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神鎮蒼穹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黃河星

正文 第四十九章 黃河星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風長恨坐在草棚子下,神色變得肅然無比,眼中閃爍中智慧的光芒,再也看不出他像個風燭殘年的老人。

    “元老,您看出什么來了嗎?”這時候一個近乎透明的影子從他背后浮現出來。

    “看不出,看不透啊!”

    風長恨神色古怪的搖了搖頭,沉聲道:“風冷月,我要你去查蘇牧,房山名,還有厲行風他們的事,有下落了嗎?”

    “有一些結果了。”

    風冷月低沉的道:“通過風血月在仙女座遠征艦隊中的暗中調查,發現房山名和厲行風的確是得了一些上古傳承,他們在短短八個月內就從奠基直接晉升到了歸神境,現在已經有了沖擊神妙真境的勢頭。”

    頓了頓,他又接著道:“而且據風血月所調查,房山名是得了玉洞宗的傳承,厲行風得的是清山宗的傳承,而且我特意到元老院查看了關于上古遺跡傳承的統計資料,也找到了這兩個宗門的一點記載,都是上古時代的兩個小宗門。”

    說到這里,他稍微遲疑了一下,然后才接著道:“至于蘇牧,就與風血月上報過來的情況一樣,長樂神殿并沒有傳授他任何功法,我也查不出他有任何異常,并且也沒有在那個礦星上發現任何上古遺跡。他失蹤的那三個月,就像人間蒸發了一般,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得到了什么,但從他再次出現后,種種異常都表明,他肯定是得了某種奇遇。”

    “果然,果然如此。”

    風長恨深深點頭,沉聲道:“厲行風和房山名兩人,我還能看出一些端倪,體內的確有些異寶,運道深厚,但在蘇牧的身上,我竟然沒有發現任何異常,他的一切都像被迷霧掩蓋住了。”

    “元老,您的意思是?”

    風冷月似乎醒悟了過來:“難怪您沒有留厲行風和房山名吃飯,惟獨留了蘇牧下來,想來是您想多觀察他一會吧?”

    “沒錯,的確是這樣。”

    風長恨露出了一絲自嘲的笑容:“可惜,我親自施展三靈破神眼,竟然還是看不透他有什么異常,他的真氣運行也的確是五岳鎮天**的路子。不過,我根據他的氣息,施展了神算斷命之術,想要推算他的過去,可卻發現他失蹤的那個三個月,就像從時光長河中憑空截斷了,也就是說那三個月他根本不存在于世上一樣。”

    “什么?”

    風冷月大吃一驚,忍不住駭然失聲:“操縱時光,這是什么樣的境界?難道真的是他?”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樣的偉大境界。”風長恨苦笑著搖頭,低嘆道:“也許,那只有真正的神才能夠吧!”

    “既然是這樣,那您為什么不贈一部功法給他,再試一試。”

    風冷月有些疑惑的道:“屬下有些不明白,為什么您贈予了房山名和厲行風一人一部功法,另外每人都給了一柄術器,但蘇牧卻只給了一枚空字級下品丹藥,這似乎也有點太寒酸了吧?要是傳了出去,只怕會讓人笑話的,說您元老之尊也太吝嗇了。”

    “不,你不明白的,對于房山名和厲行風兩人,我已經看出來他們的修煉路子,所以才賜予了相對應的功法和術器,能助他們早日成才,抵御外敵,也算對得起我們之間的義父子關系。”

    風長恨搖頭苦笑起來:“可是蘇牧,我卻根本看不出任何異常,如果貿然賜予功法術器,只怕會害了他,而且......。”

    說到這里,風長恨眼中露出了一絲驚駭的神色:“而且,蘇牧對我行大禮的時候,我竟然元神震蕩,頭暈目眩,同時虛空外有大運道降臨,差點讓我的元神當場出竅,不敢當他的大禮。”

    “什么?您竟然當不住他的一拜?”

    風冷月大吃一驚,透明的身體就像水波一樣劇烈晃動起來:“怎么可能,您,您的修為可是已經到了......。”

    “沒有什么不可能的。”

    風長恨搖頭嘆息道:“幸好,我跟他結下了父子人倫之緣,如果要是換了別人,敢正面當他一拜,只怕立刻就要運道衰落,遭受天人之懲罰,所以我怎么敢隨便賜予他功法術器?”

    “這么說來,只怕就是他了。”

    風冷月的聲音有些失神:“祖神在上,以一人之力,運道眷顧億萬蒼生,使得那么多人同時晉升,登臨大位,這到底是得了什么傳承?”

    “不知道,沒有人知道。”風長恨搖了搖頭,嘆息起來:“所以,最高元老院才這么重視,必須要找出這件事的源頭來。

    “不錯,現在看來,只怕蟲族不敢全面進攻,也是因為這個了。”

    風冷月仔細的推斷著:“本來蟲艦碎片被人類得到,它們在年前派來要回碎片的使者卻被元老院狠狠<!--中间广告位置-->羞辱一番,而且長樂神殿的長樂太子也當著使者的面發了天神大誓,證明了我方并沒有君王級強者出手破壞協議,是它們自己的戰艦無能,這才被蘇牧得到了碎片,所以縱使蟲皇星高層惱羞成怒,也不敢撕毀協議,只能吃這個啞巴虧了。”

    頓了頓,他又接著道:“最主要的,是我方最近又晉升了這么多人,所以讓蟲族極為忌憚,依我看,它們現在的攻勢我看最多就是裝裝樣子而已,想挽回一些臉面而已,別在其他的外星種族面前丟了臉。”

    “道理倒是對的,這也是蟲族太自信了,以為只要沒有君王級強者出手,只依靠普通艦隊的話,人類就不可能得到蟲艦基因的秘密。”

    風長恨神色肅然:“只不過這樣一來,蟲族雖然鐵定要吃這個啞巴虧,不敢撕毀協議大舉進攻,但必然會將氣出在蘇牧身上,據說蟲皇星已經下了必殺令,命令潛伏在人類社會中的奸細全力追殺蘇牧,上次在蟲洞傳送點前的刺殺事件就是一個例子。”

    “既然是這樣,那我再親自追查蘇牧身上的秘密,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順便派遣人手保護蘇牧。”

    風冷月冷靜下來,沉聲道:“并且,我會通知銀河軍事大學的校長鄭仁公,請他協助保護蘇牧,銀河軍事大學中雖然警衛森嚴,但蟲族的奸細無處不在,特勤局這一次出動了那么多人,也沒有抓到什么有用的人。”

    “不必了。”

    風長恨搖了搖頭,下了命令:“雖然蘇牧身上的秘密關系重大,而且安全堪憂,但你不需要再去管這件事了,自然有另外的人會去管的。”

    風冷月愣了一愣,隨后低頭:“是,元老,那我先回炎黃星了,保護黃博教授的龍師統領忽然聯系我,說有些關于蘇牧的情況,想見一見我。”話音落下,一陣清風吹來,他的身體在風中漸漸消失了。

    風長恨露出了一絲古怪的笑意,低低的自言自語起來:“看來,是該到了讓他們親自去注意的時候了。”

    低笑聲中,他抬腳一步跨出,頓時不見了蹤跡。

    與此同時,蘇牧卻正在趕回太空港的路上,還過四天,也就是大年初八,就是銀河軍事大學的新生報到開學日期。

    從出生之日開始,蘇牧就一直被幽禁在天南星,普通人的學校生活對于他來說是那么的遙遠,而銀河軍事大學更是無數人向往的最高學府,所以蘇牧也很渴望感受一下校園生活,畢竟這是每個年輕人都要經過的。

    一路急趕,蘇牧到第二天早上就到了太空港,可讓他詫異的是,大苑星竟然沒有到黃河星的星際航班,無奈之下,他只得租了一艘飛船。

    現在他好歹是蘇氏集團的順位繼承人,掌握了整個集團百分之十的股份,也算得上是富豪一方了,隨便一刷卡就包下了整艘飛船。

    經過了足足四天的星際飛行,起碼通過了十幾個蟲洞傳送點后,蘇牧終于在大年初八抵達了黃河星。

    到了地方,蘇牧才知道為什么大苑星沒有到黃河星的星際航班了。

    因為這個星球比大苑星還要偏僻,幾乎已經脫離了銀河系,處于與獵戶座的交叉地帶。

    在飛船上蘇牧也仔細了解了黃河星的資料,他實在想不清楚,做為人類的最高軍事學府,銀河軍事大學為什么會在這個星球上。

    這個星球的直徑大約了六萬公里,在宇宙中也算得上是大星球了,是人類艦隊在一千多年前從獸族手中攻占下來的,是一個純粹的原始星。

    不過,蘇牧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這樣,人類高層根本沒有要改造的意思,所以黃河星上的環境極其惡劣,到處都是原始森林,或者是沙漠火山,重力大概是普通星球的五倍,空氣中的一氧化碳成分極高,根本不適合人類居住。

    不僅如此,這個星球上還密布著無數希奇古怪的兇猛野獸,甚至其中還有零星的蟲族,獸族等等外星種族存在,處處充滿著危險,普通人根本沒機會存活下來。

    所以在這顆星球上,唯一就一個城市,銀河城,銀河軍事大學就在其中。

    這個城市的面積大概在四百公里左右,實際上就是大學城,里面的一切設施都是為軍事大學服務的,甚至就連太空港都在城市里面。

    還在空中的時候,蘇牧自上往下看去,只見整座城市都被厚厚的能量防護罩掩蓋起來,里面高樓林立,街道整齊,許多飛行車來往穿梭,很是繁華。

    但在防護罩的外面,卻是原始森林,或者是沙漠,遠處還有火山正在噴發,劇毒氣體和火山灰掩蓋了半個天空。

    不過城市的邊緣卻聳立著許多激光炮塔,似乎是為了抵御野獸和零星外星種族入侵的。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4/44050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