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132章:怒殺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132章:怒殺

正文 第132章:怒殺

推薦閱讀:

    暮色黃昏,神武宮舉辦一場家宴!

    地方,還是湖心亭,食物還是火鍋。

    人,卻多了一個。

    女的!

    她叫裴月華,是已故御史大夫裴蘊的小孫女,楊倓的小姨子。

    美,端莊秀麗。

    裴月華穿一襲雪白的寬身紗裙,雖是衣著簡單,卻有一種清麗高雅之感。生得是眉如春山,秀麗的小臉不施一絲粉黛,肌膚潔白似雪,天生麗質,眼若一泓純凈秋水,眼珠如寶石般閃亮,寧靜中透著一種端莊。

    楊侗瞥了幾眼,明白了!

    這就是裴世清口中的‘五姓女’。

    只是——

    蕭后怎么認識的,居然還是很熟悉的那種!

    瞧這架勢不對頭呢。

    “侗兒,坐這兒!”蕭后指了指身邊,那是與裴月華一左一右的位子。

    “皇祖母,我在這里就行了!”楊侗心里有些不高興,蕭后這樣做的用意他明白,他一統河北三州,已有王霸之基,可是自己如今膝下無子,急得大臣是抓耳撓腮,大臣還算好,自己這幾個長輩就不客氣了。

    楊侗一直覺得十幾歲要孩子太早,可是大家卻不這么認為,在他們看來,只有早點生兒子,早點確立國本才是真的。家天下之基礎,不就是繼承人嗎?楊侗雖然年少,但在他們眼中,沒有兒子那就是國本不穩。秦王遲遲不肯廣納后宮,是不是王妃恃寵而驕、從中作梗?還是說……秦王本身有什么隱疾?

    在這方面,小舞的壓力非常大。

    而裴氏這個不安好心的東西,利用自己無后的問題,利用蕭后她們抱孫子、重孫子急切心思,竟然把目光瞄向自己的后院,在自己前面吃鱉以后,還膽敢想繞開自己,來一個曲線救國,走蕭后這個故人的路線。

    可恨!

    真該在河東,把聞喜裴氏滅了。

    “還有許多政務沒有處理好,我隨便吃點就行!”楊侗冷著臉,坐到小舞身邊,在這時代,小舞是他的第一個親人,也是陪伴他承擔風雨的最最珍貴的親人,誰也別想傷害她,哪怕是蕭后也不行。

    蕭后嗔道:“政務哪有一天處理得完的?”

    “要打仗了。”

    “啊?”

    滿桌驚訝,之前楊侗可是說過一年無戰事的。

    蕭后見楊侗‘憂心忡忡’的樣子,擔心道,“是關中李淵?”

    “襄平、旅順急報!說是高句麗數萬大軍度過鴨淥水,在南扶余城百里外集結。說不定已經打起來了。”

    楊侗撒了一個謊,接著向可愛的小公主嚴肅叮囑道:“各方勢力派遣不少人混進了鄴城,僅以科考名義而來的諜者、刺客就不少千人,小皇姑最近不要出宮!三弟也是!”

    “喏。”

    兩個小不點連連點頭。

    “……”

    一場家宴,在嚴肅、緊張、不安氣氛中匆匆結束。

    楊侗到了朝陽殿,下令道:“將沈光給我叫來。”

    沈光是并州第一功臣,多智機敏,受封為鄴城巡城司大將,主管全城安全工作,得到消息以后,不一會兒就匆匆而來:“殿下!有何吩咐?”

    楊侗沒說話,食指有一下沒一下的輕輕扣著楠木案幾,在安靜的大殿里異常清脆,這越來越明快的節奏仿佛鼓點一樣敲擊在沈光心頭,仿佛帶著森然殺氣。

    良久,楊侗終于說話了:“冒名科考的士族子弟都在<!--中间广告位置-->嗎?”

    “監獄中關著呢。”

    “有多少人?”

    “一千二百五十三人。”

    “全部押到漳水邊,以刺客名義,斬!”楊侗目光閃過駭人的目光,冷酷的說道:“宣告全城!越轟動越好。”

    “喏!”沈光應命而去。

    不到半個時辰。

    鄴城轟動。

    人們紛紛奔向漳水畔。

    觀看處決儀式。

    夕陽將落未落之際。

    一千二百五十三人冒名參與科考的士族子弟,在裴世清的注視下,全部死在巡城軍的屠刀之下。

    罪名!

    刺殺秦王未遂的刺客……

    剎那之間,漳水染紅,在夕陽渲染下,格外妖魅!

    涼風吹來。

    汗流浹背的裴世清感覺到了恐慌,他明顯感覺到楊侗的殺意。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今日裴世清觸犯了楊侗的逆鱗,代價是裴氏三百多名最出色的子弟,來自其他士族的幾百子弟則成了殉葬品!他用這一場鮮血淋漓的殺戮告訴裴世清——擺不上臺面的小動作是多么的可笑、可悲。

    裴世清此刻滿心惶恐,聯想起楊侗北上冀州之后的事跡,他才猛然發現,楊侗不再是他印象里——那個自尊又自卑、聰明又膽怯、毫無存在感的庶出皇孫了……

    他現在,是縱橫天下的秦王。

    在河北三州、在冀州、在鄴城…他是百姓心中的守護神,是主宰一切的生靈的皇……任何條條框框都不能將他束縛!裴世清第一意識到、直面到——

    夜風徐來!裴世清藏在袖子里的雙手微微顫抖,他偷偷的看了一眼站在河畔的楊侗,就像一頭吃人的暴龍。

    兩人目光相對,

    裴世清感覺那是兩道森寒的刀光,殘酷無情。似乎在問他:滿意了嗎?

    …

    不一會兒,楊侗與百姓道別完畢,在一隊禁衛的護送下,路過了裴世清的身邊,留下了輕飄飄的一句:“滿意了嗎?”

    裴世清機伶伶的打了個寒戰,不是因為寒冷,而是恐懼。

    他悲哀的發現,在楊侗的強權面前,陰謀、小手段真的沒有一點用,自己根本沒有一絲反抗余地。

    其實楊侗也知道,歷朝歷代的世家士族都會往宮里塞女人,然后再推出自家外甥爭奪太子,從而獲取更多利益,比如說長孫無忌先推李承乾,再推李治上位,這就是最最典型的案例。他要借這機會,一舉打消士族、以及其他勢力的險惡用心,這一殺固然不可能消除塞女人、爭儲的行為,但現在的北隋,只能有一個聲音!

    冀州、幽州經營不到兩年,而并州更是剛被奪回,跟離根深蒂固、上下一心還很遙遠,現在需要考慮的是君臣、將相、君民、軍民、前朝后宮的人心統一。

    人心一統,是主調、是警戒線

    誰敢踏足一步,誰都要付出鮮血淋漓的代價,失去皇權、王權的庇護和依托,士族、世家門閥為代表的寄生蟲會在陽光暴曬之下,走向衰弱、死亡。

    當楊侗批著一身暮色、一身殺氣回宮,一名宮女上前道:“殿下,太皇太后請有請。”

    “朝露宮?”

    “正是。”

    朝露宮是兩位太皇太后的寢宮,意為晨間朝露,寓意皇室起始之源!

    楊侗心中苦笑,情知蕭后發現了什么,只能跟著宮女走向了朝露宮。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50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