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138章:王世充的困境(求收藏推薦)

正文 第138章:王世充的困境(求收藏推薦)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楊侗看似任性,但絕對是出兵的良機,梁師都這個反頭王的兵不經大戰,再強也強不到哪里去。

    楊侗派出以李靖為首的十五萬大軍,加上突厥十幾二十萬大軍,純粹就是欺負人,這還不止,他接著又讓文城、龍泉、離石、樓煩郡守把守軍領到黃河東岸,擺出進攻雕陰、延安二郡的架勢。

    而李淵方面就更不用擔心了,他現在確實如楊恭仁所言:精銳盡喪、聲望兵力、軍隊戰力正處于低谷之中,他現在一心往西發展,正與薛舉打得有聲有色,自己不去打他就萬福了,哪還敢再傻乎首的進行多邊作戰?

    但楊侗還是在河東郡進行了一番部署,先令河內郡守楊善會領兩萬大軍駐守河東汾陰縣,擺出渡河攻馮翊韓城縣的架勢;接著讓河東郡守裴仁基于蒲津關對岸建立一座可以入住五萬人的堅固大營。

    而在河東郡中條山以南也有,中條山以南是一條長達二百余里狹長的地帶,這一段有河東芮城縣、河北縣,風陵津渡口就在芮城縣的西南面,而河北縣則在芮城縣東面。于是楊侗又讓河東郡丞堯君素領兵兩萬,在芮城風陵渡建水寨,擺出渡河攻打對岸的潼關的架勢。

    經過這般布置以后,擁兵七萬的河東郡,對關中馮翊郡形成上中下三路的威壓,一是防止李淵冒險援助梁師都,二是讓他無法安心打薛舉、李軌;三是時不時的惡心一下李淵,讓關中動蕩,無法安心過日子;如果李淵麻痹大意,楊侗并不介意入關搞掉老李一家子。

    ……

    一切安排妥當,才在朝陽正殿接見王世充的使節。

    王世充的使節是他侄兒王仁則,此人穿一身白色袍子,身材高大魁梧,和王世充一樣,有著胡人的相貌,細長的眼睛讓人感覺十分陰冷,在韋云起的帶領下,步入偏殿,躬身施禮,“東都鄭王使、王仁則參見秦王殿下!”

    “你是王世充的侄子吧。”

    王仁則慌忙點頭道:“正是小將!奉叔父之命前來拜見殿下。”

    “坐吧!上茶!”

    楊侗命王仁則坐下。

    王仁則苦笑道:“多謝殿下好意,我喝不了茶。”

    楊侗呵呵一笑,“去端兩碗酪漿來。”

    士兵出去了,楊侗笑道:“王將軍在江都、東都幾年,還喝不了茶嗎?”

    王仁則道:“我從小習慣酪漿和馬奶酒,放上油鹽的茶湯還行,像殿下主推的泡茶真不行。”

    “習慣很難改的。”楊侗略略寒暄兩句,便問他:“王將軍派你來見我,有何事?”

    王仁則猶豫了一下,道:“家叔聽說殿下怒斬千余名士族子弟,若是殿下有命,家叔愿意代勞!”

    楊侗淡淡一笑:“你那叔父精明似鬼,無非是想打起本王旗號排除異己,如果我同意了,實實在在的好處他得了去,惡名卻由我來扛,想得倒美。”

    王仁則臉一紅,正要解釋什么,卻聽楊侗又說道:“你們到<!--中间广告位置-->洛陽這么久了,士族還不支持你們王家?”

    王仁則一愣,苦笑道:“士族注重血統的正統,當初連殿下都被他們奪了東都留守之職,他們又怎么瞧得起胡人出身的王家?以前還好一些,現在因為糧餉問題,叔父和元文都、裴世清、韋津、鄭仁基他們已經勢同水火!皇泰帝聽信他們讒言,現在根本不給軍隊一粒糧食,簡直令人憤怒之極,沒有將士們拼命,洛陽早破了,現在危機剛一消失,他們就開始卸磨殺驢了,將士們很不滿,士氣非常低落。如果李密亦或是宇文化及打到洛陽,都不知該怎么辦了。”

    楊侗微微一笑,這內容跟裴世清說的一樣,只不過各說各有理罷了!不過照他看來,王世充現在理應是占據著上風,奇道:“他們現在怎么做的?”

    “首先是效仿先帝,于民間選拔驍勇之士,重新組建人數兩萬的果毅軍。此事在軍中鬧得非常大,將士們認為皇泰帝缺乏糧餉不過是借口,不信任自己、不信任將士們戰力才是真,總之,這果毅軍的組建,是徹底寒了將士們的心。”

    “其次,是派使者蓋琮、馬公政招降李密和竇建德。授任李密為太尉、尚書令、魏王;授任竇建德為太傅、內史令、魯王!將士們與李密為首的瓦崗反賊打了無數仗,殺死他的父兄子弟,前前后后已經很多!現在李密一躍成為尚書令,我們都成為他的下屬了,如果李密就職,我們這些人就沒有生路了。”

    楊侗懂了。

    王世充準備行董卓之事,但因為自己在河東、河內囤積了近十萬精銳大軍,擔心騰出手來的自己出兵干涉,于是打發王仁則來探探口風。

    對他楊侗而言,你們洛陽怎么亂都跟老子沒關系,你們弄死那個跟老子毫無兄弟情分的楊倓老子更開心。

    但要想老子答應,王世充必須付出一定的代價,這種天賜的敲詐機會,楊侗當然不會錯過,他緩聲道:“王世充的真實用意無非是希望我不干涉洛陽的破事,這我可以答應,但我有條件!!”

    “請殿下吩咐。”

    王仁則大喜,這正是他此行的主要目的。叔父王世充讓他必須爭取到楊侗不干涉洛陽的承諾,他也渴望能成功,現在就看楊侗提什么條件,如果條件能夠讓雙方皆大歡喜,那無疑是結成同盟的關鍵一步。

    楊侗沒有急著回答,而是在觀察王仁則,他需要從中捕捉到王世充更深層的目的,不一會兒,就從王仁則的焦急中,看到了王世充對王仁則這次出使寄予了厚望。

    王仁則現在就像是一面鏡子,照出了王世充的影子,這讓楊侗明白,所謂‘不干涉洛陽內政’是借口,王世充真實用意是想和自己結盟,以獲得支持。

    其實仔細一想,也不難看出王世充此時的困境與焦慮,一旦李密進入洛陽,倒霉的不是類似于漢獻帝的楊倓,而是企圖挾天子以令諸侯的王家,所以,他們必須在李密回來以前,把洛陽掌控在手,這段時間,有大軍、有水軍的楊侗的態度極為關鍵。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50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