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愛字研究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自省才給力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自省才給力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參加完鄭莉父母的答謝宴請,高原把白雪送回她的宿舍。白雪躺在自己的床位上,久久不能入眠。室友們都發出輕輕地酣睡聲,她瞪著明亮的大眼睛,又一次失眠了。

    晚上被請客的一幕,又在她的眼前展開。

    鄭莉的父母一直站在飯店的大門口等著高原和自己。人家是長輩,竟如此的尊重,讓所有的人都很感慨。可見人家對高原是何等的器重。

    在宴席上,鄭莉的父母親曾三次舉杯,向高原和自己敬酒。白雪知道,人家敬的是高原,自己只是個陪襯。嚴格說起來,自己就是個陪襯,自己都做不到自保,哪里有能力去救助別人?鄭莉平安脫身,完全是高原的功勞。如果不是遇到高原,鄭莉會落個什么樣的悲慘下場,還真是說不定。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鄭莉一家三口人六只眼睛,始終緊盯在高原身上。那對待高原的眼神,深深印在白雪的心坎上。他們對高原敬之又敬,愛之又愛。若不是自己在場,那鄭莉真敢對高原投懷送抱,而她的父母還會大加贊賞。

    救鄭莉的是高原,人家要宴請答謝的是高原,人家要想得到的也是高原,自己始終是個陪襯。人家為什么還要點名宴請自己呢?這也許也是愛屋及烏吧。與其說白雪向自己提問,倒不如說白雪在梳理整個事情的經過,重新認識事情的內函。

    人家了解自己和高原的關系,人家想得到高原,讓高原成為乘龍快婿。但人家做事光明磊落,不搞小動作。讓對方改變初衷,符合自己的心愿,也必須讓其心甘情愿。用通俗的話說,強扭的瓜不甜。

    如果人家只宴請高原,道理也講得過去,必竟是高原動手救了人家。如果是那樣的話,旁人免不了會說是道非,一身正氣的高原也會產生另外的想法,他們就失了身份。從這點看,鄭莉的父母實在是開明,精通為人之道。

    從穿著上看,鄭莉父母都是著名品牌服裝,白雪知道件件價格不菲,一般中等收入家庭都會承受不起。俗語說吃飯穿衣亮家當,說明人家的家庭經濟條件相當優越。可是,人家對高原這個農家子弟卻是那樣高看尊重。這一點讓白雪十分的佩服。不以貌取人,實在是高明之舉。

    事物總是具有雙重性,有一利就有一弊。對方的優勢越大,自己的劣勢是不是也就越大?自己和人家站在相反的兩個極點上,高原站在中間挑選,他會選擇誰?白雪越想越擔心,越想越感到后背直冒涼氣,她不由地就打了一個寒戰……

    沒有睡意的白雪,急忙翻了個身。

    既將進入大三,白雪正象堂姐說得那樣,已經感受到一種巨大無形的壓力,正從四面八方向她襲來。今天的這場宴請,說白了,就是一個名正言順既公開又不公開的求愛信號。將近兩個小時的宴請,人家雖然沒有說一句愛的話語,卻處處傳遞著深深的愛意。雖然沒說一句情話,卻處處透露著濃濃的情分。每上一盤菜,人家一家三口都是先推到高原面前,并伸手說到“請”。

    人家答謝救命之恩,誰不稱贊人家做得對?滴水之恩必將涌泉相報。人家女孩就是以身相許也不為過。今天是新社會,是一夫一妻制。如果真還是過去的一夫多妻制,在答謝宴上,人家作父母的,真敢將女兒立即許配高原為妻。

    現在在爭奪高原這個問題上,眾女生真就象古書中所說的英雄好漢,沒有動刀動槍,卻叫得是暗勁,比得是內功,勝敗都不抓破臉皮。這才是高手之間的較量,豪杰之間的競爭。

    生活在大千世界里,人人都會有煩惱。有煩惱就會有壓力。要想擺脫壓力和煩惱,除非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白雪是人不是神,她跳不出三界外,束縛在五行中。她產生越來越多的煩惱和壓力。

    白雪心里所感受到的這種壓力,無時不在,無處不在。學生的主要任務是學習。大部分學生的壓力是學業,是學習。

    白雪與大多數同學不同。她的壓力不是來自課業學習。在課程學業上,白雪始終是主人,沒有任何負擔。她雖然不能超越高原,但始終保持著第二把交椅的位置。

    白雪心里上感受到的壓力,來自個人的婚姻,來自男女情愛。

    女同學、女同窗個個都是愛情竟爭高手。表面上稱姐道妹,親熱的象一家人,背后,在擇偶問題上,誰都不是省油的燈。為了建立起自己幸福的小家庭,個個都是有勇有謀,她們叫的是暗勁,斗的是智慧。這里不講謙讓,也不講同情,這才叫正常,誰也會理解,因為愛情是自私的。

    白雪深陷其中,她不需要自拔,而需要勇敢地面對。白雪心中很清楚,<!--中间广告位置-->本班的本系的女同窗,和自己都是暗斗,而外系的女美人,和自己都是明爭。

    愛情保衛戰是一場沒有硝煙、聽不到槍炮聲的戰斗,這場決斗必須分出勝負,沒有調和的余地。這是一場不可公開化的競爭,也是一場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競爭,而被竟爭的對象就是高原。

    在大學里,盡管不少人都認可了她白雪和高原的關系,但仍有許多女孩偷偷向高原搖起了橄欖枝、拋出了紅繡球。男人沒娶,女人沒嫁,只要還沒進洞房,這種爭奪戰就不會終止。更何況,現實生活中有人還敢當“小三”,搞第三者插足,要從別人的懷抱中,奪走自己的意中人。白雪感到自己是眾矢之的。

    現在的高原,就象賽場上的籃球,被人人盯在眼中。場外的觀眾只是睜著驚喜的大眼睛,看看球到底能落入誰手。眾多女孩都是球技高超的運動員,在這決賽的最后三分鐘,為了能登上冠軍寶座,紛紛施展絕技,你爭我奪毫不相讓。在這些競爭高手的背后,還都有各自的啦啦隊——家長助威。家長的支持和出謀劃策,給了女孩智慧勇氣和力量。想到這里,白雪忽然感到自己是人單勢孤。

    從心靈深處講,白雪早就把高原劃歸己有。同時,她也把自己的一切,完全交給了高原。二人雖然還沒有例行手續,還沒有請人公正,但彼此心領神會,心照不宣。

    生活就是個萬花筒,花樣隨時都在變。平靜的大學校園里,在高年級同學中,特別是在女同學中,愛情保衛戰天天都在打。低年級都是預備隊,時間一到,她們也立即投入戰斗。白雪面對當前這種竟爭的大趨勢,她的心一次又一次地被吊了起來。

    單就眼前這個鄭莉,不光是人的模樣漂亮,而且也很有才華。許多有背景的男生都去討好鄭莉,鄭莉卻偏偏鐘情于高原。鄭莉的家庭經濟條件相當優越,比白雪可是強多了。特別是她的父母,高雅開明,對高原是一百一的贊賞。白雪真說不出自己是個啥滋味。

    可是,比鄭莉好的姑娘、好得條件還大有人在。

    教授之女王燕、付校長之女張揚、還有行政長官之女……

    這些女孩本人漂亮,又有很好的家庭背景,更重要的是家長積極參與,主動向高原發起了進攻。

    和所有的女孩相比,白雪只是贏在了時間上。她和高原接觸的最早,不能不說,先入為主的思想起著主導作用。如果和這些女孩同時向高原搖起橄欖枝,高原接受誰得饋贈,那還真是個未知數。

    白雪想到和高原的相識是那么的偶然。從來做事謹慎、細心,從不出差錯的她,入學報到時,竟然上錯了火車。正是因錯得福,她結識了高原。這真是天公作美,月老有情,從登車的那一刻起,她白雪就生活在了幸福和愉快當中。

    白雪想到上大學后的第一個寒假。曾經的同學、閨密、摯友,利用寒假重新坐在一起,交流半年來得收獲,回憶幸福的中學生活。幾乎每天都有不同的聚會,回憶過去,暢談明天。大家都抱怨,寒假只有一個月的時間,真是太短了。同學們促膝長談,幾乎占了一半的時間,和父母在一起的時間太少了。

    只有白雪從心里在抱怨,這個寒假的時間太長太長。她已經有好長時間沒有看到高原的身影,沒有聽到高原的聲音了。

    白天,她白雪除了陪同學就是陪父母,時間安排的很緊湊,分秒都不能放棄。只有到了晚上,鉆進自己的閨房,她才能展開自己的真實思想。在臺燈下,她寫日記、寫感想、寫對高原的思念,常常寫到夜靜更深,東方發白。

    母親心疼女兒,常常直言勸說晚上不要太熬夜。放假了,要注意休息,該放松時就放松,會休息的人才會工作。

    白雪口里答應著母親,到了晚上,她就控制不住自己。因為這是她自己的時間,她要給自己的思想插上翅膀。

    母親體貼女兒,早晨不等女兒起床,就為女兒準備好可口的飯菜。女兒一走就是半年,在家住上個三十天二十天,也真是件不容易的事,一定要讓女兒吃好喝好。

    可憐天下慈母心。

    白雪體諒這份母愛,感激這份母愛。

    慈母手中線,

    游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

    意恐遲遲歸,

    誰言寸草心,

    報得三春暉。

    離家一個學期,她對這首詩體會的更加深刻,對母愛牢記心中。同時,她心中又多了另一份情感,那就是對高原的深深思念和牽掛。

    aiziyanjiu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3/310244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