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072章:確定謀反

正文 第072章:確定謀反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翌日清晨!

    楊侗調一隊玄甲軍,將長孫無垢護送回涿郡,‘活神仙’章仇太翼很有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高人范,趁興指點楊侗他們幾招卸力之道就走了。

    早餐之后,楊侗帶著被章仇太翼‘冊封’的‘武妃’娘娘,與四將步入太原府衙!

    在李淵、王威、高君雅宣讀了皇帝對自己的新任命,以玄機上將軍之名,行使著兼掌河東軍隊的權力。

    李淵只覺腦中轟然巨響,他張著大大的嘴巴好半天合不攏。

    他的家族雖然沒落已久,但實際一直得到關隴獨孤氏、竇氏等權貴的支持;而在關東,太原王氏、聞喜裴氏以及一些中小士族也或明或暗的示好于他。

    正是各方勢力共同發力,他李淵才成功當成了太原留守,他李淵也一直有心把大隋取而代之!只是理智一直在勸他隱忍,也是他的好友密友裴寂、劉文靜一直在為他謀劃,這才一步步的做大。但是楊侗的強勢崛起,使他不得不默默的縮了回去。

    可功夫終不負有心人,李淵終于等到最合適的機會。

    一、是關中大大小小世家在獨孤閥、竇閥、李閥感召下,已明確表示主持!只要李淵入得關中,大家給人給糧!

    二是李淵以‘征伐所得,子女玉帛,皆可汗有之’的利益分配,說服突厥始畢可汗,出兵幫他牽制楊侗。

    三、他沒有時間了,楊廣召他去江都,而關中因為朝廷開倉放糧,人心漸復,若是再等上一段時間,思定的百姓不會跟著他干了。

    不過盡管有了以上四個條件,但李淵還是有些忐忑不安!

    大隋雖然大勢已去,但還沒有到分崩離析的最后時刻,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背棄大隋,現在離隋朝分崩離析還欠那么一把火候,離大隋朝這頭巨大而羸弱的駱駝最后倒下還差兩根稻草的力量。

    就在這個時候,南方蕭氏宗族蕭銑起兵造反了。蕭銑作為西梁朝貴族的造反,意義非同尋常,得到南方士族的廣泛擁護。蕭銑自封為梁公,宣布重建梁朝,他下令約束軍紀,愛護民眾,不得濫殺無辜,所有郡縣投降官員皆任原職。吳興太守沈法興也起兵響應,聚兵十萬人,占據江南富饒之地。從江南沈法興、鄱陽林士弘到荊襄蕭銑,起義風潮席卷整個南方,這就意味著隋王朝的南方開始崩潰。

    李淵知道這就是他等待已久的另一根稻草出現,而他李淵就將是壓垮隋王朝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是!

    一切準備就緒的現在,楊侗居然被封為玄機上將軍,還要奪走他手上的三萬大軍,這道理就跟娶到心儀多年的女子,可到了洞房當晚,新娘那啥來了!

    這讓李淵怎么受得了?

    楊侗心下冷笑,面上卻不動聲色的發出誠摯邀請,“李大人是將門之后,英勇善戰,弓馬嫻熟,熟知兵法,本王想讓你當副帥,統領怒濤、狂瀾、海嘯三軍,與本王一道北上平叛…此三軍人數三萬,不說天下無雙,卻也是以一擋十的百戰雄兵乃是冀州最精銳的部隊…”

    李淵只聽得冷汗直冒,你那三軍是強,但只聽你的,老子去了,連骨頭都不剩。

    就李淵急思解救之法時,楊侗又向相貌丑陋的李元吉道:“李將軍作為李家三子,在繼承家業方面有劣勢,但本王認為將軍應該到戰場上,依靠自己的實力博取百獸之王的威名,而且本王也相信將軍有這份能力!真的英雄,功名歷來只向馬上取。怎么樣?有沒有興趣一起干?”

    一番話,將李元吉鼓動得熱血沸騰,大有生我者父母,知我者秦王之感嘆。

    他長得丑陋,被家人嫌棄,只有大哥李建成真心待他。他對弱者的暴戾,事實上也是自卑者的發泄!如今經楊侗如是一說,他忽然發現自己有了新的價值觀:成為人上人,讓天下英雄由衷膜拜。

    李淵暗叫不好,李元吉這小子率任而為,一直不知自己的謀劃,才對‘皇帝’的冊封那么高興,如今也是,這若是跟著楊侗去了,他手中就多了一個質子,連忙道:“殿下,臣當日從馬上摔下以后,身子是不行了。而犬子元吉雖有幾分蠻力,卻非大將之才,去了也只會誤了國家大事……”

    李淵為了保兒子,一口氣的將李元吉往壞里差里說,什么頑劣成性、不堪大用、殘暴之類的詞匯只管甩到兒子身上……全然沒發現李元吉眼眸中的怒火、失落、恥辱……

    楊侗遺憾的向李元吉,一副我欣賞你,但你老子瞧不起你的模樣,但還是說道:“我知道將軍古異的相貌,給自己生活帶來諸多不便,但如果你名滿天下,別人對你只會仰視、崇敬。希望有朝一日,你我能夠并肩作戰。”

    李元吉強忍住心頭的憤怒、心酸,深深的吸了口氣,感激道:“多謝殿下重視!”

    李淵雖是把父子保下了,但辛辛苦苦囤積起來三萬精兵卻落入了楊侗之手。

    楊侗見李淵一臉苦澀,心頭卻樂開了花!

    官場之爭儼如戰場之爭,固然講陰謀詭道,但有的時候把詭計擺明了,對方雖然知道卻也無可奈何,陽謀是更多是借勢,以勢壓人,在強勢面前,陰謀就顯得如此無力。

    楊侗這一手就是典型的陽謀,李淵明明知道楊侗是在奪軍權,但為了父子二人的安危,卻也只能妥協,沒有一點反抗的辦法。

    因為他現在還沒造反,所以這軍隊自然是朝廷的軍隊,有圣命在手的楊侗全部拿走,他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現在翻臉更不行,因為楊侗帶來了四萬多精兵,加上王威、高君雅手中的軍隊,足有六萬之眾,他翻臉是找死。

    更重要的是這三萬大軍雖由他掌握,但日子并不長,而且他是以效忠朝廷的名義組建起來的,除了有限幾人,九成九以上的將士都不知道他要反隋,<!--中间广告位置-->如果真打起來,這支軍隊肯定會站在朝廷那一邊。

    李淵唯一能做的是乖乖的放棄這支軍隊。否則,楊侗分分鐘讓他做鬼。

    楊侗拿下李淵的三萬大軍,第一步就是消除隱患,把隊正以上的武官一律剔除,然后以推薦、自我推薦、強者為尊的方式產生出新的隊正、旅帥、校尉,僅此一招,就讓這支軍隊反響熱烈。

    至于郎將級別將領,則由隨軍的精武館二品、三品武學士擔任,這些人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已經熟知冀州軍紀及訓練方法,當一個千人將卻是綽綽有余……

    ……

    太原城李府!

    李建成和李世民憂心忡忡的來到父親的書房前,兄弟二人記不清楚.這是第幾次前來找父親了。自從兵權被楊侗取走,李淵就把自己關在書房內整整三天,任何人都不見,所有人都擔心到極點!

    兄弟二人當然知道父親為何痛苦,那三萬大軍是李家起事的根本,卻被楊侗輕易取去了,從而使父親多年計劃變成鏡花水月,極度失望沉重地打擊到了父親的雄心,但兄弟二人認為,事情沒到那么糟糕的程度。

    兄弟二人站在書房外徘徊,都不知道應該怎么勸說。這時劉文靜匆匆趕來,他剛剛從外地回來,也知道兵權被奪之事。

    他上前笑道:“你們父親還想不通?”

    李建成嘆道:“沒點消息。”

    劉文靜扯開嗓子道:“叔德兄,給你報喜來了,你要不要聽?”

    半晌后,房間里傳來李淵沉重的聲音,“都進來吧。”

    李建成和李世民對望一眼,還是劉文靜厲害,一句話便說動了父親,李世民小聲問道:“世叔有什么喜事?”

    劉文靜一笑,“你們馬上就會知道?”

    三人走進書房,李氏兄弟有些愣住了,原以為書房又臟又亂,父親也是精神萎靡、容顏憔悴,可是呈現在眼前的書房依舊整潔,桌子上也擺滿了地圖,父親雖然容顏憔悴,卻神采奕奕的,看上去十分精神。

    兄弟二人頓時明白,自己父親并沒有受到打擊,而是獨自一人思考對策。

    李淵對劉文靜笑道:“不是因為你的喜事,而是我想通了,所以不要居功。”

    劉文靜呵呵一笑:“那再好不過了。”

    四人就坐!

    李淵先問李建成,“竇義走了嗎?”

    竇義是竇氏家主竇威的次孫,在兩天前給李淵送了一封信,李建成答道:“稟父親,竇義還在等父親回信。”

    李淵點了點頭,這才對劉文靜笑道:“說說你的喜事吧!我倒是要聽一聽了。”

    劉文靜道:“我聽說楊侗奪了大人之兵,所以我特地恭喜大人,楊侗帶走了大軍,王威、高君雅戒心大降,大人可以從容起事了!”

    李建成和李世民的眼睛一亮,劉文靜果真目光獨到,別人都是看到折翼,他卻看出機會。

    李淵笑了,他也是想通了這個問題,劉文靜和他不謀而合。

    劉文靜又笑道:“喜事二、代王于關中放糧,各種不利關隴權貴的流言滿天飛,在有心人的引領下,世家各種黑幕被百姓所知…到時候,大人奪取關中,隨便除掉幾個與獨孤氏、竇氏有怨的世家…便可收得民望!”

    “我也是這樣考慮的,河東這邊穩打,借戰事練精兵。等關中再亂一些,我再去收拾殘局!這其間扶持幾支兇悍流寇于關中作亂,取得世家門閥錢財糧食為己用!入了關,再一一‘平息’!”

    劉文靜點頭道:“一旦大人入關,關中各大世家就會迫不及待的要權,給了的話,不利于新政權的穩固;不給,他們不滿意,會離心離德,給大人制造麻煩。扶持兇殘流寇,既得錢糧,又達到削弱各大世家力量…當關中徹底大亂,各大世家對大人的到來,必然是嬰兒盼父母,大人執政也更順暢。”

    李淵點點頭,目光里露出一絲憂慮,“其實我最擔心的還是楊侗。”

    “大人又繞回來了。”劉文靜笑了一笑,認真的分析道:“劉武周的確不是楊侗的對手,可北方還有一個強大的突厥,楊侗若輸,那大人的憂慮不復存在。”

    “若是贏了呢?”

    “始畢可汗如日中天,目空一切,自然集大軍報復,如此一來,楊侗就更沒有力量對付大人了。而且我覺得他已經猜到我們,或者別的關隴貴族要奪取關中,所以他先借用這這支力量來削弱關隴貴族,引發關中大亂!同時,身為庶次孫的楊侗,身世不如代王楊侑高貴,順序不如庶長孫燕王楊倓,只要圣上活著,不管天下再怎么亂,帝位再怎么排都輪不到他,因此,他比任何人都希望楊倓和楊侑死于戰亂之中,一旦我們起兵進軍關中,他還能借口平亂出兵!”

    最后,劉文靜下了定斷:“楊侗外有突厥強敵,內心又希望兄弟死,所以我認為在沒有其他人于關中起事前,他是不會對付我們的。”

    這時,李建成小心地插口道:“秦王會這么絕情嗎?”

    李世民冷笑一聲:“遠的不說,就拿最近的楊勇、楊廣、楊諒來說吧!三人是同父同母的親兄弟,照樣殺得你死我活…何況,楊侗和楊倓、楊侑還不是同父同母呢。這叫最是無情帝王家!”

    李建成聽得身子微微一顫,張了張口,卻不敢說什么。看了看李世民一眼,目光下移,低著頭也不知在想什么。

    這時李淵目光陰冷道:“我考慮了三天,我已決定,只要楊侗一走,我們就在暗中集結士兵!等他與突厥接戰,立即起兵。而在一統天下前,任何條件都可以答應突厥!”

    “父親英明!”李世民大贊,楊侗害李家成為天下笑柄,而最大的笑料又是他李世民,對楊侗,他早已恨之入骨。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44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