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009章:戰而后定

正文 第009章:戰而后定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金堤關外

    牛進達五千騎驍果軍軍已經兵臨此地,戰馬嘶蹄,金戈林立。

    “將軍威武!”

    “將軍威武”

    在一陣陣激昂的呼喊聲下,城外地地上,隨著牛進達一槍將敵將洞穿,霸氣的將尸體甩下戰馬后,助威聲更是激昂了,此時在他的腳下已有十多具敵將尸體。

    “還有誰?”

    牛進達縱聲高吼,囂張猖狂,有些不可一世,但他確實有這囂張的本錢。

    “此,此乃何人也?”城頭上的楊得方,臉色煞白的看著殺氣胖騰騰的牛進達。

    “他是張須陀四猛將的牛進達,是一個打仗不要命的家伙。快開城投降吧!如今大當家他們不知生死,我軍兵無戰心,氣勢已去,一旦其下令攻城,必定死無葬身之地啊!”

    旁邊一名士兵恐怖的看著連連秒殺本軍強者的牛進達后,又望著城池外面,那綿延的大軍,直打哆嗦。

    這些騎兵個個騎著高頭大馬,人人精神抖擻,眼睛如鷹目般銳利之極。這樣一支騎兵真是氣勢如虹、殺氣騰騰。讓身處關城之上的瓦崗軍震駭莫名。

    “如此、如此,本將何以面對大當家,另外……另外就算投降,朝廷會不會放過我們。”楊得方猶豫道,他剛投瓦崗不久,是被李密一手提拔的上來的,這個金堤關守將還沒當了半個月,竟然就這么丟了?

    “如今形式如此,縱然不降,也不可能阻擋!如果擔心朝廷清算,大不了棄城而逃!大當家連十幾萬大軍都敗了,又怎么怪得了我們?”

    楊得方猶豫了許久后,慚愧道:“開城投降吧!咱們悄悄溜回瓦崗寨。”

    “諾!”那員副將一陣激動后,向牛進達高聲道:“將軍息怒,我等愿降”

    聽到這話,牛進達嘴角一揚,這些瓦崗反賊士氣低落,又被自己殺了這么多小頭目,已無斗志。

    望著緩緩洞開的城門,向他的親衛道:“宋良,你帶本部先進城查看”

    “是,將軍。”

    ……

    通濟渠以西。

    冰冷的北風在呼嘯肆虐,鮮血在大地上凝結成了寒冰。

    匆匆兩天時間,隨著驍果軍的集體出動,逃竄的瓦崗軍被攔截在滎澤以西,在楊侗嚴令下,大軍從未與瓦崗做正面交鋒,而是發揮了騎兵的優勢,對敵人進行一場又一場鮮血淋漓的獵殺。

    十幾萬瓦崗軍不是死就是降,堅持不散者僅剩三萬余人,此時他們得知金堤關失守后,正沿著通濟渠往東南方向撤退。

    這是瓦崗最精銳的力量,也是楊侗誓要屠殺的頑固分子。

    “噠噠……”

    就在這時,陣陣急促的馬蹄聲轟然響起,一支剽悍騎軍仿佛神兵天降一般在戰場上出現。

    瓦崗諸人一看之下,盡皆膽寒。

    一直獵殺著他們“玩”的驍果軍,不再是輕甲上陣,他們現在人馬俱甲。清一色赤甲、清一色長槊、清一色大宛良駒。

    這支騎軍的人數約兩萬,起碼綿延幾里之遙,帶著凜冽至極煌煌大勢,仿佛鋪天蓋地一般殺來。

    只見一聲梆子聲響起,密集的箭矢如暴風驟雨般射向瓦崗軍覆蓋。頓時慘叫聲響成一片,瓦崗軍紛紛中箭,一些首領固然勇猛過人,但軍士氣低迷,面對如狼似虎般的隋軍士兵,未戰即潰,他們被殺得哭喊連天,四散逃命,只恨爹娘沒有給他們多生兩只腳。

    只一盞茶的功夫,空氣中血腥刺鼻,到處是殘缺不全的尸體,人血雪花混在一起,異常的血腥恐怖。

    “殺!”

    楊侗狂吼一聲,殺進了瓦崗隊伍,他如猛虎<!--中间广告位置-->突入羊群,馬槊飛舞,仿佛疾風掃落葉,所過之處人頭翻滾,斷臂橫飛,血霧彌漫天空。

    浩浩蕩蕩的甲具騎兵逢兵破兵,見將撞將,任憑你武藝在高強,面對著具甲人馬的橫沖直撞也只有死路一條。

    沖入瓦崗大營的三支騎兵所向披靡,憑借著突襲的優勢和騎兵的巨大沖擊力,很快便打穿了一遍,

    翟讓望著那完全無視普通羽箭的騎兵,眼中露出了一絲驚駭,看其裝備是隋軍沒錯。但這些隋軍所展現出來的殺傷力遠非他之前所遇可比。這些隋軍帶有一股煌煌大氣,一種渾不怕死、赴湯蹈火的悍勇之勢。

    翟讓雖說不是行伍出身,也久經陣仗,卻也知道一支兵馬想要擁有這種‘勢’,必須要經歷過無數次慘烈的殺戮,無數次瘋狂的戰斗才具備。更重要的是,這樣一支兵馬,擁有一種無法摧毀的精神。

    有了這種氣質的兵馬,才是一支真正的鐵軍。

    翟讓盡管知道自己敗在了這支騎軍手中,但他實在不知道這是什么軍隊。

    “翟讓、李密,受死。”

    只聽巨大的馬蹄聲過后,一道帶著驚人殺意的高喝驟然響起,一把長槍,突然破空而出,帶著驚人無比的力量,如離玄之箭一般迅猛射出,狠狠的插入一名手持戰旗的小首領的胸口之中,將他整個人釘在在一塊巨石之上。

    軍旗是一支軍隊的精神、靈魂、力量!如今旗幟倒塌,這讓原本就被重甲精騎殺得膽戰心驚的瓦崗軍士氣喪盡、膽氣盡喪,紛紛驚恐而逃,丟盔棄甲的向著四周的山野逃竄而去。

    “賢弟!”翟讓大驚失色,向李密問道:“現在如何是好?”

    李密道,“游過運河才是唯一的生機……”

    “跳河!”

    翟讓毫不猶豫,下達了跳河的命令!

    東郡、東平郡、齊郡水網縱橫,他麾下這些人水性不錯。

    剎那之間,瓦崗軍紛紛投入徹骨冰寒的河水之中。

    “狠狠的射!……”

    楊侗惡狠狠的道!

    瓦崗軍早不跳河,晚不跳河,偏偏趁此機會跳,真他嗎的狡猾!

    驍果軍將士人人身披重甲,若是跳河追,一個個都像石頭一樣沉下河底,淹死。

    “殺!”

    隋軍士卒高喊著,然后對著河面先來了一輪齊射。

    “所有箭羽全部放光,一支不留!誰他么的帶箭回來,老子用來捅死他!”

    楊侗氣壞了,下達跳河命令的家伙太奸詐了,早先兩天不跳,非得等這時候。

    一波一波箭雨傾瀉,緊接著一陣陣呼救聲和慘叫聲從岸邊、河中傳來。

    通濟渠河水都被染紅了。

    隨著翟讓、李密等人橫度通濟渠,蔓延滎陽全境的戰爭終于結束了。楊侗此時方才松了一口氣,提心吊膽的日子總算暫時結束了,自從穿越到現在,他就沒睡過一個好覺,若是一步走差,河南道就完了。

    這些日子,他不但要防備叛軍、要作戰,更擔心大隋將士不戰自亂、砍了他的腦袋投靠瓦崗!不過最終他贏了。終于可以大展拳腳了。

    決戰的運河邊尸骸滿地,羅士信不甘的咆哮,瓦崗軍固然慘敗而退,但是他的師父張須陀卻死了。

    稍稍遲疑了一會后,楊侗安慰道:“戰死沙場是軍人的榮耀,張將軍在天之靈,也不希望你如此!”

    “殿下!”羅士信行禮。

    “說不定李密死在河里了呢。”楊侗道

    羅士信撓撓頭道:“我感覺他不會死!”

    “我也是!”楊侗重重的拍著羅士信的肩膀,“收拾戰場,準備班師!”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37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