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029章:不要世家士族

正文 第029章:不要世家士族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一晚過后,天蒙蒙亮,甚至還有些昏暗之時!楊侗率領大軍北上涿郡,浩浩蕩蕩的大部隊中,還有來自瓦崗軍和竇建德的幾十萬俘虜跟隨,這些戰俘都是經過無數戰爭后,優勝存活的強悍之士,他們目睹了沱水河畔的懲戒殺戮,那近一萬條生命在他們眼皮底下,活生生被處死,一個個安分得不行。

    盡管這些人為惡多端,但楊侗肯定不能殺個精光,用來建設地方,這可是頂級的勞力呢,而且還是不用付錢的那種……

    楊侗一攬子的計劃都需要人,有這幾十萬人,將會令基礎建設如雨后春筍般冒出來。

    河間郡與涿郡比鄰而居,又有四通八達的官道串連,僅只兩天,便抵達了涿郡治所薊縣。

    一進城,便聽到一個消息。

    涿郡留守薛世雄病危,聽聞楊侗和楊義臣抵達,請二人過去相見。

    趕到薛府,薛世雄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氣,他拉著楊侗的手道,“吾不能平賊,還葬送了三萬將士,吾愧對圣上、愧對大隋,今時不與我,將辭人世。”

    楊侗蹲在骨瘦如柴的老將軍眼前,望著渾濁目光中那濃濃的愧疚,安慰道:“大將軍,我已經代大隋將士復仇了,現在河北道已經平定,大將軍只管放心!你對大隋的忠誠蒼天可鑒,我不怪你、圣上不怪你、大隋百姓也不怪你,您這一生已經盡力了。”

    薛世雄釋懷一笑,努力道:“吾之五子,萬述、萬淑、萬備軍政皆通,偏重文事,萬均、萬徹驍勇,略重軍事,請殿下接納五子,代我贖罪!”

    “老將軍放心,我會量才而用。”

    薛世雄向五子交待:“今大隋亂匪四起,國事艱難!我死之后,你兄弟五人無須為我守孝,忠君大于守孝。”

    說完,這位六十四歲名將,眼中帶著無限的愧疚辭別人世。

    一生征戰百千回,最終卻因為輕敵大意,敗于竇建德之手,臨終前還念念不忘大隋。

    大隋又倒下頂梁柱一根。

    長子薛萬述垂淚道:“父親的身子早在高句麗戰爭時就壞了,他覺得自己害死了三萬大軍,一直無法原諒自己。”

    “老將軍這一代人,耿直忠誠,性情剛烈,老而彌堅!他這輩子生得偉大,死得光榮,一定要讓老將軍走得風風光光。出殯之日,我讓全軍送老將軍一程!”

    “多謝殿下!”

    薛萬述、薛萬淑、薛萬均、薛萬徹、薛萬備感激零涕,全軍相送,實乃是一名將軍的無上光榮。

    楊侗安慰了一會兒!告辭而去。

    不久后,在那高大雄偉、富麗堂皇的臨朔宮內,楊侗在滿堂文武,以及幾名異族使節的見證下,正式就任河北道行臺尚書令一職。自此以后,楊侗正式擁有獨霸一方、爭雄天下的資格。

    熱鬧了一天過后,太仆楊義臣也提出了告辭!

    楊義臣的身份是河北道討捕大使,如今亂匪已平,而楊侗政策得當,用不了多久,就會恢復正常,他可以放心還朝交旨了。

    楊侗很舍不得這位碩果僅存的蓋世名將,楊義臣的能力和忠誠不容置疑,更重要的是河北道還差一個主管軍務的頂梁柱。他本人是河北道的土皇帝,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何況從能力上說,他差楊義臣不止十萬八千里呢。

    讓他出出陰謀詭計,打一場小規模的戰爭還行,以目前的能力來說,他無法勝任戰區總司令。

    但是,楊侗留不住楊義臣,一是楊廣再三催促,讓他去當大隋兵部尚書,二是河北道大致已定,沒必要配備那么多軍隊。

    總不能告訴楊義臣,說是楊廣快玩完了,你就乖乖的當我的小弟吧!如果楊侗真的這么說了,楊義臣確實不會走,因為他要平了自己。

    無奈,只好委婉的說自己差一個主管軍務的人,希望楊義臣推薦一個合適的人選。

    楊義臣還向楊侗推薦了人,近的有北平太守李景、遼西太守鄧暠!遠的則是讓楊侗怦然心動的李靖。

    楊義臣曾經和李靖一起效力于楊素麾下,身為幕僚的李靖給予他極為深刻的印象,常年的書信信來,現在窩在馬邑當一個從八品下的下郡郡丞。

    聽了楊義臣的推薦以后,楊侗立馬寫下文書調李靖入河北道!然后他寫了封奏疏,奏明薛世雄病逝,讓楊廣加以追封。這個忠于大隋一生的大將軍,不能就此庸庸碌碌的死去,于情于理,朝廷都要有所表示。同時,也將河北道新政附上一份,讓楊義臣帶給楊廣過目。

    楊義臣次日清晨就走了,臨行前,還到薛世雄這個老戰友靈前把酒,回顧過往一生,最后大醉一場!大哭一場!在親衛的攙扶下,登上戰船,順著運河南下江都。

    遙望遠去的戰船,楊侗心情復雜,這位名將也老了,今日一別也不知還有沒有重逢的機會。

    但愿他到了<!--中间广告位置-->江都之后,聽從自己之言,當個點頭尚書就好!否則,這位忠心耿耿的名將,怕是和魚俱羅、吐萬緒一樣,被聽信讒言的楊廣宰了。

    楊義臣走了,卻留下六萬大軍,這支軍隊是楊義臣進入河北道后組建起來的平叛大軍,和張須陀所部一樣,個個驍勇善戰,是當下大隋難得一見的精銳之師,依照楊義臣的意思是遣散為民,楊侗口頭上倒是答應得很是漂亮,但他又怎么舍得?

    他裁撤老弱,又放了一些想要回家的兵士,剩有四萬余人愿意繼續從軍!

    擇出強悍之士將玄甲軍擴成五千后,再把驍果軍擴大為三萬,然后把剩下的軍隊跟洛陽軍合二為一,打散重整后得軍七萬,

    裴仁基、高雅賢、楊善會各帶一萬回去為火種,組建人數兩萬的地方軍!

    考慮到武陽郡與東郡隔河相望,生怕瓦崗再次北上,于是將汲郡郡丞王辯調任武陽,也是帶一萬大軍,組建兩萬武陽軍。

    剩下三萬由秦瓊統率,加緊訓練。

    三萬驍果一分為三,裴行儼統帥閃電軍、牛進達統帥暴雨軍、蘇定方統帥烈火軍。

    羅士信繼續帶領玄甲軍。

    戰俘則全部去修路,一部分修軍都陘、一部分修飛狐陘。

    另一部分以臨渝關為起點,把馳道修向遼東郡定通鎮。

    臨渝關也就是后世的山海關,從這里去遼東主要有兩條路,一條是白狼水古道,沿著白狼水河谷地,在山谷里行軍,抵到營州,這條路比較古老,但是異常難行。

    另外一條路,則是明清反復爭奪的沿海岸前行的遼西走廊。

    也就是關寧錦一線了。

    出臨渝關,經臨海頓、柳城鎮、瀘河鎮、懷遠鎮直達遼水,但是這一條路也不好走,尤其到了雨季,經常遇到暴雨如注,耽誤前行。有時連續大雨,路都被沖毀。

    當初楊堅、楊廣父子遠征高句麗時,走的是就遼西走廊,一旦遇大雨,便只能安營扎寨停止行軍。

    楊侗現在有大把的免費勞力,一旦將馳道開出來,既能加強涿郡與遼西郡、遼東郡的聯系,又能為以后進軍高句麗做好準備,可謂是一舉兩得。

    至于道路設計者,也是來歷不凡,他是建筑大師宇文愷的親傳弟子姜行本,被楊侗任命為河北道行臺工部侍郎。

    宇文愷的長子宇文儒童不擅言辭,更喜歡研究各種稀奇古怪的玩意!楊侗專門設立一個從事研究工作的‘天工院’,由他帶著一伙志同道合、不善言辭能工巧匠折騰。

    一系列改革和新政的展開,在河北道引起了熱議!

    支持者有之,反對之音也非常多,但反對根本興不起風浪,現在的河北道官吏九成出自寒門,他們只有緊跟楊侗的步伐,才能擁有立足之地!否則,下一刻就被罷黜為民。

    一些擰不過大腿,但又不服氣的舊官員,惱火之下,紛紛動用關系離開,有的直接辭職不干。

    楊侗也樂得成全,發放足額薪水,禮送出境,然后,再以寒門士子替代。

    如此又過一個月,在楊恭仁、楊師道、魏征、孔穎達等人的全力支持,地方干吏的配合,楊侗以十六之齡,就統領了河北道軍政大權,而且干得有聲有色。

    在此期間,范陽盧氏、博陵崔氏、趙郡李氏、清河崔氏、渤海高氏等大世家大門閥看到河北道平靜,也曾派人向楊侗示好,表達要回來的意愿,并以人才引誘。

    楊侗說回來可以,一人十畝業田!官員滿了,沒空位,等著吧你們……

    當這些門閥代表高高興興的回到祖宅觀看時,無不傻眼:自家宅子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全新的民居,良田也全部被勤勞的百姓占領。

    當各家代表怒氣沖沖的找當地官員討要說法時,官員們告訴他們:我不知道耶,我們接手的時候,這里是一片廢墟,沒見啥宅子。

    當各家代表拿出房產地契的時候,官員拿出了新戶籍、房產地契,又說道:“我們上任的時候,不說房產地契了,連半片紙張都沒見著。你怎么證明你手中那玩意不是偽造的?”

    當各家代表提出贖買祖宅、祖地的時候,官員又說:河北道不流行買賣土地,誰買誰死、誰賣誰死。

    當各家代表再問楊侗時,楊侗回答他們四個字:拿出官方證明?

    無奈的各家代表退求其次,提出贖買的意向,希望通融則個。

    楊侗回答兩個字:沒門。

    這下子各家代表秒懂:只要楊侗在河北道一日,不僅要不回祖地,甚至連立足之地都沒有,只因清河、趙郡、渤海、博陵、上谷(范陽盧氏的地盤)全滿,不再接納人口。

    于是過不了多久,秦王楊侗迫害士族的流言傳遍大江南北、黃河上下!而彈劾楊侗的奏疏如雪花一般,送到了皇帝楊廣案前。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39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