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041章:一人牽動天下勢

正文 第041章:一人牽動天下勢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黃昏。

    臨朔宮外

    一名侍衛向楊侗稟報:“殿下,李靖將軍到了!”

    “人在哪兒!”楊侗喜道。

    “尚書省!”

    “我知道了!”

    臨朔宮格局與大興宮類似,前面是官員辦公的皇城,后面是皇室居住的宮城。

    一行人走到橫街,楊侗讓小舞回宮,自己和羅士信快步往尚書省而去。

    到了尚書省衙門,諸官俱在。

    一眼望向新到之人,此人年紀四旬,身軀凜凜,相貌堂堂似堆瓊,身穿一領洗白青衫,腰系一條文武雙股絳,氣質不凡,儀表堂堂。

    楊侗篤定,此人就是李靖。

    果然

    被他料中。

    李靖趕緊從懷中取書信奉上,行禮道:“下官馬邑郡丞李靖拜見秦王殿下!奉朝廷命來冀州任職。”

    楊侗將調任信收起,同時目光在他身上瞟了瞟。果真有幾分儒將風采,笑道:“跟我不用客套,也別說是奉朝廷命來的,我在洛陽坐鎮的時候。聽過將軍大名,我現在身負重任,缺少如將軍這般的人物,也就將你要來了。委屈將軍任冀州兵部尚書、精武館館主、一品武學士,以后助我處理冀州軍務。”

    李靖神色激動,想不到他一來竟然直接就讓楊侗重用了。這冀州兵部尚書官居從四品上,比他從八品上的下郡郡丞足足高了十六個品階,說是一步登天亦不為過。

    “謝殿下!臣李靖決不辜負殿下厚愛!”李靖想著自己被如此器重,一時神采飛揚。

    李靖高興!

    楊侗更高興!

    沖鋒陷陣,有秦瓊、羅士信、裴行儼、牛進達、尉遲恭;行軍布陣、運籌帷幄,有軍神李靖,以及潛力股蘇定方、薛萬均、薛萬徹;政務有楊恭仁、楊師道、房玄齡、魏征、薛萬述、薛萬淑;教育,有孔穎達

    人雖少,但個個是頂級人才,光是未來宰相就有六個。

    有他們當幕僚、打手,楊侗的信心前所未有的足!

    一一寒暄,楊侗才知道尉遲恭之所以來到涿郡,是因為李靖發現他有猛將之才,又得知冀州重寒士,才說動了打鐵為生的尉遲恭前來投資。

    李靖聽說尉遲恭被楊侗發現于街頭,并加以重用,也是十分開心,由此可見,楊侗不問出身只重才華的作風并非只是說說而已。

    楊侗向李靖問道:“藥師,你覺得河東留守李淵如何?”

    李靖一怔道:“李淵?”

    楊侗點頭道:“都說李淵忠厚老實、膽小懦弱。藥師所在的馬邑從屬于他的管轄,你覺得此人如何?”

    李靖猶豫了一下,然后肅然道:“非是微臣背后說人壞話!李淵這個人表里不一;外似忠良,實則陰險多詐,表面膽小,實則野心勃勃。”

    楊侗道:“何以見得?”

    李靖恭敬道:“李淵在前年晉升為河東慰撫大使后,先擊敗流寇母端兒,收編兩萬余人,接著又擊敗絳州賊柴保昌,降其眾數萬人;去年正式任太原留守后,再征飛賊甄翟兒,在雀鼠谷一戰中大獲全勝,又得數萬精壯。”

    楊恭仁吃驚道:“不是說全部遣散為民了么?”

    李靖冷笑一聲:“河東副留守王威曾經告訴馬邑太守王仁恭將軍,說是他清查戶籍時,發現遣散為民的都是老弱婦孺,有六萬多名青壯沒有記錄在官籍上,后經秘密清查,發現這些人全部被李淵以家奴的名義,安置在李家和太原王氏的田莊之中,并由一些豪杰加以訓練。被王威大人舉報彈劾之后,李淵每天飲酒作樂、強搶民女、霸占良田!”

    楊恭仁沉聲道:“故意自污,混淆圣聽。”

    “正是如此!”李靖道:“李淵現在的確是無所事事,但卻暗令次子李世民遍游河東道、河南道,結交地方豪杰,招納亡命之徒,網羅各種人才。”

    眾人倒吸了一口氣,如此說來,李淵所圖乃大啊!

    楊侗這才明白,原來李淵早就有所準備了,如此算下來,他手中已經有了近十萬大軍。

    “殿下,臣以為立即上奏圣上,將李淵緝捕!”楊師道建議道。

    “萬萬不可!”

    房玄齡冷靜道:“我大隋雖然沒有到分崩離析的最后時刻,但從各地反饋回來的情報來看,除了關中突屈通忠心平叛以外,像王世充這種將軍,都在暗中積蓄力量。故而,我大隋已經到了非常危險的時刻。”

    “這些人之所以引而不發,一、是因為并非所有人都愿意背棄大隋,此時冒出頭來,必將受到忠誠大隋的軍隊群起攻之,楊玄感失敗的教訓讓他們不得不謹慎;二、瓦崗等民亂還遠不到動搖大隋根基的地步;三、忌憚冀州軍,在殿下無人制約之前,心懷不軌的就近者,不敢輕舉妄動。”

    說到這里,房玄齡向眾人說道:“李淵已經成就氣候,一旦捅破,他必反無疑!”

    “此時圣上被瓦崗聯軍鎖在江都,平叛之路已經斷絕,若是江都大軍強行北上,首先面臨的敵人就是江淮一帶的杜伏威,且不說吃敗仗,單是戰爭陷入僵局,南朝的那些帝胄一定起兵應和,到時江都告急,如果圣上有所閃失,那大隋就分崩離析了。因此,能夠平李淵者只能靠殿下與洛陽的燕王、長安的代王。”

    “而身在中原的燕王,主力在滎陽以東苦戰瓦崗聯軍,在西戰朱粲,于南部,還要防備江淮杜伏威北上。李淵若反,燕王無力北上河東。”<!--中间广告位置-->

    “李淵是北周八大柱國李虎的后裔,雖說已經沒落,但在關中權貴之中依舊有著不可估量的影響力。而且他是關中獨孤閥外甥、竇閥女婿,若他謀反,此二族即使沒有明里響應,也會暗中出人出物支持,有這三大門閥在前,與大隋矛盾極大的關中各大權貴一定追隨!一旦代王精銳盡出,再無強兵威懾的關中,必將淪為關隴權貴囊中之物!如此一來,能出手的只有殿下!”

    聽了房玄齡一番分析,眾人才意識到李淵一旦謀反,不僅僅是河東道的事情,甚至還將決定天下歸屬。

    楊師道沉思了一會兒,道:“雖說只有我冀州一軍,但以冀州三十萬強兵,及無數民團兵,要平定一個李淵也非難事。”

    房玄齡眼中閃過一絲睿智的光芒,道:“大人言之極是,我冀州平定李淵不難,但在我們北方,還有一個擁兵百萬的突厥。”

    楊侗瞳孔一縮,他算是見識道了這位謀主的可怕了,房玄齡目光之深遠,戰略之廣大,實在讓人心驚,的確,如果李淵真的如此做的話,只要得了江山,區區一點名聲根本不算什么。

    眾人倒吸一口冷氣!

    都認為房玄齡這話絕非危言聳聽!

    今年二月!

    朔方鷹揚郎將梁師都起兵反隋。三月,攻占雕陰、弘化、延安等郡,自稱皇帝,國號梁,建元永隆,依附突厥。

    郭子和起事于榆林,自稱永樂王,建元丑平。南連梁師都,北附突厥。

    突厥始畢可汗冊封梁師都為“大度毗伽可汗”、郭子和為“平楊天子”……

    始畢可汗干涉大隋內政、支持大隋內斗之用意,已是路人皆知。他現在巴不得大隋再多幾個對他效忠的反隋反王,從而不費一兵一卒即可得到大量‘貢品’。

    李淵若是效忠突厥,始畢不僅加以接納,甚至還會出兵協助。真到那一步,冀州面臨的不僅是有著關隴權貴支持的李淵,還有百萬控弦之士的突厥。

    “依玄齡之意,我軍當如何?”楊侗問道。

    房玄齡眼中閃過一絲睿智,“從藥師兄帶來的情報來看,李淵必反無疑。依臣之見,立刻進軍雁門、馬邑,只要長城在手,不善攻城的突厥縱有百萬雄兵也無可奈何。到時候對付區區一個李淵就簡單多了。”

    河東道,有兩重長城。

    一為外長城,在馬邑以北,西起榆林郡,東到太行山脈,榆林到紫河段乃是楊廣所修,而東段則是北齊高洋時期修筑。

    第二重長城,西起偏關聯結外長城,往東抵恒山。以樓煩關、西陘關(后來的雁門關)、倒馬關、紫荊關聯結一體。

    西陘關以南是河東中心,重鎮太原;以北,便是馬邑盆地,北出外長城就是定襄郡。

    而在長城外,便是陰山以南的漠南草原,當年隋朝接兵敗的啟民可汗染干南下,將他安置在漠南,筑城以居!此后崠突厥一直將汗庭設在漠南,而不再是漠北深處于都斤山。

    啟民可汗死于大業五年,由其長子阿史那咄吉繼位,是為始畢可汗。經過啟民、始畢可汗的努力,始畢可汗已經把東部草原各部都征服,算是成為金山以東廣大突厥草原上的霸主。

    多年休養生息,特別是擁有漠南肥美草場后,東部突厥發展迅速,到如今已經是擁有控弦之士四十萬,而被楊侗滅了的契丹、奚,以及室韋等東邊諸部,還有鐵勒諸部都臣服于他。

    本來有控弦之士百萬之眾的始畢可汗,對大隋還有幾分忌憚的。

    可楊廣不是那種安靜的主,聽從裴矩的建議,效仿長孫晟對崠突厥進行再次分裂。

    裴矩派人跟始畢可汗的弟弟叱吉設會面,甚至連汗號都給叱吉設想好了,就封南面可汗,要扶他跟始畢對著干。可結果大隋找了一個豬隊友。

    叱吉設不但沒有高興,反而害怕的把使臣綁給了始畢那里,把事情全說了。

    始畢可汗一氣之下,直接把使臣的人頭送回了中原。并且準備跟大隋斷絕關系。

    裴矩一打聽,才知道始畢可汗手下有個叫史蜀胡悉的人,這家伙很有本事,若是能夠殺了他,那始畢可汗不足為懼。

    楊廣又聽了裴矩的,于是把史蜀胡悉騙到邊境,然后派人把他給殺了,也派人把史蜀胡悉的人頭送回去給始畢,還說史蜀胡悉要背叛突厥投降。

    這么爛的借口,始畢可汗當然不相信。他本來就對大隋極度不滿,這下更是爆發了。

    而楊廣還自以為是的以為鎮住了始畢。并決定帶十五萬大軍北巡!以對突厥示威。

    結果始畢可汗就利用自己的軍隊亦戰亦獵的特性,率四十萬大軍兵臨雁門,對楊廣說是圍獵至此,并無冒犯之心。在楊廣大意的情況下,一舉將楊廣困在雁門,若不是義成公主冒死相助,指不定楊廣就讓突厥擒去了。

    盡管楊廣逃過了一劫,但是‘陰山以南—外長城以北’的漠南草原已經徹底落入了始畢可汗之手。

    始畢可汗多次南征,但馬邑郡守王仁恭縱橫沙場數十年,能征善戰不亞于楊義臣,一次又一次的將始畢可汗打退,并牢牢的將內外長城據于大隋之手。

    王仁恭忠于大隋,如果楊侗陳明大義,并派遣大軍入駐,他一定加以支持。

    “好,就依玄齡之議……”

    話音未落,一名侍衛匆匆而來。

    “急報,馬邑鷹揚校尉劉武周殺死太守王仁恭起事,聚兵五萬余人,依附突厥。”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41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