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024章:血戰

正文 第024章:血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看著又一次如潮水退下的兵卒,竇建德心在滴血,他想不到隋軍勇悍至此。在失了先手的情況下,竟然能夠硬抗自己麾下的強兵猛攻將近三個時辰,而且還折損了自己幾萬兵馬。更令他震驚的消息是唯一的女兒竇線娘帶領的唯一騎兵全軍覆沒,自己也被隋軍生擒了去。

    竇線娘是前妻的女兒,因為他與豆子崗的賊寇相通,連累一家老少死于隋軍之手,只有竇線娘頑皮,在外玩耍而逃了一劫。她這些年跟著父親東奔西逃,漸漸地在亂匪中長大,性格極為剛毅,練了一身好武藝,尤其箭法高明,百步內百發百中,這次和隋軍大戰,竇建德把她和續弦妻子曹氏送去他方,但竇線娘卻偷偷溜了回來,她不敢回大營,便混進騎兵軍營內,被發現后索性換上衣甲,成為一名女將。

    竇建德讓她領騎兵在后方,誰想到她又偷偷跑去作戰,不僅令騎兵損失殆盡,連本人也讓抓走了。

    “可恨,真是可恨!”竇建德雙拳緊握,各種不穩定的情緒接連而來。

    “大哥!”還不知侄女失陷的王伏寶突然手指隋營:“看,火!”

    不遠處的隋營烈焰沖天而起,火光照亮了天際。

    “敵營著火了?”竇建德心動一動,大笑了起來:“他們師勞兵疲,支持不住了。”

    王伏寶道:“這連夜的苦戰,我們二十多萬人都差點支撐不住了,何況是失了先手的兵微將寡的隋軍?這大火起,足以證明他們放棄營地,準備逃跑,最后以大火阻擋我軍。此時不追又待何時?”

    竇建德正欲下令,卻聽王伏寶道:“大哥莫急,小心有詐!不可不防。”

    竇建德亦覺有理,冷靜了下來,沉聲道:“究竟如何,一探便知!”

    他們走進了營地,但見戰場上尸橫片野,鮮血浸透了軍營的每一寸土地,形成了一大片令人作嘔的暗紅色泥沼。無數殘缺不全的肢體、碎裂的頭顱與折斷的兵刃橫七豎八地散落在軍營四方,可見戰事之慘烈。

    竇建德等人進入火場,但見四周凌亂,許多東西都丟散在四處,熊熊燃燒的物品竟是一袋袋的稻米糧草。

    “看看是不是真的!”竇建德急切大叫。

    諸多兵卒遠遠以長槍刺破麻袋,白大透亮的稻米一顆顆的滾落了下來,看得諸多賊軍首領眼睛都直了。

    他們一直缺糧,見這一袋袋的大米,有的口水都落了下來。

    “全軍追擊!”

    竇建德幡然醒悟,隋軍連大米都不要了,可見他們的確是強弩之末。此刻不追,更待何時?

    竇建德不再猶豫,留下幾千傷兵滅火留守,十多萬兵卒馬不停蹄的追擊隋軍去了。

    賊軍尾隨隋軍!追殺不休。

    ……

    武德山。

    坐地休息的楊侗,得到了賊軍軍即將到來的消息。

    休息了一會兒的兵士們都也束好甲胄,一個個將防止發出聲音的樹枝咬在口中,紛紛進入預定埋伏地點隱蔽起來。

    距離竇建德到來還有一刻左右,羅網已經張好,只等獵物自己投進來了。

    天亮之際,東南方向的官道上塵土飛揚。

    楊侗心中涌出一股興奮與激動:竇建德終于上鉤了!

    一路上來楊侗以騎兵殿后,且戰且退的給步兵爭取時間,不斷引賊軍上鉤。

    眼看到賊軍漸漸出現,楊侗全身血脈都已沸騰,一顆心砰砰直跳……好象要從腔子里蹦出來似的。

    樹葉在晨風中搖曳,發出“沙沙”聲響,賊軍急速行軍,并沒有在意左右是否存在伏兵。

    不一會兒功夫,先頭部隊已經進入了伏擊圈,楊侗看著一步步被誘入甕中的賊軍,心中的焦慮難以用筆墨來形容:只覺得時間過于緩慢。

    也難怪他如此緊張、期盼……竇建德的軍隊實在太恐怖了,若是不能一舉殲滅,以后還會成為自己治理河北道的最大障礙,若是內部不平,又何以攻城掠地、擴展根據地?

    左右望了一眼,見羅士信、裴行儼也跟他一般,一個個都露出緊張神色。

    在決定勝負瞬間,誰也無法避免。

    初升朝<!--中间广告位置-->陽從樹梢的縫隙中透下來的,武德山一片祥和,誰能料想得到,再過一會兒,如此寧靜美麗地方就要變成血肉橫飛的戰場?

    突然,山坡下一道人影吸引了楊侗的注意力:那是一名身披黃金甲的中年將軍。他腰干如標槍般筆直,厚重金甲掩蓋不了他彪悍的體型和雄壯的氣魄。雖不能肯定他就是竇建德,但絕對是敵酋之一。

    賊軍終于完全鉆入口袋,楊侗已經握住裂天槊,只等總指揮楊義臣發動進攻命令。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忽然西邊山道號角戰鼓猛齊鳴,無數旌旗涌出……楊義臣終于動了!

    他這一動立刻帶起連鎖反應,埋藏在左右山上的隋軍如雨后竹筍般的冒了出來,幾萬隋軍沖出埋伏圈:高昂的吶喊聲潮水般往山腳下涌去,士氣昂揚沸騰至極點。

    幾萬大軍聲嘶力竭的齊聲呼應,轟動四野、天地變色。

    一時間人喊馬嘶、塵土飛揚,適才的寧靜與安詳于瞬間被混亂嘈雜所取代。

    “砰砰澎澎!”

    早已準備就緒的隋軍往山下丟下一罐罐火油、一捆捆茅草干柴,火箭射出,大火伴隨著賊軍的慘叫沖天而起。

    隋軍立于山坡兩端,以利箭、滾石、檑木向山下傾泄,一時之間,塵煙漫天,轟轟著震耳欲聾。山道兩頭的伏兵也迅速將前后道路封死,令賊軍進退不得。

    叫囂著的賊軍沒有料到隋軍埋伏于此,頓時亂作一團。

    大火燒了足有一刻左右,然后更多的滾木擂石傾泄而下。

    “將士們,一戰定河北!給我狠狠地殺。”

    等到火勢漸熄,楊侗當先沖下山去。

    己方大軍不遠千里的從洛陽而來,先在汲郡、武陽蕩平瓦崗殘余,并未有足夠的休息時間,就到了這里,大軍可謂是疲乏之極。

    如今大軍士氣如虹,若耽擱時間,只會令氣勢衰竭減弱,所以趁敵人陣腳未穩、混亂之時,揮軍強攻正深合用兵之道。

    楊義臣身經百戰,在最佳的時間內,亦傳出進攻的鼓聲。

    魂飛魄散的賊兵還未來得及停下腳步擺出防御的姿勢,就已濺血倒下。

    裴仁基、秦瓊、羅士信、裴行儼、牛進達、蘇烈等將勢如猛虎的從山上沖下了去,幾萬人齊吼,轟鳴震天,整個戰場一片慘烈。

    眾將率領精銳結陣,將賊軍兵截成數斷,讓他們首尾不得相顧,即便這里的地形并不險要,依然能夠將他們圍困全殲。

    剎那之間。

    喊殺、怒吼、驚呼和慘叫此起彼伏,兵刃交擊的清音中夾雜著骨肉分割斷裂的悶響,鮮血染紅了樹林中的草地。

    楊侗裂天槊狂舞,帶起了一波血雨,他大開大合,來往間勢不可擋。

    有一賊軍首領見他如此屠殺自己的兵卒,義憤填膺,舞動大槍猛沖了過來。

    楊侗出手更不容情,威猛絕倫、氣震山河的一槊直刺而去。

    那人察覺對方的槊隨心所欲地劃過兩人之間的距離的時候,霎時間四周勁風大作,冰澈刺骨,攻勢已經將他完全包裹,封死他所有的退路!

    勁風狂飆呼嘯,他只覺得腦海中一片空白,根本沒有時間思考應對,只能純粹依靠感覺在胸前橫槍抵擋!

    “撲”地一聲悶響,裂天槊長驅直入,徑自突破大槍的防御線刺入他的心臟。

    楊侗了結對方,裂天槊一挑,槊刃尸體臨空飛起,甩手一擊,將尸體重重的砸了出去。

    尸體猶如重錘砸向人群,瞬間砸翻一片。

    楊侗若有所悟,將沖向近處的賊軍一槊透心涼,隨即挑飛空中,如法炮制的以尸體砸向人群,砸倒的人更多。

    他長笑一聲,左沖右突,不斷挑尸體砸人,逼得賊軍不得不四散躲避,楊侗竟以如此手法將一個好這容易組建起來的軍陣沖殺個七零八落,亂七八糟。

    戰斗還在繼續,但勝負其實已經在竇建德步入陷阱的時候決定了!隋軍將他們整整分割成了十幾段,致使他們首尾不得相顧,諸將無法配合,命令無法統一,只能各自為戰。

    楊善會、楊元弘分別扼守前后通道,讓賊軍前不得進,后不得退。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39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