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128章:工部改制

正文 第128章:工部改制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其實,楊侗想賣大型商船給金德曼的,這玩意更賺錢,只可惜他自己也沒有,而工匠又全力打造戰船,只能終止這種大宗交易。

    “我們有多少工匠?”金德曼被宮女領去拜會皇家女眷以后,楊侗迫不及待的召來了工部尚書姜行本。

    姜行本想了想,道:“回殿下,工匠有五萬多名,工部司有工匠兩萬五千零五人;神兵坊、制作刀劍長矛等兵器;弓弩坊、生產弓弩和箭矢;堅甲坊、制造、修繕盔甲和盾牌,馬鞍也是在這里制造;器械坊、打造大型攻城武器和防御武器,如投石機、石砲、攻城槌等!”(注:工部有四司,分別是主兵甲的工部司、軍屯的屯田司、皇家工藝品制造的虞部、主管水利的水部)

    “軍器監的工匠呢?”

    “大約有一萬五千人左右。”

    “也就是說,剩下的一萬多名工匠主要分布在工藝制造的虞部?”

    “正是如此。”

    “今日起,軍器監并入工部司、都水監并入水部司。”軍器監的職能和工部司一樣,沒必要存在,都水監和水部司也是如此。而天工院是一個主科研的獨立部門,鑄錢司是天工院唯一實干直屬司。

    楊侗接著又說道:“工部司除了神兵、弓弩、堅甲、器械四坊,再設負責建造大型商船、戰船的造船坊,以及負責道路和長城測量、建設、修繕的工程坊!”

    “喏!”

    思索了一下,楊侗又說道:“從前,光是洛陽軍器監就有二十多萬名工匠,我們才五萬,差得實在太遠!不說恢復到以前的規模,但也不能相差太少。這才能支撐得起我們數十萬大軍的兵甲消耗!”

    沒有出現缺少衣甲的窘境,不是工匠能夠生產出足夠的兵器、弓弩、箭矢、鎧甲,而是楊侗的家底實在太厚了!

    北隋大軍使用和囤積的軍械,都是大隋最強盛的時候打造,尤其是文帝時期,朝廷打造了大量軍械,那是征召了無數工匠,耗費無數民力打造出來的。而現在天下動蕩,四方割據,任何一方勢力,也沒有這種恐怕的軍械打造能力。

    大隋鼎盛時期,在天下各地囤積了無法想象的糧食和軍械。

    李淵、翟讓、王世充、杜伏威、蕭銑、宇文化及、梁師都、薛舉、李軌、李子通、林士弘這些梟雄,其實都是用大隋家底在打。楊侗更不用說了,他從一開始就沒有為錢糧、軍械發愁過。

    但是!

    “但是一場大戰下來,哪怕是勝了,也會損壞無數兵器、鎧甲,損失不計其數箭矢。這樣入不敷出的消耗下去,哪怕家底再豐厚,也有用光敗光的一天。”

    “我大隋至少要經歷萬萬場戰爭,才能重新一統!而致勝的關鍵是什么?除了精銳之師、優秀統帥、勇猛將軍、富足錢糧,還需要大量兵甲。”

    “兵甲來源于強大的兵器制造能力,強大兵器制造則需要數以十萬計的良匠支撐,良匠則需要數百萬千萬人口為基礎,獲得數百萬千萬人口前提是地域廣袤、錢糧充足、內部穩定!內部又要數目眾多的精銳之師來維護……<!--中间广告位置-->這就是環環相扣。”

    姜行本臉上露出愧疚之色:“卑職身為工部尚書,卻考慮不到工部的未來,死罪。”

    “這不是你的問題!”楊侗拍拍姜行本的肩膀,道:“每個人所在處的位置不一樣,考慮的問題也不一樣。接下來,你要在境內募集能工巧匠。我不怕多、只嫌少!”

    “卑職明白了。”姜行本深感責任重大。

    楊侗問道:“你可知道秦朝最強大的武器是什么?”

    “弩陣!”姜行本毫不猶豫的說道:“秦朝先進弓弩是最大依仗。”

    “那你可知,秦朝為何有那么多箭矢去消耗?”

    “秦朝在鍛造箭矢的時候,各司其職…一支箭矢,由幾個作坊合作才成型…”說著說著,姜行本雙眼發亮,道:“我們也可以這樣分工合作,效率一定提高。”

    “早就應該如此了!”楊侗笑道:“我大隋的一支箭矢由一個人一手包辦,這種制作模式對于工匠的工藝要求極高,這也是工匠不足的根本原因,如果把打鐵、打磨,削箭桿這種簡單的工序交給學徒來制作!一支箭的形成就快多了。所以,你也要學秦朝那樣,把工部司的作坊分成幾道、十幾道工序!這種工序叫作流水作業,初步制作是水源,然后到中游、下游、分流、匯合。”

    “秦朝正是依靠這種流水線作業方式,源源不斷的將優質箭弩輸送給前線部隊,這種最先進的箭弩,構成了秦朝橫掃、廓清環宇的強盛軍禮。”

    “下去后,你根據良匠之所長,把各坊分成多重工序!再由這些人帶徒弟專攻一道工序,只有一個環節,學起來也快,工匠也會多與日俱增!兵甲也就源源不斷的來了。”

    想了想,索性把后世的便捷的廠房、操作間、工作臺畫了出來,連工匠的出入口也各不相同,讓姜行本依圖紙建設作坊城。

    姜行本看了一眼,即已明白楊侗的用意:那就是保密。

    這種新式作坊加上流水線作業,能夠極大限度防止新技術被敵方勢力竊取。

    姜行本離開不久,一名禮部官員飛奔而至:“殿下,洛陽派禮部尚書裴世清為使,求見殿下!”

    “李淵的禮部尚書是裴矩、洛陽的禮部尚書是裴世清,真是巧了。”

    “殿下!裴矩本名世矩,和裴世清是同族兄弟。”

    “這又是世家門閥兩面投資的典型例子。”楊侗笑了笑,問道:“裴世清是燕王的人,還是王世充的人?”

    如今,瓦崗主力與北上的宇文化及交戰于徐州彭城郡,王世充的小日子過得非常愜意,不僅盡掌洛陽朝廷軍政權力,也如愿的登上了鄭王之位。

    而楊倓是裴氏、鄭氏、盧氏、二崔、趙郡李氏等關東士族,和關中韋氏、元氏一部的代言人,他所處的環境比史上的楊侗好得多,至少還沒有淪落到禪位被幽、慘遭殺害的地步,當然,這也有楊侗的原因,畢竟兄弟二人從沒撕開臉面,王世充對于強大的北隋還是非常有顧慮的。總之,以楊倓和王世棄為首的兩大勢力在洛陽相持不下,內斗得非常激烈。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49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