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039章:天賜猛將

正文 第039章:天賜猛將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楊侗雖然已經聚力,但冀州這張大弓才開一點點,離蓄勢待發還很遠!各方勢力雖是稍稍安定了些,可他心知這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

    草莽造反是一盤散沙的烏合之眾,一點都不可怕;可怕的是貴族造反,他們懂得治天下、奪民心、練精兵、通謀略、善言論、施仁政!

    而關隴貴族是大隋第一大勢力,如果關隴貴族造反,大隋社稷岌岌可危。

    這才是要命的。

    而時間,不會給他從容的休養生息!

    忽爾!感到手掌一緊。

    卻是小舞用纖柔的手掌,溫柔的反握自己,一雙如水目光溫柔地望著,似乎要以自己如水般的秋波,融化楊侗鐵石般的心腸。

    見丈夫看來,小舞溫柔一笑,更能令他見心如棉。

    人流如織的街頭,車馬喧囂,似乎剎那消失,僅剩下身邊可愛的人兒。

    兩人目光再次相對,良久良久,楊侗才歉然一笑!

    帶著一行人去了英雄樓用膳,而后帶著小舞到處走動,說是今日屬于她,結果又和凌敬聊了半天商道,倒把這可人兒冷落了,盡管她不說更無不悅。

    但楊侗難免有所虧欠,相互牽著手,溫情脈脈的去看散樂!

    散樂其實跟雜技表演差不多,包含武術、幻術、走繩子、滑稽表演、歌舞等民間藝術。

    對這方面楊侗沒啥興致,小舞卻看眼花繚亂,放開楊侗的手,拍著巴掌大聲叫好。

    但有幾個舞娘的肚皮舞就辣眼睛了,一個二個五大三粗,把水桶腰扭得跟麻花似的,朝眾人要錢時還露一口參差不齊的黃牙……

    楊侗后退想吐!

    小舞煞有介事地扯著楊侗的衣袖,大眼睛天真無邪的一眨一眨:“夫君,這些美女好不好看?好不好看呀?”

    楊侗冷汗直流!

    他怕晚上做噩夢!

    這幾大‘美女’實在美得慘不忍睹,尤其是神器,比擁有曲線春山一般流暢優美的小舞還要大!

    只是……究竟肥肉還是啥就不好判斷,畢竟他不敢多看。

    “嘖嘖嘖!這大腿、這柳腰……美絕了!”小舞很堅決、很得意的盯著楊侗。

    “噗!”

    聽力過人的羅士信終于忍不住笑出來!

    楊侗眼珠一轉,向差點笑抽的羅士信說道:“夫人言之極是,小羅兄弟年歲也不小了……是該成家了!都說美不美看大腿、俏不俏看柳腰,我看這幾個不錯……我看挺適合你二人的!”

    “天下未平,何以為家?”羅士信酷酷的說道。

    “成家立業,成家立業!就是先成家再立業!我看這事就這么定了吧。”

    小帥哥一臉幽怨、欲哭無淚!

    小舞笑著將一大把錢放在了‘美女’遞來的盤子里,趾高氣揚的牽著楊侗得勝離開。

    羅士信放心了。

    雖說被那兩口子當成了秀恩愛的道具,但卻大大松了口氣,如果楊侗把這幾大‘美女’賞賜給他,并要求造出小人,他情愿去死!

    小兩口像熱戀中的情侶開開心心的接著逛街,路過一個手工藝小攤!一名老人靈巧的用竹片編成各種可愛的小動物。

    楊侗靈機一動,蹲在小攤前,跟老人要了一片堅韌的竹片細心的折了起來。

    小舞不明白所以,只是好奇的望著他。

    不一會兒,楊侗便用手中的竹片編成一只小巧可愛的兔子!小時候寨里的老爺爺時常在鼓樓做類似的小動物送給小孩子玩,楊侗覺得好玩,也細細的學到了一些小動物的編法。

    他拉著小舞滑嫩小手,將小兔子小心翼翼放到她手心,笑著道:“咱們在一起這么久,從沒有給你一件有意義的物件,這兔子送給我可愛的小舞。”

    小舞看著可愛的兔子,開心的笑了,將手放在胸前,幸福的低笑道:“這是我最好的禮物,我好喜歡!”

    老爺爺慈祥笑道:“小夫妻感情真好!”

    “謝謝老爺爺!”小舞羞澀一笑,不時偷偷向楊侗望上幾眼,目光中深孕情意。

    楊侗見小舞美眸含情,大男人主義作祟,一口氣將會編的小動物都編了一遍,最后還編了一個小小的竹籃,讓小舞把小動物都裝進去。

    小舞開心得都炸開了!給了老人一大把銅錢后,一手把竹籃挽著,一手牽著楊侗的手臂,她嬌小的身軀,也幸福溫柔的依附在丈夫的身上。

    楊侗呵呵一笑!

    感覺夫妻兩人很像21世紀逛街的情侶!

    望著妻子滿足、開心的甜笑,覺得愧負良多!自己或是一個合格的上司,但絕不是一個稱職的兒子和丈夫。

    走到一個街口!

    發現眼前人山人海,個個身材魁梧,他們拿著兵器、牽著戰馬,人群之中不時發出一陣驚嘆。

    楊侗抬頭一看,見到前方樹起一面大旗,上寫‘精武館報名點’,向小舞一笑道:“本想避開,誰想到還是碰到了。”

    “我今天很開心了!”小舞很容易滿足,這籃子竹制小動物已經夠她回味許久了!

    丈夫編制的時的用心,遇到不困難時的思索、苦惱,以及向老竹匠求教時的認真,都深深的刻在她腦海里了。

    足夠了,足夠她回味一生!

    尤其是在七夕,更有特殊的珍貴意義!

    “嗯!我家小舞真乖!”楊侗憐惜的看牽著小舞,在侍衛的幫助下,擠入了人群。

    入目的是一名精壯的大漢一手拿著一只鐵鎖毫不費力的狂舞。

    小舞在一旁咋舌:“呀!這是霸王舉鼎啊。”

    “這是考核猛將用的鐵鎖,一只重兩百斤。以這位英雄的實力,如果換成百斤兵器,簡直如同草芥。是一個猛將之才。”楊侗目光不住閃光。

    參與精武館選拔的報名流程很簡單、粗暴。

    舉起一只八十斤鐵鎖,并堅持半刻才有資格登記在冊,舉起一百五十斤鐵鎖免初試,直接參與復試,而兩百斤則直接晉入第三次復試。

    這名大漢各舉一只二百斤鐵鎖,面不改的揮舞了近一刻鐘,他這水平,晉為凌煙閣一品武學士都沒問題。

    涿郡武將里只有秦瓊、羅士信做得到,裴行儼、牛進達屬于第二系列,蘇定方屬于第三行列。

    “士信!陪他玩玩!”楊侗輕聲說道。

    “喏!”見獵心喜的羅士信一得命令,向侍衛交待了一聲,便向場中走后,在舉所驚呼聲中,看似瘦弱的羅士信一手舉起一只兩<!--中间广告位置-->百斤鐵鎖,大聲道:“好漢子!一人獨舞無趣,羅某與你玩玩!”

    精壯的漢子頓時咧嘴一笑:“好漢子,你是俺見過力氣最大的人。”

    “來吧!”羅士信戰意熊熊。

    “好!”大漢舉著鐵鎖,狠狠地砸向羅士信。

    羅士揮鎖迎擊!

    重重的來了一記硬碰,激烈的金屬交錯之聲響了起來,回蕩在了寬闊的廣場上空。

    兩股磅礴無比的氣勢以他兩人為中心向四周擴散開來。

    兩人各舉雙鎖,氣勢威猛如同猛虎下山。

    鏗鏘!鏗鏘!

    眨眼間,兩人已經交戰了十來個回合,打得激烈無比,那驚人的威勢,讓觀戰人員一個個看的目瞪口袋。

    望著已經百十個回合,還未分出勝負的兩人,楊侗也漸漸震驚了起來,羅士信的表現在他意料之中,但那漢子居然也越戰越勇,真是難得之極。

    “夫君,羅將軍能贏么?”看得眼花繚亂的小舞擔心問道。

    羅士信是自己人,她自然偏向。

    楊侗目不轉睛的盯著這一場龍爭虎斗,低聲道:“士信還小,力量不足,這名壯士正值得巔峰時期,再戰兩百合,士信就支撐不住了!”

    “啊?”小舞眼珠一轉,喜笑顏開道:“恭喜夫君又得一員猛將!”

    楊侗哈哈一笑,正要喝止二猛士時,卻聽一聲清朗的笑聲道:“好一場龍爭虎斗,兩位英雄不分上下,何不就此罷手,再在酒桌上決出勝負?在下李世民素敬英雄,愿備下酒食一敘,不知二位英雄可否賞光?”

    “李世民?”

    楊侗迎聲望去,只見自稱是李世民者,年約二十,英俊臉龐棱角分明有如刀削斧砍一般,黑色的瞳孔中眼神閃動有如星辰,他一眨不眨的望著羅士信和那名漢子,臉上透露著濃濃的喜意。仿佛一個千年老色郎,看到了不穿衣服的貂蟬一般。

    這一刻,楊侗的目光猛然變得如刀鋒一般銳利。

    草你嗎的李世民!居然到老子地盤挖人來了?你小子真有種。

    “夫君!你怎么了?”小舞感受到夫君氣勢大變,吃驚問道。

    “這個李世民是李淵的兒子,到咱們涿郡搶人來了!”

    “這些天殺的世家門閥,好不要臉”小舞氣鼓鼓的。眼珠子釘在李世民身上,仿佛要將他捅一刀才解氣。

    楊侗大樂!

    “士信!好了!”

    楊侗見兩人沒有理會李世民,連忙喊住了羅士信!

    羅士信心里明白,這大漢的武藝比自己強得多,他心中也服氣,聽到楊侗叫出自己的名字,心知楊侗不想隱瞞身份了,一笑而退道:“好漢子,我羅士信不如你。”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羅士信是誰?

    張須陀麾下第二虎將,成了秦王親衛大將后,還是第二將。其實力也不負其名,但是,此刻居然承認不如這大漢??這大漢豈不是直追秦瓊,或是超越秦瓊了?

    大漢輕輕放下鐵鎖,向羅士信一禮,誠懇道:“羅將軍,俺占了便宜,如果我們一樣的年紀,我不如你。”

    “輸了就是輸了,我羅士信輸得起!”

    羅士信這一笑,灑脫之極,還無半點的不甘,正是大丈夫坦然面對失敗的氣度。

    “壯士好生厲害!”楊侗與小舞跨步而入。

    自己再不冒頭,被李世民搶走了,就慘了。

    “拜見殿下、娘娘!”負責登記恭聲行禮。

    “拜見殿下、娘娘!”

    全場武士轟然行禮,或崇敬、或感激、或憎恨的望著這名翩翩濁世佳公子……

    楊侗攜著小舞行了一個四方禮,朗聲道:“諸位英雄響應號召,不萬千里趕來涿郡,仁謹深受感動!”

    “殿下客氣了!”

    “多謝殿下給予我等寒士機會!”

    全場轟動如雷!

    一雙雙虎目崇敬的望著楊侗,難掩激動、感激!

    楊侗目光一掃,朗聲道:“精武館、凌煙閣條件苛刻,你們中的許許多多或許會落選!但是不必灰心,也不必喪氣!因為冀州軍中還有無數火長、隊正、旅帥、校尉、郎將、中郎將、將軍……等著大家去競爭……”

    本是神情暗淡的一些武士熾熱的目光再放。

    “冀州軍沒有裙帶關系、沒有后臺靠山、沒有家世之說……晉升的條件只有三點……”

    眾武士一眨不眨,仔細聆聽!

    “一、嚴守軍紀,二、能上弱下,三、如果你是大世家門閥子弟那就很抱歉了,哪怕你是孫武、吳起、項羽、張良,本王這兒也沒有一個普通士兵的名額!”

    “殿下千歲!”

    寒士轟然叫好!

    “歧視!殿下這是歧視……”李世民畢竟是少年,只氣得臉都紅了,大聲道:“難道世家子弟就不忠了?”

    楊侗冷聲道:“你們世家子弟忠的是你們家族的利益,為了你們家族,你們可以毫不猶豫的出賣國家,出賣民族、出賣靈魂!你們沒資格在本王面前說‘忠’字!世家能夠繁衍千百年,最大的依仗是什么?”

    “是不忠!”楊侗直指問題核心,“世家從不忠誠于哪個哪一個王朝!”

    “污蔑!”李世民大聲道。

    “污蔑?”楊侗呵呵一笑:“如果世家忠誠,早就為秦漢魏晉南北朝殉國了,哪里會繁衍至今?朝秦暮楚說的就是世家!故而,世家長久傳承的秘訣其實就是不忠!”

    “你……”李世民目瞪口呆,居然無從反駁!

    在場的寒士卻轟然叫好!

    長見識了!

    真的長見識,事實上,不正如此么?五姓七宗里的盧植被譽為大漢脊梁,可是他的兒子卻在代漢的曹魏王朝混得風生水起,這不是不忠能是什么?

    “殿下未免太霸道了吧?”一個溫文爾雅的文士道。

    “我就是霸道、我就是囂張、我就是狂妄自大、我就是不喜歡不歡迎自私自利的你們……你能咋樣?有本事投胎去當皇帝的孫子!不服氣的,歡迎來砍!”

    小舞怪嗔的白了得瑟的丈夫一眼,哭笑不得!

    寒門武士聽得舒坦大笑,這個秦王殿下,太爺們了。

    世家子弟臉色鐵青!

    “哥們,啥名兒?”楊侗拍拍傻樂的黑大個的肩膀。

    “殿下,俺姓尉遲,名恭,字敬德!”

    我xxx!

    寶貝啊!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40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