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042章:拜主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042章:拜主

正文 第042章:拜主

推薦閱讀:

    “這是馬邑郡開陽縣丞劉政會令人送來的急報,說是劉武周殺了王仁恭太守后,引突厥大軍入白狼關,如今馬邑、雁門、樓煩全境失守。他本人和虎賁郎將周紹祖由雁門靈丘縣撤入上谷郡。”

    看著劉武周謀反的急報,楊侗苦笑道:“人算不如天算!”

    眾人扼腕長嘆!

    李靖嘆息道:“李淵一畏殿下,二怕王太守!如今李淵不僅少了一個強敵,還多了劉武周、突厥兩個盟友。”

    楊恭仁道:“事實已經是事實,再說這些已經沒有意義了!殿下,我們應當如何對應?”

    楊侗沉思了一會兒,盤點道:“涿郡常備軍三萬、驍果軍三萬、郡兵一萬,汲郡、武陽、清河、平原常備兩萬,渤海郡比較特殊,不僅有豆子崗這個強人出沒的地方,還被黃河一分為二,因此其郡有四萬大軍,由高雅賢、賈務本分駐黃河南北!李景統兵一萬五駐北平、鄧暠統兵兩萬駐遼西、韋云起統兵兩萬駐遼東!”

    “漁陽、安樂、上谷、河間、博陵、恒山、信都、趙郡、襄國、武安、魏郡各有郡兵五千,臨渝關駐軍兩千。林林總總加起來,冀州有大軍三十萬。”

    “此外,各郡縣都有類似府兵的民團,人數不計其數,若是發生大戰,隨時可以拉出二三十萬大軍。”

    “戰馬方面也不缺少,這段日子我軍用生活物資和契丹、奚族、突厥做交易,囤積起了十萬匹上好戰馬。”

    李靖大是意外。

    首先、李靖沒想到,一個冀州竟然有三十萬大軍,而且還都是職業兵。

    其次、李靖沒想到,冀州有這么多戰馬。

    不僅李靖意外,連楊侗等人都嚇了一大跳,不知不覺之間,冀州居然發展了這么多軍隊!

    “冀州養得起這么大軍隊么?”李靖問道。

    主管民部的楊師道立刻笑道:“經過重新統計,冀州人口共計八百九十五萬余,二十五人養一兵,完全沒問題。”

    李靖吃驚道:“哪來這么多人口?”

    楊師道笑答:“黃河北岸五郡太守,把招募災民點設到河南道;有飛狐陘、井陘、滏口陘、白陘便利的上谷、恒山、武安、魏郡則搶河東人口。”

    “這其中,表現得最厲害的是汲郡郡守裴老將軍,他不僅搶中原人口,還把河內郡的貧民百姓都搜刮一空,汲郡滿人后,他全部送去了信都。”楊師道對裴仁基不吝褒獎。

    “好,好,好!大家表現得不錯。”楊侗頓時眉開眼笑:“這很好,有人才有活力!只不過郡兵設立的初衷是剿滅小股亂匪、防止災民叛亂,冀州如今徹底安定下來!沒有必要養這么多郡兵了!我覺得保留兩千人加上民團兵,已經足夠剿滅小股叛亂了。”

    楊恭仁道:“微臣同意殿下的決定,但是郡兵經過大半年的訓練,戰力不俗,且如今大亂之世即將到來,我們絕對不能自廢武功!”

    “自然不會!”

    楊侗道:“我的意思是將北平太守李景將軍調任恒山,領北平一萬大軍及博陵三千郡兵支援恒山郡,將通往河東的井陘牢牢掌握在我大隋之手!”

    太行八陘中,井陘得名很早。《呂氏春秋》總結了天下最重要的九座山隘,所謂“天下九塞”,井陘就是其中之一。那里的地勢“四面高平,中下如井”,所以被稱為井陘。井陘道連接著山西高原和華北平原,有著十分重要的軍事戰略價值,為歷代兵家必爭之地。

    至于北平太守李景,是一員驍勇善戰、戰功赫赫的名將!

    他在滅亡北齊之戰中嶄露頭角,授予儀同三司之職。后參與平定尉遲迥叛亂,晉升開府,獲爵平寇縣公。

    隋朝建立后,參與隋滅陳之戰,后高智慧等人叛亂,李景又隨楊素江南平亂,班師后授鄜州刺史。再到后來又隨王世積出兵遼東,擔任馬軍總管。雖然這次出征未勝而歸,但他后來與突厥多次作戰,當時代州總管韓洪被突厥入侵擊敗,李景帶著幾百人前往救援,血戰三天,擊殺大量突厥兵,殺退突厥。授韓州刺史、檢校代州總管。

    楊廣繼位之后,漢王楊諒反,李景率部參與平叛,戰后,因功晉升柱國,授右武衛大將軍。

    此后曾率兵平定作亂蠻人,又在青海擊敗吐谷渾,晉升光祿大夫。

    在楊廣東征高句麗時,攻陷武厲城,并了此城,皇帝賞賜封李景為苑丘縣侯,晉為滑國公。

    第三次高句麗戰爭失敗后,楊廣命他為北平太守,保護北平如山物資武備。幽州盜賊楊仲緒去年帶領兩萬人進攻北平郡,李景帶兵擊破賊軍,并陣斬楊仲緒。

    李景和薛世雄等猛將不同,不僅攻守兼備,還擅長治理地方,是一個不弱于楊義臣的統帥大才。

    “殿下英明!”對于楊侗的決定,楊恭仁抱以了支持的態度,并說道:“井陘道,有隔山相對的井陘、葦澤二關,它們依山臨險,易守難攻,共扼井陘要道。若能掌控在手,便威脅到河東太原,如一把利劍抵在李淵后背上。”

    楊恭仁接著建議道:“殿下,上黨有漳水、淇水和馳道直通魏郡,其重要性不弱于恒山郡,理應派遣文治武功雙全之士坐鎮!”

    楊侗想了想,道:“清河太守楊善會如何?”

    楊恭仁笑道:“微臣意屬的也是楊善會!如今我冀州重心在西,且南部有黃河天險,把他調往魏群最為合適!同時,令平原郡守楊元弘接下清河!至于平原郡守空著也是無妨,若真有事,楊元弘和高雅賢都可以迅速進軍夾擊。”

    楊侗向房玄齡道:“令楊善會率領一萬五千大軍入駐魏郡、楊元弘領軍一萬坐鎮清河!若平原有事,予以楊元弘、高雅賢越境平叛之權。同時,調一萬渤海軍進入涿郡聽用。”

    房玄齡擬完任命,由楊侗蓋上大印,交給信使連夜送給李景、楊善會、楊元弘、高雅賢。

    楊侗向李靖說道:“藥師,涿郡這三萬常備軍、加上即將北上的一萬渤海軍交由你來管!此外,再從民團中擇出一萬,共建五萬常備軍。”

    “這如何使得?”李靖吃驚不已,他可是知道秦瓊為主將的。

    明白他顧慮的秦瓊笑道:“尚書大人不用多想,跟統管大軍比,末將更喜愛帶兵打仗,不喜繁雜的軍務,而且末將是一個粗人,比不上尚書大人細膩。”

    見李靖還有推辭,楊侗高聲笑了起來,“藥師,不必多慮,叔寶說的絕對是他的心里話!而且,有一個地方更適合叔寶。”

    “哦?”

    眾人<!--中间广告位置-->想聽聽楊侗的安排。

    “我有三萬驍果軍,而驍果軍最擅長的是打硬仗,若有一個猛將當主將,那么,驍果軍的戰力倍增,如今三營之中,行儼統帥閃電軍、牛進達統帥覆雨軍、定方統帥烈火軍。這原也不錯!只不過我覺得行儼和定方成長空間更大更廣闊!”說到這里,楊侗對二人真誠道:“藥師有著不弱于楊太仆的軍事才華,我希望你二人到他麾下當員副將,學習他行軍布陣的本事!希望你們在不久的未來,能夠統率幾十萬大軍,單獨作戰。你二人可愿意?”

    “末將愿意!”裴行儼、蘇定方想不到楊侗對自己抱有如此期望,頓時感動得熱淚盈眶。

    楊侗欣慰一笑,又向薛氏兄弟道:“萬均、萬徹、萬備!你們兄弟三人,也有成為統帥的天賦!一起到藥師麾下學習當統帥的本事!”

    “多謝殿下栽培!”薛萬均、薛萬徹、薛萬備亦是十分激動!

    “叔寶接管閃電軍,更名怒濤軍;敬德接手烈火軍,更名狂瀾軍!進達的覆雨軍更名海嘯軍!此三名永成定制!你們三人和士信也要抱著學生之心,向要藥師學習帶兵之道!”

    “喏!”四將大聲應命。

    楊侗之前將驍果三軍以將領的封號冠名,現在想想,楊侗覺得很不好,不僅容易讓主將視為己有,還讓士兵對主將產生主從的歸屬感,而且不利于將士對番號產生榮譽感。

    秦瓊、尉遲恭、牛進達固然不會如此,但他們之后,三軍還要傳承下去,難道又要以后繼者的封號命名?以后的主將會像秦瓊他們大公無私?絕對不可能。

    是以,楊侗借重新分配主將之機,及時改正過來。

    “謝殿下信任,李靖絕不負所望,愿將畢生所學與諸位將軍分享!”李靖眼中閃過濃濃的感動。

    “好!”楊侗大喜過望,李靖在史上教出侯君集、蘇定方兩位軍神,現在未必不能教出五個、六個。

    任命繼續!

    “薛萬述,你為上谷檢校郡守,除了本郡五千郡兵,我再從漁陽、河間各調三千郡兵供你使用,到任后,不僅要守住飛孤陘,還要練精兵、練民團,治理地方!試用一年……”

    太行八陘中的飛狐陘,位于上谷郡,兩崖峭立,一線微通,蜿蜓百余里。是冀州與河東、大草原間的要隘,還是關內通往關外的重要孔道。

    薛萬述文武兼備,為人穩重,是最合適的守將之一。

    “多謝殿下厚愛!臣,誓死效忠!”薛萬述鄭重應命。

    “薛萬淑,封你為武安檢校郡守,領本郡以信教、趙郡、襄國三千郡兵坐鎮武安,防止未來的敵軍通過滏口陘從上黨東進。一樣是練精兵、練民團,治理地方!試用一年……”

    “謝殿下!”薛萬激動的應道,

    薛氏五虎一下子即有兩人為一方大吏,這不僅是一步登天,更是對薛家無限恩寵與信任。

    兄弟五人相顧一眼,一同崇敬行禮道:“臣薛氏誓死效忠殿下,保境安民,生生世世,不離不棄!”

    說到這里,兄弟五人一同跪了下來。

    大隋并沒跪禮,這里講究跪天跪地跪父母。對于君王也只需行拜禮而非跪禮。就連站禮在這里也不盛行。不管職位大小,只要在朝堂上都有位子坐。不過在與皇帝對話的時候,臣子需要站起來應答,以視尊敬。

    薛氏五虎這一跪,顯然跪的不是楊侗這位秦王,是當他為‘主公’而宣誓效忠。

    “臣楊恭仁誓死效忠殿下,保境安民,生生世世,不離不棄!”

    “臣楊師道誓死效忠殿下,保境安民,生生世世,不離不棄!”

    “臣魏征……”

    “臣房喬……”

    “臣孔穎達……”

    “臣姜行本……”

    “臣秦瓊、羅士信、裴行儼、牛進達、蘇烈、李靖、尉遲恭……”

    “誓死效忠殿下,保境安民,生生世世,不離不棄!”

    “誓死效忠殿下,保境安民,生生世世,不離不棄!”

    楊侗看著單膝下跪的眾人,不禁呆了一呆,苦笑道:“你們這是……”

    眾人叩首過后,為首的楊恭仁抱拳道:“我冀州能夠成為安居樂業的一方凈土,皆乃殿下之功。如今之大隋風雨飄搖,分崩離析在即!而圣上和齊王、趙王困于江都,燕王、代王也將無所作為。除了殿下之外,再也無人能夠挽大隋之將傾!”

    “楊仆射所言甚是,我等早已視殿下為主,今天表態,也是為了日后能夠上下一心、同心協力振興社稷!”房玄齡贊同道。

    楊侗稍稍沉默后,慢慢地站了起來,道:“以前天下不亂,我只想當一介逍遙王。但現在明顯是不行了!”

    “如今大隋已經病入膏肓了!若想拯救它,只有破而后立!現在也許沒什么,若是皇祖父有所閃失,大隋必將分崩離析。我是大隋秦王,若是別人想拿,先問我楊侗答不答應!”

    亂世之中君擇臣,臣亦擇君,如果自己安于現狀,對雄途大業沒有進取的野心,那麾下還有何奮斗的目標?楊侗本就苦于無法表態,此時一見眾人拜主,便順勢應了下來:“能有大家這樣的文臣武將,是我楊侗之幸。”

    眾人面色一喜,知道楊侗表明了進位之志,楊恭仁率先高聲道:“臣楊恭仁,拜見殿下”

    “拜見殿下!”眾人激動的叩拜!

    楊侗感受到大家前后的不同,感嘆道:“我們兄弟三人之中,我一向是不重視的存在,皇祖父的心中只有大哥和三弟!但如今連皇祖父這個皇帝都無法號令天下了,皇儲更是毫無價值可言,能不能當太孫其實并不重要。只要我們主臣齊心協力,照樣可以用實力創出一番大事業。”

    房玄齡贊同的點了點頭,“未來的君主一定由強者為尊,殿下并非是白手起家的諸侯,不僅有大義,還有民心所向的冀州為基,另有不計其數的寒士追隨,未來的天下必將屬于殿下。”

    “大家明白就好,現在最關鍵的還是韜光養晦,讓皇祖父、大哥、三弟感受不到威脅,安心的讓我在冀州發展。”楊侗嚴肅道。

    “殿下放心,今日之事絕不會有臣等之外的第三人知曉。”楊恭仁重重承諾。

    “這我相信。”

    望著喜氣洋洋的謀臣武將,楊侗深為感觸,想他前世不過是為生活奔波的蕓蕓眾生之一,哪想到會有如今的勢力和輝煌,不僅改變了楊侗的命運,還據冀州之地,掌精兵三十萬,主宰近千萬百姓生死。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41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