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070章:章仇太翼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070章:章仇太翼

正文 第070章:章仇太翼

推薦閱讀:

    李府正堂!

    “無忌!”一道溫潤的聲音從長孫無忌身邊傳來,李建成手持酒杯,坐到了他身邊。

    “世子!”長孫無忌勉強一笑。

    “哎!實在抱歉了…”李建成語聲中帶著絲絲無奈。

    長孫無忌搖了搖頭!雖說小妹的公道被大隋王朝討了回來,但是小妹也毀了!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他的功利之心。

    “來,咱們喝一杯!”李建成借碰杯的機會,急促的低聲道:“讓弟,長孫妹子,立即離開太原。”

    長孫無忌瞬間渾身一震,面色煞白一片,不敢置信道:“難道……”

    李建成點了點頭:“你仔細看看,少了誰?”

    長孫無忌迅速掃了一圈,道:“三公子和劉弘基。”

    “元吉對盡心盡力照顧母親的長孫妹子充滿敬意!他是我派出去的……”

    “我妹妹都這樣了…這,這到底是誰?”長孫無忌悲憤之極,平時的冷靜,整個人失態了。

    “……”李建成一時之間答不上話來。

    “我明白了!多謝世子相告!”長孫無忌拳頭緊握。劉弘基是李世民最忠實的部下之一,誰要殺自己的妹妹不言而喻。

    “呵呵!”長孫無忌突然蒼涼低笑了起來,頓時心寒一片。

    “無忌!”李建成頓時著急的問道。

    “我要去看我妹妹!世子之恩,無忌銜草為報。”長孫無忌搖搖晃晃的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長孫無忌離開李府,一路狂奔向長孫無垢所在之處。

    一顆心,已經繃到了極致。

    待他沖到小院之時,入目一片狼藉!

    只見劉弘基倒在地上不知死活,而二十幾名蒙面黑衣人倒在血泊之中。

    唯一站著是一個身穿華服的蓋世丑八怪。

    那張臉怎么形容呢!

    長的跟馬臉一樣長,小眼睛、大鼻子、小耳朵、闊嘴巴,右臉上頰上生著一顆大痣。五官根本搭配不到一起,簡直就是一個面團亂揉一下的結果。這家伙丑到了全新的高度,一個讓人無法忍受的境界。

    他,便是李淵三子李元吉。

    李建成溫文爾雅、風流倜儻;李世民陽剛英武、灑脫帥氣,與李建成不相上下、對比鮮明。李淵是上了年紀,卻也相貌堂堂。

    可李元吉沒有半點李淵、李建成、李世民的模樣,難怪以賢惠著稱的竇氏會嫌棄了。

    長孫無忌依稀知道竇氏生下李元吉后,看了一眼就讓人將這個兒子丟了。都說兒不嫌母丑,可李元吉的丑居然讓生身母親都無法忍受。

    但此時,長孫無忌卻覺得這張丑臉是世上最漂亮的臉,他顫聲道“三公子!”

    李元吉咧嘴一笑:“這些混蛋要殺長孫姑娘!我把他們都給宰了!這個破玩意!大哥不讓殺。”他一腳踩著劉弘基,繼續說道:“差點讓他們得手了,還好嫂嫂不在……”

    “多謝三公子!”長孫無忌撲通一聲,跪在李元吉眼前,梆梆綁就在地上磕了九個響頭。

    “行了,行了!”李元吉一臉不耐煩、一臉嫌棄的說道:“好歹你也是長孫大將軍的兒子,有點出息行不行?丟人!”

    如果以往,長孫無忌只會覺得李元吉可惡,但此時此刻,卻感覺自己以往一直嫌棄、鄙夷的丑鬼率直的一面。

    “三公子,可知是誰派來的?”長孫無忌知道這家伙沒心沒肺,一聽妹妹安然離開,便開始套話。

    “大哥說劉弘基和你們長孫大將軍有舊怨。”

    “……”長孫無忌苦笑!劉弘基哪有資格與自己的父親有舊怨,這么濫的借口也只有李元吉相信。

    看著不知生死的劉弘基,感到一陣憐憫!雖說他是殺自己親妹妹的,可他是奉命行事,且又沒有得逞,長孫無忌倒是不會恨到他頭上。

    冤有頭債有主!

    要恨也是那個令他感到心寒和陌生的發小!

    ……

    太原驛館庭院!

    一伙人開完壞事,眉開眼笑的烤著火!

    火上,架著一條剝了皮的野狗,大大的鐵鍋里還有一條!

    楊侗很沒有形象的坐在馬扎上,親自把著火候,用心的翻著烤狗。

    水天姬在一旁抱膝坐著,篝火將她的俏臉映得通紅,迷人鳳眼正專注地看著楊侗的的一舉一動。

    看他不時的把胡椒粉等佐料往烤狗身上灑!讓篝火慢慢地熏烤,隨著噼剝的聲響,烤魚散發出濃郁的香氣。

    水天姬望著木架上的魚,垂涎欲滴。

    “真想不到,你也會烤狗。”

    “那是當然!也不看看我是誰?區區這點小事哪難得了我啊?我楊侗是誰啊?大隋秦王、冀州牧、冠軍大上將軍、太尉、北河道行臺省尚書令、玄機上將軍…還有啥來著……一時半會想不起來了…誰提示一下,賞他一記狗那個啥!”楊侗笑著瞇起了眼睛,一臉自得。

    眾人狂笑!

    楊侗的頭銜實在多得數不清…或是有人記得完,但絕對不是秦瓊、羅士信、牛進達、尉遲恭,以及不熟大隋官制的水天姬!

    火光跳躍著,烤狗滋滋做響。

    “尉遲,鍋里的狗肉好了沒…你行不行啊你…?”羅士信問道

    “還差點,讓它多沸一會兒……”尉遲恭凝神盯著大鍋,<!--中间广告位置-->笑道:“小羅,俺告訴你?除了殺人、打鐵,俺最擅長的就是做這玩意了,這是山上的野狗,比一般狗壯實,跟狼差不了多少……小羅俺告訴你,這旺火猛幾刻鐘后,那香味…絕世無雙!到時候你吃狗肉,喝小酒…美得你不要不要的!哈哈哈哈……”

    別說一旁羅士信了,就是秦瓊都感覺口腔生津,咂吧一下嘴,狐疑地望著他:

    “尉遲…有沒有那么夸張?”房玄齡道。

    “俺若有半句虛言,你們大可砍下俺的腦袋當夜壺!”敢懷疑他尉遲恭的手藝,這怎么能忍?

    “滾一邊去,我用不著你這么大夜壺!”

    尉遲恭看得差不多了,連忙抓了調味料和香料放進去,將柴火抽了一些,“接下來是文火慢燉,就跟打鐵一樣,有的時候要旺火,有的時候要文火。”

    楊侗心說:旺火?文火?會不會把老李家燒出心火來呢?

    “不錯啊尉遲,有兩把刷子…”

    “還是殿下牛!愣是把那些造反派氣得半死,爽呆了!”

    想著李家人那扭曲著的臉,大家開心的笑了。

    “殿下,你哪來的空白圣旨啊?居然還蓋著大印!”羅士信小聲問道!

    冊封的文字由書法名家楊師道操刀,跟負責擬詔的虞世基的書法極為神似,他寫的時候大家都在一邊親眼目睹,但那空白圣旨,始終不知道打哪冒來。

    “皇姑是皇祖父最疼愛的孩子,本身就貪玩好動,再一寵就無法無天了!她有空白圣旨并不稀奇。”楊侗面不紅心不跳的爆料。

    眾人不復再問,皇家的破事誰敢打聽?不要腦袋了嗎?

    “我這里好了!”楊侗看了看,把烤狗提到大盤子上,噗噗噗……好幾十劍,頓時就把大烤狗剁成了碎片。

    “湛瀘劍不愧是上古名劍,這切平平整整,嘖嘖嘖……絕了。”羅士信大贊。

    秦瓊、牛進達、尉遲恭一頭黑線。

    “狗腿!”楊侗用寶劍挑著一條狗腿遞給羅士信!

    “噗!”

    “哈哈!”

    “哈哈!”

    水天姬和秦瓊、牛進達、尉遲恭直笑得前俯后仰。

    “這條狗腿,絕了!”尉遲恭暴笑,也不是說誰!

    羅士信化悲痛為力量,朝著最肥厚的地方一口下去……小半條狗腿沒了!

    但見他雙眼一亮,經過楊侗的調味,獨特的麻辣香味,伴隨著醬汁融入狗肉的鮮味,想象中那絕對不會上佳的口味,反倒是讓羅士信瞬間大吃連連。

    好吃,盡管還冒著熱氣,吃下之后,額頭也冒火,可羅士信還是忍不住大嚼起來!

    說起來,光棍的羅士信日子最瀟灑,他把十個高句麗美人扔在府里,自己天天住在臨朔宮,楊侗吃什么他吃什么,楊侗喝什么他喝什么。

    那些食物都是御廚精心烹飪出來的,這年長日久下去,口味比秦瓊、牛進達、尉遲恭挑剔得多。見這餓狗撲食的模樣絕對不是裝的,眾人忍不住期待了起來。

    水天姬見狀,抄起一條狗腿抱著啃食,吃相比羅士信有過之而無不及。

    楊侗將另外兩條狗腿給了秦瓊、牛進達,第五條給了黑炭頭,“尉遲,知道你造小人辛苦,給你補補……”

    汗!

    秦王殿下,您太污了…有女的呢…

    黑炭頭無所謂、樂不可支道:“還是殿下理解俺!”

    對于楊侗的燒烤技術,大家贊不絕口,吃了還想吃,大有回味無窮,三月不知肉滋味的感覺。

    楊侗的手藝的確不差,做出的烤狗色香味俱錢,卻也知道跟御廚還差一大截。但因為是他下手,有著屬性加成,再加上欺負李家爽了,眾人才有如此感覺。

    楊侗瞧著大家開心的笑容,忽然覺得很滿足、很幸福!

    有慈祥的母親、有可愛的妻子,還有一群豪邁大氣的兄弟……人生難得啊。

    “尉遲,你的好了沒?”

    “俺瞧瞧!”

    尉遲恭含糊不清的應著,估計火候到了,揭開鍋蓋,當真是數里飄香呀,香味不絕!

    楊侗‘變’出一支箭矢,戳起一條后腿,等溫度稍微下降,嘗了一口,味道真不錯。

    一邊喝著酒,一邊吃著狗肉、一邊還說著葷段子,愜意之極!

    說起污來,沒人是楊侗的對手,讓人大開眼界!自嘆不如!

    水天姬是一臉的崇拜,仿佛看到了人生的導師。

    問楊侗是誰說的,他怎么說?

    “我師父章仇太翼啊!他的能力不是你們這些凡夫俗子可以想象的……”

    “比如呢?”一個戲謔的聲音忽然出現,一個身穿道袍,頭頂高冠的老道笑容可掬的立在院門前,身上的衣袂,隨風微動,此時此地,望之直如神仙中人。

    楊侗有點喝大了,順口道:“比如說,他有天眼通,人家小姑娘穿什么尺寸的肚兜、什么顏色的小褲他都一眼能看穿…有幾根…”

    “啊?”一聲驚呼過后!

    嘭——

    秦王殿下的身軀撞破身后的墻壁,閃電般倒飛而去,接著狠狠撞在對面的墻壁上。

    秦瓊、羅士信、牛進達、尉遲恭嚇了一跳,連忙跑過去看。

    而對面的墻壁上,秦王殿下的身軀慢慢滑下,下墜速度越來越快,然后一屁股墩坐地上。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43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