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067章:太子妃韋蓉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067章:太子妃韋蓉

正文 第067章:太子妃韋蓉

推薦閱讀:

    西京長安、大興宮!

    “母妃,我不要學,我不要學!我不要當代王,我不要當西京留守,一點也不好玩!”

    一個精美如瓷娃娃一樣的孩子,淚流滿面的哭鬧著,將身上精美王袍扯來扯去,小小年紀沒什么力氣,反倒是將一身整潔的模樣扯的亂七八糟。

    宮女們手足無措,不知該如何是好。

    “怎么了?”溫和華貴的聲音從殿外傳來,一個宮裝麗人帶著淡淡倦意走進房間。

    她身材高挑,眉目如畫,渾身煥發出一種輕熟風韻,就像一朵百合花,帶著青春雨氣晨露,明人!那一個端莊的婦人髻讓她看起來更加端莊高雅。唯獨一雙眼眸,充斥著一絲凄婉的愁容!

    宮女看著來人,慌忙行禮道,“回娘娘,殿下早朝回來就鬧別扭,怎么也勸不住。”

    麗人點了點頭,表示明白,示意所有宮女都退了下去。

    她是元德太子楊昭正妃韋蓉,出身于“城南韋杜,去天尺五”的那個韋氏。

    有隋一朝,韋氏與皇室關系密切,除了她嫁給元德太子楊昭,當年還有一個堂妹嫁給齊王楊暕。以當時的形式看,不管是楊昭還是楊暕登基,韋氏都穩如泰山,也因此,借皇室之勢的韋氏,在政治、社會地位上得到了空前的提高。

    但是,這樣一個被大隋皇室極力扶持得大紅大紫的家族,在大隋江河日下的當下,卻袖手旁觀、冷眼旁觀……

    這時,如同瓷娃娃一樣的可愛孩子扎進了韋妃懷抱:“母妃,你就放過我吧,我不想當代王了,也不想當留守,每天跟木頭一樣。”

    這小孩正是代王楊侑。

    楊侑是楊昭嫡子,容貌俊秀,乖巧可愛,是大隋王朝第一順位繼承人!他今年虛歲十二,也非常聰明,但是再聰明也只是一個正值貪玩好動年齡孩子,但長安留守的身份束縛,早早就讓他失去了自由和樂趣。

    他每一天都早早起來參與早朝,每一天都聽著大人們說著他不懂的話,他什么都不懂,完全不知道自己上朝到底有什么意義。

    這樣的留守誰愿意當啊?

    楊侑已不知幾次鬧別扭了。

    韋妃緊緊的抱著愛子,眼淚眼圈都紅了,下一刻,一顆顆豆大的眼睛滴到了楊侑的臉上!

    今天,韋妃又在娘家碰了一鼻子灰,甚至連家主韋圓照的面都沒有見到。

    娘家的冷漠讓她心寒透骨!!

    她固然不太清楚大隋時局,但娘家近乎閉門不見的作為,已在告訴她:大隋沒救了……

    這也意味著她們母子,被娘家拋棄了!

    她每每想到“挾天子以令諸侯”的前朝往事,就會從噩夢中驚醒。她唯一的愿望就是兒子楊侑平平安安的活下去。只是,這時候她能信誰?誰又是可以相信的人?

    “母妃!母妃!您別哭,孩兒學著就是了!”見母親無聲落淚,孝順的楊侑非常乖巧的選擇委屈自己。

    “好孩子!”韋妃十分欣慰,但眼淚卻怎么也止不住……同時,對楊廣這個不負責任的皇帝多了深深的抱怨,讓這么一個小小孩子擔任西京留守,虧他想得出來。不過和老二楊侗相比,楊侑幸運多了,因為他的二哥楊侗,在洛陽危亡之際,以十四五歲之齡就率領孤軍上陣打仗了!

    但那孩子好生了不起,居然在冀州創立了驚天動地的赫赫功勛!韋妃十分睿智、聰明,她以前確實有著為兒子爭一爭太孫之心,可時局讓她知道:這天下已不是由楊家說了算,太孫已經沒有絲毫意義,如果長安、洛陽、涿郡失守,那楊侑、楊倓、楊侗三兄弟就是曹操手中的漢獻帝!

    被人利用完了,然后不明不白的死去。

    所以,平安的生存下去才是最現實的問題!

    太孫、大隋第三世皇帝都是假的。

    她不止一次的想著帶兒子一逃了之,可她也知道在大隋沒有徹底坍塌前,長安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娘娘、殿下!衛大人求見!”

    就在韋妃母子抱頭痛哭的時候,屋外傳來了宮女的聲音。

    韋妃深吸了口氣,道:“請衛大人到偏殿奉茶!”

    她迅速擦干眼淚,又幫兒子整理了一下,叮囑了幾句,便一道出門。

    只見正堂當中,一位滿頭白發,氣勢威嚴老者正焦急的走來走去。

    他是楊侗的岳祖父,衛玄。

    衛玄今年七十七歲高齡,祖籍洛陽,祖父衛悅曾是西魏的司農愛,父親衛剽官至侍中、左武衛大將軍!

    衛玄少時有器量見識,北周武帝宇文邕做藩王時,引薦衛玄擔任記室。北周武帝繼位后,任命衛玄為益州總管長史,賜給萬釘寶帶。不久,升任開府儀同三司、太府中大夫,代理內史事,兼任京兆尹,時人稱其強力貫通天下。

    隋朝立國以后,衛玄歷任淮州總管、衛尉少卿、資州刺史、刑部尚書、右侯衛大將軍等。楊廣東征高句麗時,各路兵馬大多失利,唯獨衛玄軍獨以保全,軍事才華相當了得。

    當年楊玄感叛亂,衛玄親率四萬大軍馳援洛陽,由于楊玄感擁有數十萬兵眾,衛玄寡不敵眾,部下死傷大半,軍力將近耗竭,于是他率軍進駐邙山的南面。

    楊玄感率領全部精兵前來進攻,衛玄率軍與楊玄感決戰,一天之內雙方交鋒十余次,他的子侄、孫子全部壯烈犧牲。

    楊廣對衛玄信任有加,不僅讓他孫女衛鳳舞當了秦王妃,還命他輔佐代王楊侑留守西京,兼任京兆內史、刑部尚書,允許他遇事不用上奏,可自行裁處決斷,敕令楊侑以對待老師的禮節對待衛玄。

    衛玄年事已高,多次請辭,楊廣派遣內史舍人封德彝馳往京師說服,并賜玉麒麟符節,用以代替銅獸符節。

    “見過衛公!”

    “弟子拜見老師!”

    韋妃、楊侑母子對衛玄執晚輩禮。

    “殿下、娘娘!請坐!”

    衛玄語氣很是失禮,但母子都不以為意!

    此老嚴于律己,寬以待人,認識多年以來,母子二人還是第一次見到衛玄如此凝重。

    韋妃一顆心更是直打鼓!

    “殿下、娘娘……秦王來信說獨孤氏、竇氏等關隴權貴支持李淵謀反,一旦拿下河東全境,就會和關隴權<!--中间广告位置-->貴里應外合,拿下關中!若是李淵謀反,關隴權貴極有可能控制住殿下,然后讓李淵逼殿下登基,打清君側之旗號,圖謀天下!”

    衛玄憤怒不已的說道,整個人似乎都有些站不穩了。

    一席話,在母子二人腦海中轟然炸響,臉色都慘白了起來。

    韋妃眼神當中帶著濃濃的恐懼,真是怕什么來什么!

    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劇烈的疼愛令她腦海為之一清,“衛公,這可如何是好?”

    清君側這個起兵理由無比正當,甚至是充滿責任感,當李淵以隋朝救世主的身份出現時,很多大臣都會自覺向他靠攏,一些將領更是主動投降。而且他們還理直氣壯的是為了天下蒼生才投降的,而不是為了榮華富貴呢。當李淵成功收攬人心后,逼楊侑退位,然后讓他死得稀里糊涂!

    “衛公,請告訴晚輩,侗兒怎么說的?”韋妃冷靜道。

    “娘娘請看!”衛玄將兩封呈上,一封是寫給衛玄的,已經撕開,寫給楊侑尚未打開!

    韋妃顫抖著手楊侑那封書信,內容跟衛玄說的差不多,并就著李淵謀反所造成的影響作出了幾條安排和建議:

    一、李淵當了突厥的走狗!冀州主力大軍的首要任務是殲滅劉武周,奪回長城,防止突厥南下。故而,李淵若反,楊侗即使會進攻河東,但是兵力不會太多!如果能夠把李淵殲滅在河東最好,若是事不可為,請韋妃和楊侑撤出長安,避難冀州!

    這也是衛玄震怒之處,你李淵謀反也就算了,居然為一己之私,不惜引異族荼毒同族,其心腸是何其狠毒啊?楊侗攻打劉武周、奪回長城是為了民族大義,衛玄是是非常贊同、贊賞的。

    二、老大楊倓在關東士族的支持下,對皇太孫之位已經入了魔!而且河南道討捕大使王世充心懷異志,于暗是積蓄了不小的勢力,萬勿相信。

    三、派死士把太倉、常平倉、永豐倉等糧倉一把大火燒個干凈!關中糧食勉強溫飽,燒了三大糧倉,李淵沒辦法大規模養兵,以后收復關中難度會小許多。

    四、若是關中有能力派出軍隊助戰,請韋妃、楊侑母子二人隋軍入駐河東郡,一可振奮軍心,二是便于就近離開!同時表示,李淵若反,汲郡太守裴仁基第一時間入駐河內郡,他們可以由河東郡進入河內!

    韋妃迅速看完之后,又看了給衛玄的信,內容大同小異,她問道:“衛公,我們應該怎么辦?”

    衛玄沉聲道:“李淵本是孤獨氏外甥,如今又令次子李世民娶獨孤氏嫡女為新婦,兩者關系親上加親;李淵本人又以竇氏的女婿,這三家已經是密不可分的一丘之貉,他們在關中有極大的影響力,一同發力,應者云集。故而,老臣以為秦王那‘事不可為,迅速離開’的建議非常有必要!只不過,這還需要娘娘和殿下自己做決定。”

    楊侗說楊倓對權勢入了魔,那楊侗本人又何嘗不是?

    韋妃也明白衛玄是在避嫌,但還是說道:“衛公,晚輩雖然愚昧,卻也知道未來的天下之主已經不是由父皇說了算,皇儲沒有一點意義。我們孤兒寡母無一兵一卒,對至尊之位根本沒奢望,只求平安活下去!如果倓兒、侗兒能夠重振河山,是我大隋之幸!侗兒說的都是我們母子面臨的實實在在危機,他不僅比倓兒有能力,也更重情!”

    衛玄嘆息道:“小舞以前在家信中說,燕王接任東都留守時,就強迫秦王向他效忠…大致就是結二人之力,向代王施壓。”

    韋妃緊張道:“那侗兒怎么說?”

    衛玄道:“據說秦王翻臉了,還說代王當他是兄長,而燕王卻把他當忠犬,讓燕王絕了那心思!至于真偽,就不知道了……畢竟,小舞已經是你們楊家人了。”

    韋妃道:“晚輩相信這兩個孩子!請您老拿個主意”

    衛玄沉吟道:“從民族大義上說,老臣贊同秦王先打劉武周的決定!對他說的關隴權貴里應外合也認可。”

    “現在還有點時間,有幾件事應該做,一是從民間募集軍隊訓練。”

    “二、是關于糧食的處理,這一米一飯來之不易!理應珍惜!嗷嗷待哺的饑民多如牛毛,一把火燒了有違天道。”

    楊侑道:“那怎么辦?總不能落入賊子手中吧?”

    衛玄道:“老臣的意思是以你圣上的名義開倉放糧,賑濟災民。多少能為皇家挽回一點聲望,也有助于募集軍隊,也為以后收復關中積攢一些底氣。”

    “衛公言之有理。”

    韋妃恨聲道:“那些反賊個個自詡仁義,我皇室倒是成了亂臣賊子了,這沒了糧食,倒看他們拿什么充仁義!為了防止有人從中謀利,這件事就老勞衛公和陰世師去辦,同時派驍果軍震懾宵小,對貪墨不法者,加以嚴懲。”

    “同時,召集屈突通、堯君素、宋老生、桑顯,拿出宮中錢財對軍隊加以獎勵。只有軍心不亂、只有軍隊忠誠,我們才能平安離開。”此時此刻,求助娘家無望的韋妃表現出太子妃的政治智慧,顯得殺伐果決!

    “娘娘英明!”衛玄贊了一句,接道:“還有…再給長安令屈突蓋三千驍果軍,由他負責監視緝拿侗兒說的那些人…凡是有所異動立即緝捕。”

    “好,好,好!”楊侑大喜。

    翌日!

    大隋皇帝楊廣開關中義倉官倉賑災、接濟難民的消息由長安為中心,向四周郡縣散布開來。留守西京官員得到消息時,已經遍布全城,一些人出于某些目的,組隊入宮阻止,讓楊侑出示圣旨,

    但是楊侑早已和副留守衛玄、陰世師通氣,不但沒有理會這些用心不純的人,而且在老辣的衛玄、陰世師操作下,這些阻止放糧官員也名傳關中,只不過都是臭名,連門都不敢出,生怕被饑民咬死!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令一些人目瞪口呆、無從反應,在此大勢之下,各地官員只能順勢而為。

    這時候誰反對、誰遭殃!

    這叫民意不可違!

    短短幾天,關中義倉官倉傾盡一空!

    同時,以獨孤氏、竇氏為首的關隴權貴不讓放糧、私吞官糧、家奴大量領糧搶糧偷糧的消息也不脛而走,關中一片嘩然、一片憤怒、寒士口誅筆伐不絕于耳

    關隴權貴連忙撲火!放糧洗黑!但人們更相信這是欲蓋彌彰。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43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