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愛字研究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第一次失敗

正文 第四十四章 第一次失敗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白長壽主觀認為,女兒白雪正在青春,談戀愛是她生活的中心議題。高原既然不能入贅白家,那就掐斷這根線,女兒一定會另找新歡。

    讓白長壽沒有想到得是,自己動手親自掐斷了高原這根線,女兒白雪為此事,大病了一個暑假,幾乎丟了性命。學校開學后,白雪是帶著病上班。她不愿意讓同行知道自己正生病。更不愿意讓師生們知道自己患得是什么病。她是硬撐著自己,天天兩點一線,上班到學校,下班就回家。從未在外面多呆過一分鐘。

    過去,白雪象個小百靈鳥,從睜開眼到閉上眼,時時都是她的笑聲,處處都有她的身影,她就象有同胞姐妹七八個。如今,這個家里靜得很。下了班,除了吃飯,她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間里,從未高聲說過話,也從未多說過一句話。現在的這個院落,就象是一座死宅空宅,既沒有半點生氣也沒有半點人氣。

    一天,大雨傾盆,白雪冒雨下班回家,不僅淋了個水濕,還弄得滿身都是泥巴。不知她路上遇到了什么事,在路上摔了多少跤,她竟然一聲都沒吱。媽媽看到了,心疼地跑過來問長問短。女兒只是搖了搖頭,輕輕地說了聲“媽,沒事”,然后就進了自己的房間。

    星期天,白雪足不出戶,能在自己的房間里呆上一整天,你站在門外卻聽不到半點聲息,屋里就象沒有人一樣。

    白長壽開始還認為,女孩家,小孩子脾氣,用不了幾天,就變過來了。沒想到,一個月過去了,兩個月過去了,多半年過去了,白雪除了變得越來越沉默寡言之外,再沒有任何變化,再沒有原來的一點影子。

    閨密、同學、同事有的新婚,有的喜添貴子。這些對白雪沒有半點刺激。白雪好象忘記自己是個女人,忘記自己是個未出閣的黃花大姑娘。她好象麻木到極點。

    看著女兒白雪這個脫胎換骨的大轉變,白長壽雖然心中也有一種酸酸的味道,但他是個撞了南墻也不回頭的人。他認準的事,別管合理不合理,十八條牛也拉不回來。他心中還在暗暗盤算你高原不愿意入贅我白家,我一定要找一個愿意入贅我白家的人,讓你高原看看,我白長壽決不是一般的人。

    白雪不關心任何有關婚姻愛情的事。她并不知道,她的父親白長壽,已經開始替她去征婚。

    新中國雖然實行新的婚姻法,實行自由戀愛,一夫一妻制,但真正實現自由戀愛,需要根除舊思想,需要建立新秩序,需要提供新環境。有關部門聯手,舉辦各種社會活動,為青年人征婚提供條件。

    這次征婚活動取了個非常好聽的名字“聯誼會”。俗語說多個朋友多條路,經常會面友誼深。聯誼會這個名字,很符合大家的心理。

    這次聯誼會現場分三個區域。一號區是青年人。二號區是中年人。三號區是老年人。白長壽在會場門口,先看了一下三個區域的地理位置,然后就直奔一號區。

    在一號區門口,正好站著一個服務人員。人家提醒說

    “同志,你走錯門了。”

    “沒有錯。”

    “年齡偏大的到三號區。”

    服務人員盡量回避那個老字。白長壽說

    “我有老伴,我是替姑娘來征婚。”

    白長壽的這個回答,不光是讓服務人員驚奇,也讓其他人員感到驚奇。人家不住眼的上下打量他,而白長壽卻沒有半點感覺。他信心十足,覺得就好象是來逛商場,來購物,只要自己想中了,哪怕出個高價錢,也要手到擒來,收入囊中。

    白長壽也注意到,也有不少家長來陪著兒女征婚,來替兒女征婚。可是,他卻沒有仔細觀察,那些來為兒女征婚的家長,特別是為女兒來征婚的,父母都是成雙結對。象他這樣,一個孤身老頭子來為女兒征婚,還真是獨一無二。

    在一號區,來征婚的男女青年人先進行登記。登記后,男孩發一個紅五星,女孩發一朵小紅花作為禮品。這個禮品既是一份祝福,也表明了持有者的未婚身份。

    家長陪著孩子來征婚的,氣氛往往顯得更熱烈。家長們首先進行了溝通,曾有過一面之交的家長也大有人在。家長們的相識為孩子們的牽手架起了橋梁,接著就是孩子們自己進行交流,這種模式,男女牽手的成功率更高。

    單身的女孩男孩相接觸,往往是男孩打主動仗。這很正常。男人麻,就應該敢擔當。

    白長壽在征婚的男青年中穿行。他是要先篩選一下,確定幾個目標,然后再來個面對面的溝通。你看他那表情,那真是神氣十足,這不是來談朋友找對象,而是來采購,只要是他相中的,伸手就可以把它拿走,猶如探囊取物一般自信。

    有家長陪伴的小伙子,白長壽一個不選。<!--中间广告位置-->他專門找獨身前來的小伙子。

    白長壽約見的第一個小伙子姓張,也是一表人才。家里兄弟六人,他排行最小。從穿戴上看,他顯得比一般人都寒酸一些,說明他家庭的經濟條件較差。

    白長壽開門見山,直接介紹自己的家庭、女兒等情況,然后說

    “我只有一個條件……”

    這位張姓青年馬上把手一舉,就截住了白長壽下面的話。他還回顧了一下四周,然后說到

    “如果是讓我更名改姓,走入贅這條路,免談!”

    那語氣斬釘截鐵,半點都不客氣,仿佛是受到極大的污辱。他剛才抬頭看一下四周,也許是怕人聽見這件事,那太有損他的臉面。只見他把自己的胸脯一拍說到

    “我人雖窮,但我窮得有骨氣,窮得有志氣。我不會更名改姓,不會數典忘祖。如果天下的姑娘都是這樣霸氣,不知道自己能吃幾碗干飯,那我就打一輩子光棍……”

    這的話,連珠炮般地就甩了出來。白長壽的嘴被封得死死的,張著口說不出話,臉憋得通紅。這青年可沒有高原那樣的好脾氣。一看白長壽卡了殼,就知道說到對方的心坎上,于是,站起身來,把屁股一拍說

    “再見”。

    人家頭也不回,甩手而去。

    這個拍屁股動作,表示了青年人極大的憤怒。因為是初次見面,你的年齡又比較大,人家壓住了心中的怒火。否則的話,那巴掌早就扁到你的臉上。

    白長壽這一悶棍挨的,就象當眾被人打了兩個嘴巴。這個最要臉面的人,又是上了點年級的人,卻被一個小青年打了臉,心中不知道有多憋氣。過去,他光知道給別人發火。現在,對方并沒有發火,他已經感覺受不了了。

    白長壽剛一舉步就頭撞南墻,碰得頭破血流。他沒有自我總結,查找不足,而是心中來了個自我安慰“你不愿意走入贅這條路,總有人會愿意走。我再另選新秀。”

    白長壽度著方步,大背著手,仍然顯得那么高傲。他又會見了第二個青年小伙子。

    這個青年人姓周,他臉上始終掛著微笑。他不斷地向熟人點點頭,臉微微紅一下。他可能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征婚活動,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或者說主動來這里找對象,有失自己的尊嚴。傳統的習俗都是人家登門給說對象。有條件的男人,找老婆就不用自己操心。

    白長壽還象剛才一樣,先介紹自己的家庭情況。剛說了一半,就被周姓青年打斷了

    “如果是入贅的事兒,你就免開金口,少費口舌,節約點體力吧,我看你年齡也不算小了……”。

    小伙子說話很文明,用字聽著很文雅,其實句句都是狼牙棒,打得他白長壽心疼。

    入贅,很多青年小伙子都很難接受。不要說去做,就是在他面前提一提,都是對他莫大的污辱。這位周姓青年也是一樣,他對白長壽連正眼都沒有再看一眼,只見他腳一跺,手一甩,轉身離去。

    白長壽連打兩次敗仗,但他并不死心。他不覺得自己有問題,他倒覺這幾個年輕人眼光太差,他們看不懂自己與一般人不同。他們是小看了自己。

    白長壽又信心十足地約會了第三個年輕小伙子。這個青年人也是一表人才,不同的是,他坐在那里在看書。好象是偏離了這次會議的主題。白長壽站到小伙子面前。小伙子才抬起頭,還向白長壽的身后看了一圈。

    白長壽知道小伙子在尋找什么,馬上回到

    “不用找,就我一個人。”

    這一回,小伙子可是把白長壽上下打量個遍。他首先開口說到

    “若是找上門女婿那就免談。除非……”

    這頭一句話,就給白長壽來了當頭一棒,象一盆冷水澆了個透心涼。下面這“除非”兩個字,又給白長壽帶來一線希望。白長壽也想了解了解這些男孩的想法。他馬上接過話茬兒

    “除非什么?”

    男孩微微一笑說到

    “除非上門女婿在家說了算數,一切事務都必須按他的想法辦”

    這個男孩再也沒說什么,也再不睜眼看白長壽,而是把目光投入到自己手中的書上。

    白長壽這時才叫為了難。他想跟這個男孩再說道說道。看看那個男孩的表情,人家提出的條件就沒有商討的余地。如果按人家說得辦,那等于自己給自己再找個“爹”而且是個年輕的“爹”。白長壽知道,這個小青年厲害,他比那些罵自己祖宗三代的人都厲害,他當著自己面沒說一個臟字,但他也把自己罵得最厲害……

    白長壽什么話也沒說,自己灰溜溜地退場了。

    aiziyanjiu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3/310247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