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002章:炸營了

正文 第002章:炸營了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炸營,又叫驚營、營嘯,是部隊在沒有接到任何命令的情形下,全體官兵盲目集結、盲目嘯叫的反常行為,嚴重時甚至會出現自相殘殺的情形!炸營,歷來就被各朝各代的統兵大將所深深恐懼。

    其實炸營并不常見,只有在特殊環境才會發生,不過遺憾的是,張須陀殘部具備炸營的條件!

    這一支隋軍從大業七年打王薄開始,先后打敗了孫宣雅、郝孝德、裴長才、石子河、郭方預、秦君弘、左孝友、盧明月、呂明星、帥仁泰、霍小漢等大小叛亂,在張須陀死之前又與大敵瓦崗交戰三十多次!他們就像是救火隊員一樣,四下撲火,沒有得到好生休養。

    使得全軍上下都處于高度緊張之中,一直以來,張須陀就是這支軍隊的神祗,更是將士們的精神支柱,張須陀戰死,對這支殘部的精神打擊可想而知!

    張須陀尸體的贖回,既便是意志最為堅定的秦瓊、羅士信、裴行儼、牛進達等人都哭暈了過來,也難怪兩萬多殘部的悲痛、迷茫、恐慌、害怕等情緒集體爆發,直接來了一個炸營。

    當楊侗、楊恭仁和秦瓊、羅士信、裴行儼、牛進達等將校趕到大營時,整個大營已經亂成一團。

    數以千計的隋軍像無頭蒼蠅似的來回奔走,更多的隋軍像野獸似地仰天嘯叫,還有許多隋軍或是傻笑、或是痛哭,也有一些隋軍肆意追殺平時就與他們有怨的袍澤官長,整座軍營一片混沌!

    他們看上去神情亢奮,目光卻一片呆滯,恍若癮君子犯了毒癮一樣,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在本能驅使下奔走、咆哮、砍殺。

    炸營,這便是炸營!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楊侗的兩萬驍果軍和親衛軍并沒有受到波及。

    驍果軍創立于大業九年,當初楊廣詔征天下府兵匯集于涿郡,從中挑選十萬身強力壯、驍勇善戰的普通兵卒,又從民夫之中擇出五萬,設立驍果軍,取驍勇果敢之意!剩下的三千親衛軍也是楊侗從驍果軍中反復篩選出來的精銳,無論是精神意志,還是對楊侗與大隋的忠誠那都是沒挑的。最重要的是他們不是張須陀的兵,雖然崇拜他、仰慕他,但沒什么情感。

    正是驍果軍和親衛軍自發堵死了軍營轅門,亂兵從沒有逃得回去,若不是驍果軍反應迅速,親衛軍執行得力,一旦讓亂兵們涌出轅門,再想把他們收擾回營,簡直比登天還難了。

    得天之幸,這群亂兵并未逃離大營、并未大殺特殺!

    在眾人被眼前景象震得目瞪口呆之際,楊侗卻已經迅速做出了決斷。

    “秦瓊、裴行儼、牛進達,你們三人馬上帶本王命令,指揮驍果軍、親衛軍鎖住大營轅門。未得軍令,任何人都不準踏出大營半步,違令者全部打,打暈!”

    “羅士信,你立即讓人帶上號角,轅門待命!”

    楊侗一聲令下,四將旋即領命離去。

    不一會兒,羅士信已經帶著幾十名信號令狂奔而來。

    “入營!”楊侗不說二話,便當進了轅門!

    危機就是危險與機遇并存,此次炸營對于這一支驍勇善戰的隋軍來說,是一次災難性、毀滅性的危機。

    可同樣也是一次巨大的蛻變之始,只要處理好了,張須陀戰死的影響不僅徹底除掉,甚至還有可能解決這支軍隊的軍心、士氣問題!然后重塑斗志、再鑄軍魂。

    定了定神,楊侗冷然下令:“吹號!”

    數十名信號兵舉起號角,霎那之間,雄渾蒼涼的號角聲高昂奔放、動人心魄,如一股猛烈的旋風,自近而遠,排山倒海般的刮向大營!

    慢慢地!

    號角聲驅走亂軍胸中的狂暴,那些正在狂奔、嘯叫、嚎哭、傻笑,以及狂砍亂殺的亂兵紛紛安靜了下來,呆滯的眼神逐漸清明了起來。

    號角持續了大約半刻鐘,大營終于恢復了秩序。

    說起來也真幸運,將士們并沒有演變到大規模火拼的最后階段,除了極少數亂兵壞了秩序,絕大多數將士還處于盲目嘯叫、狂暴奔走的起始階段,一旦有強力的外部因素介入,并且強行喚醒他們意識,這場剛開始的炸營也就煙消云散了。

    不過,楊侗心知炸營的危險固然已經消除,但隋軍的軍心、士氣并沒有回升。如果不能消除張須陀戰死的負面影響,這支軍隊就徹底垮了。

    可是,張須陀愛兵如子,是將士們心中的父親、戰神,要消除張須陀的印記又談何容易?

    給秦瓊、羅士信等少數意志堅定的將領做思想工作,使他們化悲憤為力量并不難,可要激勵好幾萬大兵忘記悲傷、絕望,還要煽動他們復仇之心,卻幾乎是難以完成的任務,尤其令人絕望的是,他們大字不識幾個,跟他們講道理簡直就是對牛彈琴!

    但是,楊侗沒有退路了,不管這事有多難,他都只<!--中间广告位置-->能往前沖!

    穿越而來的他雖說對隋末細節很模糊,但也大致知道李淵、宇文化及、竇建德、王世充、杜伏威這些梟雄的發家史。

    瓦崗軍攻陷洛口倉后,與他命運息息相關的王世充會成為東都守將,然后通過一次次戰爭,將忠于大隋、忠于楊侗的精銳兵力消耗殆盡,接著分化離間楊侗身邊的朝廷臣子,最后專擅朝政、毒殺楊侗、篡位自立!

    如果他現在不能把這支軍心渙散、斗志消沉的潰兵變成一支矢志復仇、戰心似鐵的哀兵,那就打不過瓦崗軍,打不敗瓦崗軍王世充就會來!‘楊侗’的命運就會繼續。

    深深地吸口氣,楊侗緩緩抬起右手,雄渾蒼涼的號角聲頓時嘎然而止。

    下一刻,楊侗沿著轅門大步向前。

    整個大營頓時變得死寂,所有人摒息凝視,只有楊侗的大氅在朔風中飛揚翻卷,獵獵作響。

    通道不過五百米,臺將臺高不過兩丈,臺階不過十余級,楊侗卻足足花了一刻功夫才走完,直到踏出最后一級臺階,來到點將臺。

    幾萬隋軍不由自主地涌向點將臺,列出整齊的陣列。

    揮手制止涌動兵潮,楊侗旋即拔出佩劍,直指蒼天,聲嘶力竭的怒吼:“大海寺一役,張須陀將軍本已逃出生天,完全可以一走了之,但是他見到你們還在包圍圈中,四度沖入敵陣一一解救,到最后,張將軍自己無法突圍,力盡戰死。張將軍和斷后的兄弟們用自己的死,換來了你們的生。”

    一句“用自己的死,換來了你們的生”勾起了將士們對張須陀的思念,剎那之間,點將臺下頓時一片哀鴻聲,不少將士甚至嚎啕大哭起來。

    楊侗心頭卻是一片冷然,要想激勵這些大兵的斗志,這遠遠不夠!

    “不錯,張將軍就是被你們拖累!為了救你們戰死的。”

    楊侗的聲音像一把把冰冷的匕首刺入殘軍敗將的胸膛,“可是,看看你們這鬼樣子?你們剛才都干了什么破事?唵?不是上竄下跳就是鬼哭狼嚎,更過分的是居然有人把刀劍刺向同袍!你們對得起張將軍嗎?”

    “我說這些并不是揭你們的傷疤,而是你們太不爭氣了,張將軍尚未下葬,你們就已經喪失了勇氣和斗志,這就不可原諒了。我現在替張將軍深感不值,因為他用自己的性命,救了一群連狗屎都不如的白眼狼、窩囊廢、垃圾。”

    沒有人敢出來答話。所有人都氣喘如牛,滿臉通紅,直如充血!極度的恥辱充斥在每個人的心房,頓時感覺無地自容!尤其是秦瓊、羅士信、裴行儼、牛進達、賈務本等大將,都不敢直視楊侗犀的目光了。

    “你們如果想繼續做拖人后腿的廢物,如果想要像狗一樣的活著。門在那里,爬出去。”

    全場死寂。

    “告訴我:你們想當人,還是當狗?”

    “當人!”

    人的情緒是可以感染的,“當人”的呼聲起初還很雜亂,但到后來,一個個歇斯底里的咆哮起來。

    楊恭仁在一邊看著,眼中滿是驚訝、贊賞,還有…佩服!

    楊侗以“恥辱”來鼓動士氣,恐怕就算是讓這些人去死,也沒有人會皺一皺眉頭!甚至是秦瓊、羅士信、裴行儼、牛進達這些猛將聽了這些話,也是渾身熱血沸騰、氣息咻咻!

    望著怒發欲狂的將士,楊侗長長地舒了口氣。

    終于!暫時把這支軍隊挽救了。

    暫時?

    是的!

    自己的羞辱,固然令士氣上來了,但是戰敗陰影并沒有消除。

    自古以來,軍隊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現在這一口氣若是泄下去,要想重新鼓動將比現在難上百倍、千倍。若到那一步,楊侗寧愿組建新軍,但是瓦崗軍不會給他募集軍隊、訓練強兵的時間!

    “殿下!”一騎沖入大營、穿過通道,直奔點將臺而來:“啟稟殿下,瓦崗反賊五萬前鋒已至五十里之外!”

    “來得好!”楊侗不驚反喜。

    正所謂哀兵必勝,他這里才煽動起兩萬余名殘軍的復仇怒火,瓦崗軍就巴巴地殺來了,而且只是人數五萬的前鋒,人數上,自己這一方并不差多少,素質方面,瓦崗軍跟正規軍更加沒法比,這不是給自己送菜是什么?

    只要打一場勝仗,戰敗陰影就會煙消云散,不僅令殘軍恢復到之前的精氣神,也能鼓舞驍勇果毅的驍果軍!

    瓦崗首領翟讓,真是好人吶!

    一念及此,楊侗咆哮道:“斥候來報,五萬賊軍、五萬仇人到了十里之外,告訴我,殺不殺?”

    “殺!”

    “聲音太小,本王聽不到!”

    “殺,殺,殺!”全場齊聲大吼。

    “殺,殺,殺!”

    一連串“殺”字,殺氣沖天!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37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