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040章:打人要打臉

正文 第040章:打人要打臉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原來黑大個竟是大名鼎鼎的尉遲恭!難怪連羅士信都吃不消!

    “敬德啊!跟著我混…哥們包管你大塊吃肉、大碗喝酒…沒事還能劫富濟貧、殺幾個貪官污吏……”

    楊侗黑話連篇的得瑟樣

    小舞那水潤的眸子一下子迷蒙了起來,仿佛站在了云端,飄啊飄啊!

    “耍紈绔都這么帥!”她迷糊的想道:

    天,她在想什么?太不矜持了。

    一張小臉頓時火燒火燙,幸好有一層面紗!

    尉遲恭撓撓頭,有點不好意思道:“俺原來是個鐵匠,因朝廷禁止馬邑郡生鐵貿易,俺不得不關門,但又要養活妻兒,所以想謀個營生。殿下管俺一家飽飯就行了!”

    眾人愕然!

    這么一個頂級猛士,要求居然這么的低?

    李世民臉色精彩之極,羨慕妒忌浮于臉上。

    楊侗一愣過后,哈哈大笑:“放心放心!你就算有百個媳婦、百個兒子,你也養得起。你的家人呢?”

    “先生說俺一定中,所以俺把妻兒一起帶來了。”尉遲恭非常坦率。

    “……”楊侗一時語塞,這功名還沒影兒呢,尉遲恭就已經將妻子和身家一并帶來了,也不知道該說他自信還是說他二,不過事實上,尉遲恭也有這本錢,于是笑道:“本王封你為從五品暴雪將軍,凌煙閣一品武學士,賞金五百,府邸一座!領兵五千,聽命于秦瓊麾下,那家伙比你能打,你們做個伴……”

    “多謝殿下!”尉遲恭笑得嘴都合不攏,這五百兩黃金,比他一輩子打鐵還多,這種好事哪里去找?

    楊侗招來一名侍衛,讓他跟著尉遲恭去接人,然后到楊師道那兒領房子、黃金!

    尉遲恭又是一番感謝,跟著侍衛快步走了。

    等他走遠,楊侗才想起忘記問了他所謂的‘先生’是何許人士。只不過他也不著急,有的是機會問。轉向一眾眼熱的武士,笑著朗聲道:“我就不耽擱大家的時間了,希望每一人都能考出最理想的成績,成為冀州軍的一員!”

    “多謝殿下!”

    一眾武士轟然應是,他們固然沒有尉遲恭的武藝,但是有尉遲恭這個例子,眾人對于冀州,對于楊侗更加充滿了期待。

    “哈哈…舒坦…仿佛在炎炎夏日喝了一大碗冰水。走了走了!”楊侗揮一揮手。

    “殿下,請你給我等世家子弟一個交待!”李世民鐵青著臉,儼然以世家子弟領袖自居!

    “交待?”楊侗仿佛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以一種俯視的目光看著李世民,指著自己的鼻子,霸道的宣示著主權:“小子,給我記住,秦王是我楊侗!而你…是個什么東西…”

    “你……”李世民眼中寒光一閃,一手死死的握住劍柄,殺氣騰騰。

    “呵呵!想殺我啊?”楊侗揶揄的看著李世民。

    “世民不敢!”李世民強壓心頭的萬丈怒火。

    “不敢就好!”楊侗大搖大擺的從李世民身邊走過。

    就在一群李氏子弟松了一口氣之際,卻見已經錯身而過的楊侗突然轉身,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劍,在所有人都反應不及的情況,一劍鞘狠狠地抽出,正中李世民那張英俊的臉。李世民痛叫一聲,鮮血摻雜著牙齒往外噴出。

    當大家仔細一瞧,又是一陣目瞪口呆!

    只見楊侗雙手空空,啥都沒有。

    擦了擦眼,還是沒有……楊侗衣著單薄,根本藏不了剛剛看到的那把大劍。

    做夢!

    眾人狠狠地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一個二個痛得呲牙咧嘴。

    這一下,即便是慘遭羞辱的李世民也是目瞪口呆,一手撫著紅腫的半張臉,一手指著楊侗,半天說不出話來:“我我我,一定是在做夢……”

    楊侗云淡風輕,臉上掛有淡淡的微笑。

    身后驚呼聲、怒罵聲響成一片,楊侗和小舞卻已經揚長而去,不一會兒便沒了蹤影。

    走了老遠,小舞驚奇的看著蹲地狂笑的楊侗,她方才眼睛一花,只聽一聲響亮的‘啪’!然后,啥都沒有了。

    “夫君,你是咋做到的?”

    羅士信也是一臉古怪的表情,他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看到:扇李世民的絕對是楊侗的湛瀘劍,臉上的印子都是湛瀘劍劍鞘上的紋路,但是湛瀘劍到底從哪來、打哪去,他卻完全不知道了。

    “幻,幻,幻術!嘿嘿,哈哈!”楊侗說了句,接著暴笑。

    他腸子都差點笑得打結。

    哇哈哈!

    抽李世民的臉,爽呆了……

    偏偏這家伙吃了大虧,愣是拿自己沒法子。

    小舞、羅士信等人秒懂!方才,他們就看到一個大‘美女’活生生給變沒了,一把劍又算得了什么!

    “夫君,你幻術怎么學的?”小舞似是隨口問道。

    “嗨,就是現學的唄,還行吧小舞?我感覺我扇李世民的時候,是這輩子,不,是兩輩子最帥、最瀟灑、最最有成就感的一刻!實太太爽了。”楊侗得意得快炸開了,李世民的臉被自己在眾目睽睽之下扇了,21世紀的人們,誰信啊?

    “如果是一巴掌一定就爽了。”楊侗不笑了,莫名的惆悵了起來。

    小舞:“……”

    羅士信:“……”

    “夫君,我咋感覺你專門針對那個李世民啊?”

    羅士信猛點頭。

    “呵呵……”楊侗心說:不針對行嗎?他是要奪咱們家江山的主啊!

    咱爺爺被他黑成了什么?

    昏君、暴君、殺父、弒兄、淫棍、色情狂、亂那個啥……

    總之,凡是最惡毒、最不人道的詞匯都只管往楊廣身上套就是了,比之夏桀、商紂、秦始皇還要慘上萬倍……

    “看他不順眼!就是想揍!”楊侗說了一個不是理由的理由。

    眾人:好吧!這理由強大。

    “那殿下要不要……”羅士信聞言,目中兇光一閃,盡管說得不清不楚,但他還是覺得世家門閥沒個好東西。

    楊侗怦然心動,卻還是搖頭道:“不行!不行!這下子誰都知道我和那小白臉鬧得僵,若他死在咱們地盤!天下人說咱們太過小雞肚腸了。”

    “那小白臉回河東的路是井陘,過了井陘,咱做了他!”羅士信陰森森道。

    “在井陘做掉他,別人一樣說是咱們干的。算了,過段日子再說吧<!--中间广告位置-->!”楊侗想了想,還是算了……

    李家做主的是李淵,而不是李世民,他對自己的威脅并不大,

    他活著!

    能夠給李建成添阻!能夠令李氏一家分成二派,一個派系林立的李氏比起上下一心的李氏對他有利。

    “噠噠!”

    正準備回宮時,一陣急促的馬蹄聲突然響了起來!

    玄甲軍已經分成兩批,一批人抽出橫刀匯集在羅士信之后,一個以羅士信為箭頭的箭陣瞬間形成,一批將站在長街中央這對最尊貴的夫妻圍在中央!一張張精致的手弩警惕的掃視著四周和上方!

    “此處危險,殿下、娘娘暫且移駕,看臣等為弒賊!”

    “一個人而已!”

    楊侗抓著妻子的小手讓她躲在自己身后去!

    不一會兒,一騎飛奔而來。

    一名俊逸少年瀟灑的縱身下馬,一步步走了過來。

    來人俊美秀到了極點,稱的上絕世美男子,但細看之下,楊侗卻吃了一驚,這個人竟然是一個身穿男裝少女。

    這少女相貌姣好,清麗出塵,身材挺秀,眼橫秋水,令人望而目眩神馳。一頭烏黑秀發梳成男士發型,眼神清亮干凈,宛若秋水,挺直的瓊鼻,紅潤的雙唇,組合在一起構成了一副至美畫卷。

    她穿一身時下流行男服,看起來簡潔、清爽、干練,透露出一股英姿颯爽、瀟灑飄逸的美感,泛著古銅光澤的肌膚顯示出她并不是深閨里的千金小姐。

    楊侗沒想到一個女孩可以這樣英俊帥氣、神采飛揚。剛好迎上少女的目光,兩道目光甫一接觸,不知為何,兩個人都情不自禁地微微顫抖了一下。

    很玄妙的感覺。

    “喂,小呆子發什么愣?”女子聲音充滿韻味。

    楊侗笑問道:“兄弟有事嗎?”

    美少女秀眉挑了挑,但又舒展了,鳳眸盯著楊侗道:“好大膽的小子,你不認識我了?”

    楊侗很干脆的說道:“不認識。”

    美少女笑了起來,臉上泛著一絲迷人光彩:“八年前,我過抱你,你尿了我一身,還咬了我一口!”

    小舞、羅士信等人咬著嘴唇笑得肩膀一抽一抽……

    “你自己看!”美少女挽起衣袖,雪白如玉地右手手臂上有著兔子一樣的小牙印。

    楊侗奇道:“誰啊你?”

    美少女放下衣袖,眨著明亮的鳳目,調皮道:“好多人都說我是假小子,要是你也這樣認為就叫我一聲哥哥吧。”

    “請問弟弟芳名?”

    “看來你真記不住我了。”美少女語聲中充滿著一絲惆悵,“我是李秀寧!”

    楊侗心想“原本她就是大名鼎鼎的李三娘子啊!難怪如此神采照人、英姿颯爽……”嘴上卻好奇問道:“你找我作甚?”

    李秀寧身穿男裝,絕美的容顏也有點中性,但言談舉止幽雅,加之她瀟灑飄逸,舉手投足間散發著一股驚人的氣質,只是她說的話令人崩潰:“尿人的小鬼,你很厲害嘛?”

    “噗”

    “噗”

    小舞、羅士信等人忍不住噴笑出來。

    “柴夫人,這話就沒意思了……”楊侗翻了翻白眼。

    李秀寧秀眉倒豎:“誰是柴夫人?”

    “看來本王弄錯了……”楊侗心下甚奇,李三娘子不是柴紹的婆娘么?還是還沒有嫁?

    “李建成參見殿下!二弟世民失禮,還望殿下海涵。”這時,一個急急趕來的眉清目秀、溫文爾雅的青年抱拳行禮!

    “李公子多禮了。”

    楊侗目光盯向了長相俊美的李建成,他如同一汪秋水一樣,看上去古井無波,卻極有風度。第一眼——讓楊侗大生“風度翩翩、君子如玉”之感。可以肯定,如此人物決計不會是電視劇里演的那么不堪,只是應了四個字成王敗寇,僅此而已。只不過李世民能夠把自己的親大哥黑得那么慘,也真夠狠的。“賢兄妹不是在太原么?”

    李建成笑道:“家父四處為官,來回搬遷不便,我們兄妹一直住在河東老家居住,只有二弟在太原。”

    “原來如此!”楊侗笑了一笑,這下好辦了,等李淵露出反意,老子一鍋端!

    李秀寧忽然冷面帶霜的問道:“你為什么說我是柴夫人?”

    “大家都說你是柴紹的媳婦……”

    眾人:“……”

    李建成苦笑:“道聽途說而已。”

    楊侗心中奇怪,柴紹和李秀寧還沒成親?但還是笑著道:“柴紹公子為人挺不錯的,他曾是父王的千牛備身,與本王非常親厚,前不久還通了信!用不了多久,涿郡又要添加一員大將了。”

    楊侗漫不經心看著李建成,滿嘴放炮。

    “那要恭喜殿下了!”李建成眼中寒芒一閃!忽爾冥滅,但卻被楊侗看在了眼里,心下冷笑,老子就是要離間你們這些王八蛋。

    李秀寧道:“他也是世家子弟。”

    “不一樣的。”楊侗大搖其頭,煞有介事道:“世家子弟有好有壞,柴公子無疑是好的……”他話音一轉,向李建成發出邀請道:“我很不喜歡李世民,但李公子謙謙君子之風令我大為心折,我想請公子到冀州發展。”

    李建成愣了一下,迎著楊侗‘真誠’的目光,心中略起感動的波瀾。

    看過楊侗任命尉遲恭之事后,他知道楊侗是個不拘一格的人,相中了的人就會重用,不爽的人就重抽,是一個性情中人,以為他是發自肺腑的邀請,只不過他還是拱手推辭道:“多謝殿下厚愛,建成才疏學淺,怎敢竊居高位,何況,拙荊分娩在即,實在靜不下心……”

    都要造我們老楊家的反,能靜心才怪。

    楊侗心中冷笑,面上卻非常遺憾道:“公子重情,令人感動!河北道禮部侍郎虛位待公子一年!希望公子早日就職……”說著,故作在懷中摸索,取出一塊溫潤玉佩,遞給李建成道:“這事給未必的小李公子、或是小李姑娘的賀禮,勞煩公子轉交。”

    “這如何使得?”李建成一看就知道是價值連城,連忙拒絕。

    “公子只不過是代勞而已!我可沒說給你……”不由分說,塞給了李建成,然后揮一揮手,走了。

    李氏兄妹為之傻眼。

    “怪人!”好半晌,李秀寧喃喃自語道。

    “性情中人!”李建成握著溫暖的玉佩,目光復雜,心中默默的加了句:是當不好上位者的。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40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