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133章:據理力爭

正文 第133章:據理力爭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朝露宮占地極廣,但建筑卻不多,也沒有什么名貴花木,但這里綠意盎然,大多是四季常綠樹木。

    一棟棟精致小樓掩映在一片片濃密樹蔭里,小河潺潺,使人仿佛置身于森林之中,一切都保持著森林原始狀態。

    走過一座小橋,步入朝露宮主區,這里依然林蔭茂密,和外面連為一體,但樹木名貴了許多,花梨、香樟、楠木、桂樹、葡萄、白柰……在這里都可以見到。

    他們走過一座玉帶橋,宮女腳步輕微,唯恐腳步聲驚動了前方。

    前方是一座白玉臺,四周有雕飾精美欄桿,平臺下的一潭湖水,有一群紅色鯉魚上下翻騰爭食。

    蕭后在平臺上站著,一襲雪白的寬身紗裙,配以一頭雪發,整個人如若一個冰雪公主,高雅氣質和森林湖水融為一體,仿佛是林中仙子。

    她的視線注視在楊侗臉上,洋溢著一種親切、慈愛的笑意,正是這種親切的笑意,使楊侗覺得她從天上回到人間,心中的怨言也在不知覺中流逝。

    “皇祖母!”楊侗快步上前,行了一禮。

    “隨我來!”

    蕭后微笑點頭,走向青翠竹林中的小樓

    此時黃昏時分,夕陽透過枝葉照在黃色小樓上,給小樓染上一層金色的瑰麗色彩。

    楊侗一路跟著進了院子,里面種了一些盛放的牡丹,一條青石小徑通向一座白玉石亭,亭后一株參天老杏樹,將亭子遮蔽。

    楊侗驚訝的發現,還有一名淡淡的哀怨,平添幾分嬌弱的女道士。

    她叫楊馨芳,是楊廣嫡長女南陽公主……作為帝后的長女,南陽公主一出生便受盡萬千疼愛,繼承了父母雙方是好樣貌,作為楊廣疼愛的女兒,南陽公主并沒有養成驕縱跋扈是性格,在豆蔻之年由楊廣親自指婚嫁給寵臣宇文述次子宇文士及。

    出嫁的南陽公主一如普通女子,相夫教子,孝順公婆。很快便育有一子,并為愛子取名為禪師。只可惜世事難料,親手將她敬愛的父皇殺害并大肆屠殺楊氏血脈的不是別人,正是她夫婿的胞兄宇文化及,而夫婿更在父皇臨終前斥責君父之過。

    一邊是夫妻之情,一邊是父女天倫。江都宮之變,受到最深傷害絕對是南陽公主,

    如許的變故,讓南陽公主性格大變,她對宇文家族的仇恨,讓她失去了理智。

    歷史上,竇建德的虎賁郎將於士澄問公主:“化及大逆,兄弟之子皆當從坐,若不能舍禪師,當相為留之。”公主泣曰:“虎賁既隋室貴臣,茲事何須見問!”建德竟殺之。

    兒子被殺后,公主心中的最后掛念也沒有了,她看透紅塵之后選擇出家。縱觀整部歷史,像南陽公主這樣大義滅親的公主真沒有,尤其是她那種誓與夫君分裂的心,更是讓她成了歷史上為報家仇犧牲最多的公主。

    還好如今,沒到那瘋狂的地步,她之所以得以到來。是宇文士及見妻子終日以淚洗面,形如枯木,實在不忍心,才將她送來鄴城。

    有母親、幼妹、嫂嫂、侄子、侄媳細心照料,一顆支離破碎的芳心才有了絲絲溫暖,才終于恢復了一絲生機。

    楊侗很少見到她,想不到再見之日,卻已一身女冠裝束,遠遠看去體態流麗,弱質纖纖,頭頂樹冠遮住夕陽,灑下一身斑斕的光斑,恍若天仙……

    一一行禮之后,楊侗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做著三堂會審的心理準備。

    “侗兒為何大動干戈,是不是怪皇祖母多事?”蕭后自從嫁給楊廣以后,便一直受寵。美,固然是一個方面,但精明的頭腦才是主因,楊侗的暴怒之舉,根本瞞不了她。

    “有點。”

    一群女人盡皆錯愕。

    本還以為他會掩飾什么,誰料到楊侗這么光棍的認了!這一下子,定下的會審策劃全盤無用。

    蕭后嗔怒道:“那你想如何?難道要把皇祖母也推出去斬首?”

    “我從來都是一個自私的人!”楊侗道:“親人為重、百姓次之、社稷第三。我寧可不要江山社稷,也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大家一絲一毫。自己又怎么會傷害皇祖母呢?”

    語聲雖輕,但那一份凌利和堅定的味道,誰都聽得出來。

    一瞬間,眾人的目光柔和了下來。

    “鄴城為都,始于東漢末年,當時有兩代雄主據此為都,一是一統整個北方的四世三公袁紹,一是魏武曹操!”

    “袁紹雄據北方,占盡天和、地利、人和之便,麾下戰將千員、謀臣如雨,精銳之師高達數十萬,是當時唯一擁有一統天下的雄主。但最后,睥睨天下的袁家,卻讓曹操取而代之。兩代梟雄,同樣以鄴城為都,但兩者的命運截然不同,原因何在?”

    楊侗的目光在眾人臉上一一掃過,接道:“是內斗!”

    “袁紹又在立儲上舉旗不定,給了那些兒子充足的想象空間,他的兒子袁譚、袁尚以為收復天下,問鼎至尊也僅是時間問題,兩人為了世子之位,極力拉攏文臣武將,為將來的大位之爭打下基礎,致使人心浮動,大臣無法安心從事,將軍無法統兵出征,忠直如田豐、沮授者,在內斗中成了犧牲品,最終一統四州的天下第一諸侯,轟然坍塌!”

    “取代袁紹的曹操英明神武,對諸子嚴格管控,他的兒子別說私自培養勢力了,就算與朝臣交往密切都被教訓。這是曹操的英明之處,也是曹魏成功的原因。因為天下還未統一時,任何一方勢力都需要臣子上下一心,而不是因為區區世子之爭,勾心斗角,離心離德。”

  <!--中间广告位置-->  “如今中原大亂、關中大亂、江淮大亂、江南大亂……只有冀州、幽州、并州是躲避戰亂、安居樂業的凈土!所以,那些眼中只有家族利益的世家門閥、士族領袖們,一邊對我加以唾罵,說我迫害士族;但事實上,一個二個做夢都想在這里立足。只要我一松口,那些‘高貴’的五姓七宗立馬會乖乖的跑到河北當我的狗,為我搖旗吶喊。但我就是不松口、我就是不要,饞死這些王八蛋。”

    眾人看著暴始如獅子的楊侗,無不失笑、苦笑。

    蕭后一臉柔和,搖頭苦笑道:“有其祖,必有其孫。你這脾性,跟你皇祖父一模一樣,他過度追求完美,眼里容不下一顆沙子,我大隋才會如此。”

    不愧是蕭后,明說祖孫脾性相似,其實是在間接的勸說楊侗:天下不完美,能忍則忍、能妥協則妥協。

    “我大隋有今天,其實是世家門閥和士族不滿足現狀,不滿足朝廷的給予才發生的。”說到這里,楊侗頓了一下,接著說道:“士族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內斗內行外斗外行,如我解禁,袁紹的結局就是我的結局。有我一天,他們別妄想進入河北!”

    “這道理他們也懂!故而,撇開我,企圖從皇祖母這里打開門徑,一旦我納了裴家女子,裴氏勢力就是順勢而入,與其有嫡親關系的鄭氏、崔氏、盧氏、李氏也會接踵而來…天下重新統一,不是朝夕之爭,也許是一年十年,也許是一代人十代人。而他們心知在我這里不會得到重用,于是寄望于我的下一代,企圖將他們的外甥推上位,從而實現自己的價值…有他們血統的王子上位,是他們再一次掌權的捷徑,真到那一天,下一代的儲位之爭將會十分兇殘慘烈血腥。”楊侗非常嚴肅的說道。

    小舞、天姬、無垢臉色白了一白。

    蕭后起身走了幾步,道:“侗兒,一個女子而已,會有這么嚴重嗎?”

    楊侗道:“其實,皇祖母是經歷最多、體悟最深的人,不是嗎?”

    兩位太皇太后、兩位太后和南陽公主臉色嚴峻、嚴肅,五人是家中長輩,她們對于皇儲之爭最有體會,因為她們不僅目睹了楊廣與楊勇血腥慘烈之爭,也看到楊昭、楊暕風平浪靜中的暗潮涌動。如果天下在楊侗手中統一。那么下一代會是楊廣楊勇的兇殘血腥,還是楊昭楊暕的明爭暗斗?

    答案,肯定是楊廣楊勇式的兇殘血腥。

    只因楊侗統一的大隋,除了一個名字,事實上跟新朝沒區別,那時候是一個權力、利益劃分的關鍵期,很多人都會在各個王子身上下重注。如果有了世家門閥、士族領袖推波助瀾,不管誰勝誰負,結果都是一場十分嚴峻的大清洗。

    “不謀萬世者,不足謀一時;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

    如果沒有戰略眼光,只求方寸之爭,就如同圍棋死域,得到一隅,卻失去全局的地域和戰機;如果沒有長遠的眼光,只求眼前利益,就如同殺雞取卵,自斷血脈。

    眾人默然。

    楊侗微微一笑:“既然我把問題擺到臺面上說,當然有解決的辦法,所以,大家一點都不用擔心。當然,前提條件是沒有根深蒂固的世家門閥、士族領袖的參與!”

    眾人臉上帶著幾分激動,蕭后也同樣如此,“侗兒,真有法子解決皇儲之爭?”

    楊侗苦笑一下,但還是自欺欺人、十分篤定的點頭道:“我能夠想到攤丁入畝稅、義務教育、商貿富民等新政來制約土地兼并,防止新一代大世家的誕生,當然也有辦法解決自家事。所以,大家只管安心就是了。”

    聽到這話,小舞、天姬、無垢大大的松了口氣,蕭后眼中閃過一絲疼惜,語氣柔和道:“侗兒,我也知道你辛苦,是做大事的人,但你總不能不繁衍子嗣吧?”

    這問題,她其實從小舞、天姬、無垢她們嘴里打聽到了,不是她們不能生,更不是楊侗有問題,而是他不想生。

    “我不是不喜歡孩子!這個,其實大家都知道。”楊侗指了指小公主、楊侑!

    眾大人臉色古怪了起來,楊侗確確實實是把身為親姑的小公主、身為親弟的楊侑當成兒女一般溺愛!

    鄴城城中誰最奢侈?

    不是楊侗,不是蕭后,不是楊侑,更不是文武大臣,而是小公主……這一切,都源于一個把她當寶貝女兒來寵愛、來溺愛的親侄子。

    但!

    一家子明顯不適應這種顛倒過來的實質關系。

    “是這樣,前些天,章仇太翼先生不是來過一趟么……”楊侗思來想去,覺得還是將章仇太翼推出來最好。

    這貨的名頭,天生就是用來背黑鍋的首選。

    尤其是在子嗣這種大是大非的大問題上,而他又剛剛進入神武宮一次,還跟自己及幾名開過一次狗肉聯誼,以他來背鍋正是恰如其分、順理成章。

    “恩?”蕭后很上道,神色瞬間緊張起來:“他說我和小舞、天姬、無垢有龍鳳命!”

    “大家都知道。”蕭后白了他一眼,道:“我問的是子嗣問題,他發現了什么?”

    “子孫滿天下!但前提是二、十八歲前不能要孩子!否則……”好吧,先爭取三四年再說。

    “否則怎樣?”

    “龍飛鳳舞,楊家絕種!”

    “此言當真?”蕭后一字字問題,明顯不太相信。

    “這是章仇先生說的,又不是我說的。皇祖母要是不信,下回問他好了。”楊侗慌忙解釋,那老雜毛已經被幾條野狗賄賂了,問了也不怕。

    蕭后果然不說話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50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