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8章 【監正召見】 - 一個人的仙境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一個人的仙境 > 正文 第8章 【監正召見】

正文 第8章 【監正召見】

推薦閱讀:

    “堂下弟子羅霄,前來交付甲字十七號任務。”<r />

    <r />

    在發放任務的鷹揚堂一間寬敞明亮的廳堂里,羅霄把一根玉簽狀的任務簽遞給柜臺后面的青年。<r />

    <r />

    這青年人的裝束與一般弟子不同,身穿灰衣,藍繩束腰,這一類為修武堂執役,專負責各類雜務及文檔管理。他們并非修武堂肄業生,而是從文德館招募的畢業學子。這也正常,連軍隊都有文職人員,何況修武堂這樣的武修學堂呢。<r />

    <r />

    青年執役接過任務玉簽,看到其上刻著“甲十七”字樣,隨即打開一本冊子,手指順序向下檢索,嘴里低聲念道“甲字十七號……嗯,龍淵山警戒任務,時間兩個月,功績點三點……這位學弟,這個任務需要先向監正呈報,才能注銷并領取功績點。”<r />

    <r />

    “監正?”羅霄皺皺眉,倒也沒覺得意外,龍淵山深谷的龍潭發生那么大的事,他身為當值弟子,上頭不可能不找他問話。不過,居然是修武堂最高主管監正,這就有些讓他心里打鼓了。<r />

    <r />

    修武堂為朝廷官辦,以從六品“監正”總攝堂務,以正七品“監佐”為副。所以青年執役口中的監正,就相當于一校之長。羅霄入修武堂近三載,每年開學招收新學員或一些重大節日慶典時,都有見過這位監正大人,不過從未近距離接觸過。<r />

    <r />

    “是的,而且任務標注已改為紅色最高級,請學弟立即前往監務院。”青年執役看著羅霄的眼神多少有些吃驚,什么時候一個青帶弟子也能跟至少也得是高階弟子才能接手的紅色任務扯上關系了?<r />

    <r />

    “好的,我這就去。多謝學兄相告。”羅霄行禮轉身而去。沒想到當初一個普普通通的三級藍色任務,竟然提升到最高的紅色級,直接與監正對話……也罷,監正就監正吧,只不過是詢問又不是訊問。就算是訊問,以他嚴酷訓練出來的心理素質,也能抗得住高階武士的心理威壓。<r />

    <r />

    走出任務廳,羅霄一路向北,拾階而上,越行越高,看方向卻是千尺峰的主峰。<r />

    <r />

    作為修武堂最高主管的行政之地,自然是在千尺峰最高處——監務院。<r />

    <r />

    羅霄沒來過監務院,但并不防礙他知道在哪及怎么走,就像學生沒去過校長室但一定知道在哪一樣。<r />

    <r />

    在羅霄一路行進時,任務廳接待羅霄的青年執役把兩張小紙卷好塞進兩根細小的玉骨里,轉身走進內室,來到信鴿室,打開兩個鴿籠,分別將玉骨捆在兩只信鴿腳上,揚手放飛。<r />

    <r />

    級別最高的紅色任務,執行者一旦回歸,必須盡快向監正報告,同時監正也需要在第一時間得到通知,畢竟監正每日要處理大量事務,各種巡查應酬等等,不可能一天十二個時辰呆在監務院。<r />

    <r />

    監務院是監正與監佐的辦公院落,這條路很少行人,加上院內守衛、護衛及配套人員不過五六十人。若大一個院子只有這么些人,使得整個院落十分安靜。<r />

    <r />

    羅霄沿著青石小徑一路行進,左手邊是白墻紅瓦,右手邊綠樹成蔭,腳下是歲月打磨得光滑如鏡的凹凸青石,穿行其間,令人平添幾分幽思雅興。<r />

    <r />

    羅霄剛剛走到監務院大門前,還沒來得及稟報,院門吱呀打開,一名腰束黑帶的青年弟子立于門側向羅霄點頭致意“可是羅學弟?”<r />

    <r />

    羅霄忙鞠躬回禮“正是,這位學兄……”<r />

    <r />

    “我是監正大人的隨員季平,大人正在中堂等候,學弟請隨我來。”季平微笑著做了個請手禮。<r />

    <r />

    季平也就二十出頭的年紀,白面溫文,謙和有禮,若不是看他腰系黑帶,羅霄幾乎以為他是文德館出身了。季平話語不多,不過神情溫和,令人心生親近。羅霄邊走邊跟他聊了一會,才得知季平已在修武堂修行八年,年初時才調到監務院,成為監正秦千秋的近隨之一,實行為期兩年的見習武士培訓。<r />

    <r />

    所謂“見習武士”并不是真武士,而是修煉到五階頂峰,淬腑極致,只差一步就可邁入真正武士行列。這時再悶頭苦修已沒多大意義,需要的是不斷歷煉積累,窺破武意。大多數處于這個境界的學員都會外出歷煉,而有身份背景的,則可成為城守、監正、監佐的隨員,增長見識,積累人脈。對于這些底子深厚、背靠大族的精英弟子而言,突破五階成為武士,不過是早晚的事。<r />

    <r />

    羅霄暗暗點頭,從季平的言行舉止來看,確實有大家子弟的風范,難怪監正會選他為近隨。<r />

    <r />

    從大門到中堂,經過兩進院門,沿途只見到幾個守衛,整個院落跟院外一樣安靜。<r />

    <r />

    當一座渾厚古樸的堂院出現在羅霄面前時,他心頭微微一跳,知道那就是監務院中堂——雖然他沒來過這里,但彼時天下建筑都有規范章程,這座堂院的位置正處在整個院落中軸線正中,必須是也只能是中堂。<r />

    <r />

    季平拾階而上,先是對廊柱下兩位守衛點頭為禮,然后亢聲道“青帶弟子羅霄入見。”<r />

    <r />

    堂內傳來一個中正平和的聲音“進。”<r />

    <r />

    季平轉身向羅霄做了個請手禮。羅霄點點頭,深吸一口氣,大步而入。<r />

    <r />

    一進中堂,羅霄頓覺四道凌厲目光掃射而來,令人呼吸為之一窒。抬眼望去,中堂內坐著<!--中间广告位置-->兩個人,上首是一個中年儒士,頭戴四方紗帽,一襲青袍,胸袍正中是一幅青彪補子,長眉鳳目,三綹長須黑光油亮,神情儒雅,正是易水修武堂監正秦千秋。<r />

    <r />

    看到這位的模樣,羅霄頓時明白,為什么他會選季平作為近隨了。<r />

    <r />

    另一位年約五旬的老者則坐在左側旁,同樣的裝束,只是胸袍補子是一幅豹子。這老者相貌平平,但氣息深沉,眼神犀利,但凡有點眼力的,都不會因其外貌普通而輕視他——易水修武堂監佐龐元峰,也是本地武士出身、修武堂資格最老的強者。<r />

    <r />

    羅霄眼神只在二人臉上快速掃視一下,目光旋即落在二人的腰帶扣上——那是一枚盤龍形狀的帶扣,深青色的玉石表面隱約可見一條條絲狀暗金紋理,透出一種神秘高貴氣息。這正是青金玉制成的金龍扣,整個易水修武堂只有兩個人有資格佩此帶扣,因為這代表著他們的身份,九階高級武士——青龍武士。<r />

    <r />

    羅霄目光一掃一落,斂目觀鼻,拱手見禮“人級丁部、堂下弟子羅霄,參見監正大人、監佐大人。”<r />

    <r />

    秦千秋與龐元峰四目灼灼,緊盯堂下少年。但見這少年雖然算不上俊秀,但輪廓棱角分明,五官深邃,給人一種沉穩堅毅之感,一雙劍眉斜飛入鬢,有著別樣的英武銳利之氣。<r />

    <r />

    “面相不錯,是那種可靠并能做大事的人。”秦千秋暗暗點頭,其出身大族,允文允武,研究過一點相人之術,頗能識人,對這個青帶弟子印象不錯。<r />

    <r />

    “你就是羅霄?”龐元峰灰眉微皺,一雙細而狹長的眼睛透著一股棱棱威壓,突然低吼一聲,如焦雷在羅霄耳畔炸開,“你就是第一個進入龍潭之人!”<r />

    <r />

    這飽含元力音波的一吼,震得羅霄腦門嗡嗡作響,心臟漏跳一拍,脫口而出“正是。”話剛出口,頓時背脊涼颼颼,高階武士的強悍手段果然不是自己能想像的,幸好擬定的計劃中關于這部分是實話實說,要是換一個喝問,搞不好會泄老底。<r />

    <r />

    短短一瞬間,羅霄心念電轉,知道這時不能再任由這位監佐大人把控話語權,否則再這么來幾下,指不定露出什么破綻來。當即先發制人,不等對方繼續發問,迅速道“當日天降流星,引發龍淵山震動,恰是弟子當值,職責所在,不得不入內探查……”<r />

    <r />

    羅霄把當天發生的事基本陳述一遍,只隱去了自己的收獲——當然,他也知道要是他說什么都沒收獲很難令人信服,所以他也有后招。說完之后,取下腰間布囊,雙手呈上“弟子只發現了這些。”<r />

    <r />

    布囊打開,里面是三枚巴掌大小,烏光流轉的鱗片及五顆有明顯高溫融化痕跡后殘留的蛟牙尖部,長約一指,森然銳利,隱隱透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威壓。<r />

    <r />

    秦千秋與龐元峰四目一亮,這種準神獸級別的頂階靈獸,哪怕只是殘留一點零碎,都是有價無市的頂級煉器靈材,縱使二人如此身份實力,也不由得為之心動。<r />

    <r />

    龐元峰慢慢將目光從蛟牙鱗片上收回,猶如刀光一閃落到羅霄臉上,灰眉一揚,眼神銳利如蛟牙“就只有這些?”<r />

    <r />

    “是的……也許仔細尋找還會找到別的東西,但彼時空氣灼熱,令人窒息,弟子修為淺薄,難以久呆,只能離開。”羅霄神情坦然,毫無畏懼地迎向龐元峰尖銳的眼神。<r />

    <r />

    他當然坦然,自己不偷不搶,憑本事掙來的東西,都交出一部分了,你還想咋地?他當然無所畏懼,自己沒有觸犯任何堂規,更不虧心,有何所懼?<r />

    <r />

    秦千秋與龐元峰也都在事先得到執事譚六等人的稟報,知道羅霄所說確實是事實,而且從羅霄的述敘中也沒聽出什么破綻,與其他人說法印證之下也能對得上,基本上算是他過關了。<r />

    <r />

    秦千秋正色道“不管你得到什么,那都是你的機緣。這些蛟牙蛟鱗,如果你交給修武堂,可以得到相應的功績點;你也可以自行決定是否到出售給煉器坊;又或者,由我與龐監佐一同買下。”<r />

    <r />

    羅霄不假思索,立即道“弟子愿將此物獻與二位大人。”<r />

    <r />

    羅霄這么上道,龐元峰也不好再拿眼盯人,神情首次緩和下來,點點頭,算是承了他的情。<r />

    <r />

    秦千秋捋須而笑“如此多謝了。放心,我們也不會白要你的東西,這些蛟牙鱗片我會送到寶器堂請孫供奉掌眼,等鑒定出準確價值后,再給你相應補償。你看如何?”<r />

    <r />

    羅霄自無不允,行禮道謝,隨后告辭而出。<r />

    <r />

    龐元峰盯著羅霄遠去的背影,沉聲道“秦賢弟素擅識人,以你之見,關于那蛟龍身上之物,這個叫羅霄的弟子是否還有所隱瞞?”<r />

    <r />

    秦千秋卻是淡淡一笑“修武立堂數千載,早有堂規明訓,弟子外出歷煉,堂中師長,無問收獲,莫窺機緣。羅霄是否隱瞞,龐兄又何必在意?”<r />

    <r />

    龐元峰灰眉一剔,哈哈大笑“正是,正是,我也不過是好奇……哈哈哈,來來來,我們看看這蛟牙、鱗片有何神奇之處……”<r />

    <r />

    羅霄走出監務院大門后,輕輕攤開手掌,掌心里全是汗。用力吐出口氣,看了眼腰間青帶,原本想稟報完就去晉升黃帶,現在看來今天是不可能了,剛解除懷疑就去提升階位,太容易讓人產生某些聯想了,再等等吧。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2/310242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