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082章:血染汗庭

正文 第082章:血染汗庭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新一周開始了,祝大家在新一周有一個美好開始!第四更到!請書友以票票、收藏支持)

    突厥漠南汗庭外,兩軍對峙。

    步利設見隋軍不動,大聲吆喝道:“突厥勇士們,見證你們勇猛的時刻到了,跟我一起沖殺過去,讓那乳臭未干的隋朝楚王知道,在大草原上,我們突厥永遠是不敗的王者!”

    突厥人齊聲哄笑。

    如果是面對一座漢人的堅城,他們或許束手無策,可是在這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對方既無戰車,也無步兵,就三萬輕騎,敢來挑釁他們五萬騎,這不是自尋死路是什么。

    “看到隋人的鎧甲和刀劍長矛馬槊了嗎?那都是好東西,那明光甲可以換三十匹好馬呢!誰殺死隋人,那隋人身上的鎧甲武器就是誰的!”

    突厥人的每一件鎧甲,那都是父傳子、兄傳弟,破了爛了縫縫補補又穿,更多的士兵甚至只能穿皮甲。

    現在,他們面前三萬多隋騎,在他們眼里,那就是三萬多件精美鎧甲,更別說還有那些騎槍、橫刀、鐵鞭鋼锏銅錘弓弩了。

    每一樣,都是好東西啊。

    突厥人士氣高昂的殺向隋軍,甚至已經在想著一會要怎么多奪取幾件戰利品了,而且把隋軍俘虜了,還能幫他們牧羊喂馬。

    對面!

    一騎策馬飛奔而來。

    “殿下。”

    “如何?”

    “裴將軍領五千重騎已經在西門兩里之外的森林就位。”

    “沒被發現吧?”

    “沒有。”

    “很好!”楊侗滿意的點頭。

    “突厥兵來了!”秦瓊向楊侗提醒道。

    楊侗手搭涼棚向前望去。突厥五萬騎兵猛然沖了過來,幾里寬的草原上,全都是突厥人,鋪天蓋地策馬沖來。

    “讓突厥俘虜上!敢不沖陣者殺!”

    一隊隊隋軍逼著被俘來的突厥部落男子拿著弓刀沖向突厥騎兵。

    這些人沖了沒一會,都在馬上高聲用突厥語大呼。

    他們在喊叫著自己是突厥人。

    五萬突厥騎兵沖擊的勢頭停頓了一下,很快他們就放這些突厥族人過去,或者干脆讓他們加入自己的隊伍,一起反沖隋軍。

    步利設哈哈大笑。

    “該死的楊侗,我突厥勇士怎么會打自己人?還要多謝他送來兩萬多名青年勇士。”

    然而就在步利設得意狂笑之際,變故突生。

    逃入突厥軍陣之中的俘虜,居然開始揮刀猛砍起突厥人來。

    原來,前面的八千多名俘虜是真的,可后面的卻是一萬人馬俱甲的隋軍,他們在鎧甲外穿著突厥人的衣服,對于馬匹也稍作掩飾

    倉促間,突厥人根本沒有預料得到。

    “殺!”

    尉遲恭、羅士信身為箭矢之尖,一桿馬槊翻飛劈砍,勇不可擋。

    “殺殺殺!”

    重裝騎兵們一旦沖鋒起來,他們的眼里只有攔路的敵人,而沒有其它。

    擋我者死!

    無數箭支射來,但突厥短弓射出的箭矢都被重騎們的鎧甲和擋住,少數箭射透外面的鐵甲,可里頭還有皮甲。

    皆甲人馬。

    卸掉絕大多數的箭矢。

    而在突厥人看來,這些人就是殺不死的怪物。

    有心算無心之下,隋軍在剎那之間就殺得天昏地暗,血流滿地,尸骸累累。

    楊侗見偽裝之計湊效,又見突厥軍明顯不是精銳,情知始畢帶走了最精銳的附離狼騎以及各部精銳,漠南固然還有許多部眾,可卻差多了。

    于是也不再顧慮,讓秦瓊攻左翼,自己為右翼主將,率領玄甲軍,水天姬統領飛羽弓騎獵殺突厥逃兵。

    “跟我大殺特殺!”

    楊侗的勇悍血氣全部釋放出來,如同變了一個人一樣,整個人張揚霸道,目空一切。

    一身明光鎧甲的飛羽弓騎呼嘯著迎了上來。

    幾下呼吸的功夫,就狠狠地楔入亂成一團的突厥騎兵之中。


    秦瓊那一邊亦是不遑多讓。

    戰亂中的步利設一眼就發現了楊侗的存在:這是楊侗這一身頂級明光鎧的另一個特性,明光鎧打磨如鏡,在太陽的照射下會反射出耀眼的光芒,添加威勢的同時似乎還在向所有敵人述說他是統帥,向這里進攻。

    步利設二話不說,取出背上的鐵胎弓起拉成滿月,搭箭就射了過去。

    他弓馬嫻熟,這一箭去勢之猛,破開重重人海,眨眼已到楊侗近前。

    楊侗面不改色,裂天槊只是向上一挑,槊刃正中箭尖,將箭羽打飛了出去。

    他起手一槊貫穿了周遭一名突厥兵的胸膛,催動跨下良駒,硬生生排開一條血路,率領飛羽弓騎向突厥兵陣形腹地挺進。

    步利設一箭不中,又連射三箭。

    楊侗好似長了三頭六臂,三個不同角度的箭都輕易接下,接下之余,尚有余力舞動長槍,屠殺著周邊的突厥騎兵。驍勇善戰的的突厥騎兵,竟然無人是他的一合之敵,讓他一人就撕開了隊陣,沖入了中心腹地。

    看著楊侗漸漸逼近,步利設突然意識到楊侗要干什么,表情一陣驚恐,大喊呼叫。

    幾十名附離立刻擋在楊侗面前。

    “滾!”楊侗冰冷的喝道過后,手中的馬槊瞬間幻化出千層云浪,萬般光影,以無法想象速度刺出了上百下,阻擋的幾名附離好沒有反應過來,就以紛紛摔下了馬匹。

    楊侗盯著步利設,一個沖刺之間,裂天槊仿佛化成一道盤旋曲折的銀色閃電,如一條吞噬一切的蜿蜒巨蟒一般,帶著一股無敵的威視,向著步利設殺去。

    “什么!”

    如此可怕的一擊,讓步利設面色雪白,槊刃雖未到,但那恐怖的氣勢,卻似乎將他的身體禁錮住了,當他用盡全身力氣,咬牙切齒的拿起槍,阻擋了上去后,確恐懼的發現竟然刺了空,楊侗這套槊法的精華就在一個詭字,讓人無處可尋,防不勝防。

    裂天槊一個偏移過后,瞬間洞穿了步利設的心房,將他整個人從馬上刺倒于地。然后以摧枯拉朽之勢穿透了突厥騎兵隊。

    一槊刺死了突厥旗手。

    銀狼大纛倒下。

    有突厥附離拼死上前,要撿起銀狼大纛,楊侗卻已趕上,一槊一個,連砍翻幾人,然后橫刃一切,便把銀狼大纛奪下,直接圈在了裂天槊桿之上。

    他一槊斬下步利設的首級,大吼道:“步利設死了!!”

    “步利設死了!!”他手下的那些弓騎,也一齊高喊。

    “四王子死了~”

    “四王子死了~”

    失去了指揮的突厥兵只知道為他們的王子報仇,雜亂無章的蜂擁而上。人數雖多卻無規律,亂打一通,而隋軍卻合理的運用戰陣配合,利用兵甲的優勢,不斷的收割著突厥騎兵的性命。

    “殺!”

    突然,驚天動地的怒吼在突厥兵的身后有響起,楊侗瞇眼看去,卻是尉遲恭和羅士信穿鑿一空后,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調整陣容,重新組織力量。接下來的是一波更加兇狠的突擊!

    他們二人拉開距離是為了凝聚一次更強更猛的攻勢。

    仗打到這個地步,喪失指揮的突厥兵潰不成軍,戰場上的突厥人無心戀戰,拋下數萬尸體開始四散而逃……

    隋軍窮追不舍,朝著汗庭西門方向殺了過去。

    叱吉設在附離的護衛逃向了汗庭西門。

    遠遠的看到大門洞開,叱吉設為之大喜,不管不顧的悶頭而入!

    就在此時,冰冷的箭雨從城中射出,一簇簇地攢落到了突厥逃兵的身上,首當其沖的叱吉設被射成了刺猬。

    城樓上義成公主現身。

    她的身后是幾百名鮮血淋漓的隋軍。

    由于步利設、叱吉設“勝券在握”,所以守軍連城門都不關,就在楊侗他們交戰之際,裴行儼率軍突入了汗庭,將突厥猝不及防的守軍殺了個干凈,并依照楊侗的吩咐,成功說動義成公主說降了城中的突厥人。

    等那邊兵敗,叱吉設他們想敗退入城,結果卻被守株待兔的隋軍一波箭雨帶走。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45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