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愛字研究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參加工作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參加工作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學業結束了,同窗們馬上就要分手,奔赴祖國的四面八方,走上工作崗位,由消費者變成自食其力的勞動者。他們要把知識變成動力,為祖國的建設給力。

    分別在即,四年同窗的情義,思不斷,理還亂,何日再相會,那是個未知數。同窗們一次次地握手、擁抱,互送祝福。

    高原和白雪當了紅娘的五對男女手挽手,向高原和白雪一次次道謝,依依惜別。他們對對情投意合,對為他們牽手的紅娘感恩不盡。新的生活開始了,他們雙雙奔向自己工作目的地。

    當時畢業生的分配方案,原則上是哪里來哪里去。城市人可以要求分配到縣城工作,但縣城農村人決不可以分配到城市。

    白雪是城市戶口,她回到自己的出生地省城。她那優異的學業,被教育部門直接分配到育紅中學當物理教師。育紅中學座落在省城的中心區域。它是省城的重點中學中的重點,和育人中學就象雙胞胎,在民眾心目中同等重要。

    育紅中學距白雪的家有三公里的路程。白雪每天都是騎著單車上下班,提前半小時到崗。重點中學就要有個重點中學的樣子,老師更是身先士卒。

    高原原籍屬于農村戶口,他無法和白雪一道進入省城。如果他回到原籍,高原會有一份非常理想的工作,因為他是當地不可多得的人才。然而,魚和熊掌不能兼得。為了白雪,為了白雪的父母,高原把所有的名和利都放棄了。他選擇了到平臺中學任教。平臺中學距省城0多公里。

    平臺中學就是平臺縣一中。這也是省重點中學之一。

    平臺中學校址位于縣城外的西南角,距縣城南門不足兩千米。但是,它的地理位置十分顯赫。它象一個高高的城堡,和縣城遙相呼應。

    平臺中學的原址是一家大地主的莊院,占地約六萬多平方米。它比周圍的地勢、村莊高出約四米,就象一座古代的城堡高高在上,俯瞰四周傲視群雄。在冷兵器時代,這里恐怕是一座易守難攻的戰略要地。改為中學后,大門口修建的很有氣派,臺階向前延伸出有百米之多,步入學校門口上的臺階,就象是登上了人民大會堂。

    平臺中學的教室都是按蘇式藍圖建造。當時,我們稱蘇聯為老大哥,方方面面都向蘇聯學習。

    教室向陽的一面也就是南面,是玻璃窗上立玻璃窗。也就是說,從地面到窗臺只有一米高,再往上就全是玻璃窗,一直頂到教室的房檐,采光特別好。教室的陰面也就是北面,只在墻的上部,留著一個0公分高的小窗戶。這樣,教室的北半面,光線明顯不足。

    這種設計藍圖,顯然帶有濃濃的地域風味。蘇聯地處北極圈氣候寒冷,教室北面墻上的窗口當然是越小越好,陽面采光當然是越大越好。由于我們所處的地理位置不同,氣候溫差和他們那里有很大差別,這種設計就不符合我們的實際情況。

    平臺中學西面一公里處,就是一條南北走向的大沙河。這是一條地下河,河水由北向南流。一年四季流水潺潺,從沒有斷流的時候。河兩岸都有近百十米寬的沙灘,上面都是綠樹。夏天每逢周日,那些不回家的學子,喜歡到大沙河中去游泳,在綠化帶中去溫習功課。

    平臺中學是個全日制中學。分高中部和初中部,每個年級四個班,全校就是二十四個班。也經常擴大招生范圍,有時一個年級也招收六個班或八個班。

    高原到平臺中學報到,和一位叫葉平的老師住同一間宿舍。高原和葉平同齡,這一下子就拉近了兩人之間的距離。葉平是本地人,周日,他都要回家去和家人團聚。

    晚上,葉老師盤著雙腿坐在自己的床位上。

    “葉老師,你每天都要練功?”

    葉老師好奇地打量了高原一下笑到“我這就是個吃飯動作。”

    高原馬上反問了一句“什么?吃飯動作?”

    從高原吃驚的眼神里,葉平老師發現了什么。他馬上問到“怎么?你們在炕上吃飯,不是這么坐?”

    高原更驚奇了“怎么,你們在炕上吃飯?”

    葉老師知道要有奇聞了,他問到“你們怎么吃飯?”

    高原一笑說到“我們那里的大男人,一到吃飯時間,會端上一大海碗飯,拿上兩個干糧,到大街赴去吃。這時,大街兩邊都是吃飯的大男人。三個一伙,五個一群,邊吃邊聊天……”

    這一回,可是讓葉平老師吃驚了。他大張著嘴,半天沒有合上。

    不同的習俗都是聞所未聞。二人你望我我望你,然后都開心地大笑起來。

    葉老師擦著笑眼問到

    “高老師,平臺縣有你的親人嗎?”

    “沒有。”

    “平臺的官員中,有你的好友嗎?”

    “沒有。”

    “那你不回你的南城市,為什么要在千里之外的平臺縣落戶?”

    高原笑了

    “我女朋友是省城的人,她回省城了,我進不了<!--中间广告位置-->省城,就先在這里等一等吧。”

    葉老師一聽也笑了

    “高老師,那我要跟你提個醒,要抓緊時間催辦結婚,防止夜長夢多。”

    高原也笑了“結婚本是兩個人的事,一廂情愿是辦不成的。”

    葉老師笑著提醒“生米做成熟飯和生米沒有下鍋,這可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結果。”

    高原笑著回到“我會記住你的教誨。”

    高原剛到此地,他自然要向葉老師請教當地的生活習俗風土人情。葉老師沒有出過遠門,他對千里之外的南城市充滿好奇。你說我聽,我說你聽,兩地不同的生活習俗,簡直就是中國現實板的天方夜譚。特別是方言土語,一旦用普通話解釋清楚,二人都引不住哈哈大笑。這第一夜,他們幾乎是就沒有睡覺。

    高原和白雪還沒有離開學校,就知道工作單位不能分配在一起。他們立即對自己的明天做好了規劃結婚后,由白雪提出申請,把高原調到自己身邊。高原的教學能力強,也是省城許多學校迫切需要的人才。

    高原把工作的落腳點選擇在平臺中學,不光是因為這里距白雪所住的省城近,還因為平臺是一座古城,有著悠久的歷史文化。平臺縣城還具有另一個優越的條件,就是交通十分方便。不論是公路還是鐵路,平臺都是一個重點站。從平臺到省城專有一路班車,每隔0 分鐘就發出一次。

    平臺縣這里還有一個軍用機場。這里都是戰斗機。那些在戰場上立下戰功的戰機還在這里休養。到機場參觀學習,是平臺中學的一項重要教育活動。平臺中學的學生當兵得多,當飛行員的多。中國第一批女飛行員就有平臺中學的學生。平臺中學的師生都以此為驕傲。

    在大學里,高原和白雪暗暗跑著戀愛的馬拉松。這一跑就是四年。現在工作了,被分配在兩地,他們公開跑著戀愛的馬拉松。

    周日早晨,高原總是坐第一趟公交班車出發,奔向省城。到了省城,他也總是第一個走出班車的車廂。

    在站臺上,白雪也早早地就等在這里,二人一見面,就緊緊地擁抱在一起。連開公交車的司機都注意到這一情景。

    每逢星期天早晨,第一趟班車發車時,司機師父都會自覺不自覺地往車廂里望上一眼,看看那個帥氣的小伙子上車了沒有。車在省城還沒停穩,司機師傅都會習慣性地向站臺看上一眼,看看那位漂亮的姑娘是不是來接站。每一次都讓他大飽眼福。

    若不是因為白雪,高原還是不會走進省城,對省城還是一無所知。白雪帶著高原,象當初逛京城那樣逛遍了省城。當然了,省城不會有那么多景點。

    有三條清水河的支流,彎彎曲曲穿過省城,不光美化了省城,還留下許多美好的傳說。什么九天仙女下凡的游泳池、金牛星被貶人間的臥牛寺、八仙相會的演武場……

    這些動人的故事,沒有人去追究它的真偽,也沒有人去否定它的虛假,一代一代,人云亦云,人人對美好充滿企盼,人人對家鄉充滿熱愛。

    省城的人民公園,是白雪和高原最喜歡去的地方。公園里面有一個人工湖,湖里種滿了荷葉蓮花,湖邊有假山,雖然是人工造就,卻也耗費了不少功力和智慧。繞著湖有彎彎曲曲的長廊。雖然不能和頤和園的長廊相比,卻也有自己的獨特之妙。長廊下設有長凳,廊多長,凳多長。游人坐在長廊下既可以休息,也可以避雨遮日。

    站在遠處一望,滿眼都是紅花、綠樹、山石、長廊。公園雖然不算大,你只要涉足其中,就會發現三步一彎,五步一景,就象捉迷藏一樣,讓你琢磨不透。走到每一處,都不乏帥男靚女在卿卿我我,談情說愛。

    白雪和高原喜歡坐在湖水的入口處,把腳伸到水里并肩談心。這和當初在京城讀書時大不一樣。那時談學習、談學業、談論文,一切都圍繞著課程,為得是求真知,珍惜深造的好機會。

    今天,他們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游刃有余。現在是有時間、有精力、談情說愛、談婚論嫁、談明天、談希望、談孩子、談孩子的名字、談孩子上學、談孩子找對象成家立業……

    這時的白雪,早已經羞紅了臉。她雙手捂著小白臉,笑著問到

    “高原,我們還沒有結婚呢,你就談給孩子找對象成家立業,我們倆這一輩子,這么快就走完了?”

    她大笑著,倒在了高原的懷里。

    高原撫摸著白雪的一頭秀發,笑著說到

    “人的一生本來就很短暫,要不,古人為什么會發出日月如梭,轉眼就是百年的感嘆呢?年輕人入了洞房,還愁沒有孩子嗎?有了孩子,你能不考慮起名嗎?到了年齡能不上學讀書嗎?孩子長大了,能不成家嗎?孩子翅膀硬了,還不知道飛到哪里去安家落戶呢。你說得對,那時,我們就真得是老了,想孩子也恐怕摸不著了……。”

    高原輕輕拍著白雪的小臉,不由地發出感慨。

    aiziyanjiu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3/310246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