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098章:群起聲討

正文 第098章:群起聲討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將在2019-09-22 14:00:00 獲得新版網站-歷史頻道頻道新書推薦,將于 2019-09-22 14:00:00 進行創世p-歷史軍事頻道-最當紅推薦。請收藏、投票支持)

    蕭皇后四道詔令如長了翅膀一般,數天內傳遍大江南北!特別是楊廣生平事跡被一一列出,并把楊廣修東都、長城、大運河、馳道等基建苦心和深遠作用都加以說明。

    楊廣修東都原因有二,一是關中人口膨脹,糧食供不應求,各地糧食運到長安時成本巨大,貴得離譜,百姓買不起,吃不起,東都位處天下中心,交通便利,無疑比長安更適合當國都;二、天下分裂幾百年,積累的仇恨高達萬仞,大隋只是地域上的統一,人心并不統一,遷移到東都,是調和戰爭創傷。”

    修長城是為了庇護邊民,秦長城庇護邊境近千年,作用不容否認,所以,楊廣修長城也沒錯!

    大運河、馳道溝通南北,南來北往商旅人人受惠,但是很多人一邊享受著大運河帶來的便利,一邊卻罵著楊廣,這不是別有用心是什么?

    ……

    在這些基建方面,楊廣唯一的錯誤是所托非人!是那些別有用心的人為了媚上、為了撈錢、為了敗壞皇祖父的名聲,愣是將德政搞成了暴政。楊廣人在宮中,他看到的只是結果,并不知道、也看不到修建的過程。把所有罪責按到楊廣頭上不公平。這道理就如同科舉制,用意是給予天下人一個公平,但因為觸及了少數人利益,所以被那一小撮放大來愚弄百姓,這個比喻似乎不足掛齒,但它卻是畫龍點睛的一筆,就是引發寒士對世家門閥的同仇敵愾之心!

    之后說到‘文宗武皇帝’的謚號時,專門拿出楊廣的功績與歷朝歷代‘武皇帝’做比較,人們一看,覺得對哇,漢武帝搞垮了漢朝的經濟,他當得起漢武帝,楊廣憑什么當不了隋武帝?曹操只占三分天下,都當得起魏武帝,楊廣開疆拓土,自己也當得了‘武皇帝’。

    對楊廣的平生事跡詳說的詔令既沒夸大其辭,也沒有否認他的功過!

    詔令最后說“太宗武皇帝這個名號實至名歸,不管大家承不承認,只要東都、隋長城、馳道、大運河存在,子孫后世就不會忘記大隋太宗武皇帝的功績,故而,歷史就是歷史,先皇的事跡不是史書可以改變的!”

    天下默然!

    至于對楊昭的追贈就更沒有疑義,人們長子楊倓都當皇帝了,追贈自己的父親很正常。

    倒是蕭皇后、楊侗、楊侑聯名對趙王楊杲的追贈出乎意料,但是當人們看到他明明有逃生機會,卻自愿陪同父親一道殉難的事跡后,無一抱以無上敬意!畢竟,無論古代還是現代都是很注重孝道的,在晉朝之后,更將孝作為考驗官員的第一標準,大隋也是一個以孝治國的王朝,因此,趙王楊杲悲壯之舉,得到了所有人的贊譽。

    蕭皇后對楊浩、楊懷的否認,不出意外,召天下忠義之士誅弒君者也正常,但是對李淵體系全部官吏否決卻出人意料…畢竟,李淵名義上是打著清君側的旗號尊隋的,可是現在這一層遮羞布被撕掉之后,李淵的野心便無處可藏,因為大隋還沒有亡,大義還在楊家之手,將之定位為反賊很正常!這也使得李淵‘同為隋臣,效忠大隋’的招賢借口不復存在!

    關隴權貴于關中殺官迎李淵的舉動,再次證明了楊侗那個——‘世家門閥靠不忠傳承’論點、論據!

    蕭皇后將‘唐王’封號贈予代王楊侑,對李淵自居的唐王是貶斥、是諷刺、是挑釁、是不屑……

    現如今李淵退了封號不行,這樣會寒了麾下之心,他們會以為李淵怕了朝廷;繼<!--中间广告位置-->續保留也不行,你李淵不是以大隋忠誠自居嗎?那就理應聽從正統太皇太后的命令!他現在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一路黑到底,撕開虛偽的面具,直接登上皇位……可一旦登上帝位,那李淵就臭了!因為今之天下,哪怕是弒君的宇文化及都不敢登基……

    你李淵造反,總得有個理由吧!

    楊廣都死了,反暴君的理由不成立。你說你為了天下百姓著想,那你屠城又怎么說?

    更狠的是,與詔令同步于天下的,還有李淵向始畢稱臣的乞降書,尤其是那句‘征伐所得,子女玉帛,皆可汗有之’令天下人為之心寒和戰栗!這簡直是將大隋人全部送給突厥的意思啊,李淵之心,何其之狠毒呀?

    這一下,把李淵為了一己之私,不惜勾結突厥侵大隋疆土、辱大隋姊妹的野心完整呈現在了世人面前……而這一方面,李淵也無從辯駁,因為李淵起事用的是白旗,而白旗歷來是突厥之旗,且在他軍中,還有兩千多突厥兵,這一切事實,又證明了這道乞降信的真實性。

    證據確鑿之下,并言辭激烈的問:你李淵引異族入境,是打算再來一個五胡亂華嗎?當初五胡不同心,都差點把漢人滅絕了,現在的突厥是一個上下一心、同心協力、擁百萬控弦之士的強大國度,這若是全部入境,天下哪還剩下一個漢人?你的良心何在?

    至此,詔令理所當然的把李淵定義為民族敗類、國賊、漢奸。

    最后還廣召全天下隋人冰釋前嫌:誅殺李淵這個勾結異族、屠殺大隋子民的國賊、民族敗類!殺了李淵國賊,封國公萬戶侯。

    到了這里,是人都知道,這一系列詔令實則是出自楊侗手筆,但卻博得了有志之士、忠義之士的一律贊賞……畢竟,大隋內亂是兄弟之爭,你李淵卻引狼入室,這不是民族敗類、國賊、漢奸是什么?

    此消彼長之下,殺掉始畢和突厥三十萬的激進分子得到了巨大的聲望。

    不管人們如何的不喜歡楊侗,但在民族大義方面,誰也不能否認他,這一點,從他滅契丹、奚族,打高句麗,再敗突厥等一系列外戰即可看出——楊侗始終胸懷民族!

    當詔令傳天下時!

    楊倓第一個發聲支持,接著是蕭銑、瓦崗聯軍、竇建德、王薄、徐圓朗、杜伏威、李子通、沈法興、林士弘沉默一陣子后,一個個都發出了聲援……搞笑的是吃人為樂的朱粲,以及弒君的宇文化及都認同了對李淵的聲討!

    于這些反王而言,反正李淵離自己遠遠的,不會打到自己…

    而聲援嘛,也就是動動嘴皮子而已,這不費一兵一卒就能撈到巨大聲望,又何樂而不為呢?

    在某不良人的運作下,一股口誅筆伐之風潮卷向了關中,抵達了長安!

    為什么用白旗?為什么軍中有突厥人?就是因為李淵投降突厥!

    這一句在長安引起了渲染大波,誰都沒料到李淵居然是一個國賊!

    但是,乞降信是全是拓印版本的,而且不止一封!

    “賊子欺人太甚!”

    唐王府,李淵氣得暴跳如雷,雙目中爆射出憤怒的火焰,他最害怕的事情終于發生了,他心急如焚,卻又無計可施。

    現在全城輿論大起,他能怎么辦?如若強行彈壓,只會更加坐實他民族敗類、民族罪人、國賊、漢奸、叛徒……之名!

    更令李淵恐懼的是軍中一半以上的將士都是三晉子弟,這些人,或多或少都與突厥有仇。還有許許多多人是在雁門之圍中,從馬邑、雁門、樓煩逃往太原的青壯,這些人對侵占家園、屠殺親人的突厥有著不共戴天之仇。若是內訌起來,后果不堪設想。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46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