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131章:士族陰謀

正文 第131章:士族陰謀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下官北上前,受滎陽鄭氏之托,問殿下一個問題:如果滎陽鄭氏接受殿下的條件,鄭氏子弟能不能參與科考?能不能北上安居?”

    說完了楊倓的國事,裴世清突然一臉期待的抱拳道。

    “哈哈!”聽到這話,楊侗狂笑起來,無比揶揄道:“他們不是說我楊侗霸道暴戾、兇殘狠毒、狂妄自大,今之夏桀、商紂嗎?如今想著向我妥協了。”

    裴世清臉色通紅,訥訥無言,心說,大勢所趨,不妥協不行啊!

    楊侗見裴世清默然,呵呵一笑,心頭卻是一片雪亮。

    大業七年王薄起兵于齊郡,劉霸道、孫安祖、高士達、張金稱、竇建德起兵于冀州,同年,翟讓起兵于東郡,王當仁、王伯當、李公逸、周文舉以及不知名號的起義者不可勝數。

    天下從那以后動蕩不安、民不聊天,亂世之中,五姓七宗這些詩文傳世的世家門閥飽受摧殘,紛紛四散而逃,就算沒有滅族,也是損失慘重。

    如今,失去秩序的青州成為王薄、徐圓朗、竇建德的戰場;中原,則是成了李密和南隋角逐之地,掌握洛陽軍權的王世充一朝得勢,那么,本就與王世充有怨的楊倓追隨世家絕不會有好下場。

    他們能去哪兒立足?

    江南?

    那是宇文化及、杜伏威、李子通、沈法興較力之處,亂得很,那王謝陸顧等江南士族的傳統勢力范圍,去了也不會有作為。

    荊州?

    是蕭銑與林士弘等人的角斗場。

    關中?

    雖有四塞之險要,但似乎也不保險,北有梁師都、郭子和,西有薛舉、李軌,南有吃人狂魔朱粲,東有楊侗,別的都是小勢力,就怕楊侗啊,太原王氏因為支持李淵,年長者被他滅了,年少者流放邊郡,能不能活得下去,只有天知道。自己去投奔李淵的話,如果李淵再敗,結果估計也是太原王氏這樣的下場。

    重要的是,關隴權貴對關東極不友好,因為關東士族曾是楊廣對付關隴權貴的走狗,到了仇敵的地頭,大家能有好日子過嗎?

    想來想去,還是一統冀州、幽州、并州的北隋最安全,只要有一線希望,他們都會爭取,哪怕再苛刻的條件也會同意,這時候,活著才重要。

    至于權勢,還怕沒有嗎?

    只要他楊侗答應士族子弟以私人名義參與科考,以子弟們衣食無憂的學習條件,難道還比不過一邊讀書一邊耕種的寒士?

    楊堅、楊廣的科舉為什么不成功?

    根子還是在于教育!教育優勢集中在衣食無憂的世家門閥手中,寒士除非特別優秀,才有一線機會,但這只是鳳毛麟角,如果楊侗現在放開門禁,源自窮苦大眾的寒士毫無優勢可言。對士族寒庶一視同仁的話,結果還是門閥士族的天下。

    史上的武德貞觀兩朝,科舉為什么可有可無?無非是怕和隋朝一樣,吃力不討好不說,還會令科舉還成為世家門閥子弟的通天梯。

    如果楊侗答應了所謂的‘滎陽鄭氏’的要求,那么,這些關東士族就會蜂涌而來,有了入仕機會,就會連成線、編成網。

    兩代,不,只需一代人,士族死灰復燃。

    很顯然!

    是裴世清見到自己與他們通商,誤以為松了禁制,故以‘滎陽鄭氏’借口探底。但占據主動的楊侗也覺得這是一個探底的機會。

    “‘鄭氏’能給我什么好處?”

    “傾族之力支持殿下一統天下。”裴世清一字一頓的說道,正如楊侗所料,這的確是他突發其想之舉,他也不認為瞞得過楊侗,只不過借著滎陽鄭氏來說,哪怕合作不成,也不會撕開顏面。但他覺得還不夠,意味深長的加碼道:“聽說殿下勤政,冀州、幽州、并州才有如今這種繁榮景象,只是國事要賢淑,子嗣也很要緊吶。”

    楊侗呵呵一笑:“依先生之見……”

    “下官不敢替殿下作主,不過覺得殿下應<!--中间广告位置-->當趕緊多找幾個溫柔賢淑的女子,殿下還沒有一兒半女,估計殿下麾下的臣子們也該急了!若不趁年輕多生幾個王子出來,將來這萬里江山又要給誰呢?”裴世清笑著說道:“殿下,滎陽鄭氏培養出來的女子可是很不錯的。”

    聯姻一直都是世族門閥鞏固自家地位的手段,尤其是號稱五姓七宗這七個站在最頂尖的士族,更是如此。

    五姓女一出生下來,就失去了自由:她們在孩提時就接受最好的書香教育、最優秀的禮儀熏陶,同時還要接受永遠以家族利益為先的各種洗腦。所以,五姓女大多知書達禮、華貴大方、溫文爾雅,琴棋書畫、詩詞歌賦、刺繡女紅、廚藝醫術無所不通,一個個都能用完美形容,堪稱是女人中的典范。

    但她們的價值只有三個,首先是與其他士族通婚,以保證血統的純正,也能將士族的利益盤根交錯在一起,形成同氣連枝、唇亡齒寒的依存關系。其次,許給外姓中和寒門中的天才、妖才、鬼才,從而將他們收為己用,牢牢的綁在自家戰車之上。

    正因五姓女有著既定的去處,只有極少部分流落在外,是以自兩晉以來,天下人莫不以娶到五姓女為榮,以擁有一個近乎完美品行的夫人為傲,并以此來彰顯自己身份、地位、實力、影響力!

    到了貞觀王朝,位列士族之首的清河崔氏,仍然不屑與李氏皇族結親,可見他們的猖獗程度。有了皇族當反面教材,士族和五姓女的地位當然飆升,以至李治時期的宰相薛元超,一生享盡榮華富貴,卻以未能娶到五姓女而遺憾終生。

    如今雖沒那么囂張,那么瘋狂,但五姓女在眾所吹捧、物以稀為貴、以及士族宣傳的廣告效應下,五姓女成依舊是女人中至高無上的品牌。

    “五姓女啊?”楊侗呵呵一笑!

    裴世清捊須而笑,“沒錯!嫡女。”

    楊侗點頭道:“的確是好東西。”

    裴世清笑容為之一僵,陷入了東西和不是東西的糾結之中。

    “無福消受!”楊侗淡然道:“首先,本王很討厭、很痛恨那種不惜挖掘夫家根基,去填補娘家的心機表,心機女人;其次,‘鄭氏’在本王身上打不開通往權力核心的大門,所以把主意打到我未來的兒子身上,先合力干掉其他兒子,然后把五姓女生的那個兒子推上秦王世子之位,接著再干掉我這個當老子的,最后,讓那個兒子給予‘鄭氏’赫赫權位!‘鄭氏’要走的路線,跟你們裴氏把大嫂許給燕王兄一樣,其實吧,自古以來你們就是這么干的,很老套,沒一點新穎的地方。”

    楊侗呵呵一笑:“太原王氏完了,你們裴氏也死了半截!鄭氏又能強到哪里?論起玩陰的,我楊侗并不比你們這些老狐貍差,最關鍵是,我有二十萬雄兵和千萬百姓為武器,只要我以兵進中原為借口,就算燕王兄不會動手,王世充也可以讓鄭氏滅絕!所以說,陰謀,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屁都不是。”

    裴世清心里苦笑連連,真不知道一個少年人,怎么心思就跟五六十歲的老頭子一樣,什么都看得透透的……強笑道:“就算殿下禁止,但士族子弟也可以用寒士為名參與科考呢。”

    “前不久,的確有不少人冒充寒士來參與科考,參與‘三館一閣’五品學士選拔,結果!你猜怎么著?”楊侗笑道:“我給他們安排了一個非常好的職務——去襄平郡挖礦五十年,有一些人,則是成為我鑒別真假的眼睛,核實一人,減刑半年。”

    “知道本王缺人,居然給我送來了近千名礦工,真的挺感謝‘鄭氏’們!”

    楊侗森然一笑,戶籍可以做假,但是要分真假并不難,手和臉的顏色、繭子、走路姿勢,以及氣度都是士族子弟與寒士區別地方,稍稍留意即可分辨!

    如果他們光明正大來砸場子,楊侗大可一笑置之,但滲透進官員對伍的惡劣企圖,不可饒恕。

    這一番話聽得裴世清心驚肉跳,這里有裴氏子弟嗎?當然有!必須盡快回去和各大家商議補救之法。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50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