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045章:李靖的震驚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045章:李靖的震驚

正文 第045章:李靖的震驚

推薦閱讀:

    聊到深夜!

    一群因楊侗而匯集到一起的文臣武將,才意尤未盡的散了開來。

    李靖今天剛到,帶著深深地倦意。

    所以,楊侗再三致歉,并親自把晚到的李靖帶去了住處,好在之前沒有忘記將李靖的家眷接來,不然,就鬧烏龍了。

    楊侗沒有秦王的架子,也不算殷勤,卻處處透著誠意、敬意,讓李靖感到踏實,也第一次生出:“秦王不是白手起家的人,又有雄主之姿,跟著他一定能夠建功立業。”

    但隨即,李靖不禁又有些自嘲:“不跟秦王,你李靖難道還有其它出路嗎?”

    在這之前,李靖對于自己的前途非常茫然,看不到一點光明,當年他在京城聲名卓著,聞名于隋朝公卿之中,吏部尚書牛弘贊他有“王佐之才”;已故軍事家、左仆射楊素也撫著坐床對他說:“你終當坐到這個位置”!本以為此乃仕途之起點。誰想到別人的官是越當越大,而他卻越混越小,從七品的駕部另外郎,當到了從八品上的馬邑郡丞,其間相差三四個品階,說來挺尷尬的。

    這究其原因,還是因為他曾為楊素幕僚,妻子是楊素府中舞女的緣故。

    楊素是隋朝權臣,杰出的軍事統帥是一個能文能武的奇才,憑著南征北討、戰無不勝的戰績而功高震主,深受兩代帝王的猜忌。楊素死后,楊家風光不再。

    楊素之子楊玄感率眾反隋,被滅之后,楊府遭到了抄家的厄運,連帶幾萬與楊素沾親帶故的人都被盡屠一空。從這方面上,沒有被殺頭的李靖又是幸運的。

    李靖亦無溜須拍馬巴結上司的習性,也就在馬邑這個下郡混了多年,一身文武干略無用武之地。

    想到秦王逆天冊封,李靖死寂的心熱切的同時,也深深的感動,同時,也信了楊恭仁所說的楊侗求賢若渴、禮賢下士。

    更讓他震驚、震撼的是楊侗麾下文武,除了楊恭仁、楊師道以外,沒有一人是庸才,而表現得最出色的,無疑是吏部侍郎房玄齡!此人年歲不大,但那縱橫捭闔的大局觀,令人難以忘懷。

    武將方面!

    秦瓊、裴行儼、蘇定方都因為自己的到來,而降了職,但三將不但沒有絲毫怨言,反而欣喜若狂。

    這個實力精悍、上下一心、坦然率真的團隊,也讓李靖對未來生出了無限希望!

    當然,表現得最出色的還要數身為人主的楊侗!

    到得住所!

    卻見妻子尤在等候。

    李靖心頭再暖,“怎么還未休息?”

    “等你呀!”英姿颯爽的紅拂女起身相迎,詢問道:“秦王如何?”

    李靖道:“人中龍鳳,有雄主之才情,也有雄主的志向,你覺得呢?”

    夫妻二人,安頓家小便分道行事,李靖入宮拜見楊侗,而紅拂女則游逛涿郡,這是夫妻二人多年來的習慣。

    “非常不錯!涿郡百姓安樂,巡城軍軍紀嚴明,我覺得,秦王的確有非凡本事和愛民仁心,這是完全不同于的劉武周、李淵的!今日有一群世家子弟臨街鬧事,居然被一群百姓抓去了官府,這種勇氣在其他地方是沒有的!百姓敢于如此,可見秦王推崇的依法治國并非只是說說而已。”紅拂女將自己所見所聞盡都告訴了李靖。

    李靖聽后,笑了笑道:“看來我們的感觀都一樣。”

    紅拂女點頭道:“對了,秦王給你什么職位?”

    李靖呵呵笑道:“秘密!”

    紅拂女無語道:“死老頭,都四十好幾了,還裝嫩。羞不羞啊你!”

    李靖汗顏道:“的確封了一個大官。”

    “有多大!”

    “殿下封我為河北道兵部尚書,并且還讓我統兵五萬,此外,還讓我當精武館館主!”

    紅拂女吃驚道:“這里除了秦王和左仆射楊恭仁,豈不是說你是第三人?”

    “確實如此!”

    “這是天大的信任和重視,你打算先從哪里入手。”紅拂女關心的問道。

    “就從軍心開始。軍心才是殿下能否完成大業的關鍵,各地軍隊必須要知道,殿下才是整個大隋的擎天玉柱,殿下的命令便是天令,只有如此,殿下才有足夠資本去做任何事情,否則,圣命一到,強大的冀州軍就會分崩離析。”李靖說到這里,接著道:“至于如何訓練,需要看到軍隊才好作出定斷!”

    “嗯!那早點休息!”

    ……

    清晨!

    熟悉的號角聲將李靖驚醒,李靖下意識的驚而坐起。

    好一會兒,李靖才反應過來,他已經到了涿郡,而不是在突厥兵時不時南下的馬邑。

    隨即握刀的手才慢慢又松了下來。

    這時,夫人在門外喊:“藥師,天亮了。”

    李靖連忙走出房來,見門外除了夫人,還站著兩名傷殘士兵,一個拿著洗漱用具,另一個則捧著一套嶄新的衣物。

    連忙施禮,道:“麻煩二位了!”

    一名士兵施禮道:“將軍客氣了!”

    李靖問道:“這里,都是退役老兵么?”

    另一名士兵笑道:“都是,殿下擔心我們這些傷殘老兵用完撫恤金,沒了收入,晚景凄涼!因此盡力找些輕便活給我們做。”

    “殿下做他人之不想,真是,真是心善……”

    李靖都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形容了,自古以來,當兵吃飯者,死了就地而埋,幸運的重傷者若是遇到大勝,還能僥幸活命,若敗了敗必死無疑,而由于醫療不發達,重傷者往往撐不下去,這也是<!--中间广告位置-->一戰下來,沒幾名重傷員的原因。

    活下來的重傷員,歷朝歷代的朝廷都是隨手打發他們回家,清明時期,還能得全撫恤金,昏庸年代,拿都一成撫恤金就不錯了。哪有人管他們死活。

    像楊侗這般給傷殘將士安排身后事的,亙古未有。

    李靖好好洗漱了一番,又從里到外換了一身。

    等李靖換好以后,一小廝問:“將軍是在房中就食,還是去食堂食?”

    李靖看了驚奇的夫人眼,笑問:“食堂是何地?”

    那士兵答道:“食堂是將士們吃飯之地,將軍可去和食堂一日三餐。也可以在自己家中就食!”

    李靖笑道:“那我要去見識見識了。”

    ……

    出了住房,來到了三里外的軍營。

    未見其操練,就聽到柵欄和營帳阻隔吼,傳來陣陣喊殺之音,氣勢恢宏有力。

    李靖瞇眼看去,只見左右的刀山戟海閃動點點金光,守衛的士兵肅然分列兩旁,自有一股肅殺之氣。

    “軍營重地,來人止步,請出示令牌!”領頭守兵高聲呼喝,余者將長戈交叉擋路,顯示出了極高的軍紀。

    李靖出示了令牌,確認無誤之后,方才放行。

    剛入營門,恰巧秦瓊也到了來,行軍禮道:“拜見尚書大人。”

    李靖還禮道:“秦將軍!”

    秦瓊將李靖接了進來,邊走邊問道:“尚書大人用早飯否?””

    李靖道:“還未。”

    聞言,秦瓊便引李靖去食堂。

    邊走,李靖邊打量那些操練的士卒。

    很快,讓李靖吃驚的一幕出現——

    一座丈余高的子臺,旁邊有個竹梯,每個從竹梯登上的兵卒,雙手抱頭背向后、筆直倒下,底下有四名兵卒聯手將他接住,然后將他直立放到地面上。

    站穩之后,他立即去換一個接他的兵卒,而被他換下的兵卒則向來奔跑,到了一個臺階后,雙手抱頭,青蛙一般的一級一級向上跳。而爬上高臺者,然后也向他一樣背向后筆直倒下,依次類推……

    秦瓊道:“背摔訓練士卒勇氣、膽量、責任感,最主要是訓練士卒信任他們的戰友,在戰場上放心將背后交給戰友。像青蛙跳的叫蛙跳,訓練士兵下肢的暴發力,讓士兵擁有瞬間致敵于死地的能力。”

    路過一群訓練掌上壓的士兵時,秦瓊又解釋道:“這叫俯臥撐,提高上肢、胸部、腰背和腹部肌肉力量,一舉多得,對士卒的臂力練習特別有效。以往臂彎強弓只能射兩百七八十百步的他們,經過這一個月的練習,竟然多射出了二三十步,相當了得的進步。”

    “還有騎兵,他們裝備長槍和橫刀,由于手臂力量的增強,爆發力的增強,以往沖刺中的騎兵都能夠以長槍刺穿兩具鎧甲,如今卻能夠刺穿兩具半,甚至于三具鎧甲了。步卒也是一般,彼此的力量都有著顯著的提升。”

    一路行走,各種千奇百怪的訓練方法令李靖大開眼界,一經秦瓊介紹,便能想到每一種訓練方法的妙用之處。

    一般來說,將軍大多都是練士兵的陣法、殺敵技巧以及默契,對于士兵個人力量需求不大,畢竟戰場上單兵作用不大。

    所以幾乎沒什么鍛煉士兵力量的方式,唯一的器械只有石鎖,但石鎖顯然不如俯臥撐、蛙跳、引體向上這些運動方便有效。故而接受這種練習一個月后,將士們的力量都得到顯著提升。

    這種新型的練兵方式讓李靖這軍神都嘆為觀止,由衷贊嘆:“這套訓練方法前無古人,如此反復練習,確實比一般的鍛煉更加高明!不知是哪位練兵大這發明?”

    秦瓊笑道:“是殿下發明的體能訓練!還由許多稀奇古怪卻非常有效的訓練之術!尚書大人會一一看到的。”

    李靖贊嘆道:“殿下真乃大智之人!”隨即又將頭轉向令行禁止動作如一的士卒,道:“真乃精銳之師!”

    秦瓊道:“這是最近才招募的新兵,不是精銳”

    李靖不信道:“這如何可能?”

    秦瓊想了想道:“說是新兵也不太恰當,這些士卒是瓦崗軍和竇建德的俘虜,一共有三十多萬。他們當初目睹了一口氣處死萬名無惡不作大惡人的場面,老實得不行。修了幾個月路后,殿下讓人挑出兩萬名表現好的、老實的送到了這里!訓練時間最長的不足兩個月,帶他們訓練的人是麥仲才將軍,他現在暫時負責訓練新卒。”

    這時,李靖才看見不遠處背手站立的麥仲才,進而想起昨夜楊侗對他的介紹,這才相信這是新卒!

    不過這樣一來,李靖更為吃驚,心道:“兩個月真能練出這等精銳的士卒?”

    李靖又看向麥仲才,心道:“觀此人并無特殊之處,萬沒想到竟是練兵大才。”

    猜出李靖想法的秦瓊笑說:“這是殿下的練兵之法,大家只是按練兵之法練兵而已。麥仲才將軍是麥鐵杖大將軍的次子,為人穩重嚴厲、剛正不阿、賞罰分明,是諸多將軍中最公正的將軍,這一點我們都不如他,士兵們對他又敬又怕,背后都叫他‘麥鐵面’。”

    李靖聽秦瓊這般介紹麥仲才,不由失笑,對麥仲才又高看了幾分,鐵面無私說來容易,但真正做到者,卻是少之又說,李靖捫心自問,感覺自己也不行。

    正因為自己做不到,才對做到者敬重。

    一路聽著秦瓊介紹琳瑯滿目的練兵之法,李靖腦中閃過楊侗那張高深莫測的臉,心道:“殿下果然厲害!”

    突然想起新兵都如此精銳,那主戰兵又該如何了得?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41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