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037章:七夕

正文 第037章:七夕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翌日卯時剛到,天剛蒙蒙亮,小舞睜開了雙眼,發現自己又爬到楊侗的身上去了,可愛吐了吐舌頭,想要挪開,身子稍稍動了一下,睡在身邊的楊侗立刻便睜開了眼睛。

    “還早,天還未亮,你接著睡!”她一邊老老實實的平躺在床上,一只小手蒙住丈夫的眼睛。

    “我睡夠了……”

    小舞看著他,把頭靠在他的臂彎里,手指柔柔地點了丈夫一下,“你一夜都沒合過眼,休想騙我。”

    “你怎么知道的?”楊侗好奇的問道。

    “我感覺到你沒睡,想什么呢?”

    楊侗露出一抹微笑,手臂緊了緊,“沒什么!我是學武之人,到點了就會自動醒來……”

    小舞只是靜靜地看著他,楊侗情知瞞不過妻子,笑著說道:“我在想一件事,想著想著就天亮了。”

    小舞從床榻上坐起來,她只穿著一身小衣,身上大片雪白的肌膚都暴露在外,藕臂、交相輝映,在月光下泛著惑人的光澤。她俯身抱住楊侗的腦袋,將柔嫩的小臉親昵地貼在他的臉上,佯嗔道:“難道,你對我的興趣還沒那些枯燥無聊的奏疏多?你老這么折騰自己,身子如何吃得消?現在年輕還好,老了咋辦?”

    楊侗輕輕將妻子抱在懷里:“沒事的,我不是好好的嗎?”

    小舞眼眶紅了又紅,到底舍不得怪他,最后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在懷抱之中扭來扭去:“哎呀,讓我起來。”

    “什么事那么著急?”

    小舞簡單洗漱了一下:“今天是乞巧節……”

    “七夕?”

    “嗯。”

    “你要做什么?”楊侗溫柔的地盯著風風火火的妻子。

    “我要用臉盆接露水,傳說今天的露水是牛郎織女相會時的眼淚,如抹在眼上和手上,可使人眼明手快!你天天晚上要批閱奏疏,眼睛每天有血絲,我要多接一些。”

    小舞看著丈夫瘦削面龐,心頭滿是酸楚,伸手托著他的面龐,兩個人都不說話,良久,楊侗覺得氣氛有些不太對,“我這人天生勞碌命,塞得你嫁給我這么久,沒好好過一天。”

    一顆顆豆大的眼淚猝不及防的滑下來,

    “怎么啦,怎么啦?小乖乖!”楊侗有些慌了。

    “你又瘦了……”小舞低頭擦著眼淚,但卻流得更多了,“我也知道大隋的天下不如以往,我只是希望你別太辛苦……”

    楊侗感受到妻子心中的憐惜,一顆心頓時暖洋洋的,“創業階段,辛苦一點很正常,過了一兩年就好了!”

    見她尤自心疼,嬉皮笑臉的摟過她,故意調笑道:“我這不叫瘦,這叫精壯?你自己說,我是不是越來越龍精虎猛了,嗯?”

    一邊說著,一邊在愛妻身上上下其手。

    畢竟這么久的感情了,小舞又怎么會不了解他?

    她果然把眼淚擦干凈了,紅著臉啐了一口:“呸,下流……!”

    楊侗哈哈一笑,他望著窗外西墜的月亮,想起了一首傳誦不衰的絕唱:“我送首詩給你聽好不好?”

    “好啊,好啊!”小舞語氣里帶著一絲甜膩膩的撒嬌,一雙秋波期待無比,自己的夫君從不顯山露水,但忽然迸發出的文才天下俱動。

    這叫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纖云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渡。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小舞自言自語,她完全沉浸在這首詞的無窮的意境之中,那和柔情似水、佳期如夢的幽怨,使她陶醉了,她已經忘記了要去接朝霞了。

    良久良久,她嘆了口氣,溫柔地望著楊侗,似乎要以自己如水般的秋波,融化丈夫鐵石般的心腸。

    楊侗此刻也不知不覺中被妻子溫甜的笑容與眼波所醉。

    “夫君,這是你作的?”

    “呃……”楊侗本想說不是,但他記得清楚,秦觀是宋朝的人,現在才是大隋年間,若說他人所作,細究下來反而不美,當下笑道:“這是一首詞,叫《鵲橋仙》!”

    “鵲橋仙!”小舞低念了一句,柔聲道:“好美的名字,但詩意更好!”她本身學識淵博,《鵲橋仙》中的意境,已經了然于胸。她的丈夫借這首詞告訴她,夫妻倆雖是聚少離多,但“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

    涿郡,陽光明媚,一掃籠罩月余的陰霾,碧空萬里,今日是一個適宜出行的好日子,涿郡籠罩在歡騰的海洋之中。

    臨朔宮廣場官墻前人頭攢動,一眼竟<!--中间广告位置-->望不到盡頭,今日是考生文章張貼的第四天,熱鬧非凡……

    天南地北口音匯聚一處,卻和諧無比,看著這猶如百川匯海的景象,不由得讓人心生景仰敬畏,從這文化的繁華,可以窺知一個國家的強盛。

    涿郡雖然作為北方最繁華的城池之一,但這般繁華景象也是首次出現。

    此時,官墻上張貼著密密麻麻的文稿,這些文章由官員急抄寫,沒有寫考生名字,只有編號,以詩詞、文章、政論、教育四大板塊張貼著,每一篇文章前都有一個盒子,觀看者若是中意哪篇文稿,可以將侍衛發放的特制小鐵牌投入進去,以示支持。

    一旁醒目的告示上寫著:每個人喜歡的文體、文風不同,審稿人往往選中自己喜好的那類文章,致使一些美文埋沒。本著更公平的原則,特將審稿權交給萬千士子,請把寶貴一票投給你心中的第一名!

    士子們對這新奇的審稿方式感覺非常驚奇,但告示上的內容卻說到大家心坎里去了,以往都是由幾個大儒或許官員品鑒,至于第一名寫的是什么鬼內容,誰也不知道。但是現在不管文章好壞都貼出來,主審人想作弊都難,因為是好文還是差文都擺出來了,若是把寫得差的評為第一,誰能心服?

    這時,一名官員匆匆而來,將新到的作品往各欄上貼。

    圍觀的士子登時議論紛紛!

    “拉票的時間過了四天,只剩下最后一天了!縱是好文也來不及了。”

    “估計是遠道而來吧。”

    “是啊!每個人各有七票,一類一張,到現在都投得差不多了。若是上上好文,根本追趕不上去了。”

    “未必!”一人執反對意見,道:“這次都是經過冀州上百名大人從眾多作品中精心挑出來的好文,更多人的作品都沒有上榜的資格。落榜者和更多看客的選票都沒急著投出去。若是佳文,未必不能反發先至。”

    “看看內容再說!”

    不一會兒!

    那名官員先將《鵲橋仙》貼在詩詞欄,接著將《芙蓉樓記》貼在文章欄、《阿房宮賦》張貼在政論欄、《捕蛇者說》貼在民生欄,最后把《師說》貼在教育欄上。

    一詩四文,令諸多士子露出了動容之色

    “好一個‘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好一個‘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此話真乃治世名言。”有人大為贊嘆:“若我大隋官員都以此為戒,我大隋必將更為富強。”

    “‘滅六國者,六國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發人深省吶!”

    “好一個捕蛇者說!此人必是不畏強權的一代名士,連‘苛政猛于虎也’都敢說。”

    “‘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也是不凡,堪比禮夫子的‘三人行,則必有我師’!”

    “四篇文章平實直述,文風相近,會不會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啊!對呀!”

    “才華猛如虎,此人才華當如猛虎稱雄。”

    熱議紛紛!

    人群中!

    楊侗汗顏的向一臉滿足、自豪、傲驕、得意的衛鳳舞說道:“瞧你那得瑟樣。”

    古有周幽王烽火戲諸侯,今有秦王為搏美人一笑,怒發剽竊。

    衛鳳舞皺起鼻子輕哼了一聲,奪過楊侗手中的票票,然后向一身儒衫的羅士信伸出了白生生的小手,羅士信連忙將票票給了王妃娘娘。

    然后王妃娘娘在眾目睽睽之下,趾高氣昂的將三枚‘詩’字票投給了《鵲橋仙》,接著又給四篇文章一一投上,以示對丈夫的支持。

    楊侗暗自苦笑:“這盜版詩人果然是泡妞的一大神器,便是連小舞也不能免俗。”

    今天是七夕,他說自己今天是屬于衛鳳舞的,這妞一起床,逼著自己把《鵲橋仙》拿出來公布,接著又逼著寫文章,《阿房宮賦》、《師說》還好說,直接抄襲,《捕蛇者說》也改得不多。而改自《岳陽樓記》的《芙蓉樓記》著實是令自己絞盡腦汁,死了一大堆腦細胞。

    他剽竊這四篇文章這固然有衛鳳舞的原因,最主要的是前來打臉的世家子弟實在太多,他們生活條件優越,自幼就可以衣食無憂的學習,寫出來的文章花團錦簇,好文寒士多得多!

    這些人奪冠后,定然會揚長而去!

    從而令為寒士張目的《馬說》就會成為笑柄,到時候,他們宣揚說:你楊侗鼓吹說寒士是千里馬,說世家門閥是不識千里馬的虛偽的小人,現在連你自己都將世家子弟的文章擺成第一,這足以證明寒士不堪大用。

    當然,這些世家子弟的文章極有可能是槍手代筆,但只要槍手不出面指認,誰能證明不是他本人寫的?只不過楊侗也不是善茬,有辦法對付他們。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40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