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愛字研究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辱不可忍

正文 第三十九章 辱不可忍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白長壽對未過門的姑爺高原發起了威,蠻橫而不講理,原因是高原不愿意更名改姓,不愿意入贅白家,不愿意當上門女婿。女兒白雪沒有料到,自己的父親竟突然提出這樣的條件,六年了,他從未露出半個這樣的字。

    白雪第一次看到,看似慈善的父親,比土匪還土匪,比強盜還霸道。這就是她心目中一直崇拜的父親。盡管父親象地痞一樣發歪耍橫,她還是給高原遞了一個眼色,意思是不要跟老人一樣見識。

    高原稍微一沉默,很平靜地說到

    “我和白雪可以給二老養老,再難,我們也不怕。這更名改姓,我做不到……”

    高原的話剛一出口,白長壽火就上來的更大,語言更加的粗野

    “你一個窮小子,我家白雪哪一點配不上你?你一個窮小子,能繼承我的家業,是你祖上有福……”

    高原漲紅臉,他張了張嘴,但沒有出聲。因為他看到白雪求他的目光。

    白長壽這時更是肆無忌憚,仿佛是對一個無知的小孩子,發著無名的怒火

    “你一個窮小子,家在破農村,能和我的家相比嗎?你一個窮小子,父母不過象個討飯的叫花子,能和我相比嗎?……”

    白長壽左一個“窮小子”,右一個“窮小子”,而且聲音一聲比一聲高。這種污辱人格、污辱人先祖的言語,不要說是男人,就是女人也難以容忍。白雪已經看到,高原心頭的火,已經是忍了再忍。白雪一再給高原遞眼色,希望他不要發火。

    高原滿臉通紅,胸脯起伏,緊咬著嘴唇,雙手緊緊地握了又握。他終于很平靜地說到

    “我的確是個窮小子。在大學里,我從來沒有隱瞞過自己是窮小子的身份。那些有名望的教授,愿意請我這個窮小子吃飯。那校長們也看得起我這個窮小子。連有錢的大戶,也很尊重我這個窮小子。那位知名的教授說得好人的出身不能選擇,但人走什么道路卻能選擇。好多城市人,刨根追祖,家都是農村人,也都是窮小子出身。我不怕自己是窮小子,我用雙手 可以改變窮小子的生活,我愛自己的父母,我不能忘自己是窮小子出身,我不能數典忘祖……”

    “啪”!

    白長壽把桌子一拍,怒不可遏地吼到

    “你一個窮小子,竟敢跟我這樣說話,你給我滾!”

    高原“噌”地站起身來,雙手向白雪的母親一抱拳,勉強一笑說到

    “阿姨,讓你見笑了。”

    高原說完,他頭也不回,大步流星地奔了出去。

    白雪急忙追到門口,伸出手去拉高原。高原只輕輕地握了一下白雪的手說

    “對不起,再見。”

    高原目不斜視,頭也不回,大步流星地向車站方向直奔而去。是的,這里既然和他一刀兩斷,那么,他要回自己的工作單位,他現在,也只能回自己的工作單位。

    白雪一下子就癱倒在自己的家門口。她掙扎著爬了幾次都沒有站了起來。她感到什么都不屬于自己,只有想法是自己的。她這時徹底明白了自己參加工作都已經兩年多了。父親一直不提自己的婚事,這就是不讓自己出嫁的真正原因。白雪頭腦深處突然冒出一句話,奸商商奸無商不奸。

    過去,同學們一提到無商不奸,白雪就感到心里不舒服。因為自己的父親就是個小商人。人們對商人的否定,仿佛也是在打自己的臉。看看那些不法的商販,也真讓白雪無話可言。

    那是在上大一的時候,學校開展一次政治大討論。說到農民,有人用儉省,有人用純樸,有人用誠懇來形容;說到工人,有人用愛崗敬業,有人用守紀大干,有人用胸懷寬廣來贊揚;說到商人,大家幾乎是異口同聲無商不奸。還有人馬上進行了解說,有的商人為了錢,賣國當汗奸。更有人連自己的孩子老婆都能敢出賣,真是人中的敗類……

    白雪心里很不服氣,但她沒有公開表態。因為沒有人性的商人的確存在,他們賣國當走狗、出賣民族的利益,真是千刀萬剮也難解心頭之恨。白雪覺得自己的父親不同,雖然也是個商人,的確是個最好最好的小商人。

    當時就有人對無商不奸四個字做了詳細解說。它原意是無商不尖,講得是賣米的行業。那時賣米是用斗、升來量。量完后,如果米和斗、和升是一個平面,說明商家沒有少給你。這時的米商,會再給加些米,讓斗和升中的米冒出一個尖來,這就是賣米人的善心和信譽。

    無商不尖是說賣米的商人都是這樣講信譽,也是民眾對這類商人的稱贊。隨著奸詐商人的出現,無商不尖演變成無商不奸。

    眼前的實事說明,自己曾引以<!--中间广告位置-->為豪的父親就是這種奸詐之人。

    白雪越回想越難受,耳朵嗡嗡作響。

    這時,好象有一種神奇的力量,把當年女同窗胡蕓的話又送進她白雪的耳膜

    “高原是我的。在京城,我能給高原房子住,你能嗎?高原沒工作,我能養他一輩子,你能嗎?你什么都不能,你憑什么要得到高原?”

    白雪仿佛看到胡蕓雙手抱緊了高原,瞪著雙眼大聲地質問自己。這嚴厲的質問聲震得白雪兩耳發鳴。

    人家是大都市高官厚祿之女,人家是那樣高看高原,父親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小商人,竟是這樣的藐視高原,這人品、思想境界的落差有多大?

    望著遠去的高原,白雪明白高原把一顆心給了我,我卻給人家往心上插了一刀,人家是傷著心流著血走的,自己這家,真是土匪當道哇!……

    這時,屋里傳出母親嚴厲的責怪聲

    “身為一個父親,你親手攪了女兒的婚事。作為一個大男人,你要把別人家的兒子占為己有,這和土匪有什么兩樣?難怪上天不賜于你兒子,因為你心術不正!上天讓你白白披了一張人皮!”

    母親的話也真象刀子,毫不客氣的就甩了出去。

    母親大半輩子過去了,從來都是逆來順受。本來自己有理,本來自己無錯,也會被無理有錯的父親大罵一通。母親過去都忍受了,今天,為了女兒的幸福,為了女兒的明天,母親終于忍無可忍了,火山爆發了。

    白雪第一次聽到母親言辭激烈地對父親發火。她并不是拙嘴笨腮,過去她什么都不說,是她的包容心太大了。

    “你們全都給我滾!”

    隨著父親的吼叫聲,接著就是桌子被掀翻,碗盤被摔碎的聲音。看來,父親對自己的言行毫無悔改之意,仍要一意孤行。

    白雪知道自己一顆純真的少女之心,因為父親的一句話,就被蒙上欺騙、奸詐的面紗;自己變成了陰險的小人;自己的人品、人格被徹底摧毀了;自己奮斗了六年,等待了六年,馬上就要到手的幸福,被蠻橫的父親一掌擊碎了。自己六年的企盼、努力,瞬間就全化成泡影。高原的一顆善良、忠誠之心,也被狠狠地捅上致命的一刀。人家的青春、人家的幸福、人家的名利,都是因為自己被耽誤了。罪孽呀!

    白雪心中說不出有多悔恨。

    “你不是個大男人,天生的絕后樣!想不到你對自己的親生孩子,心也這樣恨,手也這樣黑!誰還能信得過你?誰還敢和你這樣的卑鄙小人打交道?”

    只聽母親大聲地質問著,接著就是“叭”的一聲。大概是母親也拿起一只碗,狠狠地摔碎在父親的面前。一向逆來順受的母親,第一次表現的怒不可遏。

    “滾!滾!全給我滾!”

    又是父親老羞成怒地怒吼聲。

    白雪的心全碎了。高原走了。她知道,為了她,今天高原忍受了莫大的恥辱。她更沒有想到這就是她十分敬仰的父親。這就是她常常引以為豪的父親。白雪是怎樣強撐著身軀,是一步三搖還是連滾帶爬,顫顫微微回到自己房間的,她都記不起來了。她一頭扎在自己的床上,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叭,”又是一聲巨響。

    站在屋中央的白雪老太太徹底清醒。她仔細低頭一看,是那本厚厚的大相冊落在了地板上。這驚心動魄的響聲,已經過去了六十年。

    白雪望著手中的相冊,心中突然打了個激靈。人們常傳說的靈魂、穿越,她今天都體會到了。剛才只是瞬間的功夫,她竟魂魄出竅穿越了六十年,回到黃花歲月那個年代。自己初戀的那六年,是她一輩子都難忘的六年,也是最幸福最快樂的六年。后來,她雖然重新擇偶,成家立業。夫妻生活也十分和諧。每當夜靜更深,夫妻卿卿我我,她總是覺得,她身邊的男人就是她的初戀。

    現在,獨居獨宿的她,一到晚上,常常深陷在那初戀的六年里。是夢幻也好,精神錯亂也罷,她喜歡生活在這種美好的回憶中。沒有能和自己的初戀成功牽手,責任全在自己一方,如果這樣能給對方帶來安慰,她愿意天天如此,夜夜如此,以減輕自己心理上的罪責。

    走在大街上,常常有人驚艷她的年輕美貌,說時光在她身上發生倒流。她知道,是高原給了她這一切。自己的心又回到和高原熱戀的那六年,整個心常常沉浸在那個黃花時代……

    白雪望著手中的老照片,這是她和心上人高原在八達嶺長城上的合影照,耳邊又響起高原的笑鬧聲

    “白雪,你還沒過門,已經成為當地的名人……”

    aiziyanjiu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3/310246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