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038章:凌敬論商

正文 第038章:凌敬論商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隨著小舞第一個投票支持自己的丈夫,一些士子拿楊侗抄下來的文章與之前的第一名比了比,然后,紛紛投向剛剛貼出來的一詩四文。

    這文章的文筆老道,內容發人深省,詞藻富麗、內容空洞的美文與之相比,判若云泥。

    重要是這文風符合冀州幾大巨頭的品味。

    眾所周知,冀州牧楊侗最討厭浮華無物、拍馬屁的奏疏,要求治下官員上奏時講究簡潔明了。他本人寫的《凌煙閣》《馬說》也是平鋪直敘!

    上有所好,下有所效!

    冀州的老大不喜歡華麗文章,那么官員上疏時總是要將奏章里的空話、屁話、套話刪了又刪、改了又改。

    一時間,冀州文壇便徹底遺棄詞藻華麗、洋洋灑灑‘宮體’風格。

    楊侗給官員定下的標準是,只需說清楚何事、何地、何時、何人,并附上解決方法就可以了,不達標的都要受罰,甚至還有幾個官員上奏異象而被革職!

    老子花錢養你們,不是看這些沒用的東西,更不是拿著工資不做事,如果不根據實情給出解決方案,遇到事情就住上推,老子養你們干嘛?

    大家以才華考功名沒錯,我也支持,可也要看是什么才、哪方面的才華!辭賦詩書畫是以陶冶情操為主的藝術,但是詩再好有什么用?它能治理地方還是可以抵御外敵?

    大道至簡、文以載道,文章不應該停留在表面。

    再說了,你文筆再好,用典故再多,如果沒一點實用的東西,誰愿意看呀?

    在楊侗嚴厲要求下,冀州上下文風大變,比先秦古文更簡潔有力,寫文章也是力求一針見血。

    《阿房宮賦》、《師說》、《捕蛇者說》、《芙蓉樓記》看似樸實,實則是充滿睿智、哲理的策略!

    而《阿房宮賦》《捕蛇者說》在借古諷令、針砭時弊方面大膽、火辣,令人震驚。

    楊侗挑出這兩篇的目的是為廣開言路奠基,一旦人人都敢議政論政,會讓國家少走許多許多彎路。

    諸多士子震撼之余,一些本來信心十足,企圖奪魁的人,一顆心也跟著沉甸蜀的!

    有此雄文在,自己有機會嗎?

    小舞見士子們為一詩四文奪神,洋洋得意了!

    楊侗一偏頭,鼻尖傳來淡淡的香氣,才發現小舞像牛奶一般嫩白的肌膚透出可愛的暈紅,長長的睫毛眨動著,如同蝴蝶振翅。顯然得意之極。

    楊侗不由得好笑道:“這一詩四文有這么好么?”

    “沒見識!”小舞煞有介事地打了楊侗一下,大眼睛天真無邪似的一眨一眨的。

    “確實沒見識!”

    “呃?”

    兩口子迎聲望去!只見一位相貌奇古,氣度崢嶸,目光深邃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小舞戲謔的看著楊侗,看他笑話。

    楊侗苦笑著拱手道:“在下沐同,字仁謹,屬于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那種!敢問兄臺如何稱呼?”

    “噗!”

    小舞噴笑出聲,有這么介紹自己的么?自己這夫君正經時候讓人害怕,私下卻非常率性。

    這名衣著樸素的男子愣了一愣,也想不到有人這般介紹自己的,到嘴的訓斥之言一下子給噎了回去,人家都承認自己‘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了,你還怎么說?你還能說什么?當下亦是拱手苦笑:“在下凌敬!字敬之!”

    楊侗心頭一震,凌敬在史上或許沒有什么成名,但也是相當了不得的人物,為人足智多謀,是竇建德成為河北之王的謀臣。

    但竇建德成就大業之后,如若后來的洪秀全那般,重小人、遠賢臣、享樂,犯了多疑大忌,先殺了重將王伏寶,再殺諍臣宋正本,此后人人引以為誡,無人再進忠言,從此政教益衰。

    凌敬雖活著,卻已邊緣化!

    在決定天下歸屬的虎牢關一戰前,凌敬洞悉李唐于河東兵力空虛的實情,并提出足以改變天下歸屬的‘圍魏救趙’之策,但竇建德和麾下文武接受了王世充使者的賄賂,沒有招納凌敬‘圍魏救趙’之策,最后以慘淡收場的結局,成就李世民三千破十萬的赫赫威名!

    竇建德才開局就被自己打得不知所終,這位大才大抵是碰運氣來了。

    既然來了,就別走了!

    自己決不會失之交臂。

    “原來是凌兄!”楊侗笑了笑道:“在下是關中人士,受家族之命,前來涿郡增長見識!依凌兄之見,秦王是何等人?<!--中间广告位置-->”

    凌敬見這少年笑意安宴宴,俊逸瀟灑,為人處事八面玲瓏,卻自有一股驕矜貴氣,他身邊帶著錐帽的女子,雖然蒙著面巾,看不清面容,但舉手投足顯示出的風范修養也是不俗。至于他的隨從個個高高大大,壯得跟熊一般。他知道對方是世家子弟。

    不過,凌敬卻也不懼,道:“秦王英明神武,論文治,不弱先帝,論武功,不亞當今,若能兩者合一,我大隋王朝只會前進不會后退。”

    楊侗有些臉紅!

    “不過,若是殿下能夠發展商業就好了!”

    “哦?愿聞其詳!”楊侗瞇眼沉吟,一對丹鳳眼卻射出銳利懾人的異芒。

    “怎么說呢?我前主體是農業,可農業大力發展就真的支撐起大隋所需嗎?未必。而商業可以填補這個空缺,甚至可以帶動農業發展,這樣的好事情,為什么不做?”凌敬說道,“農為主、商為輔、工為骨,才是發展民生最佳方略。一個國家要的不是畸形繁榮,而是綜合強盛!”

    楊侗眼睛一亮,施又透出不平之色:“商人逐利,而且商業乃是聚斂之道,有人賺就有人賠,賺的是商人,貧困的是百姓。故先秦以來,無不是行貴農賤商之國策,商業終究是小道,真正撐起國家根本的還是田畝賦稅!”

    這種論調是自古以來的主流。

    凌敬嘴角牽出一抹譏諷地笑:“商賈逐利不假,難道百姓就不逐利嗎?趨利避害乃是人之天性!”說到這里,他目視尤在看榜的諸多士子,“這些人來涿郡,不也是為了名利嗎?當然,這也包括在下本人。”

    楊侗驚嘆,能夠這樣坦然說出來的,果非常人。

    “確實如此!軍人追逐軍功是逐利,文臣為晉升而努力,也是逐利,故太史公曰: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凌敬點頭道:“兄臺好見識!其實商業是商人購買百姓手中剩余貨物,再去出售,商人賺了錢,就會大規模從百姓手中購買,百姓賺了錢,工匠積極制作家具、農民積極生產……各行各業的產量就會提高……國家獲得的稅收更充沛,國力更強盛。”

    “愚以為一個國家強盛的標準,不應以朝廷府庫擁有的財富為標準,而應該看百姓,百姓安居樂業,家有余錢,那這一個國家不用看,一定開明強盛,而百姓如果生活困頓,朝廷再有錢也不能證明什么……”

    “凌兄好見識!”楊侗由衷贊嘆,凌敬說的無疑是高明之處,這點楊侗無法否認。

    論起虛假繁榮、畸形繁榮,非“開皇之治”莫屬!

    楊堅有錢源于是他清查戶口,從黑戶變成平民的幾千萬百姓給他帶來意想不到的財政收入。

    當時關中人丁稀少,中原水災頻頻,但大隋府庫總是滿的,楊堅仿佛有用不完的錢,逢年過節都給文武百官與士兵發賞錢,一次性發完三百萬匹布帛,就這樣他的錢依舊沒花完……

    后來府庫滿了,都沒有地方放了,楊堅得瑟了的問眾臣:“我每年都發了那么多賞錢,怎么還沒用完?”

    他的錢在小賞方面當然用不完,因為大隋的農業潛力幾乎被榨干凈了!

    到了楊廣上臺,官員丈量土地時,為了迎合他好大喜功的性情,故意夸大耕地面積,并放出畝產萬斤糧、胡瓜大如房之類的風聲!

    于是,楊廣大手一揮,既然產量這么高、一莊子人都吃不完一個大瓜、豬狗都能跨大洋,那就加收稅賦!

    這一加,百姓就窮得飯都吃不上了。

    而為庫房不足而發愁的楊廣怎么辦的?

    任性的大興土木之后還不過癮,再來個京杭運河一年通!

    這樣一來,本就在生存線上左右搖擺的百姓徹底沒活路了,除了造反還能怎么樣?

    大隋這樣一個大家伙,在過渡壓榨中變成這樣子。

    這教訓不僅告訴楊侗要藏富于民,民富則國強!還讓他知道經濟要多方面發展!

    因為一個國家是一個人體的話,農業是骨架、工業是肌肉、教育是靈魂,而商業無疑串連各行各業的經脈。

    凌敬一個土生土長的大隋土著,能力排眾議的提出‘農為主、商為輔、工為骨’之國策,的確是不同凡響!

    他決定,再設一個商部!

    商部頭頭,非凌敬莫屬!

    稍作閑聊,楊侗便告辭而去。

    這一天還早,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于是楊侗很自然的牽過小舞的手,有些懶散地朝‘精武館’報名點走去……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40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