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104章:李淵稱帝

正文 第104章:李淵稱帝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第三更到,看看本周有沒有人打賞一二!!!!)

    搬家?

    是的!楊侗的確是要搬家…更不是臨時起意

    涿郡雖好!

    但遠離關中、中原、江南、巴蜀,隨著冀州的安定,已經不適合當一方勢力的都城,更無法及時應對各方形式的變化,如果黃河以南有變的消息到達涿郡時,黃花菜都涼了,故而,在定下以冀州為根基,輻射四方的戰略時,楊恭仁就說如果以涿郡為都,守成有余,進取不足,要著眼天下選一良地為中心。

    當楊侗問他,何地適合為中心時,楊恭仁、楊師道等人毫不猶豫的在地圖上,指向了一地——魏郡安陽縣(古鄴城)

    鄴城地理位置尤其優越,為北方溝通冀幽大地、南接中原,西進并州!

    如此優越的地理環境及交通條件,前倚大河,背靠高山,進可攻退可守,必然造就鄴城在近四百年亂世中獨一無二的特殊地位。

    早在初平二年(公元191年),從事沮授勸袁紹“振一郡之卒,撮冀州之眾,威震河朔,名重天下。橫大河之北,合四州之地,收英雄之才,擁百萬之眾,迎大駕于西京,復宗廟于洛邑,號令天下,以討未附,以此爭鋒,誰能敵之?”紹喜曰:“此吾心也”。

    這是和《隆中對》具有同樣意義的綱領性文件。事實上,此提案被袁曹兩任霸主都奉為戰略總規劃。這份戰略計劃書中,平定河北四州是克復一統的第一步,而占據鄴城,則是平定河北的關鍵。可見其重要性。

    拿下北方后,曹操將鄴城變成己方勢力的都城。到了十六國時期,后趙、冉魏、前燕,定都于鄴。北朝的東魏、北齊,定都于鄴。

    北齊時期,鄴城經濟繁榮、人口眾多,堪稱是北方第一大城市。然而,北齊最終被北周所滅,北周武帝命尉遲迥鎮守鄴城。

    580年(北周大象二年),北周宣帝病死,楊堅矯詔輔政,奪取北周江山,鎮守鄴城的尉遲迥當即宣布起兵,一時間整個冀州地區積極響應。然而楊堅畢竟掌握著全天下資源,他以平叛為名,派出大軍進行討伐,最終將尉遲迥的叛亂平定。楊堅深知鄴城人口眾多,不僅是北方的重鎮,還是兼是北齊遺族的精神信仰之城,一旦有人造反,很容易沖擊大隋政權。

    于是,楊堅在戰爭結束后,下達了改變鄴城命運的旨意,他命人將鄴城的宮殿、民邑全部焚毀,而且還把當地居民遷到鄴城南部四十里的安陽,將安陽作為相州的治所。自此鄴城這座歷代北方勢力的名都退出了歷史舞臺,淪為屬縣、附屬縣鎮。

    楊侗入冀以后,依從楊恭仁的建議,以建造大師宇文愷次子宇文溫為總設計師、工程師,廣征百萬流民以及大量俘虜,用以工代賑的方式在鄴城遺址上重建‘神武宮’!

    經過一年多的緊急建造,周長二十里的武神宮再次聳立在鄴城舊址之上,并以神武宮為中軸,興建了一個類似于長安的的新鄴城,遷大量流民、災民安置于此。

    如今群雄割據之勢已成,天下時勢瞬息萬變,楊侗已經不想再窩居于北方一隅,以免錯過一些稍縱即逝的戰機,應楊恭仁、房玄齡等人的要求,決定南遷。

    事實上,在楊侗和妻子說要搬家的前一個月,涿郡就便已做好了搬遷準備,官員的家眷和及如山物資已經通過水路,經永濟渠,于清河郡臨清縣運河進入漳水,經過武陽郡,往前魏郡所在地鄴城,也有一些人通過馳道南下。怒濤、狂瀾、海嘯、飛羽弓騎等常備軍也已陸續南下。所以,楊侗一家人南下時,說得上是輕裝上陣。

    不過在走水路還是陸路的選擇上,發生了分歧,兩位太皇太后、兩位太后偏向于平穩的水路,而水天姬、無垢坐不得船,登船就犯暈。索性兵分兩路!愿意坐船者坐船,坐不得船者走馳道!

    最后,楊侗帶著水天姬、無垢,以及活潑好動的小公主走陸路,小舞雖也想跟著丈夫一起,可是長輩不能沒有人陪伴,于是她也坐上了龍舟。

    三月二十宜搬遷,楊侗為首的北隋勢力正式離開涿郡,此行規模浩大,距離鄴城還有不小的距離,他沿途都會停下來考察地方吏治,他怎么做當然不是為了游山玩水,而是為了加強對冀州狀況的了解,加強對地方的統治,以彰顯王者威嚴。

    一路上,楊侗興致勃勃的欣賞治下的變化,情況與當初北上的荒蕪、破敗完全不同,處處洋溢著生機,沿途只見一條條平直寬敞的馳道和水渠。

    后世有條條大路通羅馬一說,這句話現在搬到冀州也是一樣。冀州作為幾個王朝的根本之地,交通本就十分便利,楊侗抵達之后,為了讓幾百萬災民在耕種的基礎上減輕家庭負擔,有所收入,一直大興基建,使得道路更平、更寬、更多,交通更便利,全境內實現了縣縣通、鄰縣通的暢想。

    在基建方面,契丹、奚族、高句麗、突厥的俘虜發揮的作用巨大,殺了一批不安分份子以后,幾十萬俘虜為了吃上一頓飯,每天都在為冀州做出卓越的貢獻。

    看著一條條筆直的道路,楊侗發現自己沒有依從魏征、孔穎達那幾個殺胚殺俘之議是何其之英明。

    又是黃昏。

    蔥翠的洺水道上,草已深深。

    走了幾天,道路兩旁都是一望無際的稻田,此時的秧苗已青,幾乎看不到縫隙,從長勢來看<!--中间广告位置-->,如果沒什么意外,今年秋天又是一個大豐收。

    這時,前方一名士名飛奔而來,在楊侗面前躬身行禮道:“殿下,天色已晚,在五十里內無村莊,前方是一個開闊地帶,羅將軍向殿下請示,是前進還是就地駐營?”

    楊侗看了看天色,道:“就地宿營。”

    軍令傳下,士兵們開始忙碌地搭建帳篷,埋鍋造飯。

    小公主騎著小白馬奔了過來,脆聲道:“侗兒,我要住營帳。”

    一路上都是住驛館,野外扎營還是第一次,以無垢的馬車寬敞程度,住上幾個女孩綽綽有余,但是對于小公主來說,充滿野趣的營帳更有吸引力。

    “隨你!”楊侗無所謂的說道。

    “我要去玩。”

    “嗯,注意安全!”楊侗讓水天姬帶著一隊女兵跟上。

    營帳很快扎好。

    作為主帥,楊侗有一大兩小三座營帳,大帳是中軍帳,也就是軍隊指揮中樞。

    盡管是在搬遷路上,但還要批閱各地文牒。桌案上已擺了厚厚一疊重要文牒,盡管他盡量放權,但一些重大事情還是需要送到他這里來下決定。

    “殿下,幾位大人求見。”

    “請!”

    片刻,隨行的楊恭仁、房玄齡、魏征魚貫而入,就坐后,楊恭仁道:“殿下,關中有急件送來。”

    “李淵稱帝了?”

    楊侗一直關注關中局勢,李淵依詔廢楊懷、下唐王、為楊廣批素的舉動他都知曉,這三大舉措極大的恢復了李淵的種種名聲,下一步肯定就是稱帝,以此脫離大隋的制約。

    “是的,李淵的確是稱帝了……”楊恭仁將急件遞上。

    李淵稱帝在意料之中,楊侗好奇的是他的國號,以及李世民會不會被封為秦王。

    急件上說得非常詳細,說喪服一過,李淵就在眾官的一致要求下登基為帝,正式建立了李唐王朝,李淵追封亡妻竇氏為皇后,長子李建成為太子、吏部尚書,次子李世民為晉王、尚書令、雍州牧、右翊衛大將軍;三子李元吉為齊王、司徒、侍中、并州大都督、左衛大將軍,嫡女李秀寧為平陽公主、司空、幽州大都督、右衛大將軍、上柱國……

    封竇威為內史令、獨孤整為尚書左仆射、裴寂為尚書右仆射、屈突通為兵部尚書…

    跟著李淵在太原起事的人盡皆得到豐厚的封賞,分別是納言、魯國公劉文靜,左驍衛大將軍、薛國公長孫順德,右驍衛大將軍、任國公劉弘基,右屯衛大將軍、譙國公竇琮,內史侍郎、莒國公唐儉、吏部侍郎、鄖國公殷開山,工部尚書、應國公武士彟……

    鴻臚卿劉世龍、都水監趙文恪、驃騎將軍張平高、李思行、李高遷、左屯衛府長史許世緒等人盡封國公。還有許多關隴權貴都得到了非常高的職位。林林總總數下來,‘國公’爵位就有百來個。

    但很多職位虛得讓人好笑,也不值錢,比如李秀寧,幽州在楊侗的手里,李淵卻給她冠上一個幽州大都督,這有什么意思?又如竇琮,他是食邑千戶的譙國公,但譙郡在瓦崗手中,你竇琮能收譙郡的千戶賦稅才有鬼了。

    更讓他意外的是,李淵稱帝后就以關中為中心,開始攻城掠地了,而且還不是進軍一方,而是四方征戰。

    在北部,命柴紹對陣梁師都;又以李孝恭為南路軍元帥,率五萬大軍上洛郡的朱粲。

    更厲害的是在西部,李淵先以屈突通為先鋒,率軍兩萬駐防新平縣,又命李世民為西路軍主將,劉弘基為副將,劉文靜與殷開山為行軍長史,率軍八萬人前去北地郡和薛舉對陣。

    看完之后,楊侗將急件給幾人一一過目,等大家看完,他臉上笑意不減:“這李淵真有意思!封的這些官有意思嗎?”

    楊恭仁笑道:“官員的安排就不說了,自古以來都這樣。令我吃驚的是李淵驚人的戰略思路。”

    房玄齡贊同道:“我們近十萬大軍兵臨太原城下,且在長寧、上黨又有大軍與他對峙,他倒好,沒想著把我們打敗,就匆匆忙忙在關中三線作戰!從李淵的戰略布局上就可以看出他的一些心態:他得到河東和關中太容易了,便以為各地都會望風而降。故而,他現在非常高傲、狂妄、得意。我的評價是急功近利、自尋死路。”

    房玄齡的分析使楊侗點頭,果然眼光獨到,看得很透徹,笑著說道:“被李淵如此無視,心頭挺不爽的。”

    楊恭仁點頭道:“這是一個天賜良機!殿下,我們幾時出兵?”

    “臣復議!”魏征道:“現在各路反王都知道我們南遷鄴城,而且自古以來就有得中原得天下一說,所以一些人肯定以為我們下一步的行動是南下中原,這起到了很好的戰略欺騙。微臣以為這是收復并州的最佳時機。”

    楊侗見這幾個文官都一副恨不得立刻出兵并州的表情,不由哈哈一笑:“我決定讓藥師吃下把霍邑以北的地區,然后再啃下陷入四面合圍的太原;而我們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拿下河東郡、絳郡,阻止來自關中的李唐援軍,同時,斷長平、上黨唐軍退路。三位以為如何?”

    房玄齡沉默的看了一下地圖,點頭道:“完全可行!不戰則已,一戰就要把并州收復。”

    “好!令藥師和李景看著辦,同時讓四軍秘密潛入河內郡。”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47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