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116章:全力西進

正文 第116章:全力西進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甘露殿內。

    定下了議和的基調以后,李淵向一邊默不作聲的劉文靜詢問:“肇仁,還有補充的嗎?”

    劉文靜思考了很多天,心中有一點想法,“微臣認為,并州固然失守了,但也全非壞事。”

    李淵奇道:“此話怎講?”

    劉文靜道:“圣上從太原起事,到入主關中,我軍經歷大戰少之又少,以前我們不知道軍中所存在的問題。但是在并州戰役中,卻全部暴露出來了,只要解決了這些問題,對于我軍來說將是一個巨大的蛻變!從某種程度上說,這次慘敗是好事,能夠有助我軍夯實根基。”

    李淵和李建成的眼睛同時一亮,劉文靜果然目光獨到,別人從并州戰役看到的是災難,他卻看出是好事。

    “肇仁,接著說。”

    “首先分析敗因,然后對癥下藥,這次失敗之因其實在兵強將弱、主將輕敵、主將缺乏大局目光。”

    李淵登時沉吟不語,李神符已經陣亡,他不想把過錯都推到忠誠戰死的族弟身上,因為這里涉及到用人不當的問題,那最后的過錯就是他李淵了

    “神符能力稍弱,但肇仁應該看到北隋軍武備、戰力,都是我們難以應對的。這個問題不能回避。”

    劉文靜道:“北隋軍的確厲害,但就算厲害,也不應該敗得這么慘。”

    李淵長嘆一聲:“我明白肇仁的意思了,如果神符放開膽量往南打,即使最后敗了,也不至于全軍覆沒,我只考慮神符善守,不善攻,這是我的責任,和神符無關。”

    劉文靜道:“從戰報上看,其實神符將軍做得非常好!治內,民心安定,人心向唐;治軍,上下同心;任用李仲文守霍邑、段綸守陰地關也沒錯!從他的人事任命,以及種種成績上看,圣上任用李神符將軍是非常英明的決定。”

    李淵的神色頓時好看了起來,如此一說,沒他責任了。

    一旁的李建成道:“對于神符叔父,理應褒獎。”

    “應當如此。”李淵和顏悅色的向劉文靜道:“還有呢?”

    劉文靜道:“責任全在裴寂,圣上沒有發現嗎?”

    李淵愕然:“為何?”

    劉文靜道:“裴寂到了太原以后,以圣命為由,架空了李神符將軍,將一切合理軍政、民政全部推翻,并擅自廣征民夫,修繕所謂的防御線,從而鬧得全郡百姓怨聲載道,百姓將我大唐斥為暴唐!反之,視北隋如同再生父母,北隋軍所到之處,百姓夾道歡呼,自發自愿的為北隋軍收集情報!”

    “軍事上,裴寂犯了三大錯誤,一、以行騙手段,征五萬青壯入伍;謠言一破,軍心士氣一落千丈,全軍上下動蕩不安;二、北隋軍尚未合圍之際,李神符將軍本打算吃下一路北隋軍,但因為裴寂專權逾權,他連城都出不去,最后眼睜睜的錯過了致勝戰機;三、裴寂任用貪婪的親信取代李仲文,從而讓北隋軍不費一兵一卒,就拿下了霍邑、陰地關,乃至整個雀鼠谷這戰略要地。李神符將軍明知太原到介休的四五百里<!--中间广告位置-->路是一條死亡之路,但因為雀鼠谷太過重要,不得不冒險營救,最后兵敗身亡!”

    李淵臉色又有點不好看了,劉文靜說的這些一點都沒有冤枉裴寂,但裴寂是誰派去的?是他李淵;

    裴寂是怎么奪兵權的?是他李淵故意模糊了圣旨,讓裴寂與李神符相互肘制。這也沒錯,因為權衡之道向來是帝王之學。

    “肇仁,現在不是討論是誰的責任,眼前困局才是我們要想的。”李淵的語氣中透出一絲不滿,劉文靜執著追究責任,令李淵心中不悅,他召劉文靜來,不是要他追究責任。

    劉文靜極有謀略,一直是李淵的軍師,但他狂生意氣重,只想就事論事,從失敗中找方法,卻沒有意識到李淵不想承擔責任,李淵已經提醒他此事到此為止,這件事和主將無關、和他李淵無關,也不是唐軍無能,只怪隋軍太狡猾。

    可劉文靜卻認為不是,這使得李淵的臉色越來越陰沉。

    李建成見勢不妙,連忙道:“劉公,我以為關中兵力不足,理應集重兵專打一路,你以為打誰合適?”

    劉文靜還是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惹來李淵的不滿,鋪墊道:“我們之前要對付薛舉、要對付李軌、要對付朱粲,還要南下取巴蜀……致使兵力捉肘見襟,最后,知道楊侗發動并州戰役的時候,居然無精兵可用。如果當初還有一萬騎兵給史萬寶,河東城一戰的結果就是楊侗死于城下。”

    李淵臉色更黑。

    李建成心中苦笑,這回,劉文靜是真的惹下麻煩了。

    劉文靜又說道:“專打一路的話,我認為薛舉合適。”

    李淵見他終于不再追究兵敗責任,臉色稍微和緩了一點,強笑道:“為何不是梁師都?”

    “梁師都失去了突厥的支持,已經不堪一擊!我們什么時候都可以,他的存在,避免我們與楊侗的地盤有太多接觸!可以幫我們分擔一些壓力,等到軍隊徹底強大起來,一戰可定。”

    “薛舉是我們的大敵,淺水原一戰過后,已經徹底撕開偽和的面具,雖說他勝了,但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此時正是一舉擊潰的大好時機,絕對不能讓他緩過氣了。薛舉之后我們又有李軌,而李軌占據的河西地區,乃是天然的養馬之地,只要我們奪了下來養馬,就可以組建大量的騎兵。”

    “而我始終認為楊侗是我大唐的最強之敵,他不僅擁有遼東馬場,還有臣服于的兩個突厥可汗提供,他的戰馬源源不斷!如果我們沒有與之相應的騎兵,很難打敗他。圣上以為如何?”

    李淵點頭道:“這我同意。”

    劉文靜接道:“李軌和薛舉有怨,而我又聽說河西大旱,我們不妨先與李軌接觸,達成以糧換馬的協議,然后再鼓動他從背后給薛舉一擊,這樣我們不僅能夠減輕正面對決薛舉的壓力,還能借此戰事消耗李軌的實力,為以后奪取西河提供便利。”

    “好,此事就讓禮部接洽,要快。”

    (第四更到位!請書友以收藏、票票支持!!打點小賞,更興奮…………)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48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