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073章:烏合之眾

正文 第073章:烏合之眾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奪下三萬大軍的兵權后,楊侗并沒有急于平叛,而是把大軍全部拉到樓煩郡與太原交界的系舟山。

    這是南下北上的戰略要地,他在這邊扎下營寨,一邊坐等劉武周的到來,一邊消化軍隊。

    除了任用精武軍二品、三品武學士當軍官,還令高君雅為這支大軍的統帥!至于羅士信則接手怒濤營,玄甲軍由楊侗自己帶領。

    這一日,一名斥候奔到王威面前稟報:“啟稟殿下,劉武周大軍于樓煩郡秀容縣集結,人數約八萬。”

    “裝備如何?”楊侗目光一閃。

    “服色駁雜,有的穿兩檔鎧,有的穿皮甲,有的就只穿布衣,兵器也是亂七八糟,長矛、短刀,卑職甚至還看見了鋤頭。”

    “有騎兵嗎?”

    “回稟將軍,騎兵五千,但是很混亂。”

    楊侗笑了起來,憑他的經驗判斷,這是混雜的一群烏合之眾。不過想想也是,劉武周只是鷹揚郎將,能有多高的軍事水準?

    房玄齡道:“劉武周這只老鼠終于忍不住出來送死了,殿下,臣建議跟在劉武周后頭,直接打穿樓煩、雁門、馬邑!其他縣交給高君雅將軍收復!”

    受到楊侗的影響,楊恭仁、房玄齡、楊師道這些文人也喜歡上了楊侗那種霸道的行事方式,也不想磨磨唧唧的跟著心懷鬼胎的人客氣!

    “好!”楊侗笑著說道:“大軍一動,令王威按計劃行事!”

    房玄齡興奮道:“喏!”

    …………

    劉武周很郁悶!

    自他起兵以來,一直就處于缺糧的慘景,目前突厥給他的牛羊基本上消耗完了,如果沒有收獲,這個冬天會非常難過。

    這一入冬,始畢可汗他們自己都難,幫不到他,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往南掠奪。

    劉武周也知道,自己的軍隊都是強征入伍的百姓,幾個月前他們還在地里種田,在酒肆里當伙計,他們沒有經歷過真正的戰場殺戮,對死亡有種深深的恐懼。之所以一口氣奪下四郡,一是有突厥的幫助,二是百姓沒活路了,這才導致兵鋒所指、所向披靡。這固然擴大了地盤,但沒有經過戰爭的磨礪,新兵終究是新兵,他唯一能夠依仗的實則是由家族家奴和府兵湊出來的兩萬余人。

    這樣的軍隊根本不是正規軍隊對手,他很識相。可他沒想到楊侗斷了他南下的路,這塊大石頭若不搬開,他的軍隊會因為缺糧而自行崩潰。所以,哪怕打不過也得打一仗試試。

    但是,他的頭號大將宋金剛卻有不同的意見,覺得這跟送死沒什么區別。

    “陛下!”

    行軍途中,宋金剛做最后努力:“我們的兵沒有經歷戰事,根本不是正規軍的對手,楊侗的兵個個能征善戰。我們真的不是他的對手,撤退吧。”

    “撤退?”

    劉武周驚訝的看著宋金剛:“你……這是什么意思?我們退兵,吃什么?”

    宋金剛苦笑:“陛下,打肯定打不過的,我們放棄離石、樓煩,固定忻口城,然后裁減軍隊,以民養軍!依托險關訓練出一支精銳大軍。”

    這也是宋金剛和劉武周理念上的矛盾。

    劉武周是馬邑人,思想接近草原人,他非常崇尚以搶掠維持軍隊政權的理念;宋金剛則主張以民養軍,不可竭澤而漁,這幾年造反風起云涌,凡事以掠奪為生的叛軍幾乎都銷聲匿跡了,而存活壯大的勢力都是以民養軍,比如南方的杜伏威、王薄就以民養軍得以壯大。而搶劫為主的孫宣雅、高士達、張金稱都先后亡了,翟讓為主時期的瓦崗軍也因此而得不到地方百姓的支持。

    宋金剛不止一次勸過劉武周,但雙方都是不歡而散。

    “軍隊只有經過一次次的淘汰才能去除雜質,最后活下來的才是真正的精英!裁軍就別說了。還是說說眼前這道關口吧。”

    劉武周人是不錯的,勉強肯聽取建議,為籠絡人也出手大方,但他也有自己的顧慮:“我們的軍隊本就良莠不齊,若是就這么走了,軍心就散了。而且,對方是騎兵,逃也逃不過。”

    宋金剛嘆息道:“我擔心馬邑和雁門啊!”

    劉武周倒吸了一口冷氣,“你是說,楊侗極有可能繞到我們背后去了?”

    宋金剛道:“不是繞到我們背后,而是冀州軍兵出上谷飛狐陘。我們的守軍怕不是對方的對手。”

    劉武周大怒:“那你不早說?”

    宋金剛苦笑:“我說幾次了!”

    劉武周道:“那退兵吧!”

    宋金剛:“但愿來得及……”

    話音剛落。

    一聲高昂的號角聲突然響起,頓時戰馬嘶吼,喊殺震天,大地都在震動,劉武周和宋金剛心中一驚,只見綿延無盡的軍隊真急速的沖來。

    數萬大軍列成八個方陣席卷而來,如山如林,綿延兩三里之地,可怕的殺氣彌漫在天地之間,一面巨大的戰旗在狂風之中勁舞,耀眼的“隋”字帶著一股驚人的威視。

    劉武周臉色頓時變了起來,像這樣嚴整的騎兵陣形,他也從沒有見過,他忍不住看著身后的士兵,見這些士兵臉上都隱隱露出畏懼之色,就是宋金剛臉上也是露出凝重之色。

    軍士們緊張得咽了咽口水,握著武器的雙手微微的顫抖,一些山賊、土匪之類的他們尚且無懼,但如此大規模會戰的場面,他們何曾見過,一個個面色蒼白,不知所措。

    “夫君!怎么打?”水天姬親熱的叫道。

    楊侗望著眼前黑壓壓的一片,對身邊的秦瓊說道:“本王出道至今,從來就沒有見過幾萬大軍這么一起擺在一起的,聲勢浩大啊!”

    秦瓊道:“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殺進去,必定能夠沖散他們。”

    “騎兵沖陣是能擊潰他們,但是我們也<!--中间广告位置-->會損失。”楊侗向水天姬說道:“武妃娘娘,先讓他們見識一下飛羽弓騎的厲害。拋射!”

    “是!”水天姬甜甜一笑,趕緊命令飛羽弓騎沖出去,無數只利箭就朝叛軍射了過去,對面烏壓壓的一片,根本連瞄準都沒有,徑自朝對方的大軍落了下去。

    讓人意外的是飛羽弓騎發射的目標不是對面的敵軍,竟然是天空!

    此時就見那些射向高空的箭矢竟然出乎意料地飛行了相當遠的距離,畫出一個大拋物線后,如雨點一般灑落在對方的隊伍中。雖然沒有特定瞄準的目標,但范圍相當廣闊,而且一波接一波,毫不停歇——飛羽弓騎分三排輪射,循環進行,形成了無間歇的箭雨打擊,頓時成了敵軍可怕夢魘。

    “舉盾。”

    劉武周一見對方張弓搭箭就知道事情不妙,趕緊命人舉起盾牌擋在面前,卻聽見后面穿來一陣陣慘叫聲,他回頭望去,卻見敵人射出來的弓箭超過了百步,弓箭盡數落在自己的身后幾十步之外,那些士兵還沒有來得及防御,紛紛被射中,幸運的被一支箭射中,倒霉的卻是被射程了刺猬,已經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放箭。”遠處又一聲嬌喝,空中再次傳來一聲厲嘯,再次烏云遮日,背后又是傳來一陣慘叫聲,又有數百士兵倒在對方的弓箭之下,偏偏自己這個時候連對方一個人都沒有殺死。

    “可惡啊!”

    宋金剛看得分明,心中極為憤怒,雙目赤紅,他一向是沖鋒在前,從來就沒有今天這樣憋屈,連敵人的衣服都沒有碰到,就被敵人射殺了一大片。

    眨眼之間,一萬飛羽弓騎一波又一波放射,盡情的收割著敵軍的性命和士氣。

    隨著一聲聲慘叫,敵軍紛紛倒地,中箭的部位大多是肩、頭和四肢。猝不及防下,許多士兵被活生生地釘死,慘不忍睹。雖然他們也配備有簡易的皮盾,但無法完全抵御從天而降的箭雨。這一驟變也讓劉武周驚呆了,一時竟然不知如何是好,看著轉眼就已經死傷幾千人,如夢方醒的大吼道:“保護頭頂,變縱隊沖過去!”

    “陛下,他們已經停下來了。”宋金剛忽然指著遠處說道。

    劉武周望了過去,果然發現這支騎兵停在遠處,約有百余步的位置,正靜靜的站在那里,與三萬多名未動的騎兵一南一西看著自己,一時間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可惡。”

    劉武周因為流動作戰而成就今天的事業,一看這架勢就知道楊侗這是想干什么了,分明就是著自己一旦行動,對方就會殺上來,只是對于這種方式,他根本沒有對付的辦法,想打也打不著對方,想跑,兩條腿也跑不過四條腿。

    “陛下,現在該怎么辦?”宋金剛憤怒地說道。

    “將騎兵聚集在一起斷后,剩余的軍隊緩緩前進,朕就不信楊侗會沖擊我們的隊伍。”劉武周心中也隱隱有一絲后悔!

    早知道如此,就應該聽宋金剛的,調頭就退。當下眼珠轉動,說道:“楊侗這是要拖住我們的速度,為的就是逐步蠶食我們,既然如此,我們就用老弱斷后,精銳在前面,舍棄一切可以舍棄的東西,我們的行動也能快一點。”

    “好。”宋金剛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

    “走。”劉武周狠狠的看了遠處的楊侗一眼,一見大軍出動,那支弓騎兵再次行動起來,戰馬一陣小跑,距離與自己越來越來近,劉武周已經察覺到自己身邊的士兵臉上有些恐懼了,遠處的騎兵雖然沒有進攻,可是遠比進攻所產生的威懾力要大的多。

    “進攻。”

    水天姬看見對面的大軍已經行軍,心中得意的指揮士兵,一陣呼嘯,山崩地裂,等沖到五十步的時候,她領著士兵朝一側飛奔,張弓搭箭,就是一陣箭雨,箭雨呼嘯,朝前面前進的士兵頭上落去,幾千余人再次倒在地上。

    等到劉武周反應過來的時候,水天姬領著騎兵再次飛奔,兩者拉開距離,使得劉武周就算是想進攻,也夠不到對方的戰馬,反而是自己身邊的士兵早就是心驚膽戰,一旦發現背后有戰馬聲響起,就是一陣慌亂,朝前面飛奔,打亂了隊伍不算,更是帶起整個軍心的不穩定。

    就在這時,戰鼓聲再次震天響起,楊侗終于出動了,大軍分成七個陣式,如山呼海嘯一般沖了出來,震動著大地,原本準備撤退的叛軍立刻被可怕的騎兵給沖飛了,接下來不是被踩死,就是被挑殺,幾萬精騎所向披靡,人頭翻飛,軀干四裂,地上尸塊累累堆積,沒有一具完整的尸體,殘肢斷臂隨處可見,令人慘不忍睹。

    幾萬騎兵無可阻擋的,直接向著中軍而去。

    宋金剛已經從混亂中醒悟,此時他心慌意亂,回頭大喊一聲“快撤!”

    他也不管劉武周了,大喊道:“往山里撤。”

    他剛剛沖出重圍,卻見數十步外立著一千名騎兵,為首大將一身絢麗銀鎧,鞍橫裂天槊,手執一張巨弓,見宋金剛沖出重圍,他冷笑一聲,拉弓如滿月,一支鐵箭脫弦而出,一箭從宋金剛腦門射入,鐵箭穿腦而出。

    宋金剛從馬上栽下,慘死在楊侗箭下。

    楊侗放下弓令道:“傳我的命令,投降者免死,頑抗者格殺無赦!”

    宋金剛陣亡,“皇帝”劉武周不見蹤影,斗志崩潰的叛軍紛紛跪地投降,向東面突圍的士兵也被騎兵包圍,全部被殺死,至此,劉武周的六萬軍除了自己帶著的五千余騎突圍成功外,投降者約有五萬余人,全軍覆沒。

    “這仗打得…都不知道應該怎么說了…”羅士信實在無力吐嘈了。

    秦瓊贊同:“比以往遇到的叛軍差多了!”

    “很好理解!”楊侗道:“不管是冀州還是河南道,都亂了七八年,那些活下來的悍匪,都是強中之強手!劉武周的兵本就是烏合之眾,李淵又沒有認真的打過,我們對付起來當然容易。”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44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