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051章:羅藝謀反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051章:羅藝謀反

正文 第051章:羅藝謀反

推薦閱讀:

    這一天深夜,楊侗批閱奏疏,還在考慮之后該怎么走時,一道銀蛇閃電劃破長安。

    長長的蛇尾帶來一道巨大的驚雷,接著一顆長長的彗星劃過大隋夜空,寂滅于遙遠的西方。

    再下一刻,一道道慘白的閃電劃破了漆黑的夜空,一聲聲巨雷彷佛就在耳邊咋響,真叫人心驚膽顫。

    一盞盞明燈,在大風中搖曳不定。

    “嘩嘩嘩!”外面瓢潑似的大雨伴隨著狂風不期而來。

    “殿下!”一名侍女來報:“娘娘讓殿下早點休息。”

    聽到這句話,楊倓想起那個可人的妻子,心中一暖,想起她水汪汪亮晶晶大眼睛,微微一笑,道:“王妃睡了嗎?”

    侍女一愣,道:“尚未安寢。”

    忽然間

    楊侗想到以前每到這樣雷電交加的夜晚,小舞都會緊縮在自己懷里,恐懼得渾身顫栗。

    心念至此,旋即二話不說的疾步出門,沿著曲折廊廡奔往寢宮。

    小舞果真沒睡!

    她身上披著一件雪白的披風,抱著一個枕頭可憐兮兮的縮瑟在床頭,燭光下,一雙纖秀小巧的天足微微抖動,長長的睫毛眨動著,如同蝴蝶振翅。

    “還不睡啊?”

    盡管楊侗的聲音已經放得很輕,可是小舞一驚之下,還是將手中的枕頭拋了出去,抬頭見是,驚喜的一時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這么大的人了,還怕雷?”楊侗又說了一句。

    小舞委屈之極,楚楚可憐道:“這雷打的好嚇人,我從來沒見過這么大的雨,這么響的閃電,又只有我一個人,我……”

    一張巴掌大的小臉緊張兮兮的,尤其那雙溢滿淚水的眼睛,像一個可憐巴巴的小奶貓。

    楊侗坐到她身邊,心疼又好笑在她鼻子上捏了一下:“你在冀州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秦王妃,若是讓人知道怕雷,沒得讓人笑掉大牙。”

    小舞甕聲甕氣道:“我會學,慢慢就不怕了……”

    聲音嬌軟如奶糖一般,又萌又甜,嬌憨無比。

    借著溫馨的燭光,他看見小姑娘嬌嫩的臉蛋上閃耀著瓷器一樣的光暈,只穿單薄衣袍的少女周身散發著醉人的香氣。雖然只有十五歲,但她的身材曲線春山一般起伏,流暢優美……

    “早點睡吧!雷聲沒什么好怕的。”楊侗心里暗道“慚愧”,自己的定力越來越不好了,剛剛就差點把持不住自己,雖說夫妻二人成婚已久,但是在楊侗眼中,兩人都還是半大的孩子,過早圓房,對誰都不好,因此夫妻二人雖然恩愛,卻沒有經歷最后一步。如果現在順水推舟的做禽獸不如的事情,如果小舞懷上孩子,對她的身子那絕對是致命的傷害。

    小舞感到楊侗有起身的跡象,她從后面伸出雙手環住夫君的腰,將下巴枕在他肩上,小聲在他耳邊道:“這么晚還要走,是要出去當采花賊嗎?”

    楊侗反手摟住妻子,笑道:“有你這樣如花似玉的王妃,我還用去當采花賊么?”

    小舞俏臉一紅,羞澀道:“夫君,我長大了。我我我想要一個孩子……”

    楊侗深吸一口氣,克住心中亂竄的火苗,笑著搖頭。

    “你這壞家伙!自己明明也想…卻偏偏這樣…”小舞氣得在背上打了他一拳,嗔道:“那你就是嫌我年老色衰了……”

    “哈哈!”楊侗暴笑出聲,戲謔道:“您老人家今年貴庚幾何啊?九十還是百歲高壽?”

    小舞自個也忍不住笑了起來,便推他一把,嬌笑道:“采花賊,去吧。”

    她鉆進被子,閉上眼睛,自言自語道:“還是被子里舒服,只有傻子才不睡。”

    過了一會兒,小舞忍不住又張開雙眸,卻是見到丈夫溫柔的看著她!

    剎那間,小舞感覺一顆心滿滿的!露出無比幸福踏實的微笑。

    ……

    翌日一早,楊侗醒來,這睜開眼睛,見小舞小豬一般的拱在自己懷里甜甜的沉睡。

    下一刻,隨即察覺到澎湃大雨尤自未停,巨大的狂風吹得窗欞嗚嗚作響,

    “難道大雨下了一夜!”

    一念至此,楊侗連忙小心的移開八爪魚樣的小舞,迅速穿衣外出。

    閃電撕裂著烏云,在這一片大地上空奔馳咆哮,烏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黑壓壓的令人膽戰心驚。

    狂風席卷起庭院地上的新折樹木,柔軟的花草早已戰栗的匍匐在地,這時頭頂上空那烏沉沉的天空,忽然雷光一閃而過,轟鳴聲大作,傾盆大雨伴隨著雷霆傾瀉而下!

    這一次雨珠更兇更猛,竟如冰<!--中间广告位置-->雹般大小打在瓦礫上啪啪作響。

    楊侗面沉似水的負手立于游廊前,看著密密麻麻的雨幕,心中莫名的焦躁:今年的氣候極端異常,前幾個月久旱無雨,才是夏初滾滾熱浪已經席卷天下,而現在又是一場不知何時會截止的大暴雨。

    這鬼天氣,是給大隋送葬嗎?

    “夫君!”

    便在此時,背后傳來了小舞溫柔的聲音。

    她在丈夫醒來時,也已穿衣出來,見到丈夫一臉愁容,目光變得十分溫柔。

    她自然知道丈夫擔心什么。

    今年上半年的冀州久旱少雨,好在冀州水網縱橫,又有幾百萬災民以工代賑的開挖水渠,加上又水車的存在,今年的冀州不但沒有歉收,反而迎來一個豐年。

    但是龜裂的大地土質疏松,大水乍一猛灌,塌方緊接就來。而這也是楊侗憂心之所在。

    “哎!想當個勤于國事的人當真不容易,難怪史上昏君多,明君少…大旱愁、大雨愁,百姓吃不飽也要愁!他么的!真想啥都不管!有事沒事的時候帶上一幫惡奴,走上街頭欺男霸女。”楊侗大聲吐槽!

    小舞吃吃發笑的安慰道:“夫君不用愁呀!”

    “干嘛不愁!”

    “你忘了章仇太翼說的話啦?”

    “章仇太翼是什么人?”楊侗問道。

    小舞聽得杏眼圓瞪,一副見了鬼了表情。

    楊侗莫名其妙道:“咋了?”

    小舞啼笑皆非道:“章仇太翼是你師父啊。”

    “……”

    楊侗目瞪口呆好一會兒,才苦笑了一聲,道:“我都糊涂了。”

    “我看也是!”小舞一本正經道。

    楊侗給嗆了一下,道:“你倒是與我說說,章仇先生都說了些什么?”

    小舞頓時來了精神,鼓吹道:“章仇先生無所不能,極善占卜,有卜卦先知之能。當年先帝要去仁壽宮避暑,章仇先生極力阻攔,先帝不聽,章仇先生又說,‘天有不測風云,圣上若是出行,怕是有不測。’先帝大怒,說了句:‘朕返必殺之’。章仇先生不僅不怕,還加上了一句:‘圣上怕是回不來了’。先帝隨即叫人把他監禁起來,并下令‘期還而斬之’。結果先帝出宮之后,患病臥床不起,奄奄一息時,想起章仇先生說的話,又懊悔又無可奈何,于是找來圣上,告知他一定要好好留住章仇先生,說完就不在了。”

    小舞接著說道:“當年他還勸說圣上,說遷都洛陽,有失根本,現在天下果然亂了。還有遠征高句麗時,他再三勸阻圣上,說中原有兵災,圣上還是不信,結果楊玄感造反。”

    “這么神奇?”楊侗聽得有點發毛

    不怪他如此緊張——

    他原本是個無神論者,但經歷靈魂奪舍、借尸還魂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后,若還能堅持相信世間無鬼怪,那才真的是神經大條。

    “是呀!”小舞還說道:“后來他又說紫微中樞有異星入侵,說明年必有大亂,提醒圣上要嚴防宮亂。”

    楊侗更加吃驚了!楊廣在史上確實是死在江都宮之亂,這個章仇太翼竟能窺到天機?

    “有關于我們兩口子的預言嗎?”

    小舞看了他一眼,猶豫了下,低聲道:“說咱們有龍鳳命!”

    楊侗嚇了大大的一跳,我草!難不成這章仇太翼真是活神仙不成?說得真夠準的,原本的楊侗不就是當了傀儡皇帝么?

    但是自己穿越成楊侗,了解了楊侗的種種,接著逃出了王世充的魔掌。可若是按照事態發展下去,自己遲早要以皇帝的名義重振河山,這么一來,居然也說得通。

    章仇太翼是絕對不可能知道自己換了一個靈魂,難道那神奇的家伙真是袁天罡式的人物。

    太神奇了!

    這一下子,他對這個便宜師父產生了濃濃的興趣。

    再看看掌心的蓮花,不由得傻樂了起來!

    這蓮花空間又長大了,而長大的理由,居然與戰爭有關,干掉的敵人越多長得越大。在跟竇建德作戰時,對方的兵力比瓦崗少一半,空間長大的范圍也比上一次小一半。

    “下次若是遇到師父,我倒要他算一算。”

    小舞奇道:“算什么?”

    楊侗道:“腳跨門檻,問他:我到底是要進門還是要出門。”

    小舞狂暈。

    便在此時,忽聽得一聲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一名宮女惶聲道:“殿下,遼西郡丞羅藝謀反,引契丹入關!”

    “好一個混賬東西!”

    楊侗勃然大怒。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42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