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031章:房玄齡所見所聞

正文 第031章:房玄齡所見所聞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楊廣的圣旨擬定之后,居然無人愿意北上頒旨!

    只因如今的江都已經成為困龍之勢,北方又一次仗大的瓦崗軍勢力、西面江淮一帶是杜伏威、輔公佑的地盤,南面被沈法興和李子通占領,他們各自領兵十余萬,更北的青州又被徐圓朗、王薄勢力占據!

    這北上頒旨,說不定會得把命丟在路上,很不劃算啊。

    就在門下侍郎裴矩打算強行任命時,門下省直長房玄齡主動請纓,在水師的護送下,帶著賞賜沿海北上。

    到了黃河入海口,房玄齡讓船隊繼續北上,自己卻在渤海郡登陸,帶著幾名侍衛喬裝北上。

    他從前聽說楊侗很聰明,卻膽小怯懦,自卑成性,一個活在楊廣陰影底下被活生生養廢了的孩子。

    可是大婚后,卻變了一個模樣,先在河南道以少勝多擊潰了瓦崗三十多萬大軍,接著又以各種優惠政策將災民遷往河北道!尤其是義學的設立讓房玄齡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楊侗到了河北道以后,再一次以少勝多,將竇建德為主叛軍打爬,從而擊破了‘運氣殿下’的不好傳言,之后的種種利國利民利軍新政,讓房玄齡由衷驚嘆、臣服!他覺得自己的許多思想都被囊括在內,但卻比自己的主張更加成熟穩健、周全。他心癢之下,這才主動請命北上,會會這個不顯山露水的秦王殿下。而他離開船隊,則是想看看各種新政到底是一紙空文、還是真正落到實處。

    房玄齡是齊郡章丘縣人,家族幾乎一直都為官從政,他父親房彥謙曾任北齊廣寧王高孝珩主簿,系其親信幕僚。北齊滅亡后曾打算與親朋故舊光復北齊,但未成功。之后與北齊舊臣家族一起受到北周鎮壓,到了隋朝的時候,房家的影響力已經不出一縣,到了大隋的時候,房彥謙擔任過司隸刺史,家境才漸有起色。

    房玄齡善詩能文,博覽經史,從小被譽為神童,十八歲考中進士,授羽騎尉、隰城縣尉,后因祖父去世而辭官回鄉,又去天下各地游歷,尋師拜友,一晃便過去了近十年。后因好友虞世南推薦,才又當了一個門下省直長。

    在游歷天下的這些年里,鬧改革的重災區河北道少不了會踏足,而各路匪徒發源地的渤海郡一樣少不了,當時他看到的是“白骨露無野,千里無雞鳴”的慘景。

    可是再一次來到渤海郡,頓時大吃一驚。

    和他想象中蕭條不同,百姓雖然面黃肌瘦,但卻沒有了以前惶惶不安的模樣,臉上漠然麻木的表情,也被開心的笑容取代。

    不管是日常的農耕還是縣衙的工作都在有條不紊的運作著。

    這不是一個大亂該有的跡象。

    “也許渤海是重災區,被重點治理,所以沒有見到民不聊生的景象!”

    房玄齡如是想著,又從饒安縣進入平原郡,接著進信都、博陵、河間、上谷。可是越到北面他越吃驚,因為路途中根本流民聚集的景象他。

    “河北道本身就災民無數,又接納了五六百萬災民,這短短的時間內怎么做到如此安定?”

    越是看,房玄齡便越是疑惑不解。

    終于,他在上谷永樂縣徐水河岸看到了大批年輕力壯的災民聚集,他們貌似在修繕水利。

    他上去仔細的觀察是怎么一回事。

    他發現這些災民沒有被逼迫勞作的愁苦麻木表情,也沒有災民標志性的面黃肌瘦、骨瘦如柴,反而個個精神奕奕,很是壯實。

    一邊還有幾個殘疾公人在一旁監督,觀其氣質,應是傷殘退役的老兵,旁邊建有一個大棚,升起炊煙裊裊。

    更奇怪的還在后面,當有幾個災民坐進了大棚里的時候,一<!--中间广告位置-->個傷殘公人走了過去。

    沒有想象中的揮鞭斥責打罵,公人只是和他們說了些什么,然后公人便去他們勞作的工地上看了一遍,回來的時候拿著一些白條,上面似乎還蓋上了印章。

    然后那幾民夫便千恩萬謝的離開了,走的時候手上還拿著幾個熱乎乎的大饅頭。

    房玄齡疑惑的跟上去,走了大約有三四里,一處小村莊,屯著一個帳篷群,都是用破布縫成,破舊,卻整齊。不遠處是一片平整好的地基,上面堆放一些木料,似是準備在此安家落戶。

    這時,男人帶著吃的東西進去,呼喊了一聲,于是有幾個小孩子,歡快的撲入父親的懷里。

    伸出小手去抓那熱乎乎的大饅頭,歡聲笑語一片。

    房玄齡愣住了,這與他預料中的,河北道境內民不聊生的情況完全不同。

    這路河南道、江淮一帶比,簡直就是一方凈土。

    房玄齡帶著震驚和震撼,于遒縣投宿在一個名叫‘英雄樓’的客棧。

    “公子,請坐,您要來些什么?”店伙計一見到有人進來,馬上笑著迎了上去。

    “來三間上等的客房,把你們這里的招牌菜都端上來。”房玄齡發現這里的店小二居然都是傷殘人士,便老練的塞給店小二幾個小錢。

    誰料到,這名店伙計居然搖頭,很自豪的說道:“多謝公子好意,但我們英雄樓有自己的規矩,不行這個。”

    這令房玄齡稀奇不已。

    不一會兒,酒菜全送到房玄齡的桌上,當店伙計要走開時,房玄齡出聲喚住了他,巧妙的道:“是這樣的,我第一次到上谷,對于這里的一切不太熟悉。只是見這里比一般的地方繁華許多,不知何緣故?”

    店伙計驕傲道:“公子您可是問對人了,上谷之所以如此繁華,是因為有秦王殿下在,殿下親自負責百姓生計,如何能夠不繁華?他是我們的救星,活菩薩啊!”

    “我見你們店名是英雄樓,還有編號,而且大家好像都是有功的退役軍人?這又是何故?”

    “公子說得沒錯,我們每個人都是在戰爭中負傷的士兵,殿下不僅給了我們撫恤金,還擔心我們用完后,失去生活來源。于是他在河北道各縣的最好地段建立一座‘英雄樓’,交給我們這些傷殘老兵打理,并制訂出‘十不能’,不能丟失軍人本色、不能以次充好、不能坑害客人、不能索取小費、不能低物高賣……若是犯了‘十不能’,便會逐出英雄樓,由其他兄弟來打理。”

    談起楊侗,店伙計說的眉飛色舞。一副鐵桿粉絲的模樣。

    房玄齡讓店小二退下,心底安贊嘆:“秦王殿下果然厲害,有了‘英雄樓’安置傷殘軍人,再無后顧之憂的將士們豈不誓死效忠?這‘十不能’的規定看似令人少了額外收益,但這種嚴謹正直的態度,卻能從諸多客棧中脫穎而出,成為一股清流,‘英雄樓’的名氣打響后,入住的往來商旅源源不斷,客人多了,自然是錢財廣進,從長遠來看,比小便宜得利更多無數萬萬倍。厲害啊,步步直指人心。”

    他不疾不徐的使用了桌上的美味,回到自己居住的客房,將自己的一路見聞寫下,然后交給一名侍衛,讓他將信送往長安,交給自己的至交好友杜如晦,同時也自語道:“該看的已經看到了,是該去見見這位神奇的秦王殿下了!”

    “攤丁入畝、禁止土地買賣、重寒士、興義學,步步指向世家門閥的根本;以錢取代俸祿、賞賜,既能抑制土地兼并,嚴防新門閥誕生,還能繁榮商業,這才是真正利國利民、藏富于民,這才是長久的國策……”

    房玄齡想到這里,一雙睿智的目光熠熠生輝。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40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