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036章:世家的無奈

正文 第036章:世家的無奈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秦王楊侗!

    對于大隋人來說,無疑是個很不安分的人,喜歡他的人說是賢王,不喜歡者冠之為暴戾、親小人之類的形容詞。

    論起最恨楊侗的人,絕對不是瓦崗和竇建德,而是五姓七宗里的清河崔氏、博陵崔氏、趙郡李氏、范陽盧氏,以及渤海高氏…是楊侗害他們有家難回…也是楊侗令他們成為天下笑柄!若是回不到祖地,還是大名鼎鼎的清河崔氏、博陵崔氏、趙郡李氏、范陽盧氏嗎?

    現在一報家門,別人無不帶以戲謔的目光,仿佛在問:你說是你清河崔氏人。

    你在清河有家么?

    有戶籍在清河么?

    你咋證明你是清河人?

    你說墳墓里是你先人,那你把他叫醒來個滴血認親啊!

    這四大難不僅清河崔氏遇到,另外幾宗同樣遇到,也早已經流傳天下!被士人津津樂道,成為茶閑飯后的談資。

    遇到這種愣頭青,他們能咋辦?

    給他錢他說老子不差錢、給人才他說沒位子、給女人他說不好色。

    告狀。

    告他貪污

    楊廣說:貪污?河北道都爛了,侗兒哪有污可貪,幾百萬流民是他自己掏腰包養的,你好意思說他貪污?

    告他侵占土地。

    楊廣:整個河北道的良田都丈量給百姓了,他一寸不要,你說他怎么侵占你們的土地了?再說了,誰能證明那是你家的田地!

    告他好色?

    楊廣:是那女子的榮幸,是恩賜……

    告他擁兵自重

    楊廣:是朕的意思!

    ……

    幾大家族明白了,官方途徑是解決不了他們家族問題的了,也在此時,裴矩代表燕王楊倓向他們發出了橄欖枝,承諾以后將祖地還給他們!

    頓時,一拍即合。

    雖說吃虧丟臉的是這幾宗,但楊侗的新政也令各大世家門閥警惕不己

    科舉是隋朝開創的一個創舉,雄才大略是隋文帝楊堅也有著提拔寒門之心,只是門閥比現在更要強大。使得科舉幾乎是擺設,根本沒能解決近況。

    到了楊廣,楊廣改了科舉的制度,科舉越來越公平公正,給了寒門世子晉身的機會,更恐怖的是楊廣還廢除了九品正中制。

    這已經讓門閥世家心有忌憚,然而他們掌握著資源,比起寒門世子多了很多有利條件。便是科舉在如何的公正,受到良好待遇的門閥子弟,始終要壓讀不起書、買不起筆的寒士數籌。

    然而楊侗的出現卻改變了這種情況,義學的建立,讓讀不起書的寒門子弟有了學習的機會;寒門子弟因為貧苦,學習起來比門閥子弟刻苦,一旦他們有學習條件,門閥子弟很難與寒門世子相比的。

    更要命的是攤丁入畝,這玩意直接向田地收稅,多田者多稅、少田少稅、無田無稅。

    這天下世家門閥田地最多;若是執行下去,沒有了人頭稅給他們盤剝的萬眾家仆將成為巨大的負擔,遲早把他們吃空。

    不過更令人吃驚的,卻是楊侗為寒士伸張正義的《馬說》,此文一出,瞬間擊破了本就沒有說服力的‘寒門無才’一說。

    這不僅得到萬千寒士的追捧,還增加了寒士的傲骨傲氣,多了以往所沒有具備的自信,以往面對世家子弟而唯唯諾諾之現象正在慢慢淡化。

    而這檄文,也不是什么好玩意。楊侗在檄文中把矛頭直指世家門閥,直接告訴寒士:你們之所以沒有得到公正的機會,不是皇室不給,而是相互勾結的世家門閥不愿意讓出一兩個空缺。你們應該恨世家門閥,而不是皇室。皇室和寒士應該是朋友,而不是敵人!

    以前沒有人敢說這種話,但楊侗敢為天下先,以檄文的形式宣揚于天下,從而緩和了皇室與寒士之間的矛盾,有這些人搖旗吶喊,百姓也恨起了世家門閥,因為是世家門閥的官不開倉放糧,所以他們沒有得到一點救命糧食。其實皇帝是好的,壞人是打著皇帝的旗號在干壞事的官員,而官員都是世家門閥子弟,所以世家門閥是頂級壞蛋。

    在這股風潮中,哪怕是王世充也不得不暫時收手,老老實實的與瓦崗寨開戰,然后在百姓面前秀了一下仁慈,但老王的名聲委實不好,百姓不<!--中间广告位置-->僅明里感恩戴德,等他一走,一個個都嚇得連夜逃跑,生怕王世充有陰謀。

    剎那間!

    這一道傳遍大江南北的檄文令反隋風潮稍稍一緩,矛盾一下子轉移了不少。

    江都!

    楊廣看著手中的檄文,不得不承認楊侗這一手當真是高明。

    他是皇帝,認為對的就強制執行下去,不管百姓反響是好是壞,就是不解釋。在他看來,我楊廣做的是千秋萬代的大事,不屑于割之可以再生的草民解釋什么。

    楊侗和他不同,說了就做,做到之后,就必定要說!

    楊侗永遠不會埋沒自己的任何功績!前世一生,他見過了不少做了好事不好意思說還被誤解的人;見過了許多只知道做事卻不說反而被埋沒的人……

    所以楊侗悟出來一個道理:你不說別人怎么知道你做了?你做了卻不說別人如何肯定你?這本就是一個競爭的世界!而且競爭的是生死!

    所以,用一道檄文為自己為大隋拉到了寒士、寒門這個天然的盟友,將國內矛盾轉嫁到寒門和世家門閥之間,從而給大隋一個緩沖的機會。

    楊廣想到這里,忽然怔住,他終于知道自己錯在哪里。

    自己錯在不說,什么事情都在做,卻都沒說明白。

    修長城,是為了邊民安全,但卻忘記了,邊民看到的只是大隋和突厥打成一片的樣子,他們不會考慮到以后,更不知道突厥已經比漢初的匈奴還要強大,隨時會入侵大隋。

    修大運河,是為了加強南北交流,慢慢的消除人心之間的隔閡,從而達到真正的大一統。

    但是他還是不說。

    再加上下面的官員借機橫征暴斂,進行各種違規操作,才導致怨聲載道。

    在此之后的遠征高句麗,是為了消滅掉關隴權貴掌控的十萬禁兵,這當然不能說,但至少應該渲染高句麗的威脅……

    太原!

    一處幽靜的小院內,一個中年男子將一只酒壇狠狠地扔在地上,醉態可掬的笑道:“好,好,好……”

    身體忽然顫抖了一陣子后。

    驀然!重重一腳踢出!

    “啊!”一聲嬌啼!

    一名不著寸縷的美少女從案桌下滾了出來,艷紅的小嘴上布滿了斑斑污垢,清秀的臉蛋上充滿了驚恐失措的神色。

    “去!去!去!”他像打發乞丐一般揮手。

    “奴婢告退。”少女赤著身子,如受驚小鹿跑了出去,差點與一個快步匆匆而來的英武少年撞了滿懷。

    少年年歲不大,二十歲左右,一張俊臉英氣勃勃,男兒氣概十足。

    他,就是太原留守李淵的次子李世民。

    中年男子名叫劉文靜,是他的忘年知交,姿儀俊偉,才干突出,生性倜儻而有權謀,喜好酒色,頗有魏晉狂風風采。

    對于這種場面,李世民早已見怪不怪,原地等候了好半晌,這才步入小院,面不改色的向劉文靜道:“肇仁兄,我要去涿郡會會天下英雄…看著能否結交一些大才。”說到這里,李世民一雙銳利的目光充滿了神彩

    “可行。”雙眼半閉半睜的劉文靜一會兒才回過味來,一時站起,哪怕褲子掉到地上也不作理睬。

    馬邑!

    一間鐵匠鋪,一名赤著上身,渾身油亮的漢子如牛草芥的拿著一把重達六七十斤的大錘,正在叮叮當當打制鐵器。

    這是一個身材極為雄偉的男子,年約二十六七歲,皮膚黝黑,身高近七尺,遠看像半截黑塔一般

    這時,一名身穿青衫的男子走了進來,只見他年約四旬,相貌堂堂、目光明亮,頜下一縷長須,長得頗為儒雅,但從他修長有力的手來看,此人似乎又練過武藝。

    他就是馬邑郡丞李靖,楊侗做夢都想著的軍神。如今朝廷調令已至,李靖將要前往涿郡任職,臨行前,他想把這名有猛將之才的鐵匠帶去碰碰運氣。

    洛陽……

    長安……

    ……

    一道針對性極強的檄文,天下人才盡入涿郡。

    有人真心露面,求得一官半職;

    有人是來掃楊侗和寒士顏面的,他們用真才實學,將寒士擊敗,然后揚長而去。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40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