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084章:李靖之遠謀

正文 第084章:李靖之遠謀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殺虎關!

    只聽山崩地裂般的吶喊聲響了起來,不低與六千的突然士兵如脫韁地野馬一般.踩著地上同伴的尸體,向著殺虎關兇狠的沖殺了過去,口中喊著一些聽不懂的話語。

    始畢可汗坐鎮在中軍,臉色十分難看,從攻城開始到現在,已經整整二十三天了,竟然還是攻不破面前這坐關城,對方的將領守城之能力,讓他心驚,更讓他牢牢記住蘇定方整個名字。

    開始的雄心勃勃,早已淡去,始畢可汗現在對殺虎關只感覺到愁!惱!恨!悔!

    守軍的頑強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雖然他就地取材的用土石填出了一道斜坡,彌補了一定的高度,也不斷的殺傷關中守軍的有生力量,可到現在為止,殺虎關雖有幾次將破未破,但就在那最后一丁點,突厥勇士硬生生被隋軍頂了回來。

    這種感覺令他心癢難搔,在之后的日子不斷加高加寬斜坡,沒日沒夜的猛攻。

    而他這段時間的強攻,也帶來了極大的損傷,除了最初的損失和自相殘殺死去的七萬人,這二十多天來,始畢又在殺虎關下損失了約六萬人馬,但是始畢發現自己根本高興不起來。他的策略只能說成功了一半,因為死掉的六萬人中,有一半是突厥人,一半是鐵勒人,這也是為了安撫鐵勒人,他要讓鐵勒人明白:自己只是對某些個部落有意見而已,并非針對所有鐵勒人。但是,這種殺“敵”八百,自損一千的結果,令他極為惱火。

    另一方面,連續的攻城失敗,也極大的削了他顏面,使他感到十分壓抑難堪,雖然他有所準備,但事情真的發生時,這種失敗的壓力還是讓他難以承受,始畢可汗甚至對自己的擬定策略也開始動搖了,利用殺虎關來削弱鐵勒人的策略是否得不償失?

    但他現在已經騎虎難下,只能硬著頭皮頂上去。

    在那殺虎城之中,只見蘇定方那挺拔如松的身影再次出現,他望著城下蜂擁而來的突厥軍,面色沉穩的高舉起了陌刀,頓時隋軍的目光齊刷刷地聚焦在他的陌刀之上。當突厥騎兵來到城外大約兩百步的時候,蘇定方的眼眸當中寒光一閃,高舉的右臂狠狠揮落.只聽一聲炸雷般的大吼響徹城頭:“滾木”

    隋軍合力抬起一根根巨大的圓木,順著城墻放了下來。

    滾木沿著斜坡滾了下去,在突厥人群中翻滾,血肉橫飛,慘叫響徹原野,一架架簡易的云梯被擊中,梯子瞬間被砸斷。

    接二連三的滾木砸進人群中,凄厲的慘叫聲不斷傳來,巨大的恐懼使突厥軍士氣下降,又有不少突厥兵調頭要跑,但是始畢可汗早有準備,三千附離執刀在后面壓陣,近百名逃出大陣的突厥士兵被砍翻在地。

    突厥軍無奈,只得硬著頭皮繼續向前沖鋒,隨著突厥大軍向前推進,雙方的弓箭戰爆發了,隋軍在城墻垛口兩邊向下放箭,而排弩則在后面以仰角射箭,突厥軍則以人數密集而占優勢,雙方箭如密雨,在天空織成一片黑色的箭網,突厥傷亡慘重,而隋軍也出現了傷亡,不斷有人慘叫著中箭。

    戰斗漸漸變得血腥慘烈起來。

    蘇定方對眼前的戰斗看得很透,盡管不斷有敵軍攻城器搭上城頭,開始有突厥士兵殺上城,但他知道局勢并沒有失控,局勢依然在他可控制的范圍內,隋軍傷亡也是很正常,沒有不傷亡的戰爭。

    況且,這些天的守城兵卒都是從劉武周叛軍之中挑來的青壯,他們跟正規軍相比,的確稍微差了一些,但是戰爭往往是淬煉強軍的最佳之所,他們經過頭幾天的慌亂與害怕之后,血性已經漸漸打了出來,每個人都朝著強兵蛻變,一個個的血性都打了出來,但凡有突厥人爬上來,幾位士兵立即自發組隊,兇殘的撲了過去,用長長的騎槍將對方直接捅死,戰場就是最好的訓練營,比任何訓練都要深刻血腥。

    當這一波攻勢的突厥軍盡數死于城下,始畢無奈下令退兵。

    此時高大魁梧的始畢可汗實實在在是騎虎難下了。

    他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的是,他自認為必殺的一擊,居然沒見效。

    圍攻殺虎關近月。

    居然就是沒打下來,這再一次讓他見識到了中原人強悍的守城本事,他感覺這一次,比起當年兵圍雁門更難打一些,只要是這里的地形實在不利于大軍的展開,他只能搞添油戰術,讓一支支強悍的勁旅前去送死,雖說填出了一道長長的平坦的斜坡,但最后居然成全了隋軍,他們只須把巨木往城下一放,就能奔走幾百上千條人命。

    當年三十萬騎南下,一路勢如破竹。破馬邑雁門兩郡五十余城,差點連楊廣那昏君都被他生擒活捉,那是何等的壯哉。

    可現在,這就區區一道關卡,居然耗了他十四萬人,加上今天的,確切點說,應該損失了一半兵力,只剩下了十五萬人。

    “大哥,不能打了!”負責今日攻城戰的阿史那俟利弗設撲通一聲,跪在始畢可汗面前,他是啟民可汗之子,始畢的弟弟,封為東面設,實力強勁、性格殘暴。

    但現在,他也不想打了。

    始畢瞥了插著幾支箭矢的弟弟一眼,隨即低聲問道,“還有多少鐵勒兵?”

    “今天打得比較猛,一次性消耗了一萬五千鐵勒兵,剩下的估計也就五萬左右。”俟利弗設咧嘴一笑,在對付鐵勒的態度上,兄弟幾個是一樣的。

    五萬?

    始畢在心里盤算著,這個數,還多!一不做、二不休,消耗干凈得了。

    而且如果就這樣灰溜溜的撤回,實在是太丟臉了。

    “消耗完了就回家!”

    “好嘞!”俟利弗設笑了一笑:“不過我撐不下去了。”

    始畢點頭道:“會有人攻的,你安心休息吧!”

    城頭上!

    神出鬼沒的李靖又出現了,牛進達、蘇定方、薛萬均陪著他在城上巡視,牛進達望著疲憊不堪的士兵,小聲道:“我們已經打了二十多天了,也不知道殿下怎樣了。”

    李靖笑了笑道:“殿下用兵靈活多變、不拘一格、他不會吃虧的,你只管放心好了!”

    在他看來,楊侗嫡系武將之中猛將不少,但真正的帥才卻也不多,他自己不用說,用兵詭詐的楊侗也算一個。

    秦瓊、羅士信、尉遲恭、牛進達都是沖鋒陷陣的猛將,而水天姬以后肯定會退役回家相夫教子,有帥才潛質的裴行儼、蘇定方、薛萬均、薛萬徹還需要大量的戰爭來磨礪!只不過他發現自己走了眼,通過牛進達這近月表現,這也是一個擁有帥才潛質的人物。他每一天都在成長著。

    牛進達嘆了口氣,憂心忡忡說:“老實說,我們真不應該讓殿下去冒這個險。”

  <!--中间广告位置-->  “為何?”李靖奇道。

    “殿下目光深遠,給我們樹立起了宏偉的藍圖,他是真正為普通老百姓作想的人,是我們大家心目中最好的君上,也是我們的脊梁!以前一直在殿下身邊,事事有他做主,一點都不覺得他重要!他這一走,心里總是沒得勁,慌得很。感覺就像是沒了主心骨一樣。”

    “行啊!”李靖意外的看了牛進達一眼,“想不到牛將軍有這等覺悟。”

    牛進達自得的說道:“這有什么,我現在都喜歡讀史了。”之前,他絕對不是讀書的料子,可是到了楊侗麾下之后,被楊侗逼著讀史書,最開始怎么都看不進去,可是當楊侗以故事的形式向他們展現十面埋伏、官渡之戰、赤壁之戰、淝水之戰等經典戰例,并剖析出戰前準備、戰中用謀、勝負原因后,他們就愛上了史書。細讀時一下子就沉迷了進去。

    李靖心情大好:“看出來了,我們牛將軍確實非吳下阿蒙了。好了,我也不吊你的胃口了,我這里剛剛接到殿下的戰報。”

    “怎么樣?”牛進達有些急不可耐。

    “你自己看!”

    李靖把戰報遞給了他,牛進達看了一遍,頓時心情大好,“殿下出手,果真是神仙放屁……”

    “啥意思?”李靖一頭黑線。

    “不同凡響唄!”牛進達得意洋洋的擺了擺頭,這是他從楊侗那里學去的歇后語,此刻一說,連常識淵博的李靖都不知道,果然是不同凡響……

    李靖、蘇定方、薛萬均哭笑不得。

    只不過對于楊侗的巨大的成就,他也佩服不已,尤其精彩的是,他居然把自家軍隊藏在俘虜里頭,再擺出陣勢麻痹步利設、叱吉設,說白了不值一提,但是他就是利用了這一個盲區,一路把突厥中軍打了個通透!在猛打猛沖的戰爭之中,他這不按理出牌的套路,換成自己也會吃虧上當。

    并且他還大膽的分兵奪下汗庭,甚至還在義成公主的幫助下,招降了阿史那思摩,并以勢逼降了幾萬突厥兵。楊侗現在的軍隊居然比出征時多了一倍,這說來簡直不可思議。

    “老李,殿下都大贏特贏了!咱們是不是也該火燒始畢這個傻冒了?”牛進達高興之下,一不留神,將背地里對李靖的稱呼給叫了出來。

    李靖不以為忤:“始畢老巢被端,在殺虎關下又折損了十五六萬兵力,若是沒有一絲戰果,他這個可汗之位怕是不太穩了。接下來恐怕會有一場猛烈的攻擊,而我們呢,則繼續給予他絲絲盼頭。”

    “他們都全部入谷了,一把火燒了豈不是干凈了賬?”一邊的蘇定方大不為解。

    李靖搖頭笑道:“你呀!考慮問題還是不夠周全。最后這一把火,還是留給殿下來點。”

    “為什么啊?”蘇定方更加不懂了。

    “這是國內政治的需要!”李靖長長的嘆了口氣,道:“國內亂成一團麻線!中原被瓦崗聯軍打得慘敗連連;南方經過外戚蕭銑的致命一擊后,殿下好不容易打出了大隋威嚴已經消耗得干干凈凈,殿下有斬殺步利設、叱吉設、奪汗庭之威,若是再把始畢宰了!他的威望將會超過圣上,不僅嚇退許許多多圖謀造反的野心家,還能為百廢待興的冀州爭取到恢復的寶貴時間,更利于日后的上位。”

    “你是說,殿下以后會是儲君?”牛進達眉飛色舞,別的他不懂,這上位之說卻是聽了進去。

    見四下無人,又無戰事,李靖索性說道:“元德太子文武雙全,有大才,先皇也稱一聲天生長者,圣上也一直為他鋪路。豈料天妒英才。他走后,圣上打算培養齊王。”

    “大業二年太子病逝后,圣上封齊王豫州刺史,大業三年,又轉任雍州刺史、河南尹、開府儀同三司。還把太子的幾萬部下都轉給他,可他卻十分驕縱,親近小人,經常派屬下尋求聲色犬馬。”

    “齊王妃子早亡,結果他卻與亡妃寡居的姐姐私通,還生下一子。最讓圣上惱怒的還是齊王居然還請相士到府中,為這個女人和孩子看相,而相士說這女人將為皇后,還說那孩子將來會成為太子。齊王越發認為自己天命所歸,于是越發胡做非為。”

    “元德太子的三個兒子被他視之為阻礙,暗中行使巫術,想要一一除掉。事情敗露之后,圣上賜死了元氏,從此對齊王恩寵日益減少,這些年,圣上一直把齊王帶在身邊,走到哪帶到哪。這并不是恩寵,而是不放心,怕他再惹禍端。”

    “三個皇孫之中,身為皇長孫的燕王楊倓聰明早慧,最受圣上寵愛。圣上一直有心立燕王為皇太孫,可卻猶豫不定。主要是因為燕王雖為長孫,卻非嫡出。而代王楊侑雖是嫡出,可偏偏不如燕王聰明。”

    蘇定方聽到這兒,不服氣的撇嘴道:“一個對瓦崗束手無策,白白葬送了殿下打出的大好局面;另一個被壓制在長安動彈不得。他們哪有咱們殿下聰明英武?”

    李靖認可道:“現階段也只有英武殿下才能帶領大隋走出困境。但是殿下和燕王一樣,都是庶出。按宗法制來說,第一繼承人當是嫡孫代王楊侑,然后才是庶長孫楊倓,接著是殿下。圣上不立嫡次子齊王楊暕,如果反立庶長孫燕王,亦或是殿下就于宗法不合。畢竟太子去世后,要么立嫡次子,或嫡長孫,從來就沒有越過嫡次子和嫡長孫卻立個庶長孫的道理,庶次孫就更沒機會了。”

    牛進達道:“照你這么說,咱們殿下豈不是半點機會都沒有了?”

    “和平年代的確沒有半點機會,可現在是亂世啊!亂世之中實力為尊,別的都不重要…只要殿下立下一個個輝煌耀眼的功績,那么,一切事情就會順理成章的發生了!而這,也是我要把始畢留給殿下的根本原因。殿下重情重義,不會忘記大家相讓之功的。”

    牛進達不滿的白了李靖一眼,“我說老李,你這話說得讓我渾身不得勁,好像我們就在意這點功勞似的。咱們一個個被殿下破格提拔到今天這個位置上,不說一個始畢,就算百個始畢也填不平這份知遇之恩。”

    蘇定方、薛萬均贊同!

    李靖大點其頭,他一直窮困潦倒到四十六歲,本以為一生庸碌,但是在韶光將盡之時,楊侗給予了他另外一方天地,所以他比任何人都珍惜這個苦候多年的機遇,說起知遇之恩,他比任何人都看得重。

    正因如此,李靖任勞任怨的帶兵之余,還傾盡全力的教導諸將,目的是為楊侗培養出更多的將才、帥才。畢竟,他是奔五的人了!能夠為楊侗效力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咚!咚!咚!’李靖話音剛落,鼓聲驟然敲響,鼓聲如雷,鋪天蓋地的突厥士兵如海潮一般涌來,突厥軍再一次對殺虎關發動了瘋狂的進攻。

    殺虎關!戰火再起。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45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