,現在自己強調一下也好,實力不足之前還是低調為好,自己當年在河北的時候,實力最弱,但最后就是裝孫子成了第一大勢力,故而,孔德紹這計策很不錯,那就讓李密繼續去當出頭鳥好了,他只管在后方揀便宜就是了。

    “那第二計呢?”

    孔德紹有點為難道:“這一計非常陰險,不僅針對李密,也在針對楊侗,卑職說了王爺肯定會生氣。”

    竇建德笑道:“你不說怎么肯定我生氣?我不怪你就是了。是何良策,盡管道來。”

    “王爺要是生氣,卑職也沒法!”孔德紹猶豫了半天,才艱難的開口道:“這一計,其實是以線娘郡王為媒介,她現在不是不愿回來了嘛!卑職的意思是放出風聲,言郡主現在是最受楊侗寵愛的妻妾,有了這一層曖昧不清的關系,我們就和楊侗綁在一起,李密就算不顧慮同盟之誼,前來攻打我們,但是他多少會害怕楊侗一些。”

    雖然竇建德承認孔德紹此計不錯,但他心中不痛快,

    如今楊侗兵多將廣、財大氣粗,又組建大量水師,天下第一諸侯非他莫屬,想什么時候打無險可守的中原都不成問題,李密在沒有絕對把握下,根本不敢與楊侗正面交鋒!如果以竇線娘的清譽來狐假虎威一把,亦無不可,當然,執行這個陰謀的前提是竇線娘是其他家的女兒。

    在這重名氣、重貞潔的年代里,如果搞這么一出,線娘這輩子除了嫁給楊侗,就再無其他出路了!而一個草莽的女兒,能在深宮大內存活得下嗎?再一想到自己落到今天這步田地,都是楊侗害的。心中更為不爽了起來。

    竇建德又回頭向北方望去,眼睛里充滿對故土的眷念,那邊,已經不再屬于他了……竇建德忽然有蕭索的意味,嘆息道:“第一計我同意,第二策,讓我再考慮考慮,你先退下吧!”

    “卑職告退!”

    孔德紹敏感地察覺到竇建德情緒不高,便小心的退了下去。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51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