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愛字研究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展示才藝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展示才藝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業余歌手郭茹萍和齊芳芳,周末周日,她們倆也是高原宿舍的常客。如果這二位周六周日沒有來露面,那一定是身不由己,是業余演出拴住了她們的手腳。只要放開了手腳,她們還會專門跑過來進行解釋回報。業余唱歌搭建起她們和高原相互理解、溝通的橋梁。

    高原的歌喉,在同學中稱得起出類拔萃。他能模仿多個明星演唱,常常達到以假亂真的程度。這一點常讓有的女孩匪夷所思。她們不明白,這個農村男孩,音樂細胞是那么的濃。卻不在音樂方面發展,可惜了人才。

    她們不知道,高原家鄉有自己的家鄉戲,每個人都是在家鄉戲中長大。不論是在地里干活還是走在路上,你在那里唱了上腔,我在這里就接了下腔。小小的年紀,就練出一副好嗓子。

    的確,高原他沒有在音樂方面下功夫,也不想在這方面發展。唱歌,只是他的一項業余愛好,高興時就站出來,放開嗓子抒發一下自己的情懷。

    三尺講臺教書育人,才是他高原早就選定的職業。他崇尚孔夫子弟子三千,七十二賢士。

    高原作這樣的職業選擇,是他不忘自己的啟蒙老師——遠親王成文老師。這位老師讓高原懂得多讀書,讀好書是多么的重要。

    考上初師,他是年齡最小的考生。在學業上,他是最拔尖的學生。參加工作后,他是年齡最小的教師,又是知識面最寬的教師。全縣唯一一個上大學深造的保送指標給了他,就是看中他有再造之才。他不忘名師的教誨,不忘領導慧眼推薦。他立志要做個名師,為國家培養更多的人才。

    高原生在農村長在農村,知道貧窮落后的滋味。中國是個農業大國,知識能夠改變命運,教育是改變國民貧窮的重要舉措。高原的擇業都和國家大事聯在一起,他雖然只是一介平民,他卻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看世界。

    郭茹萍和齊芳芳,她們是學校業余歌詠晚會的積極組織者和歌手。為了辦好每一場業余演唱會,她們把高原當成總監。她們常常把邀請函送到高原的宿舍,親手交給高原。會前,她們邀請高原幫助策劃,聽聽他的意見和安排。會上,她們邀請要與高原同臺獻技,聯袂演出對唱、二重唱、小合唱……

    本是一場業余演唱會,每一場都是觀眾爆滿。不知是高原捧紅了演唱會,還是演唱會捧紅了高原。業余女歌手越來越多,高原成為大家所關心所學習的熱點人物。

    有城市小伙子直言高原是個農村人,人家都能把歌唱好,我們都是在城市長大,連歌都不會唱,也太丟人了。于是,他們在唱歌上也開始下功夫,見到高原就主動打招呼,話不出三句就扯到唱歌上。這些城市小伙子可是以才取人。

    有城市女孩說到人家高原家在偏遠落后的農村,人家都能把情歌唱好,還能唱反串,真是太有才了。生活在繁華大城市的我們卻是五音不全,連個歌都唱不好,也太不符合自己的身份了。她們也向高原伸出求教之手,還常常是三五成群登門討教。

    學校一場業余演唱會如果高原沒有露面,沒有登場演出,主辦人就會覺得缺少點什么,登臺者會左顧右盼。

    雖然每次赴會,白雪都緊緊陪伴在高原身邊。每當看到那么多美女主動登臺,要和高原同臺獻藝,愿為高原打下手做配角,坐在臺下的白雪,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她能埋怨誰?她能嫉妒誰?唱歌是她白雪的短板,體育項目也曾是短板,她靠不怕吃苦的精神,靠高原的指點彌補上了。唯獨這唱歌她是無能為力,她就是缺乏文藝細胞。雖然在高原的指點下,她也偷偷下了一番功夫,就是不見成效,她放棄了。正象高原說的,一個人精力有限,哪能方方面面都是出類拔萃?現在,學習好,體育項目好,被人稱作雙狀元,已經很不錯了,要知足吧。白雪聽從了高原的勸告。

    新中國帶著滿身瘡疤屹立在世界東方,中國工讓世界注目。中國的婦女已經翻身解放,她們擺脫了套在脖子上的封建枷鎖。在自己的婚姻問題上,再也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年代。她們有權力擇夫,親手選擇自己的婚姻對象,決定自己成家立業的命運。女大學生們更是首當其沖,她們是貫徹落實婦女解放政策的先驅。所以,因愛好情趣相投,同窗女孩首先搖起橄欖枝,拋出紅繡球也很正常,這正是翻身婦女的敢作敢為。

    曾經的郭茹萍和齊芳芳已經今非昔比。當初,她們因為唱歌一夜在學校走紅,也成為許多女孩學習攀比的目標。接著<!--中间广告位置-->,她們成為學校業余演唱會的主辦人和實力歌手。

    現在,郭茹萍和齊芳芳的聲譽已經走出學校,殺向社會。她們參加過多次社會上的業余歌手大賽,并且不止一次地奪過大獎。她們在社會上已經小有名氣。特別是二人聯手演出黃梅戲《打豬草》、《天仙配》中的《夫妻雙雙把家還》,成為被最受歡迎的唱段,成為登臺的必演節目,一場演出如果沒有這兩個節目,她們就別想下臺。社會上有些大的慶祝活動,比如開業、慶典等活動,她們都是被邀請出席的對象。

    雖然她們倆還是在校生,還沒有畢業,已經有不止一家單位,提前向她們發出工作邀請,希望畢業后到他們那里去工作。她們的前途看來是一片光明,但是,她們還是很虔誠地經常拜訪高原。不忘這位不是恩師勝似恩師的同窗好友。高原的誠意指點為她們成名助了一臂之力。她們是吃水不忘挖井人。

    經常來高原宿舍登門拜訪的這些美女粉絲們,胸中懷揣著一顆什么樣的心態,有誰能說得清楚?又有誰能不清楚?

    學校每天晚飯前都有一段自由活動時間,這也是學生發揮特長和愛好的時間。棋藝室、乒乓球室、體操場上,到處都是莘莘學子們的身影。高原喜歡到操場上進行體育鍛煉。他的愛好實在是太廣泛。打球、跳高、跳遠、投擲、單、雙杠……哪個鍛煉的地方人少,他就出現在哪里。當然了,他出現在哪里,都會受到同窗好友的歡迎。

    在這一時間段,白雪往往要抓緊處理一下自己的內務。白雪是個女人,女人愛美,愛美是女人的天性,女人總是比男人事多。這是客觀存在,必須面對現實。

    在操場上,每天,高原都會巧遇鄭莉。

    在課余時間,鄭莉身上總是背著個畫夾子。一有時間,她就會坐在某一個角落里寫生。同學們都摸不準她會到哪里去。可是,高原卻每天都可以看到鄭莉的身影。

    每天晚飯前,當高原收場返回時,他總會四面張望一下。他很關心散落的同學。只要一發現,不論認識不認識,他都會向對方發出回去吃飯的善意提醒。因為晚上還要上晚自習,還有學習任務等著他們。高原一發現鄭莉,就會高聲地呼喚她

    “鄭莉,該回去吃飯了。”

    “哎,我來了。”

    鄭莉聽到高原的呼喚,馬上合上畫夾子,就高聲答應著,接著就一遛小跑跟了上來。這時,高原一定會停下腳步等。趕上來的鄭莉,會拿出一張張速寫畫給高原看,好象是學生向老師回報一樣。二人邊看邊聊,有時還會停下腳步。他們自然而然地就落在了最后,就成了肩并肩。

    有很多次,在快要分手時,鄭莉常常會拿出兩張文藝演出票交給高原

    “救命恩人,去看看吧。這是xx電影的首場演出,這是xx著名演出單位的首場表演。”

    看演出都是在周末或是周日。高原自然要帶上白雪。鄭莉自然也要出席作陪。當然了,高原自然要坐在兩個美女中間的位置。

    在學校業余演唱會上,有時鄭莉也會走上臺一展歌喉。別看鄭莉生活很低調。她的歌聲卻很有吸引力。只要她一上臺,不唱個三首五首的歌兒,就別想下臺。她也不止一次地和高原聯手演唱。有人說這男女二重唱,配合得真是天衣無縫。

    每當這種話送到了白雪的耳朵里,她的心禁不住地抨抨亂跳。

    鄭莉若是不想登臺,她就會躲在一個不為人覺察的角落里,在那里搞人物速寫、搞她得繪畫創作。不過,她畫的那些畫,都是人物速寫圖形,沒有五官,只是人物動作的瞬間,但這個瞬間動作絕對是精品,就象高明攝影師抓拍的特寫鏡頭。

    鄭莉的心目中,永遠有一個崇拜的偶像。她時時在關注著他。說白了,那都是高原的生活瞬間。這點,只有鄭莉她自己心里明白。這速寫勾畫出的草圖如果放到高原手里,他也一眼就能看得出來。

    每次二人相遇,鄭莉都會主動把自己的畫作草稿拿給高原看。她知道高原很有鑒賞力,而且會一針見血的指出錯誤和不足。對鄭莉來說,這是金錢買不來的錦言,是名師的指導。高原拿著草圖只瞄了一眼,還沒有正式欣賞,就把目光投向鄭莉。而鄭莉的目光卻一直盯著高原。二人的目光一對接,那鄭莉的目光好象在問,你知道我畫得是誰嗎?那高原仿佛在反問你為什么要畫我?二人雖然口上什么也沒說,心里比說還清楚。

    aiziyanjiu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3/310246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