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032章:金鳳來朝

正文 第032章:金鳳來朝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涿郡,臨朔宮!

    楊侗正在處理日常政務,突然得報的頒旨天使已到,他臉上一喜,笑道:“快請!”

    楊廣賞賜的物資早在四天前已經到達,而房玄齡這個正使居然遲遲不到,如此不務正業的天使,楊侗也是第一次見到,不過誰讓人家是“房謀杜斷”里的房謀呢,大才嘛,總是這么有個性……比如說自己…咳咳…

    自戀了,要不得、要不得…得謙虛一點…

    不一會兒,房玄齡大步而來!

    目光一觸,火花四濺!

    房玄齡相貌堂堂、氣質儒雅,一雙眸子閃爍著智慧的光芒,并沒有因為遲遲到來而露出任何異樣情緒,一股氣定神閑、有恃無恐的神態!

    楊侗在看房玄齡的時候,房玄齡也在看他。

    房玄齡見楊侗樣貌異常俊美,睫毛居然比女人的還長,甚至說世上九成九女子,都不會有他五官精致。尤使人印象深刻處,是那雙眼睛,明亮清晰,閃爍著炫目的光澤,如若電閃,配合有若淵停岳峙的氣度,使人油然心服。

    “你就是那個不務正業的天使房玄齡?”楊侗微微一笑,清冷肅殺之氣煙消云散。

    “微臣房喬,拜見殿下!”房玄齡挺不好意思的抱歉道:“臣對殿下的新政很有興趣,這一路上看了看,就忘記了日程!”

    “無妨!宣旨吧!”楊侗寬宏大量。

    好吧,你是天才,天才總是有特權的,我現在忍你!等你到老子麾下,再收拾你小子……然后再教你老婆幾招馭夫之道,讓你比史上的房玄齡更怕老婆。

    “喏!”

    房玄齡請出圣旨,恭恭敬敬的念了一遍。

    楊侗驚呆了!

    想不到楊廣居然給了自己這么多逆天一般的官職,他小小年紀居然當起了太尉、冠軍上將軍、冀州牧、遙領左右衛大將軍,還給他湛瀘劍、七星龍淵劍雙劍,節制冀州二十郡文武。

    除了太尉是一個吃餉不辦事的虛職,每一個職務都是真正握有大權、掌握實權的職位,在隋朝身居這類職位的人,幾乎都是那些身經百戰的大將,而楊侗以十五之齡,居于有了一堆大大的職位,在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

    他現在的頭銜多得都可以當飯吃了。

    又是楚王,又是太尉、冀州牧、河北道行臺尚書令、冠軍上將軍、左右衛大將軍,應有盡有!

    自己若是再立功勛,自己豈不是像歷史上的李世民那樣,令那個身在江都的便宜祖父賞無可賞?不過這任命以下,長官發財已經注定,其他什么的都是后話,抱拳作揖道:“謝皇祖父恩賜。”

    將圣旨收好,然后接過十大名劍之一的湛瀘劍。

    湛瀘劍長三尺三,與尋常寶劍相仿,但寬度卻足有四指余,竟是罕見的闊劍!通體黑色渾然無跡的長劍讓人感到的不是它的鋒利,而是它的厚重大氣。

    楊侗手指輕輕一彈劍身,頓時一聲龍吟似地清鳴裊裊而出,經久不散,大有繞梁三日之勢!

    稍一揮舞,一抹森然幽幽的光華如同一波深邃的秋水,霎時間籠罩整個大殿!

    “這湛瀘劍好生奇怪!明明是神物利器,卻樸實無華,明明樸實無華,卻舞出清亮耀眼一泓清水!”楊侗說道

    淵博的房玄齡解釋道:“相傳歐冶子鑄成此劍時,忍不住撫劍淚落,因為他終于圓了自己畢生的夢想:無堅不催而又不帶絲毫殺氣!湛瀘劍不用時樸實無華,使用時,必將光芒萬丈,誠可謂是藏鋒于鞘之典范。”

    “淵博!”楊侗贊了句,又接過了七星龍淵劍。

    七星龍淵劍很樸實,劍鞘也沒有絲毫飾物,上面只是鐫刻著古老復雜的紋路,將寶劍出鞘,一股寒氣迎面撲來。

    劍形優雅,流暢自然,細膩中蘊含凌厲,且鋒芒中更帶著煌煌的大氣。

    劍刃長八十厘米長左右,閃著森然寒芒,直平的劍脊,銳利的劍鋒、尖利的劍尖,無不顯示著這把的肅殺。

    細而觀之,劍刃如同登高山而下望深淵,飄渺而深邃仿佛有巨龍盤臥!尤其是這把劍入手沉重,竟然不比湛瀘劍輕,非常適合戰場使用。

    “湛瀘劍、七星龍淵劍,加上從皇宮偷走,并送給了小舞玩的純鈞劍,十大名劍已得其三,發達了!當皇帝的孫子真是好啊!”楊侗美滋滋的想。

    “殿下,這是圣上給您的私人物品。”這時,房玄齡從一名侍衛手中接過一個封得嚴嚴實實、四四方方的小包裹。

    楊侗打開一看,里面有一封家信和兩本名冊。

    楊廣在信上對楊侗不吝贊賞,并再三表示自己決不是誅殺商鞅的秦惠王,讓他大可放心,并一再鼓勵楊侗繼續挖掘世家門閥的根基,總而言之,凡是對世家門閥<!--中间广告位置-->不利的,可以大干特干,他楊廣全力支持。

    楊侗哭笑不得!心知楊廣現在把自己當成了孤臣,孤臣就是孤立無援的大臣,在楊廣看來,楊侗走的是得罪所有世家門閥的路,所以,注定他楊侗當不了皇帝,于是才給予他那一大堆頭銜予以補償!簡單來說,楊廣因為他走這條路,對他非常放心。

    這樣也好,有了楊廣的信任和全力支持,那自己就可以大刀闊斧的改革了。

    至于那兩本名冊,他想到而得不到的官員名冊,一本是大隋各地現任官員名冊,一本是預備官員名冊!

    這玩意是機密,之前,楊侗根本弄不到手,楊廣現在給他的目的,是讓他從中挑選寒門官員加以任用、重用。這兩本花名冊對楊侗來說,絕對是雪中送炭!因為他的從洛陽帶來的預備官員用花了。

    “某來涿郡前圣上有交待,說殿下要是遇到困難,盡可動用涿郡倉、黎陽倉、臨朔宮倉城、臨渝宮倉城、北平、遼西、遼東的物資。”

    楊侗只聽得怦然心動,這些地方的物資是楊廣為了打高句麗,從全國各地搬運而來的,從大業六年開始,持續到大業十一年,前三次遠征高句麗準備的物資都沒有用完,積累下來就是一個恐怖的天文數字,然后,楊廣又準備發動第四次高句麗戰爭,但是這一次因為突厥的雁門之圍而中止。

    雁門之圍使楊廣顏面掃地,經此一役,他魂攝氣沮,已經喪失了重整河山的勇氣與信心。那個曾經雄心勃勃、積極進取的大業帝已經不復存在了。此后的他只想逃避現實,竄身江都,以求偏安一隅!

    但是物資卻已經全部就位,囤積在河北道各地,絲毫未動!與前三次剩余累加起來,這數目之巨,令人無法想象。

    “玄齡兄現在擔任什么職務?”

    “門下省殿內局直長。”房玄齡倒不是很在意官職,如果他是官迷,也不會辭去隰城縣尉了。

    “我知道玄齡兄身懷雄才,有安世濟民之志,在朝中你沒有施展才華的地方,你更應該扎根地方,實實在在的為百姓謀福祉。而我這里嚴重缺人!我希望玄齡兄能夠留下來,我們齊心合力,還百姓一個清平世界。”

    房玄齡一路北上,對河北道新政了如指掌,對這一方凈土心懷向往,一見楊侗招攬,頓時怦然心動,“只是朝廷那里……”

    “這個無妨,讓副使回去復命就是了!我會回信說明緣由。”

    房玄齡大喜過望:“玄齡愿為殿下效力!”

    楊侗亦是大喜、狂喜。

    他現在很慶幸重生成為皇孫,不但權利巨大,地位崇高,楊廣這個皇帝也給了他們這些皇孫充足的自由空間,讓他們自小獨立,在鍛煉之余發展自己的勢力,如果他是穿越成掌控欲極強的李世民的兒子,那別說私自培養勢力,你就是與朝臣交往過于密切,都有可能被教訓。

    “我這里正好缺個吏部侍郎,這個位子你當好了。”楊侗向來直爽,也不客套,直接下達了任命。

    房玄齡讓天上的餡餅砸了,整個人暈乎乎的,良久才出聲道:“謝殿下抬愛,只是河北道行臺省吏部侍郎職位過高,地位過重。玄齡大功未立、恐不勝寒,愿意由下而上。”

    楊侗讓他這一推脫,心中更贊:這個吏部侍郎不過從四品下,對于他來說自然不名一文,不過地位確實不小,能夠直接參加二十郡全境官員任免。而房玄齡在此之前是一個直長,如今一躍十二個官階,但是他卻能夠不為到手的職位而喜,反而冷靜的推脫,這人品確實不錯。

    “楊師道、孔穎達、魏征在遇到我之前,都只是普通老百姓,他們入仕后,直接就是行臺省民部、學部、刑部侍郎,這在途中固然有所失誤,但在繁重政務中成長驚人。我相信玄齡兄也一樣,在強大的壓力中迅速成長!玄齡兄就不用推脫了!”比起自己,楊侗更相信房玄齡的能力。

    “謝殿下,玄齡決不辜負大將軍厚愛!”房玄齡想著自己一來竟然就讓楊侗如此器重的提拔任用,頓時神色激動,神采飛揚。

    接著,房玄齡又去薛府頒旨!

    “追贈薛世雄為光祿大夫、尚書左仆射,追封為烈侯!賜物一千段,錢財十萬貫,威儀鼓吹,送至墓所。”

    長子薛萬述承襲父親烈侯爵位,又授其鷹揚郎將之職,令他聽命楊侗麾下。

    隋朝兩帝對功臣其實都極為慷慨,從楊素、賀若弼、韓擒虎、宇文述這些平南功臣家中的豪富,便可見一斑,這也是楊堅有意以新的貴族階層來取代北周舊貴族。

    楊廣更加出手闊綽,經他提拔的高官,無論虞世基、裴矩、裴蘊還是宇文述,都是得到賞賜無數,個個成為頂級豪門。現在對待薛世雄的追贈亦是非常之高,這也看出楊廣并非是一個薄情寡恩之人。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40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